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足の小草

【延禧攻略】皇太子日记(又名:皇阿玛对不起,我要站皇额娘和魏姑姑的西皮)肆

星の雨:

(七)总有刁民想害本皇子


上书房读书的日子刚开始觉得难熬,但习惯了之后,倒也还受得下去。


因着乾隆的宠爱和纵容,哪怕并不合规矩,永琏也基本上隔上一日就要去长春宫给自家皇额娘请安。旁人就算是羡慕嫉恨,面上却也是不能带出一点儿的。


对于该如何让自己能顺利跨过九岁的坎,永琏也考虑很多。他虽不知道历史上的端慧太子究竟是怎么死的,但不外乎两种可能,一是生病二是后宫倾轧。若是生病,他现在能做也只有抓紧时间好好锻炼身体,这时候的皇子从小娇生惯养的,什么事都不用自己做,不论吃穿用度都是精细,可越是这样,反而很容易一不小心就生病。再加上医疗条件不好,病死也是再正常不过。永琏也只能努力增强自己的体质,别让自己因为一个“偶感风寒”就GG了。可若是因为后宫倾轧,被人害死的……他目前人小言微,就算小心翼翼可也没法做到成天防贼的。永琏思索再三,觉得唯一的办法也只有从自家皇阿玛这边入手了。


乾隆自登基之后,国事繁忙,比起之前做宝亲王的时候要忙的多,若是他不去上书房,永琏甚至好几天都见不着他。人的感情都是处出来的,想要让乾隆对自己这个嫡长子更加上心,放在心里疼宠,自然是要多多相处才是。就像圣祖爷当年亲自教导废太子,父子感情深厚,旁的兄弟可是一点儿都比不上。若不是废太子后来自己作妖,恐怕这皇位就没他们这一支什么事儿了。


打定了主意,永琏便会在没去长春宫请安的日子里,刻意找些问题去养心殿求皇阿玛解惑。乾隆宠爱这个儿子,加上又是问的学业上的问题,他本就把永琏当做继承人,便是再忙也愿意抽些空出来指点一二。永琏内里本是个成年人的灵魂,自会比同龄的孩子理解得更深更透彻,这一来二去,一人教一人学,父子感情自是越来越好,乾隆也对永琏的事情更上心了许多。


时光飞逝,转眼就到了乾隆三年。这是历史上端慧太子的大限之年,永琏时刻小心谨慎,也不知究竟是真,还是只是他疑神疑鬼了,他总觉得似乎有人在鬼鬼祟祟地窥探着乾东五所。秉着宁可信其有的念头,在某次教学过后的父子闲谈中,永琏就看似无心地提了一句。


窥探皇子?这还了得,不论目的究竟是什么,都是乾隆所不能容忍的。更不用说这事还涉及到了他最看重,甚至亲自培养的嫡长子。于是,这边永琏一回去,乾隆立马后头就派了两个暗卫去查了。


这不查不要紧,一查还真查出问题来了。


八月里的时候,暗卫揪出了一个趁着永琏去长春宫时,企图偷偷把出痘之人贴身小衣藏进他枕头底下的小太监。这样的人,自然是要送去慎刑司好好审问的,可没成想侍卫一个疏忽,让这小太监咬毒自尽了。人死无对证,乾隆发了好大一通脾气,勒令仔细去查,可偏偏这幕后之人藏得极深,竟是一点把柄都没留下。


没抓到心怀叵测之人,乾隆始终觉得不安心,那两个暗卫也就这么留在了永琏身边潜伏着。


可没想到千防万防,还是百密一疏,进了十月的时候,永琏有天从长春宫回乾东五所的路上,被个不长眼的小宫女泼了一身水。永琏自然不会因为这样的小事就要杀要剐的,虽然及时赶回了乾东五所换上干衣裳,可第二天却还是染上了风寒。


风寒本不是什么大病,只是永琏这一回却来势汹汹,太医开了几服药,没想到不仅没好转还越来越严重了,几天之后甚至发起了高烧。


唯一的嫡子出了事,皇帝和皇后急得那是团团转,皇后整日呆在乾东五所,亲自照料,谁劝都劝不回去。乾隆在乾东五所砸了几个杯子,甚至发话要把那日冲撞了永琏的小宫女抓来杖毙,好容易被皇后劝下,说是要给永琏积德。皇帝听进去了,饶了小宫女一命,无处发泄的怒火全降在了太医院头上,大骂太医院一群庸才,火急火燎之下,隐约记起有个叫做叶天士的游医,据说医术高明。在这样的情况下,也只能请来试上一试了。




(八)逆天改命的第一步


把人请进宫,叶天士仔细查了查,最后恭恭敬敬地道:“回皇上,皇后娘娘,二阿哥得的是伤寒。这症状又与普通伤寒有些许不同,才导致太医院诊治不出来。这病症拖了一段时间,耽误了最佳的治疗期,不过,幸亏二阿哥身子骨要比旁人壮实许多,臣这就用药,不出一个月,二阿哥定能康复。”


得了叶天士的准话,帝后这才稍稍放心,令叶天士放手去做。


永琏觉得自己这一觉睡了很久。期间一直迷迷糊糊的,似乎听到很多人在自己耳边说话,却什么都听不清,只觉得全身发冷。当时他就想,难道真的改不了命了吗?天意不可违,他终究是活不过九岁?可是他不甘心啊,他要是死了,皇额娘该有多难过,和敬也会哭成个小泪包吧。他不想死,明明发誓了要孝顺额娘一辈子的,他怎么能死?


好不容易再次睁开了眼睛,眼前还是他熟悉的木雕床顶。他还在乾东五所,所以,他还没死?


额前有清清凉凉的感觉,十分舒适。虽然头还有些晕,但空气中那股子淡淡的茉莉花清香,让他感觉到十分安逸和温暖。有人轻轻握着他的手,接着耳边传来似乎是尔晴姑姑的声音。


“娘娘,您已经一整宿都没合眼了,二阿哥要是知道您因为他累坏了身子,也会觉得难过的。”


皇后摇了摇头,轻声道:“叶大夫说永琏今天就会醒,本宫想陪着他。”


永琏觉得眼眶有些热,忍不住道:“额娘……”许久不说话,他声音都有些哑了。


微弱的声音立刻吸引了皇后和尔晴的注意。皇后惊喜地转过头,发现昏睡了将近十天的儿子已经睁开了眼睛。皇后伸手抚上儿子的脸,永琏可以感受到手掌的温暖和颤抖。


“永琏——太好了,你终于醒了,太好了……”皇后想笑,可眼角却止不住滑下泪来。她是真的吓坏了,这些天来,她真的好怕,好怕再也看不到她的永琏了,再也听不到他叫自己“额娘”了。


“额娘。”永琏握紧了皇后握着他的手,“永琏不会离开额娘的。”




(九)初见傅恒


乾隆三年终究是这样稳稳当当地过去了。


永琏不知道他这算不算是过了早夭的坎,待他病好全了之后听尔晴姑姑说起,治好他病的叶大夫说,若非他身子骨健壮,恐怕就真的撑不过来了。看来他平日里勤于锻炼还是颇有先见之明的。


永琏重新回了上书院读书,没过多久,乾隆便把他叫到跟前,把先前派到他身边的两名暗卫正式交给了他。永琏没想到,暗卫这样的组织竟然是真的存在的。这是一支只效忠于皇帝的势力,乾隆给了他两个,这无疑是天大的恩宠和信任。想来应是这次永琏大病一场,是把乾隆吓坏了,虽总算是有惊无险,但他自然绝不允许自己的嫡子再出什么意外。


永琏叩首谢恩,乾隆摆摆手让他起来:“之后有时间便多去陪陪你皇额娘吧,你这次生病,她整日照顾你,人都瘦了一圈。你该去好好孝顺孝顺她。”


“是,儿臣领旨。”


从养心殿出来,永琏转身就去了长春宫。远远在殿外头就能听见里面传来和敬“咯咯”的笑声了,仔细一听,似乎除了皇额娘的温和的声音外,竟还有个年轻男子的声音。永琏心中疑惑,脚底下加快了步子。


“二阿哥,您等等奴才——”王勤在后面一边小跑一边道。


里面显然听到了声音,永琏进去的时候,屋里的人都看了过来。除了皇后和和敬外,屋里还站着个约莫十八九岁的少年,他穿着的是宫内的侍卫服饰,看着倒是俊朗非凡。


“永琏,来。”皇后朝永琏伸出手,永琏自然是高兴地过去请安。皇后揽着他的肩膀指着那侍卫道:“你还没见过吧,这是你的舅舅,额娘嫡亲的弟弟,傅恒。”


“见过二阿哥。”傅恒朝永琏拱手行礼。


没想到这位竟然就是鼎鼎有名的富察傅恒,这位在乾隆朝可是位了不得的人物,他前世里不少电视剧都有他出现,而且形象多是温柔深情,引无数迷妹折腰。那么这里的他,又会是怎样的人呢?




(TBC)


============================


小太子这算是度过他九岁的坎儿了,接下来就是各种孝敬额娘、助攻然后吃瓜看戏了2333


傅·大猪蹄子·恒正式露个脸,不出意外的话,下次更新魏姑姑就要闪亮登场啦。拖得有点儿久,大约我们皇后凉凉都有点儿望眼欲穿了。

评论

热度(4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