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足の小草

【令后】雪落下的声音(22)(重生梗,长篇,甜向)

岚山山澜:



(22)

“纯妃,你说,是怎么一回事?”

富察容音在中宫正殿上由魏璎珞扶了坐下,正了正神色,才开口问道。

“回娘娘的话,昨日顺嫔正骑马在宫前游玩,正好撞上了高贵妃与嘉嫔,好似是发生了言语冲突,不知怎的,顺嫔就从马上摔了下来。”纯妃说道此处也是蹙了蹙眉,

“之后皇上赶到,大发雷霆,就罚了高贵妃与嘉嫔。”

听得弘历如此雷霆责罚,在座的妃嫔面面相觑,均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嘉嫔毕竟是阿哥的生母,高贵妃更是宫中最得宠的妃嫔,如此说罚就罚,那顺嫔的手段着实有些可怕了。

陆晚晚有些畏惧的往纳兰淳雪处缩了缩,只是她那样高的身量,哪怕是纳兰淳雪垫个凳子怕都是遮不住她。纳兰嫌弃的看她一眼,还是伸了只手给她抱着,同时不忿道,

“娘娘,这事儿您可得管管,不然咱们也迟早遭殃,我早就说,这顺嫔肯定是个祸害。”

“你说谁是个祸害?”

伴着把女子的柔媚声音,殿前却迈进来个红唇皓齿的明艳的身影,诸人一看,不是顺嫔又是谁,那手臂还显眼的打着绷带,看上去是受了不轻的伤。纳兰淳雪虽然没少在背后叨叨后宫诸人如何如何,这被迎头撞上却是头一回,吓得她往后一缩,差点儿仰过去。幸好陆晚晚牢牢抱着她的胳膊,倒是又救了她一回。

顺嫔眼光冷冷的一扫,见纳兰淳雪神色讪讪的缩了回去,轻蔑一笑,便将眼神对上了在殿上端坐的富察容音和一旁的魏璎珞。

“给皇后娘娘请安。”她行了个礼,礼数周到无错,双眼却是直视,没有丝毫闪躲避退。

“起来吧。”富察容音隔空轻扶,迎上那道眼神,含了笑神色平和,一如既往。

“怎的这么快就出来走动了,伤势已经无碍了吗?”

“回娘娘的话,太医说,臣妾这手臂摔得彻底,怕是以后都无法再骑马了。”

听得这话,纳兰淳雪撇撇嘴,小声念叨了句活该。一旁陆晚晚听见,赶紧轻轻扯了她的袖子,纳兰方才作罢,老实的坐了。

“伤的这么重,那你要好生休养才是。”纯妃端了茶盏,不咸不淡的撇了一句。

魏璎珞低眯了眸子,观察着沉壁的神色。却不察沉壁向着她露出了笑,眼神妩媚的勾了起来,道

“臣妾心里害怕,想要皇后娘娘替臣妾做主,才拖着身子过来了。”

“怎么,纯妃姐姐,竟要赶我吗?”说着楚楚可怜,眼眶都微红了起来。

看着她这样魏璎珞就有些头皮发麻,这狐狸肯定没打什么好算盘。

“怎会,我宫中有上好的伤药,一会儿就派人给妹妹送过去。”纯妃一怔,眼中寒芒一闪而过,却是极快的反应过来,接了话。

“好了,皇上已经做了处置,其余情由本宫会彻查清楚。顺嫔,你身上有伤,还是回去好生调养吧。”

富察容音及时止住了话头,顺嫔话中处处藏锋,再让她说下去,还不知要闹出什么乱子。而且她方才瞧着璎珞的眼神她也尽然收入眼底,微微有几分不悦。这一世沉壁并没有必要同璎珞有什么接触,却还是如此对她感兴趣吗,着实让她不喜。

“是,说起来,臣妾这条命还是傅恒大人救得,自然信得过娘娘。臣妾告退。”

沉壁笑着应了,却发觉在她提及傅恒的一瞬间纯妃的手一抖,眼中寒芒大盛,竟然到了不掩饰的地步。她虽然心中不甚分明,却好似找到了什么好玩儿的事情一般,笑容更盛,微微低垂了眸子,起身退了出去。

富察容音,魏璎珞。富察傅恒,苏静好。这后宫,还真是有趣。

见纯妃一张阴沉到快要滴水的面容,容音和璎珞相视一眼,均是感觉到了几分头痛。

诸人散后,二人也回了长春宫,屏退了诸人。

容音头痛的用指尖轻揉了揉太阳穴,璎珞扶了她的头靠在自己肩上,搓热了指腹,替她揉动起来。许久,她才舒心的轻叹一口气,整个人放松下来,依偎在小丫头清瘦的肩上。

“难怪连你都在她手上吃了亏…”容音轻声道。

璎珞无言,这是事实,她一开始真是被沉壁那人畜无害的态度给蒙骗了去。又想到沉壁今天在殿上冲着自己笑的奇怪,心底隐隐觉得的有些不对。

“容音,我们还是要早做准备,我觉得有些不对。”

听得她唤自己名字,容音微微一笑,心中的情绪融雪般化了去,握了小丫头一只手下来细细抚摸,柔声道,

“璎珞想要怎么做?”

“当年沉壁反叛,主要是因为希望尽失,后来海兰察查访,却并非全然如此。”
“只是那般情形之下,即使说与她也无用。反而是徒增苦楚,我便没有说。而今却不同了…”

魏璎珞沉吟一下,显出细细思量的神色。

“近日傅恒大人还要出征,如果可能,还想让他去细查,取些事物回来。”

容音抚着她的手,心中却也在思量,她冰雪聪明,很快就理解了璎珞话中的意思。

“你是说…..”她抬头看了小丫头的乌黑的眸子,去确认她心中所想。

“嗯。”璎珞点了点头。

“好,我明日便宣傅恒入宫。”

见璎珞仍是沉思的神色,容音低垂了眼神,将视线移开,道

“其实这等事,你直接同傅恒去说也无妨。”

璎珞听得这话,回过神来,见她家娘娘平淡中又收敛着些什么的神情,心下了然。两手捧了她的脸,突如其来的在那容色可人的脸上亲了下,才放开执了她的手,说道

“不要,我就只想同你说话。”

“我在梦中,盼了不知多久这样的日子,如今得了,就不想再放手。”

“一瞬,一刻,一个时辰,一月,一年,一生,我都只想守着容音你。”

“只嫌不够。”

那眸子柔软的仿佛糅了水泽,涌动着烛火映下的光波,溺满了极深的情意,倒映着容音的影子,盛的满满当当,没有丝毫缝隙。

那情绪太满,满满的占据了容音所有的,竟让她觉得心软到有些疼。忍住眸中涌上的湿意,温柔的靠了璎珞的肩,交颈依偎,再无分离一般。

“好。”


评论

热度(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