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足の小草

【令后】皇后娘娘万福金安 五

金多云:

  令妃×富察皇后
  *身为令妃的魏璎珞攻略皇后娘娘的故事
 
  魏璎珞:宝宝有小脾气了!快哄哄宝宝!
  皇后娘娘:哄哄。
 
-
  “皇后娘娘,令妃娘娘请您去延禧宫,说是有要事找您。”
 
  富察容音刚刚用过晚膳,听了明玉的话她挑了挑眉,这个心思多的,叫她过去说是有要事,等她去了还不指定做什么呢。
  比方说那天请她去品茶,结果带着她去高宁馨那边转了一圈,没给高宁馨气的背过气去。又有一回说是鉴赏新得到的诗词孤本,结果偷摸的带她去宫外转了一圈,险些她都要以为自己没命了,偏偏这个胆子大,愣是没让人发现。
 
  这回她可要看看这个令妃还有什么小把戏。 
 
  刚一进延禧宫的门,她便听到了不属于他们大清的乐曲声。
  她记得是圣祖爷的西洋玩意儿,还有个别致的名字叫八音盒。
 
  “你怎么把这些东西都拿出来了?”
  她记得皇上很宝贝的,一直放在仓库,也不曾让人动,一直妥善保管着。
 
  “皇后娘娘万福金安!”
  令妃倒是不见外,行了礼后便向着自家皇后娘娘小跑了过去。
  “要不然也是放着积灰,臣妾拿出来用一用,倒也不至于让它闲置了。”
 
  这胆子大的天不怕地不怕,更是不怕皇上责罚了。 
 
  “叫本宫来就是为这事儿?”
  富察容音有点不相信,以魏璎珞的性子,肯定还有大的等着她呢。
 
  “这点小事怎么能劳烦皇后娘娘来延禧宫一趟呢,肯定是还有更重要的事情了。”
 
  只见她勾唇一笑,在她面前停下了步子,趁她没回过神一把搂住了她的腰,让她不得不踉跄着贴了过去。
 
  “魏璎珞!”
  她的脸贴的太近了!不不,她们两个人都贴的太近了!
  富察容音羞红了脸,她的双手无处安放,只能抓着她的肩膀,可她又不好用力。而且这个姿势还能时不时感受到令妃同为女子的那片柔软。
 
  这个人太张扬放肆了!
  可她偏偏心悦她!
 
  “嗯?怎么了容音?”
 
  看着她肆意的笑着,富察容音顿时气就不打一处来。
 
  “你明知故问!”
  “好啦好啦,不闹你了。”
 
  魏璎珞牵住了皇后娘娘的一只手,将她的另一只手放在了她的肩膀上,而她自己则是用空着的手搂住了她的腰。
 
  “臣妾听说西洋教士在宫中,便趁他有空的时候让他教了臣妾这西洋的舞蹈。”
 
  她带着自家皇后娘娘,跟着乐声缓慢的跳着舞。
 
  “两个人一起跳的舞是不是很有趣,臣妾还是第一次见到呢。”
 
  “你就知道闹事,那西洋教士是要和皇上商议军事的,你怎么……”
  富察容音刚想责怪她,就发现还有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你怎么学会的?难不成你就让那西洋教士这么搂着你?”
 
  见她吃醋的模样,魏璎珞笑的更欢了,她越是吃醋就证明她越是在意她。
 
  “皇后娘娘您觉得呢?”
  “你不要命了!要是皇上知道大发雷霆要废了你怎么办!”
 
  皇上是何等的皇帝这宫里的人都清楚,自古帝王多无情,却要旁人对他专一钟情。若是知道他的后宫妃子如此放肆、如此的不检点,就算是他的爱妃,也一定重罚。
 
  “是西洋教士和小太监跳给臣妾看的。”
  “……”
 
  看着自家皇后娘娘逐渐委屈的眼神,魏璎珞叹了口气。
  她的娘娘担心她、在意她,比先考虑她自己的感受要多。就算是自己真的和西洋教士跳舞,她也只是会先关心她的安危。
  
  “璎珞错了,容音不要怪璎珞。”
 
  富察容音瞥了她一眼,这个现在已经属于魏璎珞的名字还真是没被她荒废,总是时刻在她面前念叨着,尤其是向她撒娇的时候。
 
 
  “本宫没怪你。”
 
  见她神色恹恹,魏璎珞趁着奴才们都低着头不敢看这边,迅速的从她的脸颊上落下一吻。
 
  “皇后娘娘不气了,专心跟着臣妾的步伐。”
 
  富察容音顿时气鼓鼓的看向瞪了她一眼,心中念叨着令妃的唇真软,果然女子和男子不同,表面上又是娇嗔,一副小女子的模样,让魏璎珞见了笑的更欢了。
 
  “你这胆大的笑什么笑!”
 
  魏璎珞不再说话只是带着她跳着舞,不过许是没学过也没见过这样的舞,皇后娘娘总是时不时的踩到她的鞋子,不过她也不在意,依旧专心的带着她。 
 
  小小的私心让她教了皇后娘娘跳了女子的舞步,她心里甜甜的,连带着笑容都很甜美,让富察容音见了晃神。
 
  两个人跳了有小半个时辰,因为晚上会冷一些富察容音就叫人给皇上传了话,说宿在延禧宫,皇上知道她和令妃要好,也就同意了。
 
  伺候了两位主子洗漱后,奴才们就退下了,留明玉和珍珠两个大宫女在外面守夜。
 
  魏璎珞抱着被子躺在里面,看着自家皇后娘娘自发呆,就笑着向她贴了过去。


  富察容音看着自己身上的寝衣,是皇上前些日子赐给令妃的十分难得的布料,是从江南千里迢迢送来的,唯独这一匹布,就连她都不曾给,仅仅赐给了令妃,如今却穿在了她的身上。
 
  “这寝衣……”
  “皇后娘娘穿着还合身吗?”
 
  “很合身,也很舒适。”
  就像量身为她做的一样,明明她和令妃的身材还是有些差异的。
 
  “那就好,臣妾问绣坊要了您的尺寸,亲手做的呢。”
  说着把自己的双手举在了她的眼前,姣好手上多了几道应该是针划过的痕迹,刚刚她的注意力都在跳舞上,完全没有注意到她的手伤了。
 
  “我看看。”
  富察容音着急的握住了她的手左看右看,暗红色的几道痕迹虽说不大,但看起来也足够她心疼的了。
 
  “为什么做寝衣给本宫?”
 
  魏璎珞勾着嘴角,仰躺在床榻上,目光似乎透过床顶看到了别的地方。
 
  “臣妾进宫前是京城绣坊的绣女,身份卑微,唯独这一手的好绣工得了许多人的青睐,”她叹了口气,“不过入了宫便再有没有动过了,如今倒是生疏了不少,让娘娘见笑了。”
 
  富察容音看着寝衣上的纹样,均是她喜欢的花草飞鸟,针脚很齐,绣工精美,定是花了很多的心思。
 
  “本宫很喜欢。”
  富察容音摸了摸她的头,魏璎珞倒也没有再闹,乖乖的靠着她的肩膀。
  她这才想到魏璎珞比她小了许多岁,如今进宫为妃,家底不够,自然就成了众矢之的。
 
  “以后,本宫也会陪着你。”
  “皇后娘娘,璎珞……璎珞真的很……”
 
  没了后面的话,听着耳边响起了小小的鼾声,富察容音无奈的把自己的被子盖了一半在她的身上。
 
  令妃之后还想要说什么?
  她虽然没有真的听到,但也能够猜到一些。
 
  想着今晚这个人用蹩脚的西洋舞步教她,还叫她踩了好几次的鞋子就不由得一阵发笑。
 
  富察容音看着身旁的面容,这个人也就在睡着的时候会掩去眼中的光芒,现在看起来安静不少,倒像是个文静的女子。
 
  她伸出手轻轻的勾勒着她的面容,脸上露出了从未有人见过的怜爱和宠溺。
 
  这深宫里的日子,她终于不再是孤身一人了。
 
  这样想着她决定名字逗一逗这个胆大的,便闭上眼轻轻环抱着她睡了。
 
 
  “皇后娘娘?”
  魏璎珞朦朦胧胧的睁开双眼,身边已经没有了想要见到的人,她心中一惊猛的坐起,又想起皇后娘娘许是回长春宫了,就有些兴致缺缺的又躺下了,搂着皇后娘娘盖过的那半面被子胡乱的蹭着,良久才起身洗漱。
 
  可还没等出去她就愣住了,门外响着西洋的乐声和她昨晚的是同一个。
 
  “皇后娘娘!”
  她小跑了出去,只见她的皇后娘娘正站在院中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见她过来了就伸开了自己的双臂。
 
  “没规矩,快过来。”
 
  她忘了行礼,只是呆呆的走了过去,还没等她近身便被皇后娘娘一把抱住了腰,和她昨晚对她做的动作一模一样!
 
  “容音……”
  “害羞了?”
 
  富察容音牵着她的手摆起了跳舞的姿势,正好和昨晚她们两个人的姿势对调了。
 
  “原来皇后娘娘会跳西洋舞。”
  “你也没有问过本宫到底会不会。”
 
  她看着耳朵通红却强装镇定的令妃,嘴角的笑意越发的明显。
 
  “来,跟着本宫。”
 
  魏璎珞跟着她的脚步,倒也没怎么踩着鞋子,她心里不平衡了,撅起了小嘴,明明是她想的主意,怎么现在形势反了呢。
 
  “皇后娘娘就知道诓骗臣妾,弄的臣妾一点脸面都没有了。”
  “诓你不算。”
 
  “皇后娘娘!”
  极少见她吃瘪,富察容音心里满意极了,步伐也轻快了不少。见她还是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她憋着笑,轻吻了她的眼角。
 
  “你乖乖的,本宫就留下了陪你用早膳,如何?”
 
  眼角的触感惹得她全身发麻,她不适宜垂下眼眸,全然不知道她自己在自家皇后娘娘眼中,是一副娇羞极了的模样。
 
  听皇后娘娘的话,诱惑比委屈大一些,魏璎珞犹豫了一会儿还是重重的点了点头。
 
  “臣妾遵命。”
 
  她满意的点点头,带着令妃跳了最后一小段舞。
 
  “嗯?皇后娘娘的舞是从哪里学的?”
  “你说呢?”
 
  “皇后娘娘!”
 
  她哪有学过,不过是见皇上跳过几次,再加上昨晚璎珞的示范,早已烂熟于心。她有些跳舞的底子,虽说许多年没有跳过了,但也比璎珞好上些许。
 
  不过她刚才没有说,就是为了让这个胆大的也尝尝吃醋的滋味。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她点了点不明所以的令妃的鼻子,笑着让人去准备早膳。
 
 

评论

热度(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