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足の小草

【令后】雪落下的声音(14)(重生梗,长篇,连载)

岚山山澜:

快本发糖好甜啊啊啊原地暴风哭泣
又来不务正业的更新温柔皇后俏宫女的恋爱日常了,剧情是什么能吃吗
令后还能再打一万年!


(14)

明玉和尔晴这两天儿有点儿闲,她俩本来是娘娘近身伺候的宫女,魏璎珞刚来的时候还好,娘娘有事无事还会安排她们去做,这几日,已经完全不唤她们近身侍候了。
  
明玉气的见人就瞪,恨不得把花儿都拔秃了去。尔晴虽然默然,心里却是极不舒服的。那魏璎珞每每见了明玉,哪怕明玉态度再不好,还会很高兴的过来逗她吵上两句嘴。唯有见了她,眼神便冰凉刺骨,如同雪山上的千年冻雪一般,放在六月骄阳下都化不开。
  
偏生娘娘宠她到不行,她耐不住,明里暗里去吹了几次风,却都被娘娘冷淡的阻住了话头。那意思,竟然是要明着偏袒她了。
  
喜塔腊尔晴的目光阴暗的闪了闪,如此,她就需得好好儿考虑另寻出路了。
  
是夜,所有人都歇下了,只剩书房中二人还在惯例的点灯做着夜猫子。
  
这回是富察容音在写,璎珞在旁拿了绣布给她绣常服,只是绣两针便看过去一会儿,然后才放心了一般再去接着绣。
  
富察容音给她扰的无法,无奈的放了笔,轻睨了她一眼,温声唤道:“璎珞 ”
  
话声未落,那小丫头就连蹦带跳的窜了过来,眼睛亮亮的看着她,烛火落在她眼中,仿佛星星一般点亮她墨色的眸子,极是好看。容音看的可爱,伸手拉了她满满的圈在了自己怀里,璎珞身长要稍微矮她一点,加上花盆底的落差,刚好够她把下颌搁在她肩窝处。小丫头安然将脸贴着她家娘娘的蹭了一下,而后就软下身子窝在了她怀里。
  
容音脸侧贴着她的,这种满满在怀的感觉让她忍不住轻叹了口气。璎珞垂了眸,手心也附上那人骨骼分明的手背,似是在安慰她。
  
这会儿视线正好落在富察容音之前正在书写的纸上,她一看,一手俊秀的簪花小楷之下,全是排列整齐的名字。
  
辉发那拉·淑慎,苏静好,高宁馨,喜塔腊·尔晴,嘉嫔,小嘉嫔,琥珀……这是一排。爱新觉罗·弘历,富察·傅恒,和卓·伊帕尔罕(容妃),袁春望……这又是一排。其中娴妃的名字,已经被圈上了一个圈。
  
“娘娘…这一排是什么意思啊?”要说前面的是有牵扯有敌意的人的话,后面这一排呢?魏璎珞有点儿想不通。
  
富察容易没察觉已经被她看了去,这一提之下竟然有点儿慌乱,赶紧松开她,走到案前去捂。
  
“没什么,只是想整理下思路,就随手一写罢了”
  
“骗人”璎珞毫不留情的打击她。
  
分明耳朵尖儿都红了,慌慌张张的,还要说什么都没有。等等……耳尖都红了?璎珞一怔,电光火石之间好像是捕捉到了点儿什么。
  
  莫非……?
  
  这边儿富察容音已经将纸掩耳盗铃一般的翻过掩了去,好整以暇的铺上了一张新的宣纸,几笔下来,已经勾勒出来了一个小小院落的轮廓。
  
“娘娘——”小丫头却拖长了声音,软了嗓子在背后无限婉转的喊了她一声。
  
富察容音给她喊的手腕儿一抖,一滴墨水被甩出来,晕开在纸上,仿佛是给小院儿添上了个水塘一般。
  
  魏璎珞笑的如同猫儿眯眼,站在富察容音的身后垫了高,方便她抬手搂了她修长的脖颈,贴在她耳边悄声问道
  
“我家娘娘…莫不是吃酸啦?”
  
“什,什么酸?”容音被她开口之间的温热气息熏得耳根发软,注意力也分散了去
  
“自然是那醋酸呀,我隔了好远都闻着了呢”
  
富察容音这才反应过来,这小丫头分明是看出来了,居然还打趣她,真真儿是坏透了。她羞恼的咬了下唇,一双凤眼含羞带怒的瞥了她一眼,
  
“也不知道是谁,处处留情”竟是怼了回去。
  
这话出口,富察容音都是一惊,这哪里还是那母仪天下的大清皇后,分明是个满怀恋爱心思的普通女儿家。璎珞也是一怔,随即粲然一笑,好,好极了,这才是富察容音,这才是她最想看到的人儿应该有的样子。
  
这回换了她从身后抱紧了容音,脸儿贴上了她的后背,年轻的身体上传来的的滚烫温度,隔着几层宫装都能让富察容音觉得灼人。她难为情的绞了绞手,想着去解释点什么,璎珞的手却从后面抱了她的腰,紧紧的锁住了她,就好像,什么都不能让她放开一般的紧。

“娘娘…”心上人在怀的满足感,让璎珞的声音都带着胄叹一般温和轻柔了

“从您不在了的那一天起,璎珞所有的情,就都留在长春宫了。”

她说。

富察容音动容,那小孩儿经历的那么多,就这样轻描淡写的埋在了这一句话里。

她原总是担心,她总会有些执着迷惘,担心这些会伤了她一颗干净的心,现在看来,看不清的人却是自己了。

她的璎珞,总是这样超乎她所有的想象,给了她无尽的惊喜和希望。

抬头强忍了眼间的湿意,富察容音在小丫头手臂圈成的狭窄小圆里转了身子,换成了两人面对面的姿态。似嗔似喜的轻轻刮了她的鼻尖,

“你呀,就非要逗得我哭才满意是不是”

“璎珞错了,随娘娘责罚”小丫头嘻嘻笑着,全然不当回事。

富察容音拿这个无法无天的小丫头没办法,只得恨恨的去揉她的小脸儿,璎珞感受到的力道却轻柔温和,只嘟了嘴笑盈盈的任她去揉。

半晌二人打闹完了,璎珞复又将那张名单翻了出来,若有所思。

“璎珞想到什么了?”容音见她神色凝着,知道她有什么想法,问道

“娘娘,娴妃一事,确实暂时可以告一段落了。只是关于这个人,璎珞却有些想法。”

说着,她青葱一样的手指就落在了某个名字上,

“或许,反而能将此人引为己用”

容音顺着她的手指看了那名字,心中惊讶,小丫头竟然同她想到一处去了。


评论

热度(525)

  1. 知足の小草岚山山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