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足の小草

【延禧攻略】皇太子日记(又名:皇阿玛对不起,我要站皇额娘和魏姑姑的西皮)拾

星の雨:

(二十五)你因何故出现在我的梦中?


给皇后娘娘行了礼,和敬公主还没有过来,皇后便和张嬷嬷聊了聊绣坊今年新进的绣娘的事情。璎珞一直规规矩矩地低着头,只用余光往软塌上瞟了瞟,瞧见那人穿着她记忆中的那件白色常服。璎珞不敢再看,怕自己控制不住情绪,在皇后娘娘跟前失了态。


然而这一边,说了几句话,皇后便注意到了那个跟在张嬷嬷身侧,只低着头一句话一动不动的小宫女。


若说平日里,她身为后宫之主,这样的小宫女在这偌大的紫禁城里也见得多了,本不会注意到。可今日却是有些奇怪,虽然看不清那小宫女的脸,却总是莫名能在对方身上感觉到一丝若有似无的熟悉感。


“你边上这个小丫头,便是今年新进宫的绣娘?”皇后微笑着问了一句。


“回皇后娘娘的话,正是。”


“才入宫一个月,你便带着她出来,看来是个伶俐的。抬起头来,给本宫看看。”


璎珞闻言心中一凛,这回是不得不抬头了。她也没想到皇后娘娘竟然会关注到她这个微不足道的小小绣娘——果然,娘娘就是这样心善的人,对待后宫里的每一个人,都这般关心。


皇后看着眼前的小姑娘缓缓地抬起头,十三、四岁的小丫头还没有完全长开,可那姝丽的颜色已经初现端倪,任谁都不会怀疑她将来定会长成一位令人惊叹的美人儿。可皇后关注的却不是这些,一个月来,她多次做起一个梦。梦里总能看见一个女孩儿,她记得她的声音,喊她“娘娘”;她记得她的眼睛,黑白分明总是带着深深的情谊;她还记得她的笑,她的泪,她的坚定,她的义无反顾。而梦里那个女孩儿的脸,竟然渐渐地和面前这个小姑娘的脸重合在了一起。


“你叫什么名字?”皇后不由自主地问。


她还记得她的名字,那是——


“回皇后娘娘的话,奴婢叫魏璎珞。”


璎珞……


皇后一时间有些说不出话来。自开始做梦起,她便在心里默念过多次这个名字,璎珞,璎珞……这两个字让她觉得熟悉而温暖。皇后一直想不明白,究竟为何自己会做这样的一个梦,一遍又一遍。她也曾经打算过寻找这个人,可是她不知道该去如何寻,偌大的紫禁城,宫女无数。她是皇后,规矩束缚着她不能大张旗鼓地寻一个梦到的人,然而,她终是找到了,就这样毫无征兆的,上天把璎珞送到了她的面前。


空气一时间有些凝滞。


璎珞心里头直打鼓,不明白皇后娘娘为什么突然看着她就不说话了。她自以为已经把情绪控制得很好,应当不会让人看出破绽,可……这会儿又产生了些不确定。心里已经开始筹划着,若是皇后娘娘问起的话,她该怎么解释了。


好在屋子里的安静并没有持续太久就被打破了。


和敬公主和明玉一道进了殿内,因着有外人在,她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腻在皇后身边撒娇,而是规规矩矩地行了礼道:“皇额娘。”


见女儿过来了,皇后也就迅速收拾了先前那些复杂的情绪,让绣坊的人开始干正事儿。


张嬷嬷给公主量尺寸,璎珞便在一旁逐一记录。量了一半的时候,和敬公主转了个身,一眼就瞧见了璎珞,说道:“咦?原来是你?你是在绣坊当差啊。”说着也不等璎珞回应,扭头对皇后道,“皇额娘,我认得她,就是上次和您说的那个,‘步步生莲’的小宫女。”


“哦?原来就是那个机灵的小丫头啊。”


璎珞有些怯怯地抬头一瞥,她故意用“步步生莲”的典故教训那个骄横跋扈的乌雅氏,旁人或许会觉得她并非故意,只是误打误撞,可皇后娘娘那么聪明,她在现场瞧见了乌雅氏如何被贬斥,定能猜出自己的目的。她有些担忧皇后娘娘会因此觉得她是个心术不正的宫女,可不想才一转眼,却正好撞进了皇后的眼里。皇后娘娘只是对着她微笑,一如她记忆中的,温婉而又宠溺。


那一瞬间,璎珞只觉得周围的一切都已不存在,她的眼里,只有那抹清丽的白月光。




(二十六)论如何给贵妃娘娘顺毛


“不对啊——”


外头不过才三更天,黑漆漆一片,值夜的璎宁忽听得贵妃娘娘的帐子里传来声响,刚刚总是缠着她不放的瞌睡虫呼的一下全都飞走了,她连忙跑进内殿,就发现贵妃娘娘坐了起来,皱着眉像是想到了什么。


“娘娘,您怎么了?”璎宁有些担忧地问——大半夜忽然惊醒,贵妃娘娘不会是生病了吧?


可高贵妃却没说话,只是自顾自地想着什么。


“娘娘,您是不是有哪儿不舒服?奴婢去唤太医。”璎宁着急着就要唤人进来。


“别唤了,本宫没事。”高贵妃总算是开了口,她转头瞧了璎宁一眼,道,“阿满,你有没有觉得昨天晚上的怡嫔有问题?”


“怡嫔?”璎宁想了想,反应过来高贵妃说的应是昨夜在燕喜堂内的事儿,小心地道,“娘娘您指的是……怡嫔帮愉贵人告假的事儿?”


“本宫怎么想都觉得不对。你说,请个病假而已,她那么紧张做什么?”


璎宁对此心里倒是有些猜测。她以前在绣坊的时候,听旁人说了不少宫里头的八卦。对于后宫里的各位主子们来说,子嗣,那是一等一的大事儿。为了地位和权利,害死有了身孕的妃嫔的也不在少数。所以有些分位较低的主子们为了自保,常常会有了身孕也隐瞒不报,能拖上一天算一天,免得成了出头鸟,其他高位主子的眼中钉。怡嫔和愉贵人感情十分要好,瞧着怡嫔昨晚的神色,恐怕愉贵人是有了身孕了。


不过,璎宁心中有了猜测却也不说。她担心以贵妃娘娘的性子,真要想明白了,怕不是得对愉贵人下手。倒不是说贵妃娘娘有多嫉妒愉贵人有孕,说实在的,现如今长春宫的皇后娘娘深得皇上敬爱,皇后娘娘嫡出的慧郡王又是皇上带着身边手把手教导出来的,皇上想要立嫡子为嗣的目的十分明显。说句僭越的话,皇上的那把龙椅,将来只可能是慧郡王的,其余的阿哥们,那是想都别想。既然都没戏,又还有什么好嫉妒的呢?若是你老老实实地报上来,说是已有身孕,贵妃娘娘倒还真不会做什么,可若是像防贼似的防着贵妃娘娘,这可就触了娘娘的逆鳞了。按照娘娘的脾气——既然你觉得我是坏人,那我就当个坏人又何妨——反而真的要去做点儿什么了。


“或许,怡嫔是被娘娘的威仪震慑了,说话不自觉就紧张呢。”璎宁瞎掰扯道。


高贵妃猛地转头,瞪着眼:“好你个阿满,你这是明里暗里说本宫骄横跋扈呢!”


璎宁连忙跪下:“娘娘息怒,奴婢绝对没这个意思。”


高贵妃咬了咬牙,每次对上魏璎宁这种低眉顺眼的模样,她就觉得十分没辙。罚吧,又没真的生气,不罚吧,又觉得心里堵得慌,那感觉实在是太讨厌了:“没这个意思?哼,本宫还不知道你成天心里在想什么呢?”——这阿满从以前就时不时劝她收敛些脾气,可她早习惯这样了,再收敛得多憋屈呢?她可是贵妃,凭什么就不能横着走?


“娘娘慧眼如炬,奴婢的心思自然瞒不过娘娘。”璎宁知道贵妃娘娘就是刀子嘴,抓紧时机顺个毛,也就过去了。


果不其然,高贵妃“哼”了一声,没再说其他的。璎宁连忙转移话题:“娘娘,这天还黑着呢,要不,您还是再睡一会儿?”


高贵妃点点头,璎宁便服侍着她躺下,给她掖好锦被。


重新放下帐子的时候,璎宁看了一眼床上的人——即便是卸了妆,贵妃娘娘也依然美得令人心动。她想起第一次见到贵妃娘娘的时候,当时她还只是绣坊里新进的小小绣娘,跟着嬷嬷来储秀宫送贵妃娘娘订制的戏服。戏台上的惊鸿一瞥,璎宁至今也无法忘记,她想,她大约是见到了天底下最美的人了。




(二十七)贵妃娘娘竟然又要开始作妖了!


自那日去了长春宫之后,张嬷嬷便把所有来自长春宫的活儿都全权交给了璎珞。


“既是得了皇后娘娘和和敬公主的欢心,你多去长春宫露露脸也是好事。”张嬷嬷语重心长地说道,“虽说你姐姐现如今在储秀宫当差,储秀宫和长春宫又不太对付,但皇后娘娘是个心善的人,你不过是个绣娘,就算知道了,也定不会为难于你。你只要好好干活便好。”


这倒真是个问题,璎珞心里琢磨着。


姐姐在高贵妃那儿当差,而且还是个有头有脸的大宫女。有这层关系在,恐怕想要像上辈子那样呆在皇后娘娘身边就有些难了。罢了,这又有何妨?只要能进长春宫,只要能每天见到娘娘,她便已心满意足。皇后娘娘那般聪明,日子久了,自己是否忠心,娘娘定也能看得出来的。


璎珞做好了自我安慰,便拿着刚刚完工的和敬公主的新衣,往长春宫去了。


然而她没想到,今日长春宫却是发生了一件大事儿,她到的时候,正巧碰见皇后娘娘带着一波人出去了,其中还有一个她觉得有些熟悉却怎么都想不起来的人。待进了长春宫,竟是连明玉也不在,璎珞找了珍珠一问,才知道先前怡嫔娘娘急急忙忙地带着人过来向皇后娘娘喊救命呢。璎珞这才想起来,那个有些熟悉的人,不正是她上辈子只见过两回的怡嫔吗?


上辈子她第一次遇见怡嫔的时候,她已经跪在院子里被高贵妃的贴身大宫女芝兰扇巴掌了。这一回她倒是遇早了,可……以目前的情况,她似乎也做不了什么啊?总不能直接冲进去说枇杷新叶有毒吧?


虽说她和怡嫔并不怎么熟悉,可怡嫔和此时还是贵人的愉妃关系情同姐妹,上辈子愉妃为了帮她扳倒纯妃,甚至不惜把自己搭进去,是个有情有义的女子,既然遇上了,璎珞也想尽自己所能地帮帮她。


对了,叶天士!


璎珞记得,之前听说,慧郡王九岁时大病一场,差点儿就因此去了。多亏太医院的叶大夫妙手回春,才把慧郡王的这条命救了回来。也就是说,叶天士这时候已经在宫中了。若是有叶天士在,他定能分辨出枇杷老叶和新叶的。这么想定,璎珞连忙将新衣交给珍珠,借口自己绣坊里还有活儿要干,匆匆便离开了。


上辈子她在紫禁城里生活了几十年,去太医院的路也熟悉得很。紧赶慢赶地跑过去,却在快到太医院的地方遇上了明玉,而正在和她说话的,则是她曾经见过一次的慧郡王。


十一、二岁的少年,让她想起上辈子的永琪。璎珞躲在无人的转角处,第一次认真打量了一番上辈子她从未见过的二阿哥永琏。他气质温润如玉,眉眼间竟是与皇后娘娘有三四分的相似,微笑的时候,就更是像极了。


“明玉姑姑这么着急来太医院是怎么了?莫非皇额娘身体不适?”永琏今日是刚从演武场回来,恰好路过太医院附近,撞见明玉便十分紧张地问道。


“慧郡王不用担心,不是娘娘身体不适,娘娘命奴婢来请张院判是去给愉贵人看病的。”明玉回答道。


“愉贵人?”永琏有些奇怪,“愉贵人病了,自有永和宫的人过来请太医,怎么会劳烦明玉姑姑过来呢?”


明玉也清楚,今日在长春宫发生的事情不适合声张,于是凑前了一些,小声解释道:“早上怡嫔娘娘急匆匆地赶过来,说是储秀宫那位要谋害愉贵人,请娘娘前去救命。娘娘这才让奴婢来请张院判的。”


永琏挑了挑眉,想起来电视剧中的剧情,愉贵人虽然懦弱分位低,但她心地善良,值得一帮。永琏想了一圈,最后竟是和璎珞所想不谋而合了:“既是如此,不如将叶大夫也一同请去吧。”


叶天士救过二阿哥的命,在长春宫众人的心里,他确实是位有本事的太医。若是把张院判和叶大夫都请了过去,也算是个双保险。


明玉点头应下,便转身再次赶往太医院。永琏抬头望了望紫禁城的天——他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只希望叶天士能看出枇杷膏中的门道,从而救下怡嫔吧。




(TBC)


=========================================


因为周末家里有点儿事,所以一直没更新,毕竟咱是那种只要有人在我旁边说话,我就没法好好静下心来写文的类型(_(:з」∠)_)


目前本文的设定是,皇后娘娘在小狼狗进宫后开始做上辈子的梦,但是梦的片段断断续续,并不连续也看不出什么剧情,能记住也就是有小狼狗这么一个存在。至于今后到底能不能全都记起来……咱也不知道(不负责任脸)


另外,仔细想想,桂芬儿前期干的那些事儿可真……招人恨,为了给桂芬儿洗白,咱的逻辑君已经光荣阵亡了,只剩脑洞君还在努力地蹦跶……希望不会越写越崩吧(掩面)

评论

热度(4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