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足の小草

【延禧攻略】皇太子日记(又名:魏氏姐妹附凤记)拾玖

星の雨:

(四十六)


离弘昼越来越远,璎宁心中这才悄悄松了口气。她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却不知道高贵妃早就把她的不对劲看在眼里。回了储秀宫,宫女上了茶,高贵妃便找了个事把芝兰遣了出去,只留下璎宁一人伺候。


往日在宫中时,贵妃身旁一般也都只留一个人,芝兰和璎宁都习以为常,没觉得有何不妥。


直到贵妃娘娘靠在软榻上喝了一口茶,看似无意地开了口:“阿满,本宫待你可好?”


这个问题问得有些突然,璎宁有些摸不透贵妃娘娘的心思,只能如实回答道:“娘娘待奴婢自然是极好的。不仅把奴婢调到身边,还提拔了奴婢的父亲。娘娘对奴婢一家有再造之恩。”


高贵妃微微勾了勾嘴角,还算是个知道感恩的丫头,不过——


“既是有再造之恩,那你为何还有事瞒着本宫?”


璎宁心里一跳,一时有些拿不定主意贵妃娘娘忽然这一出质问是为了哪般,但也只能连忙规规矩矩地在高贵妃面前跪好,小心翼翼地问:“奴婢愚钝,还请娘娘明示?”


高贵妃将茶盏重重放在桌子上,以求作出一种十分严肃的态度:“本宫问你,你和和亲王是怎么回事儿?”


璎宁的脸色不自觉地变了变,虽然很快调整了回来,但那一瞬还是明明白白地落在了盯着她看的高贵妃眼里,更加确定了她心中关于“阿满和和亲王发生过些什么”的猜测。


璎宁抿了抿唇,低头道:“奴婢不知道娘娘指的是什么,奴婢与和亲王从未有过接触。”——除了除夕夜那一回……


高贵妃忍不住冷笑——呵,这是一个个都当她是瞎的,没长眼睛的吗?


“从未有过接触?从未有过接触你反应那么大?”高贵妃的声音里带上了一丝不悦。她就不明白了,自把阿满调来了储秀宫,她处处器重她,信任她,甚至连骂一句都几乎没有,她的态度还不够明显吗?为什么阿满还要瞒着她?就连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也依然闭口不言?她可是阿满的主子,有什么事儿是她不能知道的?就算阿满有了喜欢的人,告诉她一声她也能赐她一笔丰厚的嫁妆啊……等等,喜欢的人?


高贵妃只觉得胸口忽然冒出了一团火,太阳穴突突地跳着。她身子前倾,一把抓住了璎宁的左腕,瞪着眼道:“你是不是和和亲王有了私?!”


高贵妃气得狠了,手上就有些控制不住力道。指尖上的护甲尖锐,擦着璎宁的手腕划过去,留下一道血痕,她也没发现,只盯着璎宁的脸,似乎是想看明白对方到底在想些什么。事实上,便是问她究竟在气些什么,高贵妃也是说不个所以然来的。贴身宫女和亲王私通自然是值得生气的事儿,可似乎,她气的却并不仅仅只是阿满败坏了储秀宫的名声的事儿。


璎宁手腕吃痛,可贵妃娘娘说出来的话,却让她根本顾不上手上的疼痛了。她不明白贵妃娘娘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猜测,自来了储秀宫,她除了出去办事儿还有之前去绣坊看望妹妹外,就从没离开过娘娘身边,娘娘怎么可以这样怀疑她?!一时间璎宁觉得十分委屈,手腕上的伤口一阵阵的抽痛,偏偏还被高贵妃抓得紧紧的,似乎更是疼了一倍,眼眶便不自觉地红了一圈:“娘娘,奴婢绝没有做出这样的事!”话才说完,就被手上的疼痛惹得忍不住“嘶”了一声,璎宁要强,便连忙死死咬住了唇。


看着眼前人的表情,高贵妃又有些心软,不自觉稍稍松了手上的力气。可她手一动便觉着似乎是沾上了什么液体,一侧过头才看见璎宁手腕上不知何时多了好长一条口子,血流了不少,瞧着有些触目惊心。


胸口那一团很是不讲道理怒火好像一下子就被浇灭得干干净净了,高贵妃有些手忙脚乱的,顺手就拿了自己的帕子给璎宁擦血迹,心里后悔得要命,偏偏还要嘴硬:“你这是傻了吗?疼了不会叫一声?”末了也不给璎宁反应的时间,转头就把芝兰唤了进来,火急火燎的让她去拿上好的金疮药。


这一系列动作做得那是一气呵成,等璎宁回过神来的时候,芝兰都已经出去拿药了。


璎宁觉得自己今天是真有点儿看不太明白贵妃娘娘的意思,好好的突然发了脾气,看着似乎气得就要拉她出去砍头了,怎么转个眼似乎又不怎么生气了,不仅不生气,还用自己的手帕给她止血?


高贵妃不说话,璎宁心中不解也不敢随意开口,怕又惹了贵妃娘娘生气,只能低着头,眼睁睁地看着贵妃娘娘好好一张素净的帕子,染上了刺眼的红色。


芝兰动作倒是极快,没一会儿就把金疮药送了进来。见高贵妃也没留她下来的意思,乖乖地放下药又退了出去。


高贵妃一手还轻轻握着璎宁的手腕,另一手放下了手帕便去拿药,一副要亲自给璎宁上药的架势。


“娘娘,奴婢自己来……”璎宁慌慌张张开口,可话说了一半就被高贵妃狠狠瞪了一眼,只得乖乖闭上嘴。


“上药这种事,本宫还是做得来的。”高贵妃一边细细地给璎宁上药,一边说道。擦去了伤口周围的血迹,药膏抹在伤处清清凉凉的,疼痛也缓解了不少。


贵妃娘娘明明还是往日里的模样,可一想到先前毫无缘由的质问,璎宁就觉得委屈得不行,咬着唇好半天,最后还是忍不住小声道:“娘娘,奴婢真的没有。”


高贵妃自己这会儿都觉得刚才那脾气来得有些莫名其妙,心里觉得后悔,语气自然也就不自觉地软了不少:“是本宫想岔了。只是本宫不明白,阿满,既然不是,又为何不能对本宫说呢?你在储秀宫一日,本宫自然便能护你一日。本宫就不信了,我储秀宫的人,谁还敢给了委屈受不成?”


说到最后,高贵妃语气上扬,眉眼间满满的都是自信和傲气,就像一抹阳光,照进了人的心底里,暖洋洋的。


贵妃娘娘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璎宁知道已经不可能再回避下去。况且,若是因此与贵妃娘娘生了嫌隙,对她来说才是真的得不偿失。贵妃娘娘的性子她很清楚,喜欢厌恶都是再直接不过的。她若是真的喜欢,便愿意给出最好的,器重信任一样都不会少。可若是让她失望了,背弃了她给予的信任,她也绝不会再重新给你半分。


于是,待上完了药,高贵妃放开了璎宁的手,璎宁便伏下了身子道:“不知娘娘可还记得今年的除夕夜,奴婢来给娘娘裁衣,却比约定晚了半个时辰。”


高贵妃手上动作顿了顿,眉间轻蹙。


她自然是记得的,她还记得阿满当时左腕上的手印,可却怎么都不愿意说究竟是怎么弄的。她当时猜到阿满应该是惹到了什么人,阿满不说,她也懒得追问,简单粗暴的把人要到储秀宫来便是。以她如今的身份地位,想要动她身边的人,除了皇上,任谁都得仔细掂量掂量呢。之后也确实没再发生什么,也没人来找阿满的麻烦,高贵妃便觉着事情应该是过去了。可这会儿又被提起……所以,那天晚上阿满惹上的人是和亲王?


“究竟发生了什么?”高贵妃问道,“以你的性子,怎么会冲撞了和亲王?”


璎宁伏在地上,手不自觉地捏紧了裙摆:“那日……和亲王许是喝醉了酒,换了侍卫的衣裳进了御花园。起初奴婢也以为只是巡逻的侍卫,可没想到……没想到他竟突然捂住了奴婢的嘴,想要非礼奴婢……”


“什么?!”高贵妃猛地死死抓着软榻上的矮几边缘。


“若非慧郡王刚好路过,奴婢怕是已经……”


“这么大的事,你为何不告诉本宫?”


“奴婢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宫女,和亲王却是皇上的亲兄弟,奴婢便是说了,也不能如何。又何必让娘娘烦心呢?”


高贵妃哑了口,她知道阿满说的没错。之前那个缠着阿满的侍卫,她可以一句话就撸了他的顶戴,逐出宫去。可和亲王却是皇上最看重的弟弟,那晚的事情一旦泄露出去,结果只有一个,为了掩盖皇室丑闻,皇上会毫不犹豫地下令处死阿满。她又能做什么呢?高贵妃陷入了一种莫名的无力感中,手越捏越紧却毫无知觉,直到耳边传来惊呼。


“娘娘,您的手——”


高贵妃回了神,那痛感才像是忽然间全都飞了回来,让她忍不住“唉哟”了一声——得了,这该是报应吧。刚刚不小心伤了阿满的手,这会儿就把自己的手也划了道口子。


“娘娘,奴婢帮您上药!”刚才的恐惧全都飞走了,璎宁看着贵妃娘娘手上不小心划出的口子,满眼都是担忧。


高贵妃乖乖地伸着手,任由璎宁给她摘下护甲,仔仔细细地擦药,眼睛却没有错过璎宁眼眸中真真切切的关心。自额娘走后,便再没有人这样全心全意地关心过她了。哥哥虽然也关心她,可他终究是个男人,有自己的家室和事业;芝兰虽然对她忠心耿耿一心一意,可更多的还是尽着一个宫女的本分;至于皇上,高贵妃也看得透彻,帝王哪来的什么真情,他的关心不过是偶尔的心血来潮以及考虑到外朝高家的势力罢了。只有眼前这个人,她能感觉得出来,这个丫头望着她的时候,眼里就是真的只有她一个人。甚至她看到的,根本就不是外在的这个张牙舞爪,骄横跋扈的高贵妃,而是那个被隐藏在最里面的,柔软而脆弱的高宁馨。


魏璎宁。


高贵妃在心里默默地念了一遍这个名字。因为宁字冲撞了她的名讳,所以魏璎宁一入宫就由绣坊的张嬷嬷改名叫了阿满。这件事情算不得隐秘,稍微让人一查便可知晓。


可若是阿满的话,高贵妃暗暗地想,便是和她撞了字,她也并不觉得有什么不舒服的。璎宁这个名字很好听,也很适合她呢。


“阿满,”高贵妃忽然开了口,神情严肃,“本宫绝不会让你就这样白白受了委屈的。”


璎宁抬起头,高贵妃说话的时候,微微向前倾了倾身子,以至于此时两人的脸离得竟是格外的近。贵妃娘娘身上特有的透肌香体丸的馥郁清香传入璎宁的鼻尖,让她心脏有些不受控制的剧烈跳动起来,一时间甚至忘了她其实是想要劝阻贵妃娘娘别再计较那件事的初衷了。


便是旁人都说贵妃娘娘跋扈又如何?在她魏璎宁的眼里,贵妃娘娘便是这世上最好的主子。而她,愿意用自己的一辈子来回报主子对她的恩。






等芝兰终于再次被唤进殿内伺候的时候,她才发现——怎么贵妃娘娘的手也伤着了?明明刚才送药进去的时候还好好的呀。


看着收拾好药,端着托盘离开的璎宁,芝兰表示这波操作她真是一点儿都看不懂。不过,娘娘对阿满是真的好,她可从来没看过娘娘亲自给哪个奴才上药的呢。仔细想想,可还真有点儿羡慕呐。




(TBC)


===============================


1、本来一开始没想到光这一处剧情就能写这么长的,反正就是写着写着不自觉就……_(:з」∠)_


2、感觉桂芬儿和阿满的感情已经快可以看见胜利的曙光了╭( ・ㅂ・)و ̑̑  当然,也有可能是我的错觉,毕竟……我也不知道接下来究竟会写成什么样子了。随缘看码字时候的感觉吧(不负责任脸)


3、重新看了一遍18集,好想写桂芬儿唱贵妃醉酒肿么破。美得太过惊艳,真的要忍不住爬墙了(*/ω\*)


4、这章没有白月光和小狼狗,但我还是悄咪咪地打了一个令后的TAG

评论

热度(3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