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足の小草

【令后】皇后娘娘万福金安 二

金多云:

  令妃×富察皇后
  *身为令妃的魏璎珞攻略皇后娘娘的故事
  
  魏璎珞:皇后娘娘……
  皇后娘娘内心戏:觉得她惹人怜爱肯定是本宫的错觉
 
  *上一章


-
  “皇后娘娘,皇上已经宿在延禧宫好些日子了。”


  看着明玉在一旁愤愤不平,她觉得皇上特意命新的御厨专门为她做的晚膳也没有那么的美味了。


  最近倒也很少见到令妃了,纯妃最懂她的性子,就算是有什么也不会乱说。倒是她总听到高贵妃直言不讳,还是那副全然不顾别人的想法的性子。


  “令妃她那是恃宠生娇!”


  高宁馨素来是最爱争风吃醋的那个,她说这样的话可以理解,无非是又耍小性子了,怎的如今明玉也和高贵妃说同样的话了?


  “明玉,祸从口出,以后不要再说这样的的话了。”
  “娘娘!您看看皇上来咱们长春宫的日子都少了,您怎么也不知道着急呢!”
  
  宫里的女人最是无聊的,她早在进宫的那一刻就明白了,以往在宝亲王府里还可以和妹妹们嬉笑打闹,如今有了身份,多了层隔阂,倒再也不如往日亲近了。
  
  “皇上不喜欢后宫妃嫔之间争宠,本宫身为六宫之主自然要做表率。”
  “娘娘!”
  
  富察容音任由着明玉生气,她这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只要一会儿没搭她的话,她自然就不会讨没趣了。
  
  看着刚刚暗下来的天色,富察容音生了些许散步的心情,赶上入秋天气渐冷,她的身子就有些不太好了,太医院一直调理着,无事的时候整日在长春宫,连门都不会出一步,生怕受了寒。
    
  可如今心里却闷闷的,不知道要怎么样能够舒坦一点。  
  
  那个令妃,说是有事便会来请教,却连她的影子都没见着几回。
  
  富察容音不知道为了什么,总觉得心里闷闷的,便命人撤了桌,没有坐皇后仪驾,带着些许奴才,披了披风便步行离开了长春宫。
  可明玉不放心,怕娘娘半路累了,还是命人备了步辇,让她们远远的跟在后面。
  
  她好些日子没见着这御花园里的花草,倒是比前些日子开的还要精神,许是前段日子太热了,晒的打蔫,如今才缓和过来。
  
  不过她不爱这艳丽的开在花丛里的牡丹、芍药,这千万种花草,她唯独喜爱茉莉。
   
  “臣妾给贵妃娘娘请安,贵妃娘娘万福金安。”
  不远处的声音惹来了富察容音的注意,她贴近了些,便见到令妃正在给高贵妃请安。
  
  她出来没有太过招摇,带的奴才也不多,高贵妃不同,她向来都是喜欢把自己的地位表现出来的人,突然来到皇宫的令妃已经是她的心头大患,如今还冤家路窄,两个人撞了个照面,她自然不会轻易放过。
  
  “令妃妹妹,最近可好?”
  “回贵妃娘娘的话,臣妾安好。”
  
  “还算规矩。”
  高宁馨下了步辇,虽然好声好气着说话,却并没有让行礼的人先起身的意思,她坐在了亭子里的主位上,对着还行礼的令妃不屑的笑了一声。
  “不过这表面规矩又有什么用,私底下还不是只会勾引皇上的狐媚子。”
   
  “臣妾……”
  “一边跪着去,别烦本宫。”
  
  她刚想张嘴就瞥见了不远处的人影,抿了抿嘴没再说什么,就顺着贵妃指的地方规规矩矩的跪了下去。
  
  富察容音蹙眉,这令妃无论怎么看都不是这种懦弱的性子,怎的能任由高贵妃肆意的践踏她自己的尊严。
  
  不过……
  
  她转过身,示意明玉回长春宫。
  
  高宁馨成了贵妃后加上家族里在朝中的势力更是没有人敢去惹,她虽不屑这些,但也不想公然与贵妃树敌。
  还没走几步便看到了自己的步辇,想来一定是明玉这个小鬼头给她准备的。
  
  “明玉。”
  “皇后娘娘,奴才也是怕您累,这更深露重的若是着凉了怎么办。”
  
  虽说还没有下过秋雨,但这夜里也着实冷的厉害。
  可想起还在跪着的令妃,她穿的有些单薄,身上没有披风,膝盖还直直的贴着地,恐怕是冰冷刺骨。
  难道皇上没有赏赐她些什么?怎的全然不像得宠该有的样子?
  
  “内务府没有为令妃预备宫人?”
  她身边好像就两个宫女跟着,连掌灯的太监都没有。
  
  “回皇后娘娘,皇上虽然偏爱令妃,但奴才们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样的主,听闻贵妃不待见她,自然也就跟着不待见了。”
  
  富察容音点了点头,她身为六宫之主,最见不惯的就是有妃嫔受到苛待,再加上如今令妃正得宠,若是被皇上瞧见了,难免要怪罪下来。
  
  “你明日一早去一趟内务府,让他们警醒点,不要做不该做的事,延禧宫该用的都给送过去。”
  “皇后娘娘……”
  
  “一会儿就派人去绣坊,让她们连夜赶工做几套秋装和披风给令妃,本宫看她穿的着实少了些。”
  
  见明玉还要反驳,她挥了挥手,刚想要上步辇就看见远处明晃晃的一处向这边慢慢靠近着,她心下一惊。
  顾不得多想,快步走回了高贵妃那里。
  
  听见奴才通报的皇后娘娘驾到,高宁馨慢悠悠的从椅子上起身行礼。
  “诶呦,皇后娘娘怎么有这样的闲心逛御花园?”
  
  她走近了些,见贵妃行礼后想要起身,她勾起嘴角对她一笑。
  “本宫没让你起身,你且行着礼,不要动。”
  
  高宁馨闻言一愣,刚要直起的腰板就这样停住了,这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的,搞什么名堂!
  
  
  魏璎珞本来跪着,贵妃的宫女在她身前打着灯,好让她能够时刻精神着。
  可这还也就跪了半柱香的时间,眼前的宫女就把灯撤走了?
  
  她疑惑,没等抬头,只见一只白皙修长的手伸在了她的面前,她下意识的伸出手去,就被牵了起来。
  
  不似刚刚高贵妃走过她身前的浓郁的熏香味,更不是那张扬的服饰,有的只是茉莉的花香萦绕在她的鼻尖,素雅的常服,大清的皇后此时就站在她的眼前。
  
  魏璎珞耳朵微红,一双大眼睛盯着她看个不停。
  
  富察容音也不恼,感受到她手上的冰凉,她解开了自己的披风给她穿上。
  
  “可好些了?”
  她柔声问道,见令妃点了点头她才放心。
  
  “皇后娘娘这是何意?”
  高宁馨一脸诧异的看向这两个人,富察如今为皇后,但平日里因着皇上也十分纵容着她。
  怎么突然转了性子,当众让她难堪?
  
  “令妃虽来宫里不久,但也位列四妃,你苛待皇上的宠妃,就不怕皇上责罚你?”
  
  听了这话高宁馨顿时明白了,感情这令妃投奔了皇后,有了这样的大靠山就敢肆意的放肆了!
  “皇后娘娘有所不知,这令妃啊,整日里就知道魅惑皇上,当真是个狐媚子。”
  
  富察容音看了看还被她牵着的人,小脸确实精致了些,但也算不上狐媚。
  不过她也不需要再说什么了,算算时间,也该到了。
  
  “贵妃,朕偏爱哪个妃子还需要向你过问吗?”
  他在不远处就看见了皇后的步辇,便决定过来看看,结果就看到了令妃被罚跪、皇后解围以及贵妃冷语。
  
  众人连忙请安,见令妃慌张的抽出了她的手,富察容音沉了口气,也请了安。
  
  “爱妃还能走吗?”
  弘历拉着魏璎珞看来看去,他刚刚过来,也不知道她跪了多久。
  
  “臣妾无碍,是臣妾说错了话,贵妃娘娘才罚臣妾冲撞的。”
  
  高宁馨的性子他比谁都要清楚,见她身上披着皇后的披风,弘历看向富察容音对她点了点头。
  “皇后,延禧宫离这里远了些,她也没坐步辇,你姑且带她去你那里休息。”
  
  身后的奴才又跑过来催了催,他登基不到十年,最近事情又多的厉害,不能再留在这里了,只好松开了魏璎珞的双手。
  
  “高贵妃回储秀宫反省,等朕再也听不到关于令妃的流言蜚语,才可出宫。”
  
  宫里没有空穴来风的事,皇后贤德不爱听这些,纯妃向着皇后,娴妃素来不参与后宫争斗,流言蜚语定是从高贵妃那里传出来的。
  况且除了皇后,这后宫嫔妃里也没有人敢得罪高贵妃。而他此举也是为了保护她,如今太后偏爱魏璎珞,若是闲话落在太后耳朵里,后果不堪设想。
  
  “朕还有要事处理,你们回去吧。”
  
  恭送皇上离开,高贵妃愤愤的瞪了一眼令妃,扭头就走了。
  
  富察容音见她这般模样好笑的摇了摇头,这下她应该能长点心了,省的整天只知道争风吃醋。
  
  “臣妾谢过皇后娘娘。”
  见她还要行礼,富察容音连忙扶住了她。
  
  “好了,不必多礼,跟本宫回长春宫吧。”
  
  她还没等迈开步子,就被身后的人拽住了衣袖。
  
  “怎么了?”
  
  富察容音顺着她的目光这才看清刚刚令妃跪着的地方,是花坛旁的鹅卵石地。
  
  她叹了口气,原本就是怕鹅卵石地太滑,皇上已经命人换了大理石,这高宁馨也不知道是碰巧还是故意的,偏偏让令妃就跪在了这最后还没来得及换的鹅卵石上。
  
  明玉已经命人把步辇停在了她的身旁,富察容音先一步坐在了上面,随后就向还站在一旁的人伸出了手。
  
  “不是不能走了吗?明玉你扶令妃过来。”
  虽然不是双人的步辇,但她看令妃身上着实没有多少肉,就连小脸也只有巴掌大,坐她们两个人也足够了。
  
  “皇后娘娘……”
  见她吃惊的样子,富察容音勾了勾嘴角,向她伸出了手。
  “要本宫亲自请你?”
  
  魏璎珞不再说话,被皇后的大宫女明玉半搀扶着坐在了皇后娘娘的身边。
  她脸上灼热,步辇可以坐的地方太小了,贴着皇后娘娘尊贵的身体,她难免有些慌乱,好像皇后娘娘身上的茉莉花香都染在了她的肩膀。
  
  与身旁的令妃不同,富察容音从容的看着前面,满意的勾起了嘴角。
  皇上最近忙于朝政,估摸为了看令妃一眼不管多晚都要去延禧宫,也难怪令妃总是睡眼惺忪的了,早上自然是更起不来了。
  
  如今人被她带到长春宫,也能好好休息几天了。
  
  “回长春宫。”
  
  步辇被抬起,魏璎珞下意识的抱住了富察容音,她还从未做过步辇,看着彰显身份,但突然升高着实有点吓人。
  
  “不要怕,他们一直伺候本宫,不会摔了你的。”
  虽然她和魏璎珞这么说,但还是提醒了一声奴才们。
  
  “你们慢一点。”
  “是。”
  
  虽然魏璎珞放开了手,但富察容音还是准许她怕的时候可以牵着她的衣袖。
  
  步辇上坐着两位金贵的主,奴才们不敢有半分懈怠。
  明玉忙着看路,免得走难走的道,惊着两位主子。
  而富察容音因着令妃坐在身旁,不好过多的看她,只得目视前方。
  
  谁都没发现被高贵妃罚跪走不了路又怕高的令妃,此时在这大清的皇后身侧,笑的得意。
   
  
  
  

评论

热度(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