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足の小草

【令后】雪落下的声音(11)(重生梗,长篇,甜向)

岚山山澜:

谢粉加更,很感谢大家的评论,双手合十,真的是爆肝了hhh。写的不怎么样还是希望大家看的开心。

令后终于都睡醒了,深夜抹泪Q Q


(11)

魏璎珞有心事,还是不小的心事。富察容音手里端着书,却将这小孩儿看了个仔细。

她太熟悉她了,璎珞心神不宁的时候,脸上没什么表情,写字却会完全暴露出来,少横差竖说明是小心事,而这会儿,连墨滴在纸上晕开都愣怔着没有察觉,显然是遇到什么让她完全没有办法集中的大事了。

富察容音轻叹一声,上前捏了她的笔,轻轻的搁在了笔架上。

“若是不专心,是练不好字儿的。”

转眼,却看璎珞安静的看了她,眸色平静,却让她觉得仿若风雨来临前的海面,下面不知藏了多少暗涌。

然而她后退几步,在她眼前双膝一折,竟然跪下了。

“怎么了?快起来说话”富察容音吃了一惊,赶紧去扶她,那小孩儿却倔强的没肯起身。

“娘娘,我姐姐阿满,究竟是怎么死的?”

“与傅恒大人,又有何关联?还请娘娘直言相告。”

听了这话,富察容音才明白眼前是发生了什么事,她虽然做了安排,却没有同璎珞提前明说这许多关节。如今,看她的样子,分明是听别人说了阿满之事,这才直接来问她,而不是同前世一样,先与傅恒有了那许多纠葛,而她最后才知晓。

这小孩儿,怎的在她这儿就这样直白?也没了那些狡猾的小心思和试探?

却不知为何,她竟有些开心。

唇边带了笑,无奈的去看跪在地上的小丫头,富察容音却敏锐的察觉到她贴扶在地上的双手微微的在发抖,一瞬,笑就消失了去。

是在害怕吧。

是在害怕这深宫之中唯一相信与依赖的人背叛她,抛弃她吗?

还是担心伤害她姐姐的人是她最亲近之人的手足兄弟,怕因为复仇伤害到她?

柔软和慈悲的神色从眸中深处漫上来,富察容音低下身去,两手坚定地把璎珞的肩膀扶了起来,让她能够平视于她。

“璎珞,不是我,也不是傅恒,害你姐姐的罪魁祸首,另有其人。”

“你相信我,好吗?”

魏璎珞不相信任何人,本来这紫禁城中就无人可信,为了给姐姐复仇,她只相信自己。

可是在此时此刻,她没有用本宫两个字,璎珞明白,只因她说的不是富察皇后,而是,富察·容音。

富察容音蹲在她身前,认真诚恳的看着她,说要她相信她。

她信她,从未有过怀疑,哪怕高宁馨再言之凿凿她都信富察容音。可是她不信傅恒,她直觉傅恒与这事儿脱不了干系。

但是这是她的事儿,既然与富察容音无关,她就会自己查明真相。

富察容音注意到璎珞的表情终于柔软下来,还主动的执了她的手,轻轻的点了点头,才终于放心的笑了。

她说:“明天我会让傅恒过来,让他查的事情也该查的差不多了,到时候,就让他亲自说给你听吧。”

璎珞本来想着自己去查证,没想富察容音会直接让傅恒过来,似乎还有所调查,她怔怔的看了富察容音,有些疑惑

“…娘娘是如何得知璎珞姐姐一事?毕竟璎珞从未向娘娘提起…才是”

话至此节,璎珞眼神忽然闪烁不定了起来,富察容音在阿满这件事上的先知先觉,让她不由得想起了她曾做的那些古怪的梦,那些….仿佛是很久之前,她就陪伴在她身边一般,渡过了那么久的梦一样的日子。

魏璎珞拼命的试图去回忆,自从她第一次见她以后,她已经很久没再头痛。只是眼前的事情一桩桩一件件像是散落的拼图,只差拼凑在一起就能得出完整的图案了。她知道,她离真相很近了。撕裂一般的头痛如约而至,她抱住脑袋,失力的跪坐在了地上。

“璎珞!”

富察容音丢开了手中的物事,顾不得形象,直接跪在了她旁边,将她揽进自己的怀里。

“究竟怎么了?我,我去宣太医!”

她刚要放声去喊,却被璎珞紧紧的捏住了手。

“娘娘,我觉得我…”她迷惑的皱了眉,眼神看似涣散的漂浮着,却又越来越清明,就好像是无数画面从她眼前经过,而她正在一一仔细的看过的一般。“我好像,快要想起来了。”

富察容音的呼吸一滞,心脏跳停了几拍。

那一瞬的时间被拉得极长,她觉得自己听错了,或者是理解错了,又觉得璎珞所说,就是她理解,祈盼,无法置信的那个意味。

有可能吗?是真的吗?她能够去期待吗?

她怀里的这个人,就是她心之所系,她思念了那么久的人儿吗?

她想要开口说话,却无论如何也止不住嘴唇的颤抖。

“娘娘……”璎珞看着她,抬起手来,因着眼前的模糊,几番摸索才找准了她的唇。她细细的抚过,带着无限的柔情和安慰,就如同富察容音曾经毫不吝惜的给过她的那般。

然后脑袋一沉,坠在了容音的怀里,竟是彻底晕了过去。

“来人!来人!!太医!!!”

只有富察容音的惊叫声,一声一声的回荡在了长春宫的夜里。

评论

热度(559)

  1. 知足の小草岚山山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