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足の小草

【令后】皇后娘娘万福金安 七

金多云:

  令贵妃×富察皇后
 
  *身为令妃的魏璎珞勾引皇后娘娘的故事
  *二人正颠鸾倒凤不知天地为何物
  *快上凤辇!
 
  得了重感,更的晚了点,感谢催更的小可爱们,天冷注意保暖!
 
-
  与她所想的一样,令贵妃果真适合极了这大红色。宛若未出阁的小女子的肌肤,带着些许的柔嫩,两双藕臂更是似若无骨的环着她。
 
  她的吐息,她身上的温热,让富察容音难以沉下气,尤其是那一句以身相许。


  令贵妃面上泛着红,却装作大义凛然的模样,故意勾引的人想要欺负她。
 
  富察容音忍不住的摸了摸她滚烫的小脸,虽说平日里她与令贵妃走的亲近,但也没有这般不成体统,因为有旁的人在,总归是要在意一些,免得被心怀不轨的人看了去。
 
  如今终于看清了她自己的心,又怎么能再放过她。
 
  可这令贵妃竟然轻轻的按住了她摸她脸颊的手,随后侧过了她的小脑袋,亲吻了她的手心。
 
  “……”
 
  她的凤榻上静的只有她们两个的呼吸声,两个人的目光相对,眸子犹如铜镜一般能看见对方的影子。
 
  此时不到傍晚,平日里是天色还没有暗,偏偏今日下了大雨,外面时不时响起一两雷声,可她的寝殿内如眼前所见,又是另一番模样,两个人都快要忍不住心里的雀跃。
 
  而这胆大的愈发的放肆,竟然轻启嘴唇,舔舐了一下她的手心。
 
  柔软,湿热,这是真正的无骨。
  她不爱猫,但却在宫里见过,她偶然一次遇到了,索性命人寻了些鱼干亲自喂它,如同那时的尾巴轻轻撩过她的脖子,又讨好似讨好般的舔舔她手。
 
  见魏璎珞仰着头看她,眼神中满了从未有过的渴望,富察容音就知道,这一回一定要把这个狐狸喂饱她才肯善罢甘休。
 
  富察容音刚要有动作的时候,手就停留在了令贵妃的腰间,她眉头轻蹙,她们的服饰素来显得她们身材宽大些,一层又一层的衣服更是瞧不出里面是何等身材。
 
  如今一见,她不由得生气,平日里为她调理身体调理的那么勤,时不时还命小厨房做些好的送来,没想到对她自己就这般的不好。
  
  虽说魏璎珞年纪不算大,加上是女子本就该娇小些,偏偏这个胆大的都已经瘦的没什么肉了,只要摸一摸,似乎有几根骨头都能够数得出来。
  她可算是见识到了皇上说的令贵妃不爱用膳,愁的他处理政事的时候都放不下心。
 
  “这里要再多一些肉才好。”
  富察容音用手指轻轻撩过她的腰侧,惹得魏璎珞难以忍受,痒的不行。
 
  “皇后娘娘别闹臣妾了。”
  “原来你怕这个。”
 
  她可没有打算放过这个只知道气人的。
 
  魏璎珞见情况不妙,连忙撑着身子后退,可这皇后娘娘的床榻就算是比她们这些嫔妃的要好要大,那也总共是床榻,最多不过改个凤字,再躲,那也还只是在这榻上。
 
  不过她令贵妃是何许人也,只见她环住这大清皇后的腰,两个人直直的倒在了令贵妃没有再盖在身上的被褥上。
 
  “皇后娘娘,吻臣妾好不好。”
  令贵妃心思很多,也很坏,要不然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还叫她为皇后娘娘。明摆了就是提醒着她身份,同时看着这属于皇上的皇后,属于六宫的皇后,属于大清的皇后,只为她不循规蹈矩、不守伦常。
 
  偏偏她爱极了她。
 
  自然无论她有什么样的请求,都会依着她。
 
  许是因为她宫里栽着许多栀子花,她的身上也带着这清淡的香味,与皇上身上的阳刚气息和浓重的龙涎香味不同,她更爱这淡雅的味道。
 
  女子是柔软的,嘴唇的地方更甚,只要尝过一次,那么下一次就绝不可能浅尝辄止。
 
  魏璎珞眯着双眼,耳朵上的红晕漫到了脸颊,她知道皇后娘娘肯定不会让她好过,不然也不会就这么磨蹭她,分明是不想让她好受,当真折磨人。
 
  而且娘娘的目光从未离开过她的眼睛……
 
  她偷了个间隙,推开了身上的人。
 
  “你若是不喜欢,本宫便叫人送你回延禧宫。”
 
  魏璎珞盯着身上的人看,嘴角含笑,完全不是要赶她走的样子,她委屈的瘪了瘪嘴。
 
  “皇后娘娘分明才是最坏的那个。”
 
  富察容音勾了勾嘴角,不置可否,抬起手拉下了两边的幔帐,明黄色上绣着暗纹的绸缎倾洒而下,遮住了殿内仅剩的一点烛光。
 
  她也曾私下里与令贵妃这般亲密过,但也顾及着以后的许多事,顾及着她的想法,就算平日里令贵妃对她有再多的不规矩,也不过是点到为止。
 
  但到如今已经不需要再顾虑什么了,这条路上有她陪着,她们两个就能一直走下去。
 
  以前她对做这档子事只认为是作为妻子的责任,门当户对的嫁入宝亲王府,哪里来的什么情情爱爱。原本她也是不屑这些的,她的家里都是传统的人,可她的心却不想遵循这传统。
 
  偏偏嫁入宝亲王府,偏偏得王爷偏爱,后来又成了这大清的皇后。
 
  可到头来,只有这个令贵妃,这个魏璎珞,能让她的心如止水不再平静。
 
  她的一颦一笑都牵动着她的心,平日里抄写御诗都能写出她的名字。
 
  所以她无论如何,都不能再放过这个不知不觉间占据了她的心的人。
 
  “对付你这个小坏蛋,那就只能用更坏的。”
 
  富察容音不等她反应过来,直接俯身吻住了这个只知道说气人话的令贵妃,手上挂着的手珠因着她的动作都滚落在魏璎珞裸露的肌肤上。
 
  冰凉的珠子落在她偏热且敏感的腰际,惹得她想要惊呼,偏偏这时还被吻着,下意识的呼喊倒是给身上的人留了愈演愈烈的机会。
 
  最不公平的是,她身上只有一件最后的遮挡,而这皇后娘娘则是一件不缺,身上整齐的厉害,好像只要有人叫她,就连整理都不用,直接出去也不会有人觉得不妥。
 
  魏璎珞心里觉得憋气,可还要迎合着身上人的索取,心里的不快就要从口中发泄出去,她坏心眼的咬了那人的舌尖,惹得她蹙眉瞪向自己。
 
  而富察容音也是有骄傲的,怎么能容许她随意试探她身为皇后的威严。
 
  带着手珠的那边用力的环住了令贵妃的腰身,似若无骨的躯体贴向她的一身皇后服饰,今早众嫔妃请了安,她没有旁的事要做,也就没有换别的服饰。
 
  而令贵妃可没有好受到哪里去,绣坊宫女的绣工可是一般人都比不上的,而皇后更是除了皇帝外最尊贵的,为她做的衣服更是最好的针线布料,虽说皇后娘娘平日爱节俭,不爱用金丝银线,但这能面朝臣子的朝服可是最能显得皇家地位的。
 
  而她魏璎珞,此时正亲密接触着这金丝银线。
 
  上好的线,上好的料子,此时正抵着她最柔弱的地方。
 
  “容音……”
  就算是她平日里再强硬,也受不得这般刺激,只好软了态度,求身上的人能叫她好过一些。
 
  可身上的人见了她这般柔弱又怎肯再放过她。
 
  “乖。”
  富察容音解开了她身上的肚兜,却也没有直接将它拿掉,而且隔着这层锦缎亲吻着那片柔软。
 
  她与魏璎珞同是女子,自然是知道要如何取悦她。
 
  “容音。”
 
  魏璎珞觉得有一团火从心底升起来,更是要从那羞人的地方羞人的地方汹涌而出,她不知道怎么做才能消减这份愁苦,明明就算是她与皇上这般亲密,也都不曾有过这样的感觉。
  只好紧紧的抱着她心爱的人,修长的双腿更是不知廉耻的夹着她的腰身,全然不自知的磨蹭着。
 
  富察容音虽不想放过她,但也不想她如此难过,没有环着令贵妃腰的那双手缓慢挪动着,触及到了那最柔弱的地方。
 
  “嗯……”
 
  令贵妃满足的轻呼倒是让她闹了个大红脸,她可从未听过如此放荡的声音。就算是她自己,也不曾这般……
 
  不过,这一次就让她这个做皇后的,来伺候这个令贵妃也没什么不好。
 
  如窗外细雨顺着窗沿滴落在地,倒是给屋内的呜咽增添了几分颜色,时不时的雷声倒是遮掩去了那难以抑制的碎语。
 
  门外的宫女们用油布遮完了花坛,全身都被雨水打湿,大宫女尔晴站在门旁虽听的不是很真切,但也总归能猜想到一些,便命这些小宫女们去换一身干净的衣服,随后打上伞随明玉去准备晚膳。
  当然这寝殿前是任何人都不可靠近的。
 
  雨没有要停下的意思,而寝殿内的温情也自然不会消散。
 
  “这样就累了?”
  见令贵妃失神的躺在她的身下,头撇向一旁不看她的眼睛,气息还没有缓和过来,倒是在这只有她们两个的寝殿里显得有些羞耻。
 
  令贵妃怕痒,偏偏皇后娘娘难得动了些坏心思,在她即将踏入云巅的那一刻,不怀好意的用另一边的手轻轻撩拨她的腰侧,惹得她应接不暇。
  可离那只有一步之遥,倒是叫她更难以自持的交了自己的身子。
 
  瞪了罪魁祸首一眼,见她挑眉还要下手,魏璎珞连忙柔声求饶。
 
  “皇后娘娘最好了,璎珞累了。”
 
  见她身上的肚兜早就被自己揉的不成样子,还染上了令贵妃些许汗水,富察容音轻轻摸了摸她的脸颊,躺在了她的身侧。
 
  “小憩一会儿吧,然后该用膳了,午膳都没有用,饿了吧?”
 
  魏璎珞见她神色松懈,嘴角的笑意愈发的大了。
 
  “饿了,要吃皇后娘娘。”
  “什么?”
 
  还没等她回过神,两个人的位置瞬间颠倒,她令贵妃可是小了皇后娘娘尽十岁,体力更不是如皇后娘娘所想的那般差。
 
  深知自己又被诓骗了的富察容音顿时脸色如火烧,早知道就要她个好几次,看她还有没有这个力气。
 
  不过眼下她还是要担心担心自己为好。
 
  “哪有皇后娘娘伺候妃子的道理,臣妾作为令贵妃,定要好好伺候皇后娘娘,不枉费皇后娘娘平日里教导臣妾的一片苦心。”
 
  她哪里是苦心,分明是苦口说不出!
 
  不过人是对的人,她心甘情愿,倒也没了那些旁的想法。
  富察容音学着令贵妃的样子用双臂勾住了她的脖子,将她轻轻拉向自己。
 
  “那令贵妃妹妹,可要好生伺候,不然小心本宫罚你。”
  “臣妾谨遵皇后娘娘懿旨。”
  
 
  都过了好些炷香的时间,小宫女们不耐烦也不敢吭声,可明玉是谁,可是这长春宫里最急性的大宫女,没有之一。
 
  “尔晴,你说了准备晚膳,不出一炷香娘娘们肯定出来,这如今都多少炷香了!”
 
  尔晴心里苦,原本听着应该是差不多了,怎么又……而且这回隐忍的声音好像还不是令贵妃,倒像极了她的主子皇后娘娘。
 
  “你还不让我去通报!那你跟我说说皇后娘娘和令贵妃到底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这你还是自己问令贵妃吧。”
 
  让她说还不如给她来个鹤顶红!
 
 
  不过好在没一会儿里面终于是有了动静,不过推门出来的不是皇后娘娘,而是令贵妃。
 
  “明玉去准备一下晚膳。”
  “令贵妃娘娘,已经备好了,就等着您和皇后娘娘了。”
 
  魏璎珞点了点头,想必这时候皇后娘娘服饰也整理好了,便叫人送了进去。
   
  “令贵妃娘娘,奴才也不可以问一下,您刚刚在和皇后娘娘做什么?这饭菜奴才都命人热了好些次了您才出来,晚膳的时辰都过了。”
 
  富察容音一听险些呛到,连忙又吃了几口饭。
 
  魏璎珞见她脸色有烧起来的趋势,心里觉得好像,明明她才是最开始最凶的那个,怎么这时候好像她把她怎么样了似的。
  不过她也没有打算让她心爱的人难堪,勾了勾嘴角,只留给明玉四个字,便让她们出去了。
 
  “尔晴,你说这鸾凤和鸣是什么意思?”
  “你自己想!”
 
  从未见过尔晴生气,明玉还真觉得有点稀奇。而且这令贵妃分明是欺负她,给了她这么一个难题。
 
  明玉哼了一声,令贵妃不告诉她,那她问皇后娘娘不就好了。
 
  她这样想着,心情顿时好了不少,又命小厨房做了几道特色的小菜,命人端了去。
 
 
 
 

评论

热度(4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