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足の小草

【延禧攻略】皇太子日记(又名:皇阿玛对不起,我要站皇额娘和魏姑姑的西皮)拾壹

星の雨:

(二十八)总觉得贵妃娘娘就是个背黑锅的


高贵妃是储秀宫的主位,但这住在储秀宫里的娘娘可却不止她一个。


嘉嫔便是住在这储秀宫里的另一人。嘉嫔位份比贵妃娘娘差了许多,外朝家里的地位也不如高家,在宫里自然是唯贵妃娘娘马首是瞻。她嘴皮子好,常常三言两语便能让贵妃娘娘开心,或引起贵妃娘娘的兴趣,再加上贵妃娘娘膝下无子,嘉嫔却有个四阿哥傍身,贵妃娘娘对嘉嫔母子也算是十分的好了。


不过,自璎宁来了储秀宫之后,观察许久,却在嘉嫔身上品出了些不一样的味道。


贵妃娘娘平日里行事恣意,惹得旁人惧怕,事实上或许也是有些故意做给皇上看的意思。若她和皇后娘娘一样宽宏大量,便会有笼络人心之嫌,皇上反而会开始忌惮外朝高家的势力了。虽然璎宁有听芝兰说起,贵妃娘娘似乎和高大人关系并不是很好,与继母更是势同水火,但她依然在尽力为高家的前程而努力。每次一想起这件事,璎宁总是会有些心疼贵妃娘娘,可怜天下女子,就算在紫禁城里身居高位又如何,对家族而言,依然只是可悲的工具罢了。


扯远了,贵妃娘娘行为跋扈,惹得后宫中妃嫔们敢怒不敢言,这里头除了贵妃娘娘的一部分故意为之外,璎宁觉得,嘉嫔给贵妃娘娘出的那些“鬼主意”也是“功不可没”。瞧瞧这一桩桩一件件,次次都挑得贵妃娘娘出头,好处,她得了,锅可全都是贵妃娘娘背着呢。璎宁为着贵妃娘娘不值,可她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宫女,又怎敢明着置喙主子们的决定呢?


这不,一大早的,嘉嫔又来给贵妃娘娘上眼药了。好容易昨晚才没让贵妃娘娘继续多想怡嫔和愉贵人的事儿,可嘉嫔却又把它捅了出来,撺掇着贵妃娘娘去给愉贵人一个下马威,甚至还提出了用有毒的枇杷新叶代替惯用的老叶制成枇杷膏,喂给愉贵人。


“她们既然敢瞒着不说,那么落了胎,也只能怪愉贵人自个儿不小心,不是么?”嘉嫔笑着道,眼睛里的光让人看着有些背脊发凉。


高贵妃没有说话,轻摇着扇子思索着,似是还有些犹豫。


“娘娘,这枇杷新叶有毒的事,虽知道的人极少,可也不能断定太医院的太医们都不知晓啊。”璎宁犹豫了片刻,还是开了口,“若是被瞧出来……”


“娘娘放心,只需买通太医,自不会有人看得出来。况且,这新老枇杷叶入药,味道一模一样,就算是旁的太医来,也不可能查出来的。”嘉嫔自信满满地打包票。


“旁的太医或许看不出,可若是叶太医……”璎宁顿了顿,“宫里都说,叶太医见多识广,多少其他太医认不得治不好的病,他都治好了。奴婢是担心……”


高贵妃皱皱眉:“那你说怎么办?本宫总不能就这么忍了吧?”


“奴婢觉着,用普通的枇杷膏即可。”


“你的意思是……?”高贵妃侧头看着璎宁,看起来是对她的话有点儿兴趣。


“娘娘不过是想给怡嫔和愉贵人二人一点教训,她们俩现在心中有鬼,看见贵妃娘娘一定吓得不行,认定贵妃娘娘带来的药是不能喝的。到时候,她们一定会去求救,而且不出意外,一定是请的皇后娘娘。皇后娘娘仁慈宽厚,定会带着太医前来。既然娘娘给的是普通的枇杷膏,那么任谁都查不出问题,到时娘娘站在有理的一方,难道还怕没地儿出气吗?”璎宁一口气把自己的想法全说了出来——到时候再想办法阻止贵妃娘娘用太偏激的惩罚手段,这事儿大约也就能翻过去了吧。


高贵妃点点头:“你这主意不错。”她用手里的扇子托起璎宁的下巴,笑得妩媚,“本宫倒是没看出来,你竟然也有这么多鬼点子。”


璎宁被高贵妃这一笑弄得差点儿没回过神来——贵妃娘娘,您能不能不要笑得那么好看,奴婢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二十九)有毒?无毒?


既是计划着用普通的枇杷膏,事情自然也就简单得多,大大方方去太医院请人便好。也不拘哪位太医,只说愉贵人得了咳疾,又不愿请太医,贵妃娘娘知道了担心,便来请个太医前去永和宫瞧瞧。说明了是咳疾,太医们自然会事先备好枇杷膏等常用药物,免得再临时去准备。一切不过是顺理成章。为了防止意外,璎宁还自告奋勇亲自去了一趟太医院,众目睽睽之下说了贵妃娘娘的意思,请张院判帮忙推荐了一位擅长治疗咳疾的刘太医。


就和璎宁预料的一样,贵妃娘娘一到永和宫,怡嫔就吓得去搬了救兵,随后皇后娘娘便带着张院判和叶太医一起过来了。


那个时候,刘太医才刚刚诊断完愉贵人的病症,取出枇杷膏呢。愉贵人一看到刘太医手里的药,整个人抖得和筛糠似的,贵妃娘娘一句话都没说,只是好整以暇地坐在椅子上瞅着她,她就吓得连爬都爬不起来了。璎宁在边上站着只觉得有些无奈——娘娘,您这已经完全是个彻头彻尾的黑心人形象了啊。


当然,当事人自个儿倒是一点儿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好看的嘴角还微微勾起,像是在看一场好戏——可不,对贵妃娘娘来说,这大概就是一出好戏呢。


璎宁好心过去扶住发抖的愉贵人,温和地道:“愉贵人,您别紧张,我听张院判说,这位刘太医十分擅长治疗咳疾,一剂药下去定会药到病除的。”


愉贵人拼命摇着头,死死拽住璎宁的袖子:“我没病,我不用喝药,我没病……”


皇后娘娘就是在这个时候带着人进来的。


看见皇后和随后的怡嫔,愉贵人这才松了一口气,行了礼以后差点儿没能从地上爬起来。至于璎宁,自然是回到了高贵妃的身侧,规规矩矩地站好。


本就是打着吓人的目的来的,心里没鬼,高贵妃回答起皇后的问题也是气势十足。


现场情况也不算混乱,虽说进来的时候愉贵人全身发抖,但也没人按着她,旁边的宫女更像是被她抓着的,端着药碗的太医也还在旁边跪着没强行给她喂药,看着倒还真不像是要故意害人的。不过,既然带着太医过来了,怡嫔又言之凿凿地说高贵妃想要害愉贵人,例行的药物检查还是要做一做的。


本就没做手脚,高贵妃自然还是那副趾高气昂的模样,直到叶天士查看药碗后表示,这碗里的枇杷膏乃是枇杷新叶所制,不仅不能治疗咳疾,反而还会造成喉咙肿胀、呕吐等症状。


“你说什么?!”高贵妃惊得一拍桌子,璎宁也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这怎么可能!她们明明什么都没做,哪里来的枇杷新叶?


怡嫔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她刚想开口,却被皇后抢了先:“高贵妃,你怎么说?”


“皇后娘娘,此事我们娘娘是毫不知情的。”璎宁连忙跪下辩解,“就连张院判都没看出来的问题,我们娘娘又怎么会知晓?今日是奴婢去太医院请的太医,缘由也明明白白说了,刘太医也是张院判亲自推荐的,这些事,太医院里当值的太医们都能作证,我们娘娘只是好心替愉贵人延请太医,绝无半点加害之心。还请皇后娘娘明鉴。”


皇后认真地看了看眼前跪在地上的宫女,却并不是以往总是跟在高贵妃身边的那个芝兰。她倒是有听尔晴和明玉说起过,一个多月前,高贵妃大张旗鼓地去绣坊要了一个绣娘到身边,做了贴身宫女。还听说那个绣娘不仅人长得漂亮,脾气还特别好,感觉和高贵妃根本不是一个路子上的,也不知道高贵妃是哪根筋搭错了,偏偏还特别抬举这个绣娘,去哪儿都带着。如今看来,应当就是眼前这个了。


脾气好……吗?听刚刚那条理清晰、言辞犀利的一段辩解,还真想象不出来是个脾气好的。但忠心护主是真,倒也怪不得高贵妃抬举她,信任她。


皇后想着,却忽然觉得眼前的场景有些模糊起来——


为什么她会觉得这一切竟是忽然有了一丝莫名的熟悉感?在她记忆的深处,似乎也有一个相似的身影,也是这般跪着,用不卑不亢的声音为她辩驳。


“你不只是污蔑了本宫,你还差一点误杀了魏璎珞!”


有声音凭空在脑海里炸裂开来。


魏璎珞……


璎珞……




(三十)扇了翅膀的蝴蝶究竟是谁?


那日回了长春宫后,容音还觉着有些恍惚。


这一个多月过来,频频做起的梦,时而忽然出现在脑海中的话语和场景,似乎所有的都和那个叫做“魏璎珞”的小宫女有关。容音不太明白究竟为何会如此,但有一点却是可以确认,她和魏璎珞之间,定是有些因缘的。


容音不说话,回了宫后就坐在软塌上撵着佛珠,双眼微闭。尔晴在身后替她捏着肩膀,明玉见殿内没有旁人,便不甘心地道:“娘娘,您就那样放过高贵妃了?依奴婢看,一切肯定都是她谋划的,被叶大夫戳穿了,就故意装作毫不知情。”


“明玉,你真的认为,高贵妃是想要谋害愉贵人?”容音睁开眼睛问道,脸上还是那个温温和和的模样。


“除了她,还会有谁?娘娘,我们进去的时候,愉贵人都怕成什么样了。大家可是都瞧得分明。”明玉一想到愉贵人发抖的模样,就觉得她十分可怜,心里忍不住又更讨厌了高贵妃一分。


“你啊,什么时候才能更稳重一点儿呢?”容音无奈地叹了口气,但还是好脾气地做了解释,“高贵妃平日里是嚣张跋扈惯了的,愉贵人性子懦弱,胆小怕事,再加上刚刚有了身孕,有些疑神疑鬼的。高贵妃只要往那儿一杵,什么都不用做,只是瞧她一眼,她就会瑟瑟发抖了。”


“娘娘,哪有您说的这么夸张。”明玉不太认同。


“怎么没有,今天可不就是这样吗?高贵妃带着太医给愉贵人看病是假,但这枇杷膏有毒的事,她大约也是真不知情的。”


“既然看病是假,害人也是假,那她到底是去干吗的?”明玉被绕的有些糊涂。


容音笑了起来,朱唇轻启:“吓人。”


“吓人?”


“对,她就是去故意吓愉贵人的。”皇后端起桌上的茶盏饮了一口。先前在永和宫,进屋时是何种情况她看得分明,后来叶天士说出枇杷膏有问题时,高贵妃脸上的震惊她也看得分明。皇后心里和明镜似的,今天这一出,高贵妃不安好心是真,但在她看来,最多也不过就是来吓唬吓唬愉贵人的,若说重到谋害皇嗣,那还真不至于。不过——


“太医院里常备的枇杷膏为什么会有问题,这个的确该好好查查了。后宫里为着争宠,女人们各怀心思斗来斗去,只要不太过分,本宫可以不管。但任何人,不论为了什么,只要是向皇嗣动手,本宫都绝不会轻饶。”


枇杷膏的风波这就算是翻了过去。


事后,璎珞在璎宁过来看她的时候,旁敲侧击地打听了一回。宫里的事儿,向来都是没有不透风的墙。宫里头这么多人,平日闲暇时间没什么事做,便只爱传些八卦消息。所以璎珞问起的时候,璎宁也没觉得奇怪。她也算是当事人,便挑着能说的部分大致说了。


听到叶天士真的查出了枇杷膏的问题,怡嫔也好好的没有被罚,璎珞心里悄悄地松了口气,随即又有些疑惑地反问:“枇杷新叶有毒的事儿,贵妃娘娘真的不知情?”——上辈子过来,她一直都觉得那件事肯定就是高贵妃干的,目的自然是看愉贵人肚子里的孩子不顺眼。不然为何听说她知道枇杷新叶有毒的事情,就要抓她过去,若非她急中生智装傻,恐怕还没遇上皇后娘娘就要一命呜呼了。可现如今听姐姐的意思,这一次竟并不是?


璎宁知道贵妃娘娘在后宫里口碑不太好,不相干的人她自然不在乎人家怎么想,但对于自己的妹妹,她却是不希望璎珞也对贵妃娘娘有了误会的。


“璎珞,贵妃娘娘平日里行事张扬,惹得众人惧怕是不假。但贵妃娘娘心却不坏,要说迫害有孕的嫔妃更是绝不可能。不论如何,贵妃娘娘赏识我,抬举我们家,也是对我们家有恩。旁人说什么我们管不着,但我们家却不可说,明白吗?”


姐姐呀,你是不知道,上辈子这位“心却不坏”的贵妃娘娘,可是干了不少的坏事儿呢。有毒的枇杷膏那还是前奏,后来几次要杀愉贵人不说,甚至还差点儿把五阿哥给埋了。在璎珞看来,上辈子刚入宫那几年,除了伺候皇后娘娘外,尽是和高贵妃斗智斗勇了,想想都觉得心累。


不过,这辈子到目前事情的发展实在与上辈子有了太多的不同。璎珞不知道姐姐究竟是如何与高贵妃相识的,但高贵妃赏识姐姐是真,抬举他们家也是真,就连璎珞自己也沾了点儿贵妃娘娘的光,在绣坊无人敢惹。姐姐的性子温和善良,为人做事都有底线,绝不会是盲目愚忠的人,既然姐姐说高贵妃对枇杷新叶的事不知情,那或许如今的高贵妃是真的与上辈子不同了。


只是,璎珞又忍不住开始想——究竟是为什么呢?到底是谁造成了这一世如此多的变化?是上辈子根本不存在的和敬公主?还是上辈子应该早已夭折的慧郡王?又或者说是……姐姐?




(TBC)


=======================================


很久没更新是因为……某只卡文了_(:з」∠)_


卡文的结果就是……可能写着写着就坑了(喂!)


为了给桂芬儿洗白白,做坏事的黑锅总得有人背走对吧。所以,emmmm...大嘉嫔娘娘,您的盒饭预热中,请注意查收哦 ̄ω ̄=


说起来,感觉阿满姑娘似乎正在向着贵妃娘娘毒唯的道路上行进呢~

评论

热度(4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