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足の小草

【延禧攻略】皇太子日记(又名:皇阿玛对不起,我要站皇额娘和魏姑姑的西皮)柒

星の雨:

感觉自己已经变得越来越啰嗦了,明明想让小狼狗和白月光早点儿见面的,结果就觉得这儿也想写一下,那儿也想写一下,就越写越多(掩面)这毛病大概永远都改不了了_(:з」∠)_


今天是有点儿短的第七篇,不管怎么说,至少已经让璎珞姑娘进宫了,也算小有进展?预计……大概……可能……也许明天会让皇后娘娘和小狼狗见面吧?(极度不确定)


唉哟,总算是找到了敏感词汇,神一般的敏感词汇,完全没GET到点啊!


=============================


(十六)贵妃娘娘,您的这波操作可太可怕了!


大清的秀女分为两类,第一类是八旗秀女,每三年挑选一次,由户部主持,可备皇后妃嫔之选,或者赐婚近支宗室。这些秀女必定是出自满、蒙、汉八旗,身份比旁人要来得高贵,只要最后被留下,一般都能封个答应,是宫中的主子。而第二类则是包衣三旗秀女,所谓包衣三旗,指的是正黄、镶黄、正白这上三旗的包衣,这类秀女每年挑选一次,由内务府主持,入选后分入内务府管辖,承担后宫杂役的工作,简单来说,就是宫女。当然,众所周知,宫女若是一朝被皇帝宠幸,那身份也就会变得十分不一般,有些甚至比不得宠的八旗秀女还要高上一头。


魏家作为正黄旗包衣,到了年纪的魏璎珞自然是要参加这第二类的秀女选拔的。


永琏在对此做了了解之后,便不再担心魏璎珞是否会进宫的问题,应该担心的是怎么才能让自家皇额娘对魏璎珞感兴趣,然后将她调至长春宫的问题才是。毕竟根据原作剧情,璎珞姑娘是因为当时怀疑害死姐姐的是傅恒,才故意要来长春宫的。现在没了这一茬,永琏觉得好像有点儿……悬?


不过,在他考虑好要怎么操作一番才能让自己以后能开心站令后西皮之前,先得知了另一个消息。


早上储秀宫的大宫女芝兰领着贵妃娘娘的旨意,大张旗鼓地去绣坊将绣娘阿满要到了储秀宫。而且好像还嫌不够显眼似的,借着体恤宫人的名头,给魏家送去了好大一份赏赐。


黑人问号脸——高贵妃这是什么操作?哎哟喂,不是吧……永琏猛地想起前世在微博上看到的剧照——咦?卧槽!这高贵妃和魏璎宁怎么看都像是有什么不可说的小秘密啊。永琏觉得自己发现了新大陆,如果此时此刻能让他发个微博,他一定要迫不及待地诉说他的新发现!


等等——好像有点儿不对!这高贵妃把魏璎宁收到宫里了,还给魏家施以恩惠,以璎珞姑娘之前那副姐控的样子,别把人给拐到储秀宫去了呀!要不得要不得,这可千万要不得!天生脾气爆不好惹的魏姐当然是她皇额娘的,怎么能让给储秀宫这位“死对头”?小狼狗要真变成储秀宫恶犬了那还了得?!


永琏觉得他已经光秃秃的脑门愁得都要发亮了。




(十七)想着念着的全是皇后娘娘


乾隆六年二月初二,魏璎珞跟在一同进宫的包衣秀女们后头,偷偷地看着这个前世困了自己整整一辈子的紫禁城。似乎一切如旧,就连那前朝留下的斑驳宫墙也是当年的模样。


“都看什么看,这是紫禁城,天底下头一份儿尊贵的地方,岂容得你们乱看。”趾高气昂带着队的,还是前世那个方姑姑,璎珞在旁人看不见的地方勾了勾嘴角,后宫沉浮几十年,在现在的她看来,这些不过都是些虾兵蟹将,根本不想理睬。璎珞朝着记忆中长春宫的方向看了一眼,皇后娘娘,请再等一等,璎珞一定会尽快回到您身边的。


之后事情的发展和上辈子记忆中的并无二致,吉祥被锦绣推了一把,摔了水桶惹怒了预备殿选的秀女。不过这一回,璎珞没有让吉祥被踩伤了手,直接用步步生莲的法子糊弄过去了。吉祥的绣工本就不错,只要没伤着手,之后的绣技考核自然不会有问题。这一次,璎珞想低调一些,不想在一开始表现得太过惹人嫉妒。虽然她并不惧锦绣、玲珑她们,但她是真的没什么心思天天和她们勾心斗角的。有这个闲工夫,还不如多想想皇后娘娘呢。


当然,满脑子都是皇后娘娘的璎珞姑娘并没有发现,在不远处有人正瞧着她看呢。


“二哥哥,那个小宫女倒是挺机灵的。”和敬攥着永琏的袖子,观看完刚才的一出大戏,感叹道。


今天是三年一次的大选最后的殿选,皇额娘自是要去主持的,和敬一个人呆在长春宫觉得无趣,便硬是拉着永琏陪他出来玩儿。永琏被闹得没法子,再加上想起今儿或许就是魏璎珞进宫的日子,便也就遂了和敬。他倒是没想到,还没走一会儿,竟是就现场围观了电视剧开始的那段剧情。那个小宫女,看起来也不过是十三四岁的模样,明明旁人都是一团孩子气,她却双目有神,说话条理清晰,简单几句就把那个被得罪的乌雅秀女哄得开开心心的。不用人介绍永琏都知道自己见着正主儿了。


“想过去看看?”永琏笑着问和敬。


和敬点点头,永琏便带着她往前走了过去。阿哥和公主出行,身后自然是跟着一大群的太监宫女的,稍稍一点动作都能让人注意到,这不,才走了几步,那边就发现他们了。两人虽然穿着的是常服,但阿哥和公主的常服自然也与旁人不同,一眼就能认出来。在宫里待久了的方姑姑连忙就带头跪下了:“奴才给慧郡王、和敬公主请安。”


“起吧。”永琏抬了抬手,还没等他说下句呢,和敬就凑到了还行着伏礼的魏璎珞面前,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呀?”


“回公主的话,奴婢叫做魏璎珞。”璎珞伏在地上,没有抬头。


自她重生以来,她自然是从父亲那儿旁敲侧击了不少关于皇后娘娘的消息。若说其中最令她震惊的,莫过于得知皇后娘娘如今身边有一子一女傍身的事儿了。儿子虽为皇上的次子,但身份却是顶顶尊贵的嫡长子,今年不过十二岁便已封了慧郡王。女儿则是在乾隆二年便被封为固伦和敬公主,比慧郡王小一岁。


上辈子,璎珞知道皇后娘娘的确曾经诞下二阿哥,可在她进宫的时候,二阿哥早已夭折好几年了,这位和敬公主更是从未出现过。她依然还是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一次会发生这样大的变化,就像她依然想不明白姐姐为什么会被调到储秀宫一样。但无论如何,她自然是为皇后娘娘高兴的,有二阿哥和大公主陪伴身侧,她的娘娘定不会再像前世那样总是带着一抹淡淡的忧愁了。


听刚才方姑姑的称呼,这会儿正和她说话的,定是和敬公主无疑。


璎珞心中盘算着,若是能讨得和敬公主欢心,那是不是就会有机会更早一步进入长春宫了呢?




(十八)今天也在努力给贵妃娘娘洗白


乾隆六年,今年是皇帝登基以来的第二次选秀。


前头一道道关卡步骤繁杂,但自有户部安排人员一处处细心准备,等到了最后一步殿选,才是皇帝亲自查看。殿选由皇后娘娘亲自主持,而整个后宫之中,有资格能同样到场的,也只有位居储秀宫的贵妃娘娘了。


当然,她也是可以躲懒的,毕竟有皇后娘娘在,贵妃娘娘也不过就是去当个围观的。不过贵妃娘娘喜欢热闹,有这样的机会,自然是要去凑一凑的。虽说大选过后,这宫里自会添一波新人争宠,但对于贵妃娘娘这样的主位,任是那些小姑娘如何争,也是动摇不了她分毫的。


换好朝服,芝兰给贵妃娘娘梳妆打扮着,魏璎宁便在一旁伺候。


被调至储秀宫已经一个月了,之前在御花园里的事似乎就那么不痛不痒地被揭了过去,没有人再来找她的麻烦,宫中也没有起什么流言。魏璎宁自是松了口气,庆幸逃过一劫是其一,同时也庆幸还好没连累到贵妃娘娘。到了储秀宫之后,贵妃娘娘对她似乎与往日也没什么不同,但不论到哪儿,都会把她和芝兰一起带上。芝兰是储秀宫的大宫女,贵妃娘娘身边第一得力的人,自然是天天与贵妃娘娘呆在一处,可她这个突然空降过来的绣娘也得此殊荣,任谁都能看出贵妃娘娘对她青眼有加了。想她之前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绣娘,可到了如今,连造办处的吴总管看到她,也会客客气气地喊她一声“阿满姑娘”。


刚开始时,魏璎宁还担心自己的存在会惹得芝兰不快,但后来才发现,芝兰和贵妃娘娘完全是一个性子,再是直爽不过。自家主子讨厌什么人,她就也跟着一并讨厌,趾高气昂,摔起巴掌来也毫不手软。可若是自家主子喜欢的,她亦是喜欢,自阿满来了储秀宫之后,对她极好,处处提点着。


宫里都说储秀宫的贵妃娘娘性子跋扈,不仅是宫女太监们,连各宫的主子们都要避其锋芒,若是惹恼了她,必不会有好下场,连带着芝兰也被那些分位低的主子们惧怕。可在魏璎宁看来,贵妃娘娘不过是个闲不住又爱要强的性子罢了。要说后宫那些弯弯绕绕的,贵妃娘娘压根懒得费心思,不过是嘉嫔娘娘在旁出谋划策,贵妃娘娘觉得有趣,又想着既然是依附自己的人,便纵容偏帮着而已。


梳妆完,芝兰和魏璎宁便一左一右扶着高贵妃上了仪仗前往殿选之处。


皇后已经到了,正坐在上方侧首的椅子上。皇后娘娘也是个极美的女子,不过她与贵妃娘娘的美截然不同。说句稍有僭越的话,贵妃娘娘美得宛若艳丽的牡丹,而皇后娘娘则若一株洁白的茉莉,虽不惹眼,却能沁人心脾。


芝兰和魏璎宁随着高贵妃给皇后娘娘行礼,贵妃对皇后这个礼行的十分敷衍,不过储秀宫和长春宫不对付也不是什么秘密了。也亏得皇后娘娘性子极好,不然这后宫里早得翻了天去。以前魏璎宁还以为是不是贵妃娘娘和皇后娘娘早年有什么过节,或者是为着皇上的原因争风吃醋,否则谁会与皇后娘娘这般脾气性子的人过不去呢?可到了储秀宫,成天呆在贵妃娘娘身边,魏璎宁觉着贵妃娘娘对皇上似乎也没那般用情至深,与其说是争风吃醋,倒不如说只是贵妃娘娘争强好胜的性子作祟,不喜欢看旁人压过她一头罢了。


皇帝过来之后,这殿选便正式开始了。魏璎宁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殿选的盛况,也是托了贵妃娘娘的福。看着那些往日里在她们面前趾高气昂的贵女门,一个个低眉顺眼地行礼,似乎都做着飞上枝头的美梦,也算是一种颇有意思的体验。更不用说还有皇帝的花式评价以及自家贵妃娘娘“字字珠玑”的附和增添趣味了。


为了得到皇帝的关注,贵女们总会使用些千奇百怪的小手段。当然,小手段也是有风险的,若用得不好,比如那个“步步生莲”的乌雅氏,不但被逐出宫去,甚至还连带父亲也被治罪。但若是用得好,比如那个一耳三钳的纳兰氏,就得了皇帝的喜爱,留了牌子。


一罚一赏皆是君恩,皇权便是个如此可怕又深不可测的东西。




(TBC)

评论

热度(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