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足の小草

【令后】雪落下的声音(19)(重生梗,长篇,甜向)

岚山山澜:

这章写的很痛苦,我觉得帝后曾经是有真感情的,然而容音是决定放下了,这是从角楼一跃就决定了。
然后璎珞也是一生如梦,该放下就放下了。但是还是很艰难,毕竟那么多年。
心疼,太难表达,但也要写,总得有个交代了……



(19)

自从听得太医诊得皇后体寒入骨以后,弘历有些日子没来长春宫了。一则太医明言皇后不能侍寝,二则怕惹得皇后伤心,弘历内心说不苦闷也是假的,只是身为帝王,只因为身为帝王。这一日宏昼之事一出,他一人在养心殿内用膳,却终觉得而无味,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去长春宫看看。

适逢魏璎珞正在院内拔草修枝,见是弘历到来,内心当即一沉,却还是跪地行了礼,面上温顺恭敬不露分毫。前世如大梦一场,她很清楚弘历为人处世,所思所想,所以时至今日,她知道如何去避免他所有注意力,既然前世所有作为都是为了她讨回公道,那么如今,却是连一句话的交集都不必有了。

听得前院来报,富察容音收拾妥当,稳了心绪,挂上得体的笑容迎了出来。

“皇上。”她恭敬的行礼,眼神平稳安定,没什么波澜。

“皇后。”他点头。

弘历要去牵她的手,却被巧妙地避开,皇后只是行了一礼,请他去殿内。弘历微不可察的长出了口气,并无强求。他知道皇后有心结,此番前来也并非为了风月之事,所以并未多想,也不曾在乎,只是抬头径直去了殿内。

魏璎珞早已抬起头,看向这边儿的眼神复杂至极,包含了太多的情绪,却也无言。富察容音落后一步,却都看在眼里,她是知道璎珞在她离开后做了些什么的,更知道,一切的一切,也全是为了她。于是哪怕也是同样思绪万千,也按捺下来,回了个柔和的笑容,便也撩帘跟了进去。

“皇上可是饿了,臣妾命人传些小食,给皇上垫垫胃吧。”

弘历沉默着点了点头,随即又补了一句:“再传些酒来,朕想同皇后小酌几杯。”

富察容音看了随侍的尔晴一眼,尔晴明白,点头退了下去。

随即一些简单可口的菜色就布了上来,弘历沉默着自斟自饮,饶是酒量不错,不多时就喝得微醺了。富察容音只是陪着略饮了几杯,倒是不碍事

“皇后,”弘历唤她,富察容音看了他,眼中清明

“你说朕,是个好皇帝吗”弘历问道

“皇上,可是因为宏昼一事?”她心中分明,温声问道

“朕…做错了吗?朕一直待他甚为亲厚,他究竟为何做出这般事情来?”

“朕不明白。”弘历皱了眉,却难掩心痛的神色,只好执了酒杯,又饮了一杯酒。

“皇上…”富察容音顿了顿,说道

“臣妾以为,这与皇上对和亲王亲厚与否并无关系。”

“只是人非铁石,岁月变迁,所思所想,所求所愿,终究会是变得。”

弘历抬眼看了她,心中好像被什么触动,接着问道:

“那皇后呢?皇后对朕…也是会变的吗?”

富察容音心中一震,夫妻这么多年,他究竟还是有所察觉的。是她,小看了他了。她停了停,却破天荒的举了杯,遥遥向着弘历敬了敬,一饮而尽,像是纪念什么,又像是与什么决绝,不再回头。

“臣妾,是皇上的皇后,所愿同皇上一样,是大清的千秋万代,是百姓的黎民苍生,终此一生无所改变,无所动摇。”

“臣妾福薄,只怕无法为皇上诞下嫡子。”

“然臣妾不妒不怨,只盼能尽了此生薄力,为大清的太平盛世,做下力所能及之事。”

“也算是…尽了皇后之责。”

话中之意很明显了。弘历痛心的阖了眼,再睁开时早已一片通红,却不知是泪是悔,是痛心难过,还是无奈无法来的多些。他是这大清的天子,他自然知道皇后在说些什么,也是因此,他根本无力反驳,不能反驳。眼前这人这样所说,不就是他要的吗。他无言静默着,又为自己斟了酒,一饮而尽,只觉得那酒液辛辣刺喉,让他心脏都紧了些,有些难以呼吸。

“朕,明白了。”

富察容音默然,低眸敛目,掩了不知不觉泛红了的眼睛,也掩了那许多,许多的过往。

整理好情绪之时,弘历已经醉倒在桌上,容音唤了尔晴明玉进来,嘱咐将皇上稳妥的安置在侧殿,而她不用服侍,忙完之后退下即可。尔晴明玉领命退下,不敢多言。

梳洗过后,富察容音一人静坐于榻边,像是在等着什么一般,直到蜡泪满了烛台,也不曾入眠。

终于,门口吱呀一声,有人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富察容音毫不意外的看到那小丫头,相反,若是她不来,她才要真的担心了。璎珞显然是沐浴过了,此刻散了头发,乌黑的一头及肩长发在烛光下闪着温润的光泽,让它的主人看着也褪去了往日的调皮活泼,看着温婉之中,多了几分柔静。

璎珞走近安静的坐下,只是静静的抬眼描摹着她,眼中似有万千柔情,却久久无言。容音终于抬起手,顺着发丝轻柔的抚了抚,却给她握在了手心,她端详着小丫头褪去青涩逐渐显露的倾国之姿,轻叹道:

“我的璎珞,长大了啊。”

魏璎珞早已闻了那混着酒气的体香,她知道娘娘平时甚少喝酒,如今喝了,怕也是伤了心了。心中一酸,忍不住抬了她的抚摸的手贴上自己的脸。

“娘娘…”

富察容音却抬了另一只手,用食指阻了她的唇,感怀之后,眼神却伤而不哀,像是有什么崭新的芽儿,冲破一切破土而出,无法阻挡。

“容音。”她说。“唤我,容音。”

璎珞心头巨震,不敢置信的看向她的眼睛,却见那人没有半分犹疑,只是温和而坚定的看了她,眼里晶莹的闪着亮光,还有几分祈盼和期待。

她太清楚这意味着什么,以致于她一瞬间,就控制不住的让泪水模糊了眼眶。

“容…音”她轻声颤着,咬出了这世界上最好听的音节。

对面那人笑了,点头,看着她认真的回应。

“嗯。”

“容音。”

“嗯。”

“容音容音。”

“嗯。”

“容音容音容音容音…”璎珞像是得了渴盼已久的礼物的孩子,欢喜的只知道重复这个好听的音节。

“嗯,我在。”她依旧柔柔的回应着,没有丝毫不耐。

两人相视,安静的空气中只有两人的气息细细的交缠。璎珞凑上前去,轻轻啄了那无双颜色的唇,容音敛眉低目,温柔的揽了她,全然接受,烛花噼啪声中,悄然的加深了这个吻,唇舌交缠,再无分离。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一夜红烛未眠,照得佳人成双,锦被红浪,欲说还羞。

评论

热度(649)

  1. 知足の小草岚山山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