知足の小草

我的机器人女友

授权转载

Sugar Free ⑨:

CH 2

短短几秒,李世真已经把从小到大脑袋里记得的伟人、神明,总之能保佑自己的名字全都默念了一遍。然后用力的闭上眼睛从十开始倒数,归零后睁开眼,刚才还在那边的女人真的消失了!果然只是幻觉吗

“你在干什么?”

这回声音是从耳边传来的,李世真僵硬的转过脖子看见那女人正以不到一瓶矿泉水的距离看着自己

“哇!!!”
然后李世真就不争气的脚下一滑,摔倒在床上

不过罪魁祸首看起来一点也没有愧疚的意思,只是轻笑着弯下身子伸出双手

徐伊景的手在触碰到对方的一瞬间就被打掉,抬头,是李世真惊恐和怀疑的眼神

这也难怪...毕竟自己借助这个AI机器人的身体毫无预兆的出现在她面前,没有不分青红皂白把自己丢出去李世真已经很棒棒了

“你...你是什么东西???”

徐伊景望着可笑的李世真,她手里不知什么时候拿着床头的闹钟,一脸你不如实回答我就用它当武器砸你的表情

“东西??”

说实话徐伊景有些生气,对方竟然用东西来称呼自己?怎么20岁的李世真一点都不懂礼貌

“我有名字...徐伊景...是AI机器人”
“我...我不管你是什么,反正你赶紧离开就是了”

“为什么?”

“哪有为什么?这里是我家!我说了算!”

很好...至少懂得捍卫自己的权益,应该不至于被别人欺负还忍着不还击。想到这里,徐伊景松了口气,原本她很担心李世真独自在首尔会吃瘪

“我知道...我就是来找你的”

“谁?谁让你来找我的?我不认识你也不记得见过你”

李世真对自己的记性还算有信心,不然整天连轴转的工作是没法撑下去的

“这我不能说...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看中的东西绝不会忘,尤其是人”

“你到底想干嘛?你也看到了我住的环境,我一天要打三份工,周末还要上夜校,能不能放过我”

看着徐伊景不像是会轻易放弃的样子,李世真只能打感情牌。不过她说的句句都是实话,每个月除去房租夜校还有寄给姨母的钱,能活下去已经很不错了。连养只宠物的想法都不曾有,又怎么可能养个大活人?就算是机器人也不行,电费也要钱啊

徐伊景就这么站着,安静的听着李世真开始吐苦水,她很清楚对方这么做不是因为信任自己,而是希望借此能让自己离开
但是比起这些,能够看见李世真,能够听见她的声音的欣喜之情已经占据了徐伊景的思绪

李世真说的口都渴了,起身去厨房倒了杯水一口饮尽,转过身发现女人还是站在原地看着她,丝毫没有动摇的意思

真是搞不明白,找金主也该认真挑选吧?自己就是一个底层人民,究竟能给她什么

“说完了?”

徐伊景眼神里有着初次见面不该存在的宠溺,看的李世真莫名其妙

“看得出你的生活不太宽裕,不如我们来做个交易?”

“交易?不用了...我的人生我会自己看着办”

这才是李世真啊...徐伊景轻笑着想起当初自己在晚宴邀请她加入时,也是被坚定的回绝了

“我会住在这里,作为回报,你不用去夜校了,想学的我都可以教你,另外房租的一半由我来承担如何?”

这才是徐伊景啊...不论对方最后给出的答案是什么,她说认定的事情,从一开始就没有改变的余地

“我不明白...”

天上掉馅饼这种好事,李世真最后一次相信就是没拆快递以为这女人会是一台冰箱的时候,现在打死她也不会相信了

万一这个女人是什么危险人物,被黑社会通缉怎么办?自己不就变成帮凶了,会不会被抓走处理掉啊

“我不是什么危险人物...你也不会因为我受到威胁”

李世真瞪大了眼睛看着对方,难道这女人还会读心术?不然自己刚才想的怎么她都会知道

被人看破心思的表情倒是一如既往的可爱,徐伊景觉得自己解读人心的能力在遇见李世真之后,每天都在飞速进步。李世真拥有倔强又聪慧的灵魂,和那些只需要金钱的腐朽灵魂不一样,因此反而更难读懂

“这对你似乎不是一场公平的交易...我没理由接受”

对方的好意太过明显,名义上承担了教学任务,但若真是学成了,受益的一方还是自己。这点利弊李世真还是会分析的

“你错了...很公平。你有我想要的东西,而它拥有这个价值”

公平吗?当然不。只是李世真确实说错了,对徐伊景来说,这场交易太值得了,值得到她都替李世真感到不公平。知识、道理这种虚无的东西要多少都没问题,但与李世真在一起,这种失而复得的幸福岂能用金钱衡量?

徐伊景可以立刻买下这一片区域的所有送给李世真,但未来的李世真又要何时才能回到自己身边呢?如果不是科技发达,恐怕这辈子自己都没有机会再见上那人一面了

“你想要什么?我不认为自己有价值连城的东西能让你如此感兴趣”

“你很快就会知道...在这之前我想你应该认真把这个看完”
徐伊景手里拿着的是因为害怕被李世真扔在地上的小册子,上面还记录着徐伊景喜欢和不喜欢的东西,确切的说这更像是相亲的资料

“感情也是金钱,不要浪费了”

能成功见到李世真已实属不易,徐伊景可没有那个耐心去等对方了解自己,和李世真在一起的每分每秒都要抓紧

将东西放到李世真身边,徐伊景环视房间,发现并不存在沙发这种家具,只能随便搬来个椅子坐着

低头看着资料的李世真让徐伊景有一瞬的恍惚,仿佛看见了她坐在自己对面沙发认真审阅文件的样子。还有那次对她所说的优等生同学生病住院的事情,那样的关心是徐伊景不曾拥有的,是李世真给的,独一无二的温柔

想到这里,徐伊景看了眼刚才被当做武器现在已经回归原位的闹钟,电子屏显示的时间是23:50
起身,伸手,合上了李世真手中的册子。果不其然换来了疑惑的视线

“时间不早了...休息吧...”

你那个同学的故事我一直记得,所以也不会允许你透支健康,哪怕是为了我

“可是...”

“我睡地上...房东那边明天我会去说,世真你按照正常时间工作就好”

“希望我们的交易能够顺利进行”

看着徐伊景一步步走近,然后伸出她的右手。李世真鬼使神差般的慢慢将自己颤抖着的手伸出,握住对方
抬头望向徐伊景的双眼,那人的眼里藏着小小的雀跃,与清冷的表情形成对比

这个女人,到底是谁?又到底怀着什么目的来到自己身边?

李世真这样想着,但早已超负荷运作的大脑在闭上眼躺上床不久便陷入了休眠状态

也许只是一场梦呢

我的机器人女友

授权转载

Sugar Free ⑨:

CH 1


“代表nin 确定要这么做吗?”

偌大的房间里空荡荡的,只有中间摆放着一张单人床,床边有一台看起来很高端很精密的仪器
此刻徐伊景正躺在上面,半闭着眼睛,脑袋上黏贴着许多不同颜色的金属线,线的另一端连在了一旁的机器上

“真的不用删去一些记忆吗?既然是要去找从前的她,导入美好的记忆就够了...”
操作着机器的人自然是徐伊景信任的金作家 毕竟她对那人的感情金作家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自从放弃了登上顶峰的欲望之后,徐伊景的生活就变得简单起来
回到日本接手父亲的遗业,公司重新稳定之后她也学会了偷懒,有时会把工作交给赵理事处理,自己一个人就不知道飞到哪个国家享受异国风情了

但无论是何时何地,徐伊景再清楚不过,她在挣脱出充满欲望的地狱时,犯下了一个致命的疏忽。明明这样的错误发生几率接近于零

啊....百密一疏,就导致了不可能存在的失误

那个捧着真心一路披荆斩棘 翻山越岭朝着我走来的你
那个即使是站在我的对立面 仍不舍得伤害我分毫的你

你说过想成为照亮我的镜子 折射出我最真实的样子
你说过你会竭尽全力阻止我 因为你是如此的喜欢我

我走向你 用着一如既往的手段引诱着你 带领你一步步踏进我精心设计的陷阱

我忘记了 当你坠入陷阱的那一刻 作为领路人的我会比你更先一步走入万劫不复的地狱

不过那又如何 本来也从未有全身而退的想法

我怎么可能想到 藐视众生的我到了你的面前只能用叹息作为回应

那究竟是何种心情 在寒冷的冬天等上几小时只是为了确认我是否安好

那究竟是何种决心 在我说要将你的生活变成地狱后还想替我洗净黑血

我说会按着自己的速度往前跑 不会管身后的你摔倒后有没有跟上

你说无论我的面前有几扇门 你都会亲手替我打开

可你又含着泪说你很悲伤 不是因为被我利用 不是因为被我抛弃

而是因为你不忍心看到站在最高处的我带着那又帅气又孤独的背影欣赏世间的风景

于是你在我迈向地狱那一刻 紧紧抱着我 同我一起坠落

你对我说 绝对不会抛弃我 所以我们地狱再见

可是我啊...被称作怪物的徐伊景
竟然弄丢了李世真...

在你对我承诺会亲手建立属于你的王国的时候,我就应该阻止你

或者我就不该伸出手,说着那句“我会期待你的王国”,看上去就像是在布置最后的作业

这份作业,花了太久的时间,久到后来我真的失去了与你的联系

五年的时间,起初还有金作家作为中介向我汇报你的近况
后来不知哪一天起,你的手机变成了空号,给首尔的家人留下一笔巨款,然后人间蒸发

“代表nim?”
从未见过自家代表走神如此之久,紧皱的眉头透露出金作家的担忧

离开了韩国,代表确实开始变得柔和,尝试学习常人对世事的反映
学会了微笑学会了偷懒学会了讲笑话(虽然是冷笑话),甚至还学会了去路边摊喝烧酒吃夜宵

但这一切在李世真消失那天全部戛然而止,尽管没有了当初逆我者亡的残暴,可日渐冰冷的眼神和紧罗密布的行程又重新回到了徐伊景的身上

这个时候金作家终于确认,李世真才是让徐伊景放弃欲望,舍弃过去的原因

“金作家...开始吧”
对于金作家的提议,徐伊景拒绝了
若是没有那些斗争作为前提,自己又怎么会遇见李世真,怎么会想把李世真留在身边,怎么会放下欲望,怎么会有资格重新活一次呢

那些记忆教会徐伊景去珍惜去关心去爱
再等等我,李世真

这次不会让你失望了

“内...我知道了,机器人与你的记忆是共享的,所以只要使用这个机器就能知道发生了什么”

金作家的手指快速的敲打着键盘,最后按下了导入键,黏贴在徐伊景脑袋上的金属线开始复制记忆,然后导入到另一房间的胶囊舱

徐伊景闭上眼睛,脑中浮现出和那人过去的种种,一袭红裙的李世真正朝着自己走来

“怎么?你认识我?”
“我想成为镜子,折射出最真实的你”
“那些灯光,我都想拥有”
“我们...地狱见吧”
“不会让你久等的...”


在便利店结束夜班工作的李世真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出租房内,来不及换下衣服,就整个人瘫倒在床上,及肩的中长发散乱的垂在脸上

那么繁华的首尔怎么感觉只有自己活得如此累,李世真叹着气
平时的自己给人阳光乐观的印象,比起为了让别人认同自己,这更多的是对自我的暗示和鼓励

人生已经如此的艰难

李世真表示她能怎么办嘛 她有时也很绝望啊

想起开门时楼上房东提醒自己有快递送到,因为她不在家就帮忙放到房间了

李世真仔细回想后发觉自己近期似乎没有订过东西,距离她20岁生日还有一个月,在首尔一个人住没什么朋友,老家的姨母和颂美没理由不联系就寄东西过来

奇怪了?难道是寄错了?同名同姓还一样住在这种出租房?
李世真摇摇头否决了这一想法,只能认命的再爬起来,找遍了整个房间最终停留在一个大小如同冰箱的快递箱面前

还以为会是什么小盒子,这个快递也太....

李世真狐疑的查看着快递信息,结果发现寄件人一栏居然是空缺,哦不,应该说是画着一枚日元的图案,收件人一栏填的确实是自己的名字

嗯?在自己名字旁边还画了个看起来很蠢的兔子是怎么回事?

“如果真的是台新冰箱就好了...”

李世真自言自语着,手上拿着小刀划开纸箱,一点点拆开
管它是谁送的,既然名字地址都对,又不要自己的钱,说不定是来自天堂的礼物呢

大约一分钟后,李世真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今天打工太累,以至于出现了幻觉

如果自己没有眼瞎,面前这个目测至少一米七的女人究竟是什么鬼
难道是充气的?谁这么缺德送自己这种东西,再说了就算真的要送,性别是不是选错了啊

好在一天打三份工的李世真还是非常细心的发现了女人上衣口袋里的小册子

“Surprise之傲娇冰山女王那些不得不知道的信息....”
念完小册子上写着的标题,李世真陷入了三秒钟的沉默,然后举手扶额

我的天...非主流还是中二病?

一整天工作下来,李世真早就没了耐心和多余的力气去思考,更何况这算什么恶作剧

刚想把小册子连同快递一起丢出去的李世真瞟了一眼似乎还在沉睡状态的女人,停住了手上的动作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人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明明毫无生命体征,怎么会散发出一种压迫自己看完小册子的气场??

深吸一口气,继续翻看手里的信息,呢喃着念出上面写着的文字

“徐...伊景”
紧接着就听到一段突如其来的口哨声,吓得李世真直接跳上床,防备的看着声音的来源

“世真呐...”

我的机器人女友(非科幻)

授权转载

Sugar Free ⑨:

之前贴吧发过 在这里存个档



对过去或许感激或许释然
但我绝不会残留一丝怀念
结局公主和王子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那是童话

现实却充满了未知
例如我和你
相逢 相识 相惜 相依
走过了那么多的波折与不易
到了故事的收尾
还不是一笑了之 天各一方

拯救了彼此却终究未能相拥入眠
后悔吗 不甘吗 自责吗
分明不应是这样的
或许我们各自的任务便是在黑夜带着微光出现于对方眼前 指引着彼此跨过这片泥泞 然后在夜色褪去白昼到来之际 悄无声息的隐去踪迹

你像极了镜中的我
隔着镜面 望穿彼此却触碰不到温度
我是不是也该拿起石块狠狠砸碎这面象征着安全界限的镜子 然后跌跌撞撞满身狼狈的走向你呢
一如那年雨天你所做的那般

李世真
Where are you now
徐伊景记起李世真含泪说的那句
“我觉得代表您站在顶峰的背影 既帅气又孤独 这让我很难过”

可是李世真 你又何尝不是呢
除去伴随徐伊景这一名字的权势与金钱
除去出生家境运气之类的外部因素
我和你 究竟有什么不同
若真要深究下去
年幼就失去双亲 扛起养家大任的你
住在简陋的出租房 几乎整天为生计奔波的你

李世真
你那独自走在归家夜路的背影 比起我来其实更帅气也更孤独啊
至少我不会在吃饭时小心计算着花销
我不会在换季时站在玻璃橱窗外看着里面摆放的新款女装露出纠结无奈的表情
我更不会任凭别人对我指手画脚 用命令的口吻决定我的将来

李世真
这一次 该轮到我率先出现在你的生命里了
让我亲手带你离开的过去好吗

贴吧怎么了

不管发什么都秒删

【毛利兰X灰原哀】东走西顾 · 25

逢旧:


一周过去,对津田莎朗失踪事件的正式调查令还未下达,是因为重案组并不对普通人口失踪案件负责,而毛利兰又无法出示任何有效证据以证明津田莎朗与十数年前已覆灭的组织相关。


先于调查令到来的是妃英理的一通电话,要毛利兰晚间到妃法律事务所附近的cafe与她见面。毛利兰正忙得探不出头来,手中案卷抱了满怀,手机危险地夹在脸颊与右肩之间与妃英理艰难地对话:“今天?”说着将怀里的册子一股脑倒在办公桌上,腾出手来拿电话。


“今天的话……有新案子刚开始调查,案情还不明朗,可能要加班。周末不行吗?有急事?”


电话那头的妃英理并没有给自己女儿留什么情面,只说:“说得好像你的周末与平日里有多大的不同。”


毛利兰干笑两声,也清楚妃英理如无要事不会在工作期间打她的电话,于是与她约了个稍晚的时间见面。


与此同时,毛利兰办公桌电脑屏幕上SNS的新消息提示也跳个不停,是灰原哀发来消息,说津田莎朗失踪的事快瞒不住了,她已被吉田步美几人追问几天,头痛得很,像回到当初搪塞江户川突然失踪的时候一样。


毛利兰回她消息,说知道了就知道了,只说失踪就好了,不用提其他的事。再叮嘱他们不要与旁人提起,否则会对津田不利,他们会听你的。


灰原哀很快回复:你以为他们还是少年侦探团,那么好搪塞?这几个人,著名侦探游戏爱好者,本性不会变的。


毛利兰盯着屏幕发笑,说,那倒是的,何况他们小时候玩过的侦探游戏,没有一个是“游戏”。


又说,等会儿和妈妈约了晚八点见面,你要不要一起去?也省得做晚饭。


灰原哀一连发了三个NO,毛利兰回复一个大笑的sticker,说,会有让你也怕的人,真是难得。


灰原哀便说,是我更欣赏自己做的料理。


 


事实上,自灰原哀搬回二人原来的公寓后,倒是灰原哀煮饭的次数多些。


连灰原哀自己都诧异她竟在做饭上有几分天赋,头先在毛利兰的指导下做了几次简单的料理,为的是在毛利兰不在家的时候不会把自己饿死,后来竟在diy的过程中寻到了乐趣,再往后,即使毛利兰不用上班的时候,灰原哀也不时肩负起为二人做饭的重任。


这天下午,得知毛利兰晚上不回家吃饭,灰原哀便打算结束实验后晚上直接到阿笠府邸去,观察下如今头顶更秃的老头近日有没有由于不均衡饮食而患上脂肪肝,再为她做一餐符合联合国饮食健康标准的料理。


去时特意提前与阿笠博士通话,确认光彦元太和步美不会与她同时出现才放心地过去。关于津田莎朗的事情她并没有向阿笠隐瞒,这次去他家里除了探望他,也是想听听他对于此事的想法。


而灰原哀决计没有想到的是,在她推开别墅的木质大门时,看到的除却阿笠博士,还有另一个人。这个人端端正正、安安稳稳地坐在沙发上,在看到进门的灰原哀时正呷一口茶水。灰原哀突然发觉自己出不得声。


像过了一生那么久,灰原哀开了口,说,工藤。


工藤。工藤新一。


 


工藤新一不是工藤新一,他该有的称呼是Kudo Conan。


而他分明又长着工藤新一的模样,灰原哀知道,那是少年时代的他在变为江户川柯南之前的模样。


在灰原哀脱口而出“工藤”的时候才意识到,毛利兰告诉她的,现在的工藤新一已经把属于过去的一切都抹掉,不记得这个大洋彼岸的世界,也不记得自己是谁。


他在喝一杯茶,热茶,为了不被烫到他只能小口地喝,含在口中几秒再小心翼翼地咽下去。进门的女人神情怔忡地望着他,先是沉默,而后说了两个字。


然后像为了确认什么似的重复了一遍,工藤,又说,工藤新一。


他咽下那口茶时喉结滑动,有些郑重地将浅口杯子放回茶台上,灰原哀想,竟有种幽默的仪式感,像这总没个定数的世界一样幽默。


他突然笑了,朝着立在门口不知该作何表示的人招了招手,说:“好久不见了,灰原。”


 


阿笠博士说工藤新一是在灰原哀打来电话后的一个小时后来的。来得毫无预兆,以至于阿笠不敢确认眼前这个人是真的回想起了一切,还是装作回想起一切套他的话来寻找记忆。


可当他絮絮说起过往只属于他与阿笠两人的记忆时,就不由得阿笠不信了。工藤新一真的回来了,同时回来的还有他的记忆,曾撕裂过,出走过,如今终于与工藤新一的元身合并成一个整体。


灰原哀有些想哭,却不知道是为什么哭。这个冲动在得知他还活着的时候有过,那时她确实哭了,过度的喜悦和十多年来杳无音信积攒出的愤恨混杂在一起让她的眼泪有了宣告的意义,不能释怀的都该释怀了,不舍得说再见的也将一去无返。


有一个名字横亘在她心里。这人正和她的母亲一同进餐,她还不知道工藤新一回来了。手机紧攥在灰原哀手里,她想着,该现在告诉那个女人吗?电话拨通后该怎么说?是简单地以“工藤”起头,还是加上一个冗赘却真实到刻在骨上的定语——你的青春、你的红线、你的最喜欢、你的不可说、你用了二十年深爱又十年寻找的人——工藤新一,他回来了,回到你身边来了。


“你不想问什么吗?”少年侦探的笑容真好看,连原本那份年轻的意气都未消散,过去的应当是在事无巨细的爱与保护里浸透的十年。


灰原哀想,别让我再羡慕你了。


就在这个时候熟悉的铃声响起来,《天堂与地狱》的序曲,手机屏上毛利兰的名字令她疑惑为什么一切的不可控都发生的那么适时。她接起来,工藤新一看着她,她确信他看见来电人是谁。


在“工藤”两个字出口前,灰原哀想说的一切都被毛利兰打断。


她说:“小哀,你不用讲,现在听我讲——帮新一恢复记忆的人,是津田莎朗。”










很抱歉时隔几个月才更新这篇文。在这段时间里,我繁忙、劳碌、焦躁,并在十五天前失去了我的姥爷。到今天始信人怕什么就会来什么,我一人在英国,空睁着一双眼到天亮,想着,我甚至没有参加他的葬礼的机会。


故人笑比庭中树,一日秋风一日疏,等失去的时候才想要怜取眼前人,没人会给我机会。愿你们都好,愿你们爱的人都好,不会有像我一样会折磨我一生的遗憾。

Lauren💘💘💘:

凭什么错过三十章下。


麻烦大家帮我看下。
哪里敏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