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足の小草

【延禧攻略】皇太子日记(又名:皇阿玛对不起,我要站皇额娘和魏姑姑的西皮)伍

星の雨:

(十)宫宴


时间总在一天天的前进,不会为任何人停下脚步。


乾隆五年,刚满十周岁的永琏被谕旨册封为慧郡王。十岁的郡王,还直接越过了贝子和贝勒,这在大清建国以来可是少之又少,足以见得这位慧郡王究竟有多得盛宠。谕旨下来之后,一时间长春宫风光无限,后宫里无人敢与其争锋,外朝里富察一族也是风头极盛。


转过年来到了乾隆六年的除夕宫宴。


这除夕的宫宴是皇帝的家宴,除了太后、各宫的娘娘们,还有皇子公主外加皇帝最宠爱的弟弟,永琏的五叔——和亲王弘昼。目前后宫之中皇子仅有四人,公主更是只有和敬一个,且年纪都还小,便都各自跟着自己的额娘坐着。仔细一瞧,竟是只有皇后身边坐着两个孩子,一子一女凑成一个好字,惹人羡慕。


永琏本是极孝顺的人,和敬和他亲近,也是被他教得极孝顺额娘。一顿家宴下来,两个孩子竟是把尔晴和明玉二人的工作全抢了去,布菜夹菜做得有模有样,不仅其他妃嫔看着眼红,连乾隆都有点儿嫉妒起自家皇后了。


宫宴结束,后妃们各自回宫,皇帝则是会去长春宫和皇后一同守岁。


永琏自然也是要去长春宫的,过年尚书房放假,他难得可以回长春宫陪着皇额娘和妹妹小住几日。不过在去长春宫之前,他奉了皇额娘的吩咐,去侍卫所探望那位大过年还在宫中轮班值守的傅恒舅舅。


可到了侍卫所,永琏却觉着不太对劲:“傅恒舅舅,你不是值守吗?怎么没穿侍卫服?”


傅恒尴尬地咳嗽了一声,他压根没想到姐姐竟然会让慧郡王过来看看他。他刚无奈和喝醉了酒的弘昼换了衣裳,这要是被姐姐知道了,可免不了一顿责备。只好胡乱找了个理由:“我只是有些累了,所以回来歇一会儿,便才换了衣裳……”话没说完,脸倒是有点儿红了。


永琏笑道:“傅恒舅舅,你可真不会说谎。”


编不下去了,傅恒只好把事实全盘托出,央求永琏别告诉自家姐姐。


永琏听后吃了一惊:“舅舅,这五叔醉了酒胡闹,你怎么也纵着他?他穿着你的衣裳,若是出了什么事,你岂不是也得被连累?”


傅恒满脸苦恼:“皇上宠爱和亲王你也不是不知道,和亲王这么闹着,我这不也是没法子。”


永琏无奈:“若是没出事就罢了,假若真出了什么事,我可不帮你瞒着皇额娘。”


然而,心里想着别出事,可永琏没想到,还偏偏真出事了,甚至还刚好被他给撞了个正着。




(十一)卧槽,原来我穿的是《延禧攻略》?!


从侍卫所出来,永琏抄了近道走御花园去长春宫。走到半道儿上,忽然听得一个女子的尖叫,随即像是被捂住了口鼻,声音又闷了下去。


永琏皱了皱眉,他想起刚刚弘昼和傅恒换了衣裳的事儿,担心真是弘昼干了什么,到时候牵连到傅恒身上,会惹得皇额娘难过,便抬了抬头,示意王勤过去看看怎么回事儿。


没一会儿,就听见王勤的声音,满是惊讶:“你们在做什么?”接着又是女子的一声惊叫,然后永琏抬眼就见一个穿着侍卫服饰的身影从假山后头蹿了出去。


在后宫里生活了这么久,永琏稍稍一想便猜到了事情的大概。古代女子贞洁事大,哪怕是被人非礼强迫,事情暴露出来,吃亏的也是女子。更何况,那个非礼的人,百分之九十就是他那位荒唐的五叔了。


“十一,把他拿下。”永琏吩咐跟着自己的暗卫。


没人回话,却有一道影子顺着那身影逃走的方向而去。


永琏转过假山,只听见王勤正指责道:“好一对儿狗男女,竟在御花园里行这等苟且之事——”


“王勤。”永琏皱了皱眉,王勤连忙退回他身边,赔笑道,“王爷,您看这……”


永琏看着眼前拢着自己衣领伏在地上,还有些发抖的宫女,粉红色的宫装应是造办处的,叹了口气道:“整好衣服,抬头说话。”


宫女低着头整理好自己被扯开的衣领,又行了一个伏礼:“奴婢多谢慧郡王救命之恩。”


“别趴着了,起来说话吧。”


宫女慢慢直起身来,抬头。那是一张十分清秀脱俗的脸,虽刚刚经历了惊险,可她的双目仍湛湛有神,脸上薄施粉黛,发上插着一支铜钗,秀眉纤长,别有一股动人气韵。难怪五叔会看上她。不过——这宫女似乎看着有点儿眼熟?


“你叫什么名字?怎么这个时辰会出现在这里?”永琏问道。


“回王爷的话,奴婢叫做阿满,是绣坊的绣女。下午贵妃娘娘派人通知奴婢,说是今年的新衣需要改一改,奴婢正是要去储秀宫给贵妃娘娘裁衣的。”名叫阿满的宫女回答得不卑不亢——从绣坊去储秀宫走御花园倒是正常,“没想到刚才突然被一个侍卫捂住嘴拖到这儿来,奴婢力气小,无力回天,但刚才混乱之中扯下了那侍卫腰上的玉佩,奴婢斗胆,请王爷为奴婢做主。”阿满说着,双手捧上一只玉佩。


王勤接到主子的示意,上前拿过玉佩送到永琏手上。永琏借着月光瞧了瞧,果不其然看见了上面满文纂刻的“富察”二字。


“阿满?我想起来了,你之前去长春宫送过新衣,皇额娘称赞你手艺好,还赏了你。本王说得可对?”永琏道。


“皇后娘娘温和大度,体恤下人,奴婢承蒙皇后娘娘厚爱,感激不尽。”阿满说着,又行了一礼。


说起来……与和亲王换了衣裳的傅恒,在御花园里差点儿被侵犯的名叫阿满的宫女,犯事后逃走的和亲王,被落下的傅恒的玉佩……等等,这剧情他怎么觉得有点儿熟悉呢?虽然他已经穿越到此十年有余了,可他记性好,对于穿过来之前正在大热播放的电视剧多多少少还有些印象。这莫不是——


永琏抽了抽嘴角,问道:“阿满是你的本名?”


“回王爷,奴婢本名魏璎宁,因为冲撞了贵妃娘娘的名讳,才改名阿满的。”阿满低着头道,不知道为何眼前的慧郡王会突然问这个,却也只能如实回答。


猜测被验证,永琏觉得有点儿微妙……哎哟,不是吧,搞了半天,原来他穿的不是正史,而是电视剧《延禧攻略》?可电视剧里从来没提起过皇后还有个女儿的事呀。还有……那啥……他不小心把璎珞姑娘的姐姐救下了,她会不会就此不进宫了呀?




(十二)令妃娘娘表示,可能她打开这个世界的方式有点儿不太对?


二十七年了,距离她最爱的皇后娘娘离开,整整二十七年。


那一天,娘娘从角楼一跃而下,带走了所有曾经属于那个魏璎珞的善良和美好,也带走了她心中那份无法述说的爱。她的光不见了,从此只留她一人在黑暗中踽踽独行。她是想过随她的娘娘而去的,可是最后她没有。她活了下来,与那个负了娘娘的男人虚与委蛇,只为了让那些害了娘娘的人,一个一个付出代价。


她的娘娘那么好,温柔端庄、贤惠大度,娘娘她到底做错了什么?老天为何要对她如此不公?


自正月以来,令妃便觉得精神不济。这些年来,她把害了娘娘的人,一个一个送去了地下,她报完了仇,却也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这世间对她而言再也没有留恋——


娘娘,请再等等璎珞,璎珞这就去陪着娘娘可好?


娘娘,不要再抛下璎珞了……


娘娘,若是时光能倒流,璎珞决不那样大张旗鼓的复仇了。娘娘,璎珞只愿意护您平安,璎珞,只想做您的璎珞。


娘娘……


娘娘——!!?


璎珞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她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个熟悉却又陌生的房间,那是她曾经勉强可以算作是“家”的地方。她……为什么会在这里?发生了什么?璎珞看着自己的双手,那还是一双稚嫩的手,就好像是她还未进宫前一样……等等,还未进宫前?


璎珞不可置信地看着铜镜里那张,属于曾经的自己的稚嫩的脸庞。所以……她回到过去了吗?那么——


心中止不住涌出狂喜的情绪,若是她真的回到了未进宫之前,那么她的皇后娘娘是不是依然安好?想到这里,璎珞再也坐不住了,她跳起来跑到屋外,找人一问时间,原来这会儿乃是乾隆六年的正月。正月……


正月?!璎珞心里一跳,她还记得,她的姐姐正是在这个正月被逐出宫,最后被裕太妃给害死的。元宵节还没过完,姐姐的尸身就被送到了家中,甚至连魏家的祖坟都进不去。心中的狂喜骤然被冲散了大半,她还是来晚了一步,没能救下姐姐……


不,她怎么能这么贪心?璎珞摇了摇头,能回到皇后娘娘还活着的时候,能再见到她的娘娘已经是上天垂怜,她不该再奢求太多。


对不起姐姐,这一世,璎珞恐怕再也不能为你正名了。可是,璎珞不能再重蹈覆辙。璎珞有了心爱的人,这一次定要护她一生。姐姐,你会原谅璎珞的,对吗?


璎珞自顾自沉浸在悲伤的情绪中,却猛地被父亲的声音打断:“璎珞,你站在这儿发什么呆?快随我去前厅领赏。”


“领赏?”璎珞有些不解,以前可从没来过这一出啊。


魏清泰一张老脸笑成了菊花:“你姐姐啊,被贵妃娘娘看中,调到储秀宫做了贴身宫女。承蒙贵妃娘娘垂怜,还给我们家送了过年的赏赐呢。这可是一等一的殊荣。”


“啊?”璎珞惊讶得话都说不出来了。她没听错吗?姐姐不仅没死,还去储秀宫做了宫女?这是什么神奇的展开?她不会是还没睡醒吧?


“哎呀,你还愣着干什么?快点过来啊!”魏清泰见璎珞一点反应都没有,急着一把拉住她往前厅而去。


待送赏赐的人离开,璎珞还有些懵。旁的人看着这些赏赐,心里直羡慕魏家出了个好闺女。储秀宫的贵妃娘娘,那是什么人?后宫里除开皇后娘娘,她可是有着头一份的盛宠,得了贵妃娘娘的青眼,魏家在内务府的地位也是水涨船高了。


旁边恭维的人渐渐散去,魏清泰转头便看见自己的小女儿还呆愣着,气得拍了她后脑勺一巴掌:“你今天是怎么了?你与你姐姐素来亲厚,怎么她得了赏,你反而一副木头样子?平时的机灵劲儿都去哪儿了?”


璎珞这才从震惊里回过神,好言好语把父亲哄骗了过去,然后匆匆回屋。


她想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让她熟知的事情拐了个弯儿,但不论如何,姐姐还活着也是好事。这时的贵妃娘娘自然是高贵妃。上辈子璎珞刚进宫的时候,只觉得这个高贵妃实在是讨厌至极,天天在后宫里头害这个害那个的,喜欢和她最爱的娘娘对着干,甚至还把娘娘从楼上推下来,害得她的娘娘流产,昏迷不醒了许久。但后来渐渐的,她才知道,高贵妃不过是个跋扈的性子,要说她真有多坏心肠,那还真没有。对她而言,喜欢就是喜欢,看不惯那就明着说看不惯,一点儿都不虚伪做作。最坏的是那些看起来谦谦君子,背地里却心如蛇蝎的家伙。若姐姐真是得了高贵妃的青眼,调她到身边,那么对姐姐来说或许也算是个好去处。


姐姐还活着,她自然不用再去复仇了。但是她还是要进宫的,她要回到她的娘娘身边,不让那些蛇蝎心肠的家伙再害了娘娘。至于高贵妃,若是看在姐姐的面子上,她或许可以收敛一些,但是,上辈子她把娘娘推下楼的事儿,她还记着呢,总得找回场子来的——此时的她一点儿都没考虑过,现在她不过是个小小的奴婢,怼高贵妃,简直像是天方夜谭呢。




(TBC)


========================================


本来今天还是没有魏姑姑什么事儿的,但是因为昨天答应了要让魏姑姑出场,所以强行把这段提前了。


于是,就像大家所看到的,魏姑姑是重生回来的。有了魏·皇后娘娘死忠小狼狗·前令皇贵妃·重生·璎珞姑姑以及爱新觉罗·附凤女孩·站定令后西皮不动摇·永琏的双重金手指加持,皇后凉凉,您的未来还有什么好担忧的呢?


另外还就是,桂芬×阿满这个西皮我是吃的呀,看到后面是真觉得前期只有一个人在努力宫斗的贵妃娘娘其实也没那么讨厌了,想给贵妃娘娘洗个白,以后看贵妃娘娘和皇后娘娘相亲相爱怼坏人,然后一起宠幸魏家姐妹的画面似乎也挺不错的?wwww

评论

热度(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