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足の小草

【延禧攻略】皇太子日记(又名:皇阿玛对不起,我要站皇额娘和魏姑姑的西皮)拾伍

星の雨:

(三十八)


“璎珞,那……或许并不只是个梦,对吗?”


璎珞看着皇后娘娘的眼睛,不知该如何作答。


娘娘总是这般聪明敏锐,她只不过是不小心说漏了一个词,娘娘便猜出了最后的答案。璎珞想,她应该要否认的,可是,她却悄悄的生出了一点儿私心——若是皇后娘娘知道了上辈子的事情,她是不是就会稍微自私一点儿,是不是就不会再那么全心全意爱着皇上了?


不,她怎么能这么自私。她怎么可以把本该自己背负的一切丢给皇后娘娘呢?


璎珞定了定神,道:“娘娘——”


可是,还没等她说出后面否认的话,就又被打断了。


“璎珞,刚才那样的梦,本宫不是第一次做了。”容音任由自己的一只手被璎珞抓得紧紧的,又伸出另一只手轻轻抚上小丫头乌亮的发顶,“在本宫见到你之前,就曾经多次在梦中看到过你。虽只是断断续续的片段,看不清前因后果,但无一不是关于你的。这件事本宫没有和任何一个人说过,你……可以给本宫一个答案吗?”


“娘娘,我……”璎珞有些不敢相信地睁大了眼睛,她从未想过,皇后娘娘竟然做过关于她的梦,还不止一次。


容音把小丫头的神情尽收眼底,心中也对自己的猜测有了肯定的答案。在闺中时,她也看过些奇怪志异,可没想到那些书上的东西竟会在现实里发生。仔细回想曾经在梦中看到的那些,想来应是她曾经和小丫头结下的缘吧。


“娘娘,现在还是半夜,不如奴婢明日再……”


“不,就现在说吧。”容音说着,拍了拍床榻,“璎珞,来,坐上来。”


“娘娘,这……这不合规矩……”璎珞连连摇头。


“这会儿倒是知道规矩了?也不知道平日里是哪个小丫头总是那般放肆呢?”容音好笑地看着璎珞,“好了,坐上来吧,现在虽已入夏,但晚上还是有些寒气的,跪久了不好。”


皇后娘娘声音轻轻的,嘴角微微勾起,眼神更是温柔得几乎要滴出水来,看得璎珞有些心神荡漾,移不开视线,思绪也都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容音见小丫头半晌没有反应,只呆呆地看着她,哪儿还有一点儿平日里的机灵样呢。她往前探了探,嘴角的笑意更重了些,唤道:“璎珞?”


被这声音一唤,小丫头才猛地醒过神来,慌慌张张地请罪。


折腾了一番,小丫头才终于扭扭捏捏,小心翼翼地坐在了床沿上,大大的眼睛湿漉漉地望着容音——真的,太像一只小奶狗了。容音甚至在想,若是小丫头的背后有条尾巴,这会儿一定是在不停地晃呀晃的吧。


“说吧,本宫想知道梦里那些画面的始末。”容音拉过小丫头的手握住,“璎珞,你便从头开始,一件一件告诉本宫吧。”


“是。”璎珞应下,深吸了一口气,便开始将那些上辈子的事如实的说了出来。


容音认真地听着,一边细细想着自己曾经做过的梦。她知道小丫头说的都是真的,因为许多细节都与她梦中的场景对了起来。小丫头说,那个时候,姑且就称作是上辈子吧,永琏在九岁那一年便已夭折,和敬更是从未出现过。膝下无子女承欢,她心中郁郁,身体便也不太好。这么说来,永琏九岁那一年,确实生过一场大病,若非及时请来了叶天士,怕是真的就那么去了。


“你是说,你上辈子入宫,是为了查明你姐姐的死因,给你姐姐报仇?”容音有些疑惑,“可是……本宫记得,你姐姐如今不是在储秀宫当差吗?”


“是,奴婢也猜不透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这辈子,姐姐还活着,娘娘也身子安好,还有二阿哥和大公主承欢膝下,这一切,对奴婢来说,就像是梦境一般美好。”璎珞笑着,眼眶却止不住的红了。是啊,这辈子有多美好,上辈子就有多苦痛。她失去了娘,失去了姐姐,最后,还失去了她的皇后娘娘。有时候,璎珞甚至想过,是不是因为她的命太硬了,所以才克死了所有最亲近最爱的人,后来就连明玉,还有昭华都……


看着小丫头虽然笑着,眼睛却越来越红,紧接着落下泪来,容音只觉得十分心疼,没有手帕,她只能伸手去拂她的泪:“傻丫头……”话语最终湮没在轻轻的叹息之中。


璎珞呆呆地看着皇后,脸颊边还能感受到皇后娘娘手指的温度。可有些情绪,一旦冒了出来却是怎么都压不下去了。她觉得委屈,觉得难受,这么多年了,她一直在心里憋着一个问题,可是她想问的人已经不在了,也永远不可能再回答她了。而此时此刻,璎珞想,或许她终于能问出来了。


“娘娘,奴婢一直想问问您,您为什么就不要奴婢了呢?”泪珠子止不住地落下,打湿了容音的手,“您明明答应过奴婢的,说要等奴婢回来。可为什么……为什么您食言了呢?为什么您就不能再多等奴婢一日呢?”


容音回答不出来。她并不是那时的她,也体会不到那时的她究竟是怎样的心情。但她知道,那时的她一定是已经绝望到了极点,才会那样从角楼纵身而下。她在梦里见过自己死后的画面,看见了璎珞的悲恸和决绝。容音想,若是那时的她知晓之后的一切,或许就不会那样义无反顾地跃下了吧。毕竟,在这偌大的紫禁城里,她终究还是有着一份牵挂的。


容音手上用力,将已哭成个泪人的小丫头带进了怀里,轻拍她的后背:“璎珞,对不起。”——这是她如今唯一能做的了。


可是怀里的小丫头却摇了摇头,哽咽着道:“不,不是娘娘的错。是奴婢……都是奴婢的错……全都怪奴婢……明玉说得对,我为什么迟了一日,为什么……偏偏迟了一日。若是……若是……”


“傻丫头,这又怎么是你的错呢?”容音声音轻柔。


“可是……奴婢原谅不了自己……”小丫头环住了容音的腰,像是被抛弃了的小动物寻找唯一的温暖一般,“娘娘,您知道吗?我看到躺在白布之下的您的时候,我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我想去陪您,我不想再一个人孤零零的活着了……”


容音没有在意璎珞的举动是否僭越,有的只是满满的心疼。


“璎珞,那些都过去了。都是上辈子的事了。”容音轻声地叹息,“傻丫头,你对我的心,我懂。别哭了,嗯?”


这一世既然已经有了如此多的不同,她自然也不会重蹈曾经的覆辙了。容音一下一下拍着小丫头的背,安抚她的情绪,眼神却愈发坚定——这一回,她定要护好每一个她珍爱的人。




(三十九)


长春宫那一夜里发生了什么,旁人自是无从得知。紫禁城的后宫里,各宫的娘娘们还是和往常一样各过各的。除了每日去给太后、皇后请安外,便是在各自的宫中呆着,连出去串门的都极少。


说起这永和宫,自愉贵人在那次枇杷膏事件中爆出已身怀龙嗣后,太后皇后便都免了愉贵人的请安,怡嫔更是日日陪着她说话解闷,愉贵人便这样安安分分地在宫中养胎。


那日高贵妃用那以有毒的新叶制成的枇杷膏喂给愉贵人,事后贵妃只说自己不知情被人陷害,皇后也没有做什么惩罚。之后怡嫔总是觉得便宜了高贵妃,认为皇后是看在高家的面子上,又没有直接的证据才轻轻放过,十分的愤愤不平。可永和宫人微言轻,又不受宠,便是再生气,也不能把贵妃娘娘如何。倒是第二天叶太医来给愉贵人诊脉的时候说起,这以枇杷新叶制成的枇杷膏,虽然有毒,但也就是让人恶心呕吐两天,根本不致命的。


叶太医说的自然错不了,太医走了之后,愉贵人就安抚怡嫔道:“姐姐,你就别担心了,叶太医说的,你也听到了。若是高贵妃真的想要害我,肯定不会用这么便宜的法子的。”


怡嫔心里也觉着有道理,却又有些想不通的地方:“可是,阿妍,若她不想害你,那日她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过来,是想做什么呢?”


是啊,这个问题是有点儿费解。不过没过两日,她就得到了答案。原来,那日她给皇后娘娘请了安回宫,途经御花园,恰好听见高贵妃身边的两个丫头正在说话。许是被吩咐出来办事儿,手里托着两个盘子,都用红绸遮着。怡嫔听见她们话里提及永和宫,便悄悄躲在一旁偷听,没成想,她们说起的竟是那日的事。怡嫔听了个完完全全,才知道原来高贵妃是真的不知情,那日过来也是因为被自己遮遮掩掩的态度惹恼了,想要给个下马威呢。知道了事情的始末,怡嫔自然也就不担心了,高贵妃没打着害阿妍的主意,又有皇后娘娘照拂,她们只需关起门来好好过日子即可。


当然,她也没去多想。作为贵妃娘娘身边的大宫女,怎么会在御花园这种人人都会经过的地方说主子的事儿呢?那不是成心想让旁人听见的吗?


瞧着怡嫔带着人从假山另一侧离开的背影,芝兰撇了撇嘴道:“阿满,我真不知道你这是图个什么。就算生下个小阿哥,永和宫那两位还能翻了天去不成?”


璎宁笑了笑:“天自然是翻不了的。可……咱们娘娘没做的事儿,凭什么让娘娘背着呢?永和宫怀疑娘娘要伤害龙嗣,这心思不灭了,以后要是万一发生了点儿什么,还不全都得往娘娘身上想呢。娘娘没做自是不怕,可总归是糟心呀。”


芝兰仔细想想也觉着有道理,深以为然地点点头:“阿满,还是你想得周到。”


这一边储秀宫的两位大宫女互相信任扶持,那一头长春宫的三位大宫女却是似乎是有了点儿嫌隙。


原本尔晴和明玉二人一直相安无事,共同服侍皇后娘娘,尽心尽力。可自从魏璎珞被调到了长春宫,有些东西似乎就开始慢慢发生了变化。璎珞长得漂亮,人又聪明机灵,极得皇后娘娘宠爱,一个才十四岁刚刚入宫的小丫头,一跃成为皇后娘娘身边的红人,自然是惹人嫉妒的。


眼看着事情就像当初的预感一样发展了下去,而且从一周前,皇后娘娘看着她的眼神忽然就不再像之前那样满是信任了,这些都让尔晴感到十分的不安。她表面上不动声色,暗地里却不着痕迹地悄悄挑拨明玉,教唆她出头针对璎珞。


开始倒真是奏了效,明玉看璎珞哪儿都不顺眼,各种刺她。然而,皇后娘娘却只是瞧着,两不相帮,只在闹得过分了的时候才出言阻止。尔晴有些看不明白皇后娘娘究竟是个什么意思,只是她渐渐发现,自那日皇后娘娘眼神变了之后,她似乎就在渐渐的远离皇后娘娘的身侧。平日里贴身伺候的,不是璎珞就是明玉,你看,就连今日皇后娘娘邀了怡嫔和愉贵人去御花园游园散心,都只带了明玉和璎珞二人。若是在魏璎珞来长春宫之前,皇后娘娘去哪儿能离了她伺候呢?


尔晴拿着剪子站在茉莉丛前,面上平静,心里却是一片翻腾——难道……是她挑唆明玉的事儿被皇后娘娘看出来了?可不应该啊,她做得那么隐秘。但若不是这个,又是为了什么?难不成,是魏璎珞从中挑拨离间?


尔晴心里头想着什么,没人知道,当然也没人想要知道。


御花园里,皇后娘娘和怡嫔、愉贵人相谈甚欢,璎珞和明玉一左一右地跟在后头。虽说明玉开始总是和璎珞过不去,但璎珞毕竟也是活过两辈子的人了,上辈子她和明玉情同姐妹,相伴多年。明玉的性子、喜好,璎珞再清楚不过。她知道明玉也是一心一意为了皇后娘娘好的,便不愿意像上辈子那样和她针锋相对那么久。毕竟身边还有个豺狼心肠的尔晴在,娘娘虽然已经知道了上辈子尔晴的作为,但这时候她毕竟什么还没做,娘娘心肠又好,不忍直接责罚,只能先稍稍远着。这种时候,她和明玉更应该团结起来,共同护着娘娘才是。在璎珞有意的讨好亲近之下,明玉近日来也有些松动,虽然嘴巴上还硬着,其实早已不像刚开始那样哪儿哪儿都要挑错了。


这么想着,璎珞侧头瞧了明玉一眼,正好明玉也看了过来,璎珞对她一笑,明玉撇着嘴就转回了头。璎珞笑着摇摇头,这明玉啊,怎么总是这么可爱呢?明明比她还大,却一直和个孩子似的性子。不知道她这辈子是不是还会喜欢海兰察,若是他们仍旧有缘,这一次,定要看着她风风光光地出嫁。


璎珞心里正想着呢,却忽听得耳边传来愉贵人小声的惊呼。她抬头,便见愉贵人一脸惊慌失措地躲在了怡嫔的身后,再往前看,竟是在不远处的凉亭里瞧见了另一拨人,正是高贵妃和嘉嫔,还有,那只正在地上转悠逗趣儿的雪白巴狗儿。愉贵人怕狗,上辈子见识过这相似的一幕的璎珞自然知道。她听见怡嫔小声和皇后娘娘解释,想要先行离开。可……怎么走得了呢?人家可是专程等在这儿的呢。


果不其然,人还没转身,高贵妃的声音就从凉亭里传了过来:“站住——”


高贵妃先是背对着皇后一行人的,这会儿已经回过了身来。璎珞看过去,便正好和伺候在高贵妃身边的姐姐对了个眼神。自从进长春宫伺候以后,因着长春宫和储秀宫的关系,姐妹俩为了避嫌,极少单独见面。可见面虽少,姐妹之间的默契却还在。璎珞看了一眼雪球,璎宁再瞧见愉贵人害怕的样子,心里便猜着了些,于是对璎珞摇了摇头,表示此事贵妃娘娘并不知情。


璎宁既然如此说了,璎珞自是相信姐姐的话的。


那么……想来便是嘉嫔自作主张了。


姐妹俩的目光都不约而同地落在了自以为计谋得逞的嘉嫔身上。


——总是想着要谋害皇嗣,天天尽给皇后娘娘找麻烦的坏女人,真是太讨厌了。


——总是想着些自以为聪明的点子,偏偏自己作就算了,还要拖着贵妃娘娘下水的蠢女人,真是太讨厌了。


不得不说,这亲姐妹啊,真的是很容易心意相通呢。




(TBC)


====================================


1、今天又是我们的小太子打酱油的一天。


永琏:明明我才是主角,可我却只配打酱油吗?(ಥ_ಥ)


作者:是什么给了你“我才是主角”的错觉?


永琏:咦?!!!(๑ŐдŐ)b


2、关于璎珞的问题,其实我是一直想给她一个机会问出来的。太心疼璎珞了,明明答应她要等她回来的,可娘娘却食言了,只留给她满目的白幡。可偏偏她不可能怨恨娘娘,就算想质问,但可以质问的人却再也不可能回答她的问题了。唉——难受……


3、璎宁表示,今天还是辛苦给贵妃娘娘洗白的一天。


桂芬儿表示,怎么感觉本宫又要背锅了?(⊙_⊙)?

评论

热度(4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