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足の小草

寻文

记得有一篇讲皇后娘娘准备跳楼璎珞来阻止,然后璎珞扶娘娘回去注意到璎珞穿的衣服是妃子的而不是宫女的

【令后】十年如一梦番外(一)

授权转载

三言两语:

魏璎珞番外一:前尘旧事






我曾经想过很多次去寻她。可又怕找不着她,又怕她怪我。



总归是我先错了。



对她产生了一个女子对另一个女子不该产生的情感。



我想她或许是察觉了。



她有时会用指尖轻触我的手心,调皮的挠挠,然后粲然一笑,让我恍惚。



又许是没有。



因着她时常会对我说:“傅恒是个值得托付的人。”



我无从回答。只得垂眸应下。心里有些酸楚。



她总归不记得我说的话了。



我说过,我想一辈子陪在她身边。



或许她是当了个笑话听,又或许没有放在心上。因为那时她的一整颗心都在那还未诞生的七阿哥身上。



可我不知道的是——


她不仅听了。还记了两辈子。



她的第一辈子并不长。三个孩子的死亡对她真的太过致命了,以至于她丢下我先走了一步。



我从未怪过她。



我知晓她的想法。她想当容音。只当容音。



我也知晓她善良。她死前绝无半点想要报仇的心,也定是将所有的错揽在了自己的身上。



可我在乎。



我从不忍心她伤了一分一毫。



我痛恨她们。



她们夺走了我的心。



我主动陷进了那无止境的争斗漩涡之中,活成了我自己最厌弃的模样。



可我不悔。



我总会在闲暇时光想着,若是人间十年,地府一日该有多好?那她可否停下脚步等我两天。可转念又会想着,我已然活成了这幅惹人厌恶的模样,她是否也会厌弃这样的我。



或许是会的。



忽而瞥见书桌上放着的东西。



那是她曾留下的唯一一封信,却被皇上撕的粉碎。



我不舍丢弃,便偷偷寻了去,在那儿将纸屑拾起,用乳胶将它一点点黏回去。我将自己锁在屋内四日,终究还是在漏了些边角的情况下将它黏了回去。



她的字总是如她人一样温柔。



我每日想起了她,便会坐到书桌前看看这信。还有那串佛珠。



我提笔,无意识的写下了她的名字。



总是如此。



现下我的字练得比当年好上不少,写的最漂亮的字当是富察容音四字了。



只可惜,她看不见了。



十载已过。



那信纸已然有些泛黄了。



我想,或许是她在提醒我该去寻她了。





【令后】十年如一梦(六)

授权转载

三言两语:







今日天气闷热,天边有些黑云,估摸着是要下大雨了。



魏璎珞提前唤来了人将娘娘最心爱的茉莉花遮上。



遮好后,刚想进屋子陪着皇后娘娘,便听见对方有些慌张的脚步,“明玉,璎珞,快,去将我的花盖上!”



话音还未落下便被眼前的花坛的模样止住。她侧眼瞧魏璎珞,只见那丫头垂眸低声道:“娘娘,奴才听闻今日许是有暴雨来临,特意寻了明玉和奴才一同将这花先遮了起来。”



富察容音弯唇。



她的璎珞,无论是曾经还是现在都这般聪明伶俐。



她突然想到了什么,带着魏璎珞和明玉去了屋内。



桌上是已经摆好的纸和笔。



“明玉,璎珞。”她看起来兴致勃勃,“本宫教你们写字念书。”



魏璎珞抿唇没有说话,明玉倒是显得非常高兴。魏璎珞的反应让富察容音有些莫名的失望。



“璎珞不想习字吗?”她低声问。



魏璎珞摇摇头,绽开一丝笑意,“只要和娘娘在一起,璎珞都愿意。”



这像是一句誓言,又像是一句不经意的承诺。



富察容音不知道魏璎珞在想什么,但是她知道自己的心脏在为这句话渐渐加速。她想起了魏璎珞曾经的誓言。



「我愿意一辈子陪在皇后娘娘身边。」



她说的话,富察容音从未忘记。



气氛变得有些暧昧起来。明玉看着二人对视觉得有些怪,却又说不出哪里怪。只得轻轻碰了碰魏璎珞,打破了沉默。



富察容音转过身,轻咳了两声,道:“来,站到桌边来,本宫教你们写字。”



魏璎珞有些不自然的站在桌前,拿起笔,停顿了片刻,用了一个很奇怪的握笔姿势。富察容音笑着走上前,温柔的纠正她,用手握住她的手,带着她写下了“宽容”二字。



这是她的小心思。



魏璎珞眼里闪过一丝笑意,身子不易察觉的向后挪了挪,和皇后娘娘靠的更近了些。那一股子茉莉花香真是好闻极了。



就在魏璎珞神色恍惚之间,皇后娘娘已然离开,站在一旁用手指着指导明玉写字。明玉的家族也是一个名门,自然是习过字,其实现在的教导无异于像是让她练字。可因为是皇后娘娘在教,她学的很开心。



这样的生活真的很开心。



待明玉离开后,富察容音忍不住笑,将头靠在魏璎珞的肩膀,肆意的笑着。



从未这般快活过。



她笑着落了泪,却被一双手温柔的抹去,随即被拉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娘娘,别哭,璎珞在这。”



这句话触到了她的心里的柔软,泪水越擦越多。她想说她好委屈,她想说她好累,她想说她再也不愿当皇后了,她想说她只当容音。但这都无法说出口,都被哽在喉间无法出声。



可当她抬起头,撞进了魏璎珞的眼里。那双眼里乘着满满的温柔,缠绕着丝丝缕缕的爱意萦绕着她,让她深陷其中。



她说:“别怕。”



她说:“有我在。”



她说:“我都明白。”



这是从未有过的安定。她主动的伸手投进面前坚定眼神的女孩的怀抱里。



“璎珞....”



她的声音带着小小的颤抖,将头埋在魏璎珞的颈间。唇瓣轻轻擦过颈间的肌肤,惹得魏璎珞一颤,可手却拥的更紧了。



一阵风吹过,掀起了魏璎珞藏起的那张纸。



上面是富察容音带着她写下的宽容。



可下面却多出了一个字,一个仿佛在回应富察容音小小试探的一个字——



——“忍”。







【令后】绰约人如玉

授权转载

小小绾w:

略微清淡小甜饼!
倘若皇后没有自戕,她会怎样?


  天气一日比一日凉,自长春宫那场大火后,偌大的宫殿里是一派镜冷钩残,衾寒榻凉的景象。


  璎珞推开门,绵言细语的说话声尽落耳中。


  她放缓了脚步,悄然走到皇后身旁,只见她轻轻皱眉,仍用手指比了噤声的手势,“轻一点,七阿哥才睡下。”


  璎珞没有出声,把最后一从茉莉花束插进薄施淡彩的醴陵五彩瓷中。端了杯茶送至容音面前,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眼前的容音,褪去彩绣辉煌的霞帔,取下珠翠罗冠,只一件素净淡雅的白纱衣,松松绾着头发,非但未显凌乱,反而更添几分温柔。


  “永琮,乖乖睡觉,额娘就在这陪着你。”


  璎珞看着皇后娘娘满目怜爱宠溺,看着摇篮中空松的襁褓,轻轻叹了口气。


 


  


  “璎珞。”容音笑着,轻声牵着她的手,坐在床边。


  “璎珞,你老实告诉我,为何皇上要把长春宫内太监宫女都换走了?为何我从未见过他们?”


  璎珞心头一震,又掩饰住了错愕的神情,即刻恢复从前笑容。


  “娘娘,如今七阿哥可是皇上最看重的皇子,自然要更换最妥帖的侍卫宫女来照顾娘娘啊。”


  “那为何长春宫要近来总是一片素色?可是近来宫中出了什么事?”


  璎珞摇了摇头,顺势握住她的手,又伸手理了理容音额前的碎发,收了微红的眼睛,挤出一个十分明媚的笑容。


  “宫中一切都好,娘娘若是不喜欢,璎珞这就命人重新装扮长春宫。”


  “没事便好。”


  璎珞顿了顿,附身蹲在皇后娘娘身前,微笑的嘴角透着苦涩,咫尺之间,静看着她。


  “娘娘,无论发生什么事,璎珞都会永远在您身边陪着您。”


  


  


  漫漫长夜几度梦回,暖阁中的烟火燃尽了长春宫的草长莺飞,灯火尽没,欢歌终有时,眼前的景象慢慢变得意味深长,本质荒芜却又阴森怖人。


  在漫天火光中,只余她一人飘寂,在漫天火光中绝望的呼告。女人的哭声、孩子的哭声掺杂在一起,吵的她自己也听不清楚,自己在绝望的唤着谁的名字。她只知道,她口中所呼唤的,是她唯一的希望。


  忽而有人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


  她也用尽力气握住,想顺着这方向逃离那可怖的一切。


 


  “璎珞,璎珞。”容音猛然从午夜的梦中惊醒,额头上布着细细密密的冷汗珠。


  “娘娘,别怕,璎珞在呢。”璎珞紧紧握着容音的手,轻轻拭去她额头上的冷汗,手指又温柔的抚上她的脸颊。


  容音从床铺上猛然坐起,钻进璎珞怀中。


  “璎珞,长春宫有好大的火...在暖阁...没有人能救本宫。”


  容音一时浸在梦中,心绪难平,仿佛只要一闭眼,又要回到那漫天火光中去。  


  “无论何时,璎珞都会在身边保护娘娘的,别怕,别怕。”


  璎珞轻抚她的后背,学着容音往日的动作,细心安慰着她。


  “娘娘,只是个梦而已,都过去了。”


  璎珞手轻轻扶着容音的头,让她缓缓躺下,帮她盖好被子。容音紧紧攥着被褥的边缘,害怕一松手又是那个无处可依的境地。


  璎珞看着,轻轻牵起她的手,容音的手指温润如宋元时期的玉器,指尖微微红肿,许是刚才太过用力的想抓住着力点所致。璎珞想着,静默无言,却再次红了眼眶。


  “七阿哥在暖阁可还安好?”


  “娘娘放心,一切安好。”


  “本宫想去看看他。”


  “娘娘,夜里太凉了,您身子本身便虚寒,若是染了风寒,明日便不好哄阿哥了。”


  容音叹了口气,只好秉烛待旦。


 


 


 


 “皇上,娘娘身体抱恙,不想见您。”璎珞盈盈一跪,一字一句说道。


 “是皇后不想见朕,还是你不想让她见朕。”


 “奴才怎敢妄传皇后娘娘懿旨,娘娘病况,叶天士早已如实禀报给皇上。娘娘贤良淑德,自是不想皇上替她担忧,这才不愿见您。”


  “朕的皇后,当真是贤良淑德。”皇上一字一句的说着,眸中怒火中烧,点了点璎珞的额头,却也没有办法反驳,只能带着李玉愤然离开。


  明玉在一旁扯了扯璎珞的衣袖。


 “璎珞,当真不让皇上进去探望娘娘吗?”


 “自娘娘醒后,未提皇上半句话,又何必让他扰皇后娘娘清闲。”


 “可娘娘的病…”


 “如若梦中安稳幸福,何必非要醒来…”


我只希望她快乐,便是最好。


 


 


  璎珞推开门,走入院中,见容音独自坐在小亭中,杨花悠悠随风纷然而落,落在她的步摇上,落在她的浅绛色风袍上。细碎的残阳温柔的笼罩在她身上,一双眼睛清澈矜贵,欣赏一场旖旎的落花烟雨。


  璎珞坐在她身旁,见容音一会儿便生了倦意,忙轻轻揽过她的肩,让她可以在暖风中舒适自在的休息。


  这是容音睡的最安稳的一次。


  璎珞看着她的睡颜,眼中是化不开的炙热。梦中的她吐气如兰,此时此刻所拥有的一切,虽是虚浮幻梦,却是人间最真切。


  


  娘娘,璎珞永远陪着您。


  笑着笑着,眼泪便落了下来。


 


  


  宫中人都说,自七阿哥在大火中丧生之后,皇后娘娘生了心病。


  已经月逾,长春宫依旧整日大门紧锁。


  宫女们偷偷告诉我,皇后娘娘的病,叶天士都医治不了。


  娘娘总是像往常一样看望七阿哥,可暖阁早就是一座空殿了,许是娘娘思子心切吧。可七阿哥头七还未过,长春宫便撤了素缟,皇后娘娘从不是绝情之人,我们也不知这是为何。


  娘娘近来更是连贴身侍奉的宫女太监都不记得了,偏偏却只记得魏璎珞一人。


  长春宫上下,宫女太监不是在另寻出路,就是在哭诉苦求。唯有魏璎珞一人,每天陪着娘娘赏花练字,说着旁人听不懂的话,逍遥自在的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从前人人都说,大宫女魏璎珞聪敏伶俐,可我瞧她才是最痴傻的一个。


 

【令后】十年如一梦(五)

三言两语:







长春宫几日的平静终究是被拜访而来的纯妃打破。



富察容音显得非常高兴。纯妃是她在年少时的闺中密友,入了府后也和她十分亲密。



她忙起身握住纯妃的手,亲热的拉着她,眼里含着笑意。“你来啦,快坐。”



魏璎珞站在那里没有动。



“璎珞?”富察容音回过头,瞧见这丫头低着头一言不发,身子还微微轻颤的模样一愣。她有些心疼的伸手掰开魏璎珞握紧的双拳,白嫩的手心里有几个鲜明的指甲印。



她怜惜的揉了揉,还捧着吹了吹。



“怎的这般不注意?”她轻声问。



魏璎珞瑟缩了一下,将手收了回去,忙跑出了屋子。“我去给娘娘沏茶——”她大声道。



皇后娘娘没有看见,可纯妃却看见了。



魏璎珞涨的通红的脸和染了红的耳尖。再瞧着面前人一副有些担忧的模样。



还有那个魏璎珞的眼神。她想起,心里都难免有些后怕。或许是她想多了。又或许是她看错了。



“皇后娘娘,臣妾身子有些不适,先行告退。”她起了身子,旁边的玉壶搀扶着她,垂眸告退。



富察容音虽是不舍,却也是什么都没有说,目送纯妃离开后,回了屋子里坐着。



“娘娘。”魏璎珞走了进来,手里端着托盘,上面只有茶壶和一个茶杯。



富察容音接过茶杯,拿起盖子轻轻滑了滑,不知是否该问。



“娘娘,您有话要问璎珞?”话音刚落,皇后娘娘便放下了茶,伸出了手。



魏璎珞一愣。看着眼前白皙的柔荑迟迟不敢握住。



“把手给我。”她说着,倾身将魏璎珞的手握在手心里。轻柔的替她揉捏。那印记有些深,到现在都还十分明显,可见方才魏璎珞握的有多紧。她毫不犹豫的相信若是魏璎珞的指甲再长些,现在这手中怕是已经鲜血淋漓了。



她越揉越心疼,动作也越发柔和起来。



“娘娘....”魏璎珞觉得自己的舌尖在打颤,“璎珞无事...”



她的手心有些敏感,可皇后娘娘一边揉还一边轻轻的吹气,这让魏璎珞有些难熬。



可皇后娘娘连理都没有理她。



当然,富察容音不会承认,当她握住这双略微带着点薄茧的手时,心中的安全感让她舍不得松开。



这样约莫着过了一刻钟,是魏璎珞先忍不住了。她张开手掌握住皇后娘娘的手腕,轻柔的按压着。



“娘娘,这是我和叶....”她猛地一顿,垂下眉头,“是...奴才在宫外时和一个老医师所学的按摩之法。您方才动了那么久,定是累了,璎珞帮您按摩一下。”



富察容音没有拒绝,垂眸看着魏璎珞一脸认真的模样,心底突然被触动了一下。



她了一个冲动。



一个——逾越的冲动。



她有些慌乱的收回了手。“璎...璎珞...”她有些磕磕绊绊,“本宫乏了...”



魏璎珞弯唇:“那奴才扶皇后娘娘歇息。”



将帘布放下,富察容音才满脸通红的睁开眼睛。



她方才竟是想.....亲吻魏璎珞。



这怎么能行?



她翻了个身,咬唇。



可心里又涌起了另一个声音——



——为什么不行?





授权转载

koちゃん:

首先谢谢各位喜欢,我就不一一回复啦(/ω\)

直接更新,BUG是肯定有的,宗旨是甜甜的!甜甜的!

这么虐的日子我们肯定要产糖啊!


OOC一大堆慎入

富察皇后生前最爱茉莉,令妃喜爱的却是栀子花,从前延禧宫的花圃里都是栀子花,可不知从何时起栀子花换成了茉莉,微风拂过满宫茉莉飘香。

延禧宫上下都知道,令妃畏热每到夏日都喜欢在花圃里搭上帷幄夜宿在内,早几年皇上还会管着,自从南巡回来令贵妃为了五阿哥永琪差点中毒而亡,皇上也就由着她去了,令贵妃的事皇上能准的都准了。

前几日令贵妃受了风寒,特地下令不准告诉皇上和几个孩子,可这屋内实在闷热,令贵妃又执意宿在帷幄,珍珠实在没办法只好偷偷派人去请五阿哥来劝劝。

小全子一路跑到漱芳斋,五阿哥和两位福晋都还没睡下。

“参见五阿哥,还珠格格,侧福晋。”

“可是额娘那出事了?”知画看到魏璎珞身边的小全子跑着进来赶紧放下手中的茶杯。

“启禀五阿哥,令妃娘娘近几日偶感风寒,不想阿哥们忧心就没让说,这天太热,令妃娘娘执意宿在茉莉花圃中的帷幄,奴才们担心娘娘的风寒加重,只能斗胆偷偷来请五阿哥和福晋们前往延禧宫劝劝。”

永琪和小燕子都看向知画,知画手里捏着一块丝巾,眉头紧锁。

这孩子怎么还是这么倔,受了风寒也不说,都是做额娘的人了。唉…

重活一世富察容音看穿了许多,明玉已死,唯一放心不下让她牵肠挂肚的也就剩一个魏璎珞,想当初特意留下遗旨求皇帝放她出宫,为的就是不想她为自己报仇困在这牢笼之中,也许命中注定她的璎珞还是为了给她报仇留了下来。

听说乾隆带着令妃和几个阿哥,格格南巡。已经转世为陈知画的富察容音本想避开乾隆,远远的看一眼魏璎珞看她平安就好。

可谁又能想到狼子野心的弘昼终是无法放弃权势刺杀皇帝,袁春旺下毒想要害死永琪,魏璎珞舍命抓毒虫又救了永琪一命。

听到皇帝受刺的时候富察容音都没什么紧张,她已经看透了这位无情的帝王,可是当听到令妃娘娘为了帮五阿哥赶走毒虫情急之下一把抓住被毒虫咬了一口危在旦夕的时候,富察容音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她好怕,她好怕再也看不到自己的璎珞。

令妃娘娘身中剧毒,皇帝下令寻遍天下名医一定要救活令妃,知画主动提出要随驾侍侯太后,眼睁睁看着魏璎珞中毒昏迷不醒,富察容音心急如焚,表面上还得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讨太后欢心对知画来说是一件小事,前世虽然和太后相处不多,太后的喜好她这做儿媳的还是清楚的,况且太后对先皇后富察氏多多少少还是存在一些愧疚之情,看到与富察容音有七分相似的陈知画不自觉宽容和放纵了许多。


“这深夜若无大事永琪不宜直接去延禧宫,令妃娘娘不想让别人知道身体不适,还是我去吧,明日一早永琪你带着小燕子一起去请安。”

皇帝早有意立永琪为太子,可永琪说此生只爱还珠格格小燕子一人,小燕子胸无点墨怎么能成为一国之母,皇帝一直在想怎么为永琪立一个侧福晋。

册立陈知画为侧福晋的前一晚,知画偷偷找了永琪。

“五阿哥你放心,我不会与小燕子争抢你。”看到永琪进来,知画坐在椅子上,拿起一杯茉莉花茶。

“那你?”皇帝的午后召见了永琪,和他说必须纳知画为侧福晋,否则皇帝将直接下旨。

“永琪你还记不记得当年是谁将你从那些想要你的命的人手中把你救下来的?”

“是令妃娘娘。”

“那我再问你,你还记不记得令妃娘娘最喜爱的花是什么花。”这孩子璎珞当年果然没救错,是个好孩子啊。

“茉莉花。”延禧宫满宫上下都种满了茉莉花,宫里的人都知道令妃喜欢茉莉花。

“不对。”知画轻轻盖上杯盖“令妃娘娘喜欢的是栀子花。”

“你!你怎么会知道?!!!”令妃娘娘喜欢茉莉花满宫里人都知道,比起茉莉。令妃更爱栀子花,茉莉温中和胃而栀子清热凉血。令妃天生畏热,比起温和的茉莉,更爱栀子,这茉莉是逝去的富察皇后最喜爱的花朵的,这个秘密现在仅有极少数的人知道。

“先皇后富察氏,因七阿哥永宗不幸夭折,悲痛欲绝重病而亡,实际上她是心灰意冷从长春宫上一跃而下。”

“知画你…”这些可都是宫中密史了,永琪震惊的看着知画,想不通她从哪里知道这些的。

“没想到当年她随手救下的孩子现在已经这么大了,永琪你别怕,这件事你也许不信,但我还是会告诉你。”知画站起来走到永琪面前。“我就是当年长春宫上一跃而下的先皇后,富察氏。”

永琪已经被震惊的说不出话了。

“皇,皇,皇额娘?”

“不管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永琪我只想和你说我无意与小燕子争宠,没有我还会有第二个知画第三个知画,当年令妃为我报仇做了太多的事情,听说她已时日无多,我想借助你回到皇宫陪她走完最后一段路。”微微合眼遮住眼中无限痛楚,睁眼时已是一片坚定。

“这,这,这太奇幻了。”永琪被震的不知道说什么,他实在无法相信眼前这人是当年的皇后富察氏,可如果她不是已逝的先皇后她又怎么会知道那么多宫围秘史。

“永琪我只想陪在她身边,你知道她为了救你被毒虫所咬,对外虽说已得解药却也时日无多,我希望你帮我。”

“好,我答应你。”永琪信知画,不光是因为她的话,更是为了令妃娘娘。

回去后永琪把知画的一些事做了删减告诉小燕子,告诉她知画是为了帮他们不会夹在他们中间。

知画嫁给五阿哥永琪,住进漱芳斋,永琪偶尔做做样子夜宿知画这,吹灭蜡烛后都是偷偷翻窗跑回小燕子那。

为了不让太后起疑,知画入宫后没有直接去找令妃一直伺候在太后身边,令妃因着身体一直不好太后免了她的请安,让她好生修养。

去年冬日寒冷,知画第一次走入延禧宫,刚入门天上开始飘起小雪,满宫的茉莉花这一冻肯定活不下去,心知璎珞因为自己十分爱惜这些花朵,命人取来油布一起遮挡,没多久就听到屋内珍珠阻拦璎珞出来的声音。

抬头看到璎珞拄着拐杖在珍珠的搀扶下站在屋檐下,心中疼的要命,她的璎珞,这是她的璎珞她的希望啊。曾经的魏璎珞眼里仿佛有光,活泼好动,天不怕地不怕,犯了错有她富察容音护着,是长春宫的恶犬,为了护主什么都不怕。

现在呢,现在的魏璎珞做到了自己当初说的读书,知礼,温柔贤淑。可是没了眼中的光芒,没了那份自由,魏璎珞把自己活成了第二个富察容音,是自己带走了她眼中的光,带走了她的希望啊!

遮好茉莉,知画上前扶住魏璎珞,看着魏璎珞眼中一闪即逝的光芒再次陷入一潭死水,知画好想握着她的手跟她说,璎珞我是容音,容音回来了,容音回来了啊。可她不能,至少现在不能。

扶着令妃娘娘回到屋内,知画一直低着头不敢看她,眼角瞥过令妃娘娘另一只手拿着的佛串,又是一片痛心,还是那串当年自己交给她的佛串,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还是视若珍宝拿在手里。

“请娘娘好好休息,知画先行告退。”不能再待下去了,咬着牙退出屋子,听到里面叹息一般的声音。

“璎珞…”璎珞是我,是我回来了,你的容音回来了啊!

多年下来令妃娘娘的身子早已大不如前,去年冬天以后知画时常踏入延禧宫陪伴令妃娘娘,外面都在传五阿哥永琪的侧福晋知书达理,孝道有佳。知画自己知道,令妃娘娘,她的璎珞只有在看到她和几个孩子的时候才会露出一丝真心的笑容。

听着小全子的的禀报,知画恨不得立马冲入延禧宫,稍作安排,知画就跟着小全子往延禧宫走。

踏入延禧宫远远的就能看见茉莉花圃中的帷幄,知画轻声走到帷幄旁,挥手免了珍珠的礼,拿过她手中的扇子让人都退下,茉莉花圃中只剩下令妃娘娘和知画。

“额娘,这夜深露重,还是回屋内歇息吧。”

“恩?你怎么来了?”令妃娘娘浅眠,早在知画到的时候就感觉有人来了,不过不愿意动罢了,花圃中的茉莉花香又盖住了知画身上本身的茉莉香,让魏璎珞一时无法辨别是谁过来了。翻身睁眼,是与记忆中有七分相似的面容。

“小全子跑到漱芳斋,说额娘近几日偶感风寒,又不愿宿在屋内,担心主子风寒更重,只得跑到漱芳斋请永琪来劝劝。”几日不见璎珞好像又消瘦了几分,富察容音心疼的要命。

“让他多嘴,本宫没事,侧福晋回去休息吧。”看着这张与富察容音相似的面容,再听她口中喊出的额娘,心中仿佛在滴血。

“璎珞,回屋好好休息吧。”知画坐在床边,一手摇着扇子遮挡住自己握住令妃娘娘的手,小声说着。

“你!”听到熟悉的呼唤,魏璎珞睁大眼睛,璎珞,璎珞,多久没人叫自己璎珞了,知道自己的名讳还在世的没几个人了,就算知道现在也没人敢直呼令妃娘娘的名讳。

“璎珞,是我,是我回来了。”拭去魏璎珞眼角滑落的泪水,知画的手轻轻抚摸着魏璎珞的脸颊。

“皇,后,娘,娘。”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人儿,难道真的是上天垂怜把富察容音还给她了么。

“这里不方便说话,我们回屋里好么?”

“好。”

知画扶起魏璎珞,帮她披上衣服扶着她下榻,看着魏璎珞伸手去拿放在塌边的拐杖。“奴才没用了,连走路都不能走利索了。”知画泪眼朦胧,外面还有太监和宫女,她现在不能落泪,扶着魏璎珞回到屋内,扶着她坐在床上。

知画把她的拐杖放在旁边,再伸手帮她脱去外衣挂好。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彻底冷静下来的魏璎珞看着坐在身边的人儿。

“璎珞,为什么变成这样我也不知道,我知道你很难相信,我的记忆也不是很完全,但是当年的事我还是记得很多,想当年胙肉的事情是你偷偷换了肉,荔枝宴的事情高贵妃想要陷害你,你骗走雪球放下树下还帮瑜贵人出了一口恶气,这些都是回到长春宫后你告诉我的,我还罚你写一百遍宽容二字,这些事我都记得。”

“娘娘,娘娘,皇后娘娘,真的是你皇后娘娘。”魏璎珞抱着知画哭的泣不成声。

这些事当初只有尔晴,明玉和富察容音知道,尔晴和明玉已死,知道真相的只有自己,如今从知画的嘴里说出来,再看知画与皇后娘娘相似的容颜,同样温柔如水的眼睛,魏璎珞彻底相信知画就是富察容音。

“好了好了,都是做额娘的人了,还哭成这样,要是让孩子们知道了岂不是颜面无存了?”想要逗逗魏璎珞,没想到魏璎珞听了知画的话哭的更厉害里了,知画手足无措的把人搂得很近,轻轻拍着魏璎珞的后背,怀里的人太瘦了,几乎是皮包骨,没有一点肉。

“对不起,对不起,皇后娘娘我违背了您的希望,我,我对不起您。”哭的喘不过气,魏璎珞还是在不断道歉。

“璎珞,该道歉,该自责的人是我,不是你啊,是我抛弃了你,是我没等你回来,我知道你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所以别哭了,你在哭下去我就走了哦。”

“别!别!别走,璎珞求您别走!”死死抱住知画不让她动

“别哭了,我会陪着你,往后的日子我会一直陪着你好么?”

“嗯。”

“叫我的名字。”

“容音。”

这天五阿哥的侧福晋知画夜宿延禧宫,两人说了很久很久的话。

天亮后五阿哥和还珠格格来请安,看着令妃精神好了很多也就放心了下来。

早年的不注意身子加上南巡中毒后余毒未除,令妃娘娘得身体每况愈下,知画以侍疾的由头搬到了延禧宫,朝夕相处不到一年魏璎珞还是撑不住了。

“答应我,不要死好不好。”知画坐在床边,双手紧紧握住魏璎珞的手,阿哥和格格都在进宫的路上,皇帝的龙撵也在往延禧宫走。

“对不起,这次璎珞要先走一步了。”

“不要,不要抛下我一人。”死去的不是痛苦的,最痛苦的是被留下的那个人,那种撕心裂肺的痛,那种与爱人天人永隔的痛。

“容音,最后,最后,再喊我我名字,一次,好么?”

“璎珞,我的璎珞。”话音落下,令妃娘娘魏璎珞永远闭上了眼睛。

等皇帝和阿哥们到的时候,令妃娘娘已经殁了。

知画看着皇帝悲痛的样子只想笑,前世他逼死了自己,自己轮回转世,他逼璎珞成为他的妃子。

手里拿着再次回到手中的佛珠,知画跪在地上心痛的已经麻木了,佛珠上仿佛还残留着璎珞的体温,那么的炙热,不断在烫着她的心。

当初你也和我一样承受着这么大的痛苦么,都是我的错。是我抛弃了你,是我没有遵守诺言,璎珞你等等我,我马上随你而去,这次我们一起走。

令妃娘娘殁了没多久,五阿哥永琪的侧福晋抑郁成疾随令妃娘娘一起去了。

五阿哥永琪在郊外风景优美的地方置了一块田地,侧福晋在这悄悄入葬,永琪把那串佛珠和令妃娘娘的一件贴身衣物一起埋了进去,没有立碑永琪在这块田地上种满了栀子花和茉莉花。

“皇额娘,额娘,愿来世你们能永远在一起。”

—————





「久别」|《延禧攻略》同人|璎后cp|百合向

授权转载

眉眼盈盈处:



「久别」|《延禧攻略》同人|璎后cp|百合向


————


ooc预警


虐向预警


————




魏璎珞今日免去了各宫的问安,也屏退了仆从婢女,只一个人在宫里静静呆着。




年轻的宫人没少议论,纷纷猜测这三月十一到底是什么特别的日子。有人说这天是十四阿哥圈坟的日子,娘娘丧子痛甚,宫中又禁止祭祀,只得偷得一日,沉痛哀思。也有人说这时间对不上,若是为了寄托哀思,忌日当天前去东陵祭奠,不就好了?




“不可能的。”年长些的小宫女笃定反驳,后说了一通高深莫测的话。大意就是永璐随葬端慧皇太子永琏园寝,那是属于富察皇后的地界,这令贵妃定是不敢叨扰的。




“这是为何?”这小宫女才入宫不久,看什么都好奇,听什么都新鲜,今儿遇了主子的事情,还牵扯出富察皇后,自然想多了解一些,以后也好投其所好。




“这宫里头都说”年长的姐姐确信四下无人,才让这纯真姑娘附耳过来,低声道“咱们娘娘,和富察皇后的死脱不了干系。”




“什么?”小丫头还是年纪轻,惊呼一声脚下发软,差点跌倒。




幸亏这姐姐反应快,及时扶了她一把,匆忙责怪道:“你吼什么吼!”说完,白了她一眼,嫌弃这女娃性子浮躁,沉不住气,有些后悔不该逞这口舌之快。




“今儿这话,你谁也不准说,知不知道?”板着脸严厉警告着“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这般威胁一出,姑娘的小脸霎时白了,毫无血色,人也抖成了筛子。却也把这句:‘娘娘和富察皇后的死脱不了干系’,牢记在心了。




“姐姐,那你说,娘娘是不是在屋里驱鬼避邪或是偷偷求神拜佛?”小姑娘虽然没见过什么世面,但脑子机灵,脑瓜转得快,结合着前辈的话和娘娘的举动,一下就生出了新的想法。




“你这话何意?”




“我听说今儿个是富察皇后的忌日,皇上每年都会到长春宫悼念,莫不是咱们娘娘”她指指紧闭的宫门“怕这亡魂复仇索命,才年年今日闭门谢客的?”




这姐姐越听越觉得有理,连带着看这小娃的眼神都变了,带着欣赏和钦佩:“没想到,你这孩子年纪不大,懂得倒不少。”面上表现出一副我早就知道的自信样子。




“都是姐姐教得好。”




“马屁精!”




见着两人走远,明玉才从树丛后走了出来。今儿日子特殊,不宜见血,她将二人的容貌装扮记清后,落定了秋后算账的想法。




“娘娘”缓步走到宫门口,明玉柔声喊到。声音不大,隔着厚重的宫墙,里面的人能否听到都是未知数。




如往年一样,招呼一声,推门而入。魏璎珞褪去装扮,仅着一身素服,静坐在大殿正中,唯一的亮色,便是手心佛珠上的红玛瑙了。




“今日没什么娘娘”魏璎珞双手捻弄着佛珠“你是明玉,而我,还是那个疯丫头魏璎珞。”




“您可折煞奴婢了”明玉笑说着调侃的话,明显顺了她的意思。




“前几日,我梦见你和永璐了”魏璎珞凝着一处,自顾自说着“身旁还有个高个子的男孩,相貌英俊,气宇不凡,应当就是永琏吧?”




“你往常的梦里,我总是一副凶神恶煞的夜叉模样,今儿果真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你魏璎珞也有心明眼亮的时候啊!”




“这你就错了”魏璎珞没让明玉得意多久“你插着腰,冷着脸,追着璐儿不放,非说他毁了娘娘心爱的《洛神图》,还吵着嚷着要揍他,实在是胆大包天。”




“这你可就是空口白牙一张嘴就是诬赖好人啊!”明玉在找了个背光处坐下,继续与她斗嘴“就知道欺负我。”




“我这是实话实说,不像你。”




“魏璎珞你胡说八道,我明玉哪里是鬼话连篇的庸人,就知道倒打一耙,小心我回去告诉娘娘。”这手握把柄的得意劲儿,和十几年前一模一样,孩子气得很。




“娘娘不会责怪我的。”魏璎珞知道,这世上,没有谁比娘娘待她还要仁慈宽容了。




“我回去就和娘娘说,你骂端慧太子丑,嘲笑他才貌不及永璐,处处不如你家四岁小儿。”




魏璎珞停下手中的动作,语中又惊又喜,丝毫不见惧怕:“你可当真?”




“你这是什么口气?好像迫不及待被娘娘骂似的。”




魏璎珞久久无话,只觉得无语凝噎,泪虽未落,眼眶却是红了,见此明玉也收了玩笑心思,刚忙上前安慰:“你别哭,我不向娘娘告状还不行吗?”她手足无措的来回踱步“我不就是噎了你几句吗?怎么成了一宫之主,心眼却越来越小了,狠话都听不得一句。”




“我不是怕你向娘娘告状”魏璎珞擦擦眼泪“我是怕,就算你告状了,娘娘也不肯来见我。”




明玉欲言又止,最后只得站在一边。




“这毕竟主子的事,我一个做奴才的,不好过问。”




“明玉”魏璎珞双眼空洞无神,呆呆地看着窗边的明月“你说娘娘可是还在怪我?”




怪我没有顺了她的意,远离宫中的风暴,朝堂的漩涡;怪我没有听了她的话,学会退一步海阔天空的宽容;怪我没有守护好她最为看重的纯真任性,成了现在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怨妇样子,后半生都活在仇恨和悔恨中。




“不会的,璎珞。”明玉面露难色,安慰的话语也毫无底气。“娘娘那么温柔的人……”




“是啊!”魏璎珞感叹道“娘娘这般如仙子般的人儿都不想理我了,可见我是大错特错了。”




她们沉默一阵,魏璎珞收拾好情绪,坚定道:“可我不后悔,哪怕娘娘恨我赶尽杀绝,怨我不留余地,怪我残酷狠戾,就算这一生一世都不想见我了,魏璎珞也绝不后悔。”她将不后悔说了两遍,旨在说明,也是为了让自己坚信。




“等到时机成熟,璎珞会亲自向皇后娘娘谢罪。还请明玉帮我转告娘娘”魏璎珞拾起笔,随心所欲地写着零散的句子“到时,就算要我上天入地,遇着刀山火海,闯那龙潭虎穴,经历千难万险,璎珞定会三拜九叩,前去负荆请罪,绝不多眨一下眼睛。璎珞如今只求娘娘……”




那纸上慢慢显出一句词:梦也梦也,梦不到,寒水空流。




魏璎珞年轻时是个任性姑娘,胆大妄为,善恶分明,性情也直率,哭就哭个惊天动地,笑也笑得前仰后合。可今时不同往日,哪怕再委屈,她的眼泪也是克制的,流下的时候,没有一点声音。




“只求娘娘回头——看我一眼。”




“明玉啊,我多羡慕你!”她含泪带笑。




“今儿个你一进屋我就气你,是璎珞不对,还请明玉不要见怪,定要帮我把话带到。”




明玉突然走近,正色道:“这么多年了,你还要等吗?”




“如若不然,我还能如何?”




等着富察容音回来,是魏璎珞的后半生唯一的那点希望了。




“别等了”明玉走之前总会与她说这句话“她不会回来了。”




可魏璎珞从未听过。




“对了,你这宫里有人嘴巴不干净,妄议是非。”




“没事”魏璎珞明白明玉的意思。“活在别人口中”她放下笔,望着掌心的串珠“是我与她,仅存的那点关系了。”




“天亮了。”




明玉走之前,用暖阳将她叫醒。魏璎珞在床榻上醒来,所有的寂寥,都一如往年。




一朝梦醒,没有明玉、没有永璐,更没有皇后娘娘。




来日重逢,看着枕边的串珠,这是皇后娘年生前少有离身的物件,佛珠以白水晶底,配着红玛瑙做隔珠,握在手心,温润养人。




我定要把这串佛珠,亲手交还给皇后娘娘。




魏璎珞这样想着。




既然,我等不到娘娘回来,那就烦请娘娘待得璎珞与您——久别重逢。




——————完——————








































【令后】十年如一梦(四)

授权转载

三言两语:







富察容音这一晚睡得不算太舒坦。



前尘旧梦如走马灯一般在她脑子里回放,让她脑子炸裂般的疼痛。



她梦见了很多。



从刚嫁入宝亲王府开始。



失去了第一个孩子。



第二个。



第三个。



她的心脏好像被紧紧的捏住,疼的她无法呼吸。



“容音。”她突然听见熟悉的声音在温柔的唤她的名字。“别怕,有我在。”



是璎珞。她跌跌撞撞的走上前抱住她,内心的委屈无法言喻。只能伴随着抽泣声轻轻呢喃她的名字。“璎珞...”



“别怕,我在这。”魏璎珞低下头在对方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富察容音一颤,一股烫人的感觉从额头传遍四肢。



璎珞...在...



“皇后娘娘...皇后娘娘...”



手臂似乎在被微微推搡着,富察容音朦胧的睁开眼。原来只是个梦。她伸出手微微触碰了一下额头,上面似乎还残存着魏璎珞唇间的温热。



这个梦太真实了。



她叹息一声,起了床随明玉洗漱梳妆。



明玉细心的为皇后娘娘梳洗一番,眼神隐晦的朝着那帘子后面一瞪,这才扶着娘娘出了屋子。



大殿安静了许久。



帘子突然被掀起,里头走出一个人。是魏璎珞。



她垂着眸子让人看不清眼里的思绪,她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却又沉默下来,最终化为一声叹息。



忙从屋子里头走了出去,跟随在皇后娘娘身边。



“璎珞,你方才做什么去了?”富察容音折下一支茉莉花,放到鼻间轻嗅。



“回娘娘的话,璎珞方才在屋内整理衣裳。”她回答的有些心虚。



明玉在一旁翻白眼。



富察容音余光瞥见明玉那模样,忍不住轻笑起来,用指尖轻点她的额头。“你呀你呀,做这样的表情干什么?”



“娘娘,是因为璎....”她话还没说完就被魏璎珞捂住了嘴。



魏璎珞嘿嘿一笑,扬声道,“娘娘,明玉早晨吃多了,撑的慌。明玉,你还不快去消化一下?”她直冲明玉挤眉弄眼。



“我.....”



她跺脚,跑回了房。后知后觉才想起,她压根都还没吃早饭!这个魏璎珞真讨厌!!



明玉对魏璎珞也百思不得其解。她早晨一进娘娘的屋子,便看见魏璎珞已经在那站着了。她刚想说话,便被魏璎珞拉住,而后她偷偷躲进了后面的帘子里。



躲什么?明玉不懂。



至于究竟躲什么,魏璎珞自己也不知道。



而那个吻——



她走在皇后娘娘身侧,盯着对方的额头。



——并非是梦。





【令后】十年如一梦(三)

授权转载

三言两语:






魏璎珞一副朦朦胧胧环视着长春宫的模样让富察容音忍不住弯唇轻笑。



这笑声随着院子里头淡然的茉莉花香住进了魏璎珞的心里。她盯着眼前的皇后娘娘,对方笑颜如花,就和那茉莉花一样,淡然,却能让人迷恋。



明玉在一旁偷偷的看着魏璎珞。



皇后娘娘说这个人是她最重要的人。明玉略微撇撇嘴,有些嫌弃,怎么看起来傻乎乎的,只知道盯着她家娘娘看个不停?



不过她家娘娘这般貌美,盯着看也是正常再不过的了。这样想着,明玉不自觉的挺直了腰板,走上前,友善的拉着魏璎珞,小声道:“我叫明玉,是皇后娘娘的贴身宫女。”说着,她还颇为自豪的扬起了眉,“你以后若是有不懂的就来问我。皇后娘娘喜欢你,你一定不要让娘娘伤心。”



但是娘娘一定喜欢我多一点。她心道。



魏璎珞露出了一个让明玉觉得有些奇怪的表情,她眼里带了丝怜爱和笑意,低声道:“知道了,明玉。”



这人还不算讨厌。明玉高兴的笑着,拉着魏璎珞,突然想起皇后娘娘交代的事物。敲了敲脑袋,暗恼自己的糊涂,小声的嘱咐魏璎珞照顾好皇后娘娘后,快步离去。



偌大的院子里,便只剩她们二人。



富察容音垂眸看着谨慎的魏璎珞,心中泛起丝丝酸楚。曾经那个会用灼热眼神燃烧她内心的魏璎珞终归是不在了。



可她不在乎。



只要璎珞还在,还在她的身边。



走上前两步,伸出手。



璎珞,若是你愿意握住,我便再也不会扔下你。



她的心里带着小小的不为人知的期盼,和暗暗许诺下的誓言。



魏璎珞抬起头。面前有一只纤纤素手,白皙柔嫩。她迟疑的伸出手,握住对方的柔荑。手心相交的温度让魏璎珞心中一颤。



她抬眼,面上的人神色温柔,眉间带着温润如玉的气息。在她握住她手的那一刻,富察容音展颜一笑。一时之间竟是让魏璎珞有些不知所措了。



“姐姐。”远处传来的男声让两人皆是一颤。松了手。



富察傅恒看起来很开心,快步走向自家姐姐。



富察容音垂眉,她竟是....忘了。眼神隐晦的看了眼身旁低下了头的魏璎珞,鼻尖竟是隐约泛着酸。



她怎么能忘记曾经璎珞有多喜欢傅恒呢?



“姐姐,傅恒听说你病好了不少,来看看你。”大男孩看起来阳光帅气。富察容音伸手轻轻刮了刮对方的鼻子,就像曾经在富察府般。



她没有忘记她的弟弟那时红着眼眶,将头靠在她的腿上,难过的像个孩子。再那以后,时常紧锁眉头,再也未笑过了。



这是她最亲的人了。她伸手抱住他。对方一愣有些不解的回抱住姐姐,略微有些笨拙的拍了拍她的背。“姐姐莫要再难过了。”



她轻笑一声,离了怀抱。“姐姐不难过。”姐姐只是有些心疼你。



富察容音抿住了唇,内心闪过一丝挣扎,片刻后恢复如初,柔声道,“傅恒,这是魏璎珞。”



富察傅恒立刻礼貌的垂眸拱手道:“璎珞姑娘。”



魏璎珞也回了一礼,“富察侍卫。”



富察傅恒又陪着自家姐姐散了会步,高兴的离开。今日的姐姐,总算是有了几分曾经的活泼。



富察容音宠溺的目送着弟弟离开,眼角瞥见魏璎珞眼里竟是闪过一丝醋意。这才第一面罢了。她心里涩然,故作轻松的开口道:“璎珞觉得傅恒如何?”



“奴才不明白娘娘的意思。”魏璎珞满是疑惑的回答。



富察容音抿起唇,弯唇苦涩一笑。“日后你便明白了。”



她屏去了魏璎珞,独自一人坐在椅子上发愣。



上一世的富察容音并不是富察容音。而是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是六宫之首。她未曾一日过的快活自在,所以不愿再苟活于世。



可上天给了她机会,让她重来一次。只做富察容音。可太多的事情阻止了,她无法纯粹。



她仰起头,薄唇微启——



“璎珞,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话语随风散去,却不知竟被那人抓住,收了去。



一夜无眠。









授权转载

koちゃん:


魏璎珞时常会想,如果当初没有帮皇后娘娘恢复双腿,没有帮她重新站起来。

皇后娘娘会不会从那以后受到皇帝的冷遇,那是不是代表皇帝不再临幸皇后娘娘,皇后娘娘也不会再怀上孩子,不会被她们陷害滑胎,最后不会绝望的从长春宫跳下。

如果皇后娘娘再也站不起来,自己和明玉一直做着皇后娘娘得拐杖,皇后娘娘想去哪里,两人一起带皇后娘娘去哪里,虽不得圣宠,至少她们三个都能开开心心的活着。

可惜这些都是妄想了,先皇后富察氏已逝,明玉也被人陷害致死,这偌大的皇宫除了被立了又废的废后和那薄情的皇帝,恐怕除了魏璎珞以外不会再有第二人还记的那温柔的先皇后富察氏了吧。

也许是当初从乾清宫三步一跪九步一叩回到长春宫时落下了病根,每到冬日魏璎珞的膝盖都疼的几乎无法站立。

娘娘当年也是忍受着这么大的痛苦重新站起来的么?不!她承受的痛苦一定比自己更多!咬着牙拄着拐杖站起身,马上要下雪了,魏璎珞担心,娘娘最心爱的茉莉不知道遮好了没。

在宫女的搀扶下一步步挪到门口,茫茫大雪中一个人穿着厚重的衣服在给茉莉花盖上油布。

“你们还不快去帮忙!”魏璎珞厉声吩咐旁边的宫女赶紧一起去帮忙,油布盖好刚才穿着厚衣服的人踏雪而来。

“臣女陈知画,参见令妃娘娘。”

“你…”像,实在是太像了,不说十分至少也有五分相似。撑住拐杖的手不断用力,拐杖上的浮雕刻进手里都没感觉。

“这雪天寒气重,知画扶娘娘回去休息吧。”知画上前扶着魏璎珞回屋,屋内银碳熏的暖洋洋的,知画扶着魏璎珞回到床边坐下,自己站在一边。

“娘娘还请保重身体,知画先行告退。”不再说多,知画行了礼退出屋内。

屋内魏璎珞攥着当初先皇后给她的佛串身体不断发抖,“我还以为您回来看我了讷,原来不是您啊。”

屋外知画看着被油布盖好的茉莉花,又转头看了一眼被厚重的帘布遮住的屋子“璎珞…”


———

完/待续?

不知道你们会选哪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