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足の小草

【令后】雪落下的声音(6)~(7)(重生梗,甜向,长篇)

岚山山澜:

写到桂芬儿心情就变得很好,加上她老爱穿大红大绿,真的很像韭菜精啊爆笑。心情不好吗,一起来揉搓桂芬儿啊hhhhh



(6)

次日清晨,宫外一片喧闹,富察容音打眼一看,就见着高贵妃绿油油的戳在她宫里,旁边儿还蹲着个魏璎珞。还是掐起来了,她心想。

看着太监已经拿了魏璎珞,她踩着小碎步急急的过去喝住了诸人。

“谁敢?”声音柔柔却带着不可忤逆的威严。

一边儿看着天不怕地不怕的小丫头差点儿被割了舌头,还是有点儿心有余悸脸色发白,她赶紧招了招手唤她过来。

“璎珞,来”

璎珞看见了救星娘娘,煞白着小脸儿,赶紧溜过去,紧着跪在她家娘娘身边儿行了礼,才松了口气。

富察容音讶异的看着她,小丫头与记忆里不同,紧紧贴着她跪着,好像挨着她才能觉得安全一般。以她这个角度看去,魏璎珞小小的一团挨着她,极是可爱。她忍不住笑意,嘴角可见的弯了弯。这些日子的教导和相处已然有了成效,或许她自己都没发觉,可是小丫头已经越来亲近她了,这会儿受了委屈,更是毫不犹豫的窝在了她身边,相信她会保护她。

高宁馨看着就来气儿,这怎么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这主仆俩就好像无视她似得冒起了粉红泡泡?不可忍啊不可忍。

“怎么,这奴才装傻戏弄于我,还罚不得了?”

这会儿魏璎珞抬起头来,眼里却流光溢转,说不出的灵动,哪儿还有半分傻气儿。

“娘娘觉得奴才长得傻,可是奴才也没办法呀,又不是奴才的错”

说罢了又顺手扯扯皇后的衣袂,圆着一双鹿一般的眼去看她。

“皇后娘娘,奴才冤枉”话里带了撒娇和软气儿。皇后就只是笑,嗔怪似得看了她两眼,却不曾责备。

高宁馨气得冒烟儿,嗓子千回百转还不忘阴阳怪气儿几句。

“哼,皇后娘娘养狗可要擦亮了眼睛,别养了条狼,可就得不偿失了。”

富察容音温婉一笑,低头去看璎珞,对上她清亮带着几分小小得意的眼神儿,觉高宁馨说的还有几分可爱。这会儿去看小丫头,仿佛真有毛绒绒的耳朵在晃,小尾巴在摇一般。她将手串儿换了手,空出来抚上了璎珞的头,就这样看着高宁馨,柔柔的回了她的话。

“多谢贵妃提醒,本宫心中有数。”

她自然有数,不会有人比她更清楚了。

高宁馨一招出去被软绵绵的挡了回来,正在难受,又看着这一主一仆,说不出的腻人,气的甩着袖子回了。

璎珞瞧着,悄悄的抿了嘴好笑。富察容音看着无奈的摇摇头,手顺着小丫头的脸轻轻的捏了下她的耳垂,入手却感细腻柔滑,又仔细摸了摸。

“娘娘……”一会儿却听小丫头细细的唤她。

低头一看,璎珞脸边儿有点儿烧红,然而低头乖乖的任她摩挲,任那手极温柔,在她脸侧流连不去。富察容音这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赶紧缩手,不自在的轻轻清了下嗓子。

“好了,回吧。”

“哎。”魏璎珞这才笑起来,跟在后面进了内室。


(7)

“璎珞,璎珞,璎珞在吗?璎珞….”那是一只筋骨分明而修长的手,探出明黄的床帐,颤抖着伸向她。

那是皇后娘娘的声音,她却不知为何被恐惧蒙住了心,一步步的后退,直到那人的影不可见,声不可闻。

她不明白是为什么,却几乎被那悲伤和恐惧的情绪淹没过去,无法呼吸。

拼命的挣扎着想去克服这种恐惧,娘娘需要她,她必须要回去,回去,回去……

魏璎珞腾的坐了起来,仿佛是溺水的人上岸一般,大口惊喘。加上满脸冷汗,煞白的脸色把一旁的明玉都吓住了。

“你你,你没事吧?”明玉纵然不喜欢她,还是被这个模样吓住了,小心的凑过来看她。

魏璎珞恍惚的看着她,她记得,梦里好像也有明玉焦急的坐在一旁,不知道在喊着些什么。这些天她的梦愈发频繁,桩桩件件皆是与皇后有关,偏偏醒后又很快消散。她觉得自己很快就要抓住些什么,却又握不住留不下,这种感觉简直是让人发疯。

“没…没事……”她缓了一会儿,才回了明玉的话。

“哦…哦。娘娘命你去给愉贵人送些东西去,你,你休息一下就去吧。”明玉看着她的样子,有点儿于心不忍,只是想起来她刚来就那么得宠,心中忿忿,还是把自己的差事推给了她。

魏璎珞皱了下眉,也没有多什么,接了就往愉贵人那里去了。

富察容音在桌榻前喝茶,今天久久不见璎珞到近前侍奉,有些奇怪,算了算如今的日子。
是……怡嫔的七七之日!那今日不是……

她倏的起身,留下一句话就向着宫外急急走去,连外氅都没顾得披上。

“摆驾永和宫!!!”

明玉和尔晴急忙跟上,都不知自家娘娘是怎么了,一头雾水。

富察容音推门进来的时候,傅恒已经将场面控制住,璎珞在旁边终于松了一口气,一通话分辨完也累了嗓子,加上刚刚被那小太监掐得太紧,这会儿忍不住咳了两声。

她知觉好像有道视线一直追着她,抬头果然是自家娘娘,她抬头笑了笑,想让她安心。富察容音见她一身是血,脖子上还有几道可见淤青的狼狈样子,攥紧了袖中的手,眉间也罕见的染上了气。

她没能护了她,即使是再来一遍,她还是让她伤着了。

眼下还不行,富察容音深深的吸了口气平静下,转而看向了高宁馨,眼神淡淡,却让高贵妃心里打了个突。

怎么这……皇后娘娘,好像有点儿不一样了。

“高贵妃。”

“你如此质疑本宫,可想好了?”

“若想好了,本宫就昭喻六宫,彻查到一切水落石出为止。”

“这样,你觉得可好?”

不一样了,她仿佛掌握了一切一般,不再有分毫的忍让与退缩。高宁馨从未见过的这样的富察容音,一时间被震慑住,呐呐不知所言。

“是臣妾误会了皇后娘娘…..不该听信一届卑贱奴才的谗言。”情势比人强,高宁馨反应过来,虽恨恨的咬了牙,还是低头服了软。

富察容音眼神没有波澜,这是她预料以内的的事情,在此时震慑住高宁馨,也是帮后面做好铺垫,不然,双拳难敌四手,要同时应对这么多人,即使她知晓一切,也是无力。所以高宁馨服了软,她也没给她台阶下,而是转身过去扶了璎珞起来,细细的看了她。璎珞轻轻的摇下头,示意自己没事儿,富察容音这才微微放下心来。

至此二人一起回了长春宫,留下高宁馨一棵绿韭菜花儿恨得在原地撕小手帕。



评论

热度(497)

  1. 知足の小草岚山山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