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足の小草

【令后】十年如一梦(十二)

三言两语:






富察容音依靠着房门蹲下。



她不明白自己为何落荒而逃。她的心里有一个模糊的猜想,可她又无法完全的握住,仿佛深处云雾之中,望不见四周。



“璎珞啊....”



轻声的叹息。



不知过了多久,魏璎珞猛地睁开眼坐起身,身上的冷汗将她的衣服湿的很透彻。



她刚才做了不太好的梦。



梦见了曾经,那些她最不愿回想的时刻。



她看了眼窗外,天亮了。吞咽了一下,发现喉间干涩极了。张了张嘴,想要起身去倒了杯水。突然一愣,才发觉这竟是皇后娘娘的寝宫。



等等。



魏璎珞动了动手指,柔软的触感让她立刻明白了什么,吓得忙抽回手跳下床跪在地上不敢做声。



富察容音红着脸,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抬手指着魏璎珞不住的颤抖却又一句话也说不出,过会又心疼她生了病还跪在地上便叹息一声让她起了身子。



“娘娘...我不...”是故意的....她的话还没说完,便被富察容音颇有威慑力的一瞪硬生生憋了回去。



魏璎珞闭上了嘴,动了动手指,不由自主的微张开嘴,开始回忆方才的触感。柔软的....



“魏璎珞!”富察容音伸手捏住她的嘴。看着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不许想!”



魏璎珞没有说话,抬眼看着皇后娘娘,眼里满满的笑意。



富察容音一愣。



趁着对方发愣的时间,魏璎珞逃离魔爪,还流氓的舔了舔皇后娘娘的手心。



两人同时怔住,望向对方。



沉默。



“......娘娘,”魏璎珞张嘴,垂下眸子,长睫扑撒开,掩盖住她眸子里酝酿的情绪,“其实...其实我....”



“璎珞。”话头突然被打断。



魏璎珞一愣,“嗯?”



“我明白。”富察容音轻声道,“你不必多说,我都明白,本宫下次会注意身体好好休养的。这次本宫只是担心你生病。”



“但是...”




“璎珞,本宫饿了。”她再次打断魏璎珞的话。




魏璎珞抬眼,又垂下,行了一礼,“是,娘娘,奴才这就去给您准备。”



待魏璎珞走后,富察容音瘫坐在椅子上。



她没有让魏璎珞把话说出来。她有种预感。



若是魏璎珞说出口,她们的人生和关系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她其实并不知道魏璎珞要说什么。但她又或许明白对方要说什么。



会是什么呢?



富察容音不愿再去想,可她的脑子又不由自主的开始围绕着这个问句开始运行。



她又开始回想曾经的这个时候,她们二人在做些什么。可那些太过久远的记忆已经被她淡忘了。



这似乎已经成了她的习惯。只要有了难以抉择的事情,便会开始回忆从前寻找线索。使她在回忆与现实之间踌躇着,深陷其中。



可她总会忘了。




从她重新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开始,历史已经发生了改变。




可她却仍旧深陷于曾经的往事之中无法抽身。




魏璎珞站在门外透过门缝看着皇后娘娘轻声叹息。




她心中的猜想已经成形。




深吸了一口气,魏璎珞推开门。




“娘娘,该吃饭了。”





评论

热度(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