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足の小草

【令后】雪落下的声音 (4)~(5)(长篇文,重生梗,甜向)

岚山山澜:

刷屏对不起然而我写的好开心啊啊啊啊,娘娘迫不及待要圈养小狼狗啦,还请大家耐心看,后面纯妃娴妃的走向都有改动,我觉得她们变成也这样其实也蛮可惜,有如果的话都还是能抢救一下的。当然,不会放过尔晴的呵呵呵呵呵呵(阴险)



(4)

晚间富察容音再出来的时候,璎珞已经端端正正的在殿前跪着了。

“奴才是来请罪的。”她这时已经压下了那阵莫名的头痛,惦记着绣坊未完之事,赶紧过来请罪。

富察容音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只是看着她还好好的在这里,就忍不住嘴边的笑意。

皇后眼中融融,顺着小丫头的话又对了一遍,果不其然逗得她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

“不过,你弄丢了孔雀羽线,本宫还是要罚你的。”

富察容音眼看着小丫头紧张的苦了脸俯下身去,好笑之间,心中转念有了更好的想法。

“就罚你一直留在长春宫,替本宫做其他服饰,以偿你之过。”

我等你来。

魏璎珞微微怔了一下,抬头看着皇后有些不可置信。她是想留在长春宫查找姐姐阿满的死因,可是….这也太顺利了些,皇后虽然看似在罚她,实在是以绣技出众为由将她留下来,这样一来,她入宫也会被别人更加高看一些。

怎么,怎么觉得,好像是皇后在偏袒着她一般?

小丫头傻傻的样子全入了富察容音的眼,她心中的不解疑惑全被她看了个清楚,心下柔软,却知道不能操之过急。没关系,以后的时间还有很多,这一次,她可以慢慢来。

“还不快去,娘娘这是对你天大的恩典”明玉却看不过眼皇后的偏爱,直冲她嚷了两句。

“是”璎珞这才回过神,虽然心中疑惑,却捂着胸口松了口气,从宫门一溜烟的出去了。

尔晴惯会端察皇后的脸色,此时见她看着那小宫女远去的背影,脸上盈盈有笑,便扶上去讨好说道

“娘娘,您若是……”只是话到半截,就被皇后截了去。

“嗯,我很喜欢。”

尔晴愣了下,没想皇后能料中她心中所想,一时竟忘了去扶她。

富察容音此时眼神略过尔晴,心中一冷,她之前所做的种种,她在璎珞身边听了个一清二楚。只是此时处置了她却还早,就似那脓疮,要烂透了,挖掉才能好的利索。只是此时看来她同旧时一般无二的模样,还是心下有些难过,于是微微垂了眼,搭上了明玉来扶她的胳膊,回寝殿休息了。

尔晴似是感受出了皇后与往常的不同,却摸不到头绪,皱了眉,也跟了进去。

(5)

此日一早璎珞就来了长春宫,被明玉派在院中洒扫。富察容音轻轻将窗半开了,支在窗边撑着下颌,看着小丫头一丝不苟的打扫。

直到傅恒进来,她才故意弄掉了那块玉佩,引得傅恒注意。

原来是从这里开始的,富察容音心下了然,将窗合上,细细的思索了起来。璎珞因为姐姐阿满一事,在之后的日子里引起了无数风波,傅恒,和亲王,裕太妃,直到最后皇上也因此注意上了她,此事必须尽早解决,是要排在其他所有事情之前的。

只是璎珞和傅恒……富察容音蹙了蹙眉,心下莫名的有些不舒服。

她对傅恒上一世的选择,其实真的动了很大的气,傅恒虽然用情长久,却多了些软弱不决,他并不能真正的理解璎珞,所谓的支持与保护,更多的是源于自己的理解,认知。

那些不是璎珞想要的,她能明白。而最后二人的结局也印证了她的想法,终不过一场痴怨,徒增伤悲。

只是….她却不知该不该干涉,这是璎珞的感情,她心下烦恼,也到底没个答案。

傅恒进来,她才恢复了常态,家常之余,只是叮嘱他最近少出入长春宫,傅恒虽然不解,却一贯敬重姐姐,当下答允退去,不再多言。

是夜大雨,富察容音想着诸多的事情,本就没有入眠,此时一声惊雷炸起,雨滴如同珠落玉盘,响在窗外。她这才记起,是那个雨夜。

于是急急的披了件大氅出去,果然见到小丫头披着油布,冒着泼天的大雨替她遮挡她心爱的茉莉。小丫头的身影在雨夜之中显得过于单薄瘦削,手中动作却丝毫不乱,指挥着众人一起遮盖油布。只是她慌忙之间披了雨衣出来,雨又太大,此时身上已经湿了不少。

富察容音向尔晴看了一眼,尔晴领会,顾不上说教明玉,待璎珞披好油布以后,便将她唤了进来。

璎珞站在皇后面前行礼,额前的头发散了几绺,湿哒哒的贴在额头上。

“璎珞,过来”富察容音温言唤她。

璎珞有些受宠若惊,还是依言靠了过去,她不知为何,对于眼前这人,有着莫名的信任。这对于大型野生动物来说,是极其罕见而无法解释的感觉了。

没等璎珞细想,就感觉有块儿软布在她头上轻轻拂拭,她抬头,就撞上那人在烛光下的绝世容色,富察容音眼里的心疼没有防备,直直的落进了她的眼中,那样温柔。

璎珞想开口,却觉得这温柔的触感让她无比怀念,鼻腔几乎要酸的落下泪来,直缓了半天,才吐出音来。

“璎珞谢过娘娘”

“过来,告诉我,你是如何知道今夜有雨的?”容音笑着拉了她的手,不在乎她紧张的僵直,要她离得更近一些说话。

璎珞被那温软的手牵着,不知觉声音也柔了下来,将今日日出黑云的话同她说了一遍,下意识的看了富察容音的眼睛。那人认真的看着她,眼中满满的映着她的影子,看得她一时竟有些脸热,觉得好像是卖弄了不值一提的小聪明一般。

富察容音却不那么想,只是叹息自己怎么没有早些发现小丫头的聪敏,心下恋爱,又揉了揉她的头顶,乌发沾了水,柔润顺滑,让她爱不释手。

“你果然很聪明,以后我教你读书写字,可好?”

太急了。

她知道,但是她不想再等那般久,再等到那么多事情发生之后才能同她走近。

所以,她要她们之间推快一些,她相信,她很快能够让小丫头像从前那样相信她,依赖她。

魏璎珞眨巴眨巴眼睛,不知道为何这样的恩宠不要钱似得从天上掉下来往她头上砸。而且,皇后娘娘怎么知道她不通文墨的?还要亲自教她?娘娘对谁都这么好吗?嗯?

“奴才很笨,不知道……”

“没关系,本宫教你。”

富察容音接了她的话,尾音带笑,说着教导,却让人生不出来一丝讨厌,除了她所有的不安。

小丫头的喜悦却像是春天雨后的新株,按奈不住的纷纷冒起芽儿来,染得她心头在这漆黑的雨夜中一片晴朗。

评论

热度(501)

  1. 知足の小草岚山山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