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足の小草

【令后】皇后娘娘万福金安 三

金多云:

  令妃×富察皇后
  *身为令妃的魏璎珞攻略皇后娘娘的故事
  
  魏璎珞:宝宝气气了要娘娘哄哄
  皇后娘娘:真拿你没辙


  *上一章


-
  那天之后令妃倒是与她亲近了些,太医说她的腿受了寒,如今青一块紫一块的,若是不好生修养就会烙下病根,以后每到阴雨天都会疼痛难忍。
  
  富察容音心里懊恼,若是她没顾得什么皇后的架子,早些去护着她也不会让她落得这般下场。
  她没有让令妃回她的延禧宫,如今天气渐冷,若是再受寒可如何是好。便留她在长春宫的偏殿住些时日,又派了宫女好生伺候着。
  
  还没到深秋,她便叫内务府的奴才送了火炉过来,在偏殿给令妃暖着。
  绣坊的宫女素来做活精巧又快,如今她命人给令妃做的秋装也已经做好了,这不,正在偏殿让令妃挨件穿呢。
  
  “皇后娘娘,臣妾,臣妾这样不好穿衣服……”
  “太医说了,你现在不方便走动,如今这秋装也送来了,你就坐在床榻给本宫看看。”
  
  魏璎珞此时正呆愣愣的坐在床榻上,倚着后面的摆件柜抱着皇后娘娘给她的衣服,有些不知所措。
  
  看着她茫然的样子,富察容音勾唇一笑,坐在她的身边,将其中一件拿出来给她穿上。
  
  “绣坊的绣工本宫一直都很满意,果然很适合你。”
  这一件颜色素雅一些,令妃穿起来和她想的一样,倒也是合她的品味。
  
  “皇后娘娘……”
  魏璎珞微红着脸看向另一边,皇后娘娘的手还在为她系胸前的扣子,气吐如兰,惹得她想入非非。
  
  “怎么了?”
  “臣妾实在不想再躺着了,能许臣妾出去走走吗?”
  
  富察容音松开了系着扣子的手看着她,这几天她住在长春宫,皇上倒也就来看了她一次,许是,她想皇上了。
  
  “你早些好起来,本宫就准你回延禧宫。”
  
  可她偏偏不想真的这么认为。
  没了先前的心情,她让令妃好生休息,便离开了偏殿。
  
  明玉心直口快,不爱被挟制着,也不爱做违心的事。尔晴有她的想法,她的家族,能够做她的陪嫁丫头已是不易,虽忠心,但也绝不可能再做别人的奴才。
  她思来想去,余下的宫女中,珍珠最单纯忠心,做事也细致,从不发怨言,便叫她去了令妃那里伺候,让她做了延禧宫的大宫女。
  
  这样她才能稍微放心。
  
  魏璎珞见皇后娘娘神色淡然的出去了,自己也知道讨了个没趣。
  也不知道说的那句话没有对上心思细腻的她的胃口,可就算自己无意之间说了得罪她的话,她也温柔的没有责备她。
  
  她撅了撅嘴,脱下富察容音亲手为她穿上的秋装,一下子拍在了一旁,轻哼了一声,哪里还有先前令妃娘娘小家碧玉、烟视媚行的样子。
  若是让旁人看了,估摸下巴都吓的掉在地上。
  
  本来今早皇后娘娘陪她用了早膳,还以为对她有了什么她所希望的看法,结果这一下子好像全白费了。
  
  她在宫外无意间遇到了太后,说她的性子像是她的和安公主,便把她带在了身边,姐姐自然没有办法陪她,她也只好成了太后身旁的宫女,随她在圆明园避暑。
  
  好景不长,被当今圣上相中了。
  
  魏璎珞不恨不怨,她本就不能决定自己的去处,如此一来家里被抬旗,姐姐以后也能有好日子过了,而她只希望皇上偏爱她,不算上她的姐姐。
  也免得姐姐入宫饱受勾心斗角的苦楚。
  
  原本这样在宫里过一辈子就好,可她偏偏生出了旁的心思。
  
  现在殿外正是早晨最凉的时候,露水会积在花上、叶上,可她偏偏不能出去看,也不知她延禧宫花坛里的花留下的宫女有没有照顾好。
  
  她深吸了一口气,不成体统的仰躺在床榻上,又不巧脑袋撞在了柜子上,疼的她眼泪都下来了。
  太医的话她也听了,虽不好走动,但现在也好的差不多了,她躺了四五天,也该出去走走了,可心里又不想违背皇后娘娘的话。
  
  可想到了她的端庄、她的贤淑、她的心如止水,让魏璎珞记在心上,又十分的想要看她旁的神情,如果这从容的性子为她生出了许多的难以自持,那岂不是美妙极了。
  
  她唤来了皇后娘娘赐给她的大宫女珍珠,更衣后出了偏殿,院内的宫女们都在做自己的差事,打扫院子的为多数,剩下的都在修剪花坛。
  
  “皇后娘娘,您很喜欢茉莉花?”
  
  富察容音闻言放下了手中的金剪,带着些许责备的神色向魏璎珞走去。
  
  “怎的这样不听话?太医让你静养你怎么……”
  “皇后娘娘,再躺下去臣妾都要发霉了,璎珞保证听太医的话,静养嘛,站着不动也算是静了。”
  
  富察容音被她逗笑了,点了点她的鼻尖,命人给她拿了椅子放在一旁,好让她累了坐着歇息。
  
  “本宫还是第一次知道令妃妹妹如此滑头,可见平日里都被你给迷惑了。”
  “那皇后娘娘,您已经被璎珞迷惑到何等境地了?”
  
  富察容音沉下了脸色,将手中修剪好的茉莉花别在了眼前人的耳边。
  她隐约能猜到她与旁人不一样的心思,只是皇上偏爱她,她便下意识的认为她也爱着皇上,不敢再做其它想法。
  
  因为她是皇上的皇后,而她是皇上的爱妃,除了在这深宫里过一辈子,不会再有别的结果。
  
  “你也知道,本宫是皇后。”
  
  魏璎珞深吸了一口气,她觉得自己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棉花不痛不痒,可出手的人却贪恋棉花的柔软,不想再放手。
  
  “璎珞可以陪您。”
  “令妃,切记,你是正得宠的妃子。”
   
  她抿起了嘴,深知自己操之过急了,没有给她过多的时间思考,可不知怎么的心里的委屈愈发的大了。
  明明她最初就是抱着觉得有趣的心态才做的这些事,结果最后她自己掉进了自己做的陷阱里,偏偏地上的人又无动于衷。
  
  不顾她再说什么,她便头也不回的踉跄着走出了长春宫的大门。
  
  先说出口的人就输了,这一局是她惨败。
  
  
  富察容音看着她的背影心里着急,她的腿还没有大好,如今这样急躁怕是又要不好了,偏偏她又不适合现在去追,只好让几个宫女跟过去送她。
  
  没想到她的性子这样的刚烈不容回绝,竟然就这样的赌气走了。
  她进偏殿看了看,除了令妃身上穿的哪一件,别的都还在床榻上,不过已经是被叠的整齐的摆放着。
  
  “尔晴,把这些都拿上送到延禧宫去,说是令妃落下的。”
  她转身要出去,结果又想到了别的事。
  “你去库房看看,寻几件好的首饰,还有上好的药材,问过太医哪个能压心火的,一并给延禧宫送去。”
  
  “是,奴才这就去办。”
  听尔晴应了声,她点了点头出了偏殿。
  
  没了别的事,富察容音又回到了花坛前拿起了金剪,可怎么的都下不去手,心里生出了许多急躁。
  索性她放下了金剪,坐在了令妃没有来得及坐的椅子上扶着额头。
  
  思绪万千,最后只化作了一声轻轻的叹息。
  
  
  令妃没有再来过长春宫,就连一定要来的请安都不曾来过,被下面爱嚼舌根的嫔妃好一阵的酸。
  而富察容音只觉得这宫里好像从没有来过这样一个妃子,那日送去的赏赐也没了音信,不见她过来谢恩,也不见她让人传话过来。
  
  皇上来过几次长春宫,她有意无意的提了几句令妃,结果皇上说她最近心情不好,平日里都恹恹的,他陪着用膳都吃不下多少。
  
  她也派人去问过太医,太医也只是说许是腿疾不能很快的好,让令妃娘娘心中积了火气。
  可只有她知道是怎么回事。
  
  几天的没见面,加上担心她的身体,富察容音终是败下阵来,问太医要了对症的汤药,便让明玉随同去了延禧宫。
  
  
  与她宫里的茉莉花香不同,延禧宫的门外偶尔能嗅到的是栀子花的香味。
  
  她进了门,没有让人通报,只见珍珠站在院子里,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上面。
  
  “珍珠,你家主子呢?”
  “明玉姐姐!”
  珍珠刚要惊喜的叫出声音,猛的想起上面还有位主子呢,连忙嘘了声,见皇后娘娘也在,想必是来找主子的,就连忙行了礼。
  
  “皇后娘娘,主子说心里闷,不愿在寝殿休息,便命奴才拿了毯子,如今在上面歇下了。”
  
  富察容音闻言看了眼上面的幔帐,延禧宫的花园里有建二层的小楼台,上面很是清爽凉快,四处透风,夏日里避暑是极好的,可现在已经入了秋,如此一来不受寒就怪了。
  
  “当真是胡闹。”
  
  她拿过了明玉手中的汤药,从旁边的楼梯小步的迈了上去,一旁的花草还有树叶太多,险些让她摔了药碗。
  
  本想好好的训斥一下这个不爱惜身体的人,可在看见幔帐的时候她便沉下了心。
  汤药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她俯身撩开了遮挡的绸缎,借着微弱的琉璃盏的光,入眼的是抱着暖炉睡的正香的魏璎珞。
  
  没了初见的一副不谙世事的模样,也不似那日与她赌气扭头就走的倔强,而是安静的,微微颤抖的睫毛带着些许可爱,让她产生许多错觉。
  或许这样看着她也挺好的。
  
  可她穿的着实不多,这外面不如寝殿内,风是很大的,怎的还能和在寝殿里一样只穿寝衣。
  寻到了珍珠说的毯子,富察容音叹了口气为她盖好,只留个小脑袋在外面。
  
  看着她暖和的咂嘴,她轻笑出了声音,这人还真是个小孩子。
  
  不过这几天她都没能过个消停,整日里都在想关于她的事,如今怎么能任由她睡的舒服呢。
  
  富察容音不动声色的拿起药碗,轻轻的盛了一勺汤药吹了吹,便给魏璎珞灌进了嘴里。
  
  只见她舔了两下嘴角才发觉不对劲,顿时眉毛拧成了麻花,挣扎着睁开了双眼,眼角好似有泪珠低落。
  
  她还从未见过令妃如此媚态。
  
  “苦……”
  “乖,张嘴。”
  
  魏璎珞还没回过神,嘴里就被塞了个蜜饯,刚刚的苦味一扫而光,她这才看清眼前的人,刚要勾起嘴角立刻瘪了回去,赌气似的把脸扭到了另一边。
  
  “还在和本宫赌气?”
  “臣妾可不敢生皇后娘娘的气。”
  
  “你当真是心口不一。”
  富察容音也不恼,只是捏住了她身上毯子的两角撑在了她的肩膀两侧,给她只穿着寝衣的身上裹了个严实。
  
  “送过来的药喝了吗?”
  “臣妾没病。”
  
  “首饰呢?”
  “压箱底了。”
  
  “那送来的秋装?”
  “不想穿。”
  
  她叹了口气,这个人闹小脾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厉害。
  
  “你就想让本宫哄你。”
  “皇后娘娘现在没有在哄臣妾吗?”
  
  富察容音摇了摇头,在跟她斗下去绝对不会有个好结果,姑且任由她闹了,反正她是大清的皇后,难道还护不了一个妃子不成。
  
  “好了,这里在风口上,冷的厉害,快回你的寝宫里躺着去。”
  “皇后娘娘陪着臣妾,臣妾才肯回去。”
  
  “好好,真是怕了你了。”
  
  看着皇后娘娘无奈的准许了她,魏璎珞这才收回了一直撅着的嘴,勾出了一个明晃晃的笑容。
  
  而楼下的珍珠忍不住的瑟缩了一下。
  皇后娘娘让她伺候的这位主子当真是有七窍玲珑心,但好像用错了地方。
  不然她怎么会有这俩人才是一对的错觉?
  
  不对,肯定是错觉!
  
  
  
  

评论

热度(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