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足の小草

【令后】雪落下的声音 (1)~(3)(重生梗,长文,连载)

授权转载

岚山山澜:

新篇长文,甜向,皇后重生系列,ooc,存货已经很多,不会太监。整体是跟着原有剧情展开但是有大幅度改动。熟悉的朋友知道我写的会比较细比较慢,所以令后感情线也会慢慢的,好好的推,希望能给令后一个好的结局TAT



雪落下的声音

(1)

长春宫角楼一跃,富察容音并没能够如愿。

她在这深宫留了下来,以无人察觉的形式,安静的留了下来。

一开始她想不通,后来见了那满宫的白曼,见了璎珞,膝行着过来,在她陵前哭得不能自己。

她便明白了,原来是终有牵挂,走不得,离不开。

于是她便守着她,看着她,过了她最不想让她过得一生。

直到璎珞临终,也不见一丝衷心的笑颜,只是捏着她送的手串,解脱般的阖上了眼。

她叹,想要摸她的脸,抚平她的眉间,却是不能。

这一生,庄生梦蝶,分不清是梦还是蝶。

(2)

富察容音再次醒来,一切却都不同了,她望着熟悉的床榻装饰发怔,这次世界清晰的有些不同寻常,她竟有些怀缅。

“娘娘,娘娘,该起啦,今日是您的寿辰呢”是明玉的声音。

寿…辰…….?

熟悉的音容,熟悉的声音,一切都是在真实发生的?皇后的心里掀了惊涛骇浪,究竟是怎么回事?

富察容音向来是个心思细腻的人儿,一边儿细细琢磨,一边儿不动声色的让明玉同尔晴将她扶了起来,替她仔细梳妆。

这是哪一年的寿辰?她为何会回到这里来?问题太多。

只是她不能慌,也不能问,不急在这一时,一切的一切总会见分晓。

只是她却期盼着,是那一年,是她遇见希望的那一年。

也是,一切都还有希望的,还来得及的那一年。


(3)

摆寿宴的大殿上,富察容音真是见了许多很久未见的人了。

高贵妃是旧时的模样,拿着两条细眉横着竖着撇她,恨不得将娘娘您真讨厌写在脸上。纯妃笑得温婉可人,看着她的眼里还没有怨恨。娴妃也还没有那许多心思,谦卑温和,恭敬的坐在下首。

其他人富察容音也一一看过,脸上的笑意淡淡,眸子多了些暖意。

到了宫中织造献礼时,她才凝了神,细细的一个人一个人端察过去,注意到秀坊的人始终未曾进殿。

富察容音努力回忆,却记不得秀坊往年是否是最后一个献礼,手中捏着的珠串不由得紧了紧。

终于,秀坊的那人端了寿礼,穿着秀坊粉色的宫装,一步三蹭的挪了进来。

那小丫头看着年纪就小,长了一副倔强的眉眼,不亢不卑的在她眼前跪下,恭贺她的寿辰。

魏璎珞,魏璎珞,魏璎珞。

富察容音捏紧的手骤然松开,眼眶的水汽控制不住的弥漫开。

所幸殿中诸人的注意力都在小丫头身上,无人注意到她的异样。此时皇上贺礼到了,富察容音趁着诸人行礼,将水汽拂了去,这才下去看了她的礼物。

是那套鹿尾短绒的朝服。

璎珞抬头见礼回话,眼前人的面容映入眼中,这该是她第一次见到皇后娘娘。只是不知为何却觉得万分熟悉,脑中仿佛雷击一般轰然炸起,痛得她一瞬间跪伏在地无法起身,连带着朝服都摔在了地上。

诸人惊诧。

高贵妃冷淡的哼了一声,这种场合都能出差错,果然是个傻子。

旁边的明玉尔晴要来查看璎珞的情况,却被离得最近的皇后拂开了手,挡开了众人。

“怎么了?可还好吗?”她着急的蹲下,手直接扶上了小丫头的肩,触感比她在长春宫时还要瘦弱单薄一些。

“谢,谢皇后娘娘关心,奴才,奴才没事”

魏璎珞强忍着头痛,不敢再去看她,却总有些古怪的感觉在内心,挥之不去。

富察容音意识到周围探究的目光,只好将手收了回来,敛了仪容沉声命令道

“绣坊诸人,办差得当,赏。将璎…此人带回长春宫,命太医诊治。”

“是。”诸人应声。

评论

热度(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