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足の小草

【延禧攻略】皇太子日记(又名:魏氏姐妹附凤记)贰拾叁

星の雨:

(五十四)


圣驾出现的那一刻,璎宁觉得自己仿佛从云端高高地坠落,跌入泥里,随即便被淹没得彻彻底底。忽然出现的失落感让她觉得格外难受,这种感觉,是她之前从未体会过的。 


在这后宫之中,有了皇帝的荣宠,才能地位稳固。主子地位稳固了,底下的奴才们才能挺直腰板,过得有个人样。甚至于,若是在高位的主子面前得了器重,这奴才呀,过得可比宫中不得宠的妃嫔还好呢。所以,贵妃娘娘得宠,她应该是要与有荣焉的。你看,芝兰的脸上就满满的都是喜色。道理她都懂,可是胸口却总是觉得抑郁,像是被什么重物压住了,堵得她快要喘不过气来。 


皇帝扶着贵妃入了殿内,璎宁和芝兰并排站着,看着贵妃恍若一滩春水软在皇帝的怀中,眉眼嘴角全是柔媚,皇帝认真地瞧着她,几乎连眼睛都错不开——是啊,这样的贵妃娘娘,谁又舍得将视线错开哪怕是一点点呢? 


璎宁将手藏在袖子里,不自觉地握紧。面上却一点也不显,仍是平日里那样温温和和的模样。 


主子们在里头柔情蜜意,奴才们自然是不敢打扰的。但为了防止主子们临时有什么吩咐,都规规矩矩地伺候在殿门外头。 


皇帝进来的时候,只带了身边的总管大太监李玉。说到这李玉公公,他跟在皇帝身边多年,早把皇帝的心思摸得透透彻彻的,有时候只需要皇帝一个眼神,哪怕皇帝嘴上说的是另外一个意思,他也能猜出皇帝心里真正想要的是什么。这样的本事,可不是谁都能练出来的。李玉作为后宫众多太监之首,自然是替皇帝掌管着无数双眼睛跟耳朵,许多秘密在他这里根本不是秘密,偌大一个后宫对他而言,仿佛只是一堵时刻透风的墙,不管皇帝想问什么,他都能说出令人满意的答案。 


贵妃娘娘在后宫里地位仅此于皇后娘娘,皇帝对她也颇为宠爱。虽然近些年来,皇帝在后宫中多是翻些新人的牌子,但从赐下的赏赐来看,谁是真正受宠的自然不言而喻。在李玉这里,储秀宫自然是值得重点关注的对象,有些事情,皇帝不在意不过问,他却不能不知道,免得哪日皇帝问起,他若是一无所知指不定屁股底下的位子就得挪一挪了。


说起储秀宫今年来发生的几件大事,第一是住在偏殿的嘉嫔娘娘似乎不再如往日那样深得贵妃娘娘信任了,第二便是贵妃娘娘在正月里从绣坊大张旗鼓地把一位绣娘调到了身边。贵妃娘娘看中了一个奴才,这本也算不得什么大事。但这个绣娘和储秀宫的画风实在格格不入,可偏偏贵妃娘娘却稀罕得紧,就由不得人多瞧上两眼了。把她调来储秀宫的时候,贵妃娘娘的那般做派,就好像是故意做给某些人看,好让他们知道这个人可不是谁都能动得了的。这其中的意味,就颇有些耐人寻味了。李玉琢磨了好一阵子,也没琢磨出来这个叫做阿满的绣娘,究竟是哪个地方得了贵妃娘娘的青眼呢? 


不过,这个丫头倒是真的厉害。在外头,办事向来规规矩矩,从不仗着自个儿储秀宫大宫女的身份给旁人甩脸子,不论是受宠或者不受宠的主子还是各路的奴才,礼仪那是一点儿都不错的,哪怕是曾经对储秀宫不满的人,对着她这温和的模样也生不起气来。在储秀宫里就更不得了了,要论如何安抚贵妃娘娘,以前嘉嫔还能算上第一位,可自从这丫头来了之后,便是嘉嫔也得靠边儿了,而且根据内务府提供的不确切数据,今年过来,储秀宫打碎的物件和奴才更换的频次,都比以往要少了不止一倍呢。


今日皇上临时起意进了储秀宫,李玉也算是有机会好好观察观察这个阿满。 


借着外头的月光,李玉抬眼瞧了璎宁几眼——仔细看着,倒也是个颜色不错的丫头。不过这也不奇怪,贵妃娘娘自个儿艳冠群芳,审美自然是挑剔的,身边的人怎么着也不可能不好看吧。只不过,从面上看起来却也看不出什么特别的,李玉心里叹了一声,转眼目光落在不远处的小戏台上——说起来,刚才跟着皇上过来的时候,他不敢僭越去瞧贵妃娘娘,便扫了眼四周。这贵妃娘娘身边伺候的人都立在戏台侧边,偏偏却只有这阿满站在台下,瞧着竟像是个观众似的,虽然只是恍惚中的一眼,但李玉总觉着似乎在阿满的脸上瞧出了一抹痴,这种眼神他跟在皇上身边瞧得多了,后宫里那些妃嫔们都是用这样的眼神瞧着皇上呢。 


不对,他在想什么呢?李玉心里的小人抽了自己一巴掌——戏台上的是贵妃娘娘,阿满又是个宫女,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眼神?一定是他眼睛花了吧。 


“李公公,皇上今日怎么有空到储秀宫来了呢?”等候的时候,芝兰看似无意地同李玉搭起了话。 


“唉哟,芝兰姑娘,您这话说的。皇上想去哪儿,咱们做奴才的,哪能揣测呀。”李玉笑眯眯地道,整个人圆滑得不行,看似说了不少,可什么实质性的也都没说。 


璎宁默默地听着芝兰和李玉打太极,努力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他们的对话上,才能阻止自己总在脑子里乱想着里头贵妃娘娘和皇上究竟在做些什么,说些什么。直到身后的帘子忽然被掀开,皇帝一个人走了出来。 


芝兰和璎宁连忙蹲下身行礼,只听得皇帝的声音在头顶说道:“贵妃醉了,你们进去服侍她去寝殿休息吧。” 


两人连忙称是,皇帝便带着李玉准备离开,可刚走了两步,忽的又回过身掀了帘子往里头瞧了好几眼,颇有些恋恋不舍的味道。可再不舍,贵妃已醉,自是无法侍寝的。 


待走到院子里,皇帝停下脚步,瞧了一眼储秀宫的主殿,想了想,目光又转到偏殿的位子。不一会儿,这位帝王心中似乎已有了决断:“李玉,去传旨,送白贵人回去吧。朕想瞧瞧永珹,今晚就宿在储秀宫了。” 


“嗻。”李玉躬身应道。 


啧啧,这嘉嫔娘娘可是好运气,这么大一馅饼儿就这样砸头上了。也是贵妃娘娘自个儿不争气,引来了皇上,却偏偏醉过去了,平白便宜了嘉嫔。 


李玉心里头想着,可他不知道,贵妃娘娘统共也不过是喝了那么几盅酒,酒还都只是浅浅的盖了酒盅底,便是贵妃娘娘酒量再差也不至于会就这么醉了不是? 


当然,他想不到也是自然的,毕竟就连他们那位聪明绝顶,慧眼如炬的万岁爷,不也都被骗过去了吗?


 


(五十五)


等皇帝离开,芝兰和璎宁便进了殿内——贵妃娘娘已被皇帝安置在了软榻上,安安静静地躺着,似乎是已经睡着了。 


虽说皇上要她们俩服侍贵妃娘娘去寝殿休息,可娘娘都已经在榻上睡着了,哪怕寝殿并不远,靠着她们两个平日里就没干过重活的大宫女,要把娘娘挪过去也不是件容易事。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只能决定给先贵妃娘娘卸了头上的钗饰,脱了外头的戏服,又从寝殿里拿了一床薄被给娘娘先盖上。 


“芝兰,今晚我来值夜吧。”收拾好后,璎宁说道。 


“这怎么好,今晚本就是轮到我值夜的。” 


“娘娘醉了,半夜或许会醒,今晚怕是会累些。也是我不好,之前没劝着娘娘不要饮酒,所以今晚还是我来吧,你去休息好了。”璎宁坚持。 


知道璎宁是好意,芝兰也就点点头,抱着贵妃的钗饰和戏服出去了。 


殿内只剩下了璎宁和榻上的贵妃娘娘二人。淡淡的酒气混合着贵妃娘娘身上那透肌香体丸的清香,别有一番令人迷醉的味道。 


璎宁跪在榻边伸手帮贵妃掖了掖被角,望着贵妃的睡颜不自觉又有些出神。 


她知道今晚自己的情绪很不对。或许从贵妃娘娘要赏她一支曲的时候起,她的心就开始飘扬了起来。明明早就在心里告诫过自己无数回了,贵妃娘娘待她好已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若还能在贵妃娘娘身边伺候一辈子更是她的幸运,她怎么敢再奢求更多?皇上的到来狠狠地打醒了她,是啊,梦毕竟是梦,不可能永远沉溺其中的。 


璎宁叹息,站起身来将殿内的几盏烛台一一灭了,仅留下一盏小油灯。做完这些,她正准备将内殿的帘子放下,却忽听得榻上有响动。 


“阿满——”贵妃唤了她的名字。 


璎宁连忙放下手中的活儿,重新跪回榻边,便见贵妃微微睁了眼,眼中似乎还缭绕着些许朦胧的雾气。 


“娘娘,您醒了。奴婢去给您取醒酒汤——” 


“皇上呢?”贵妃问了一句。 


璎宁眸子里的神色不自觉地黯了黯,道:“皇上去了嘉嫔娘娘的偏殿,要奴婢去——” 


“不必了。醒酒汤也不用了,本宫眯了一会儿,已经没事了。”贵妃翻了个身,又复闭上了眼睛。 


“可是……娘娘您毕竟是饮了酒,若不喝点醒酒汤,怕是明天会头疼的。”璎宁担忧。 


“那点儿酒,还不至于呢。”贵妃说着,重新睁开眼,便瞧见了璎宁眼睛里一闪而过的惊讶。 


“娘娘……您……没醉?”璎宁不敢相信,“那您不是……欺君……” 


贵妃笑了,仿佛洒落了一地的星辰。若非空气中还弥漫着酒气,哪还看得出她喝过酒呢。“本宫有些累了,实在没什么精力伺候皇上。不过,倒是便宜了嘉嫔。罢了,就当是本宫赏她了吧。” 


——娘娘,全天下也就您敢这么说话。把皇上赏给嘉嫔,这话僭越得都够砍好几次脑袋了。 


璎宁瞧着贵妃娘娘的笑颜,压在胸口的重物就那么突然消失了。心情就像是放飞的风筝,又开始一点一点的飘扬起来,连嘴角的弧度也有些抑制不住。或许,属于她的这场梦,还没有到醒过来的时候吧……


 


(五十六)


皇帝翻了白贵人的牌子,却忽然改道储秀宫,最后宿在了嘉嫔那儿的事,第二天大早上就几乎全后宫都知道了。去皇后那儿请安的时候,有好几个人都愤愤不平地提及了此事,其中情绪最为激动的,自然是被截了胡的白贵人。 


容音坐在主座上撵着手珠,听着底下的人抱怨,脸色淡淡的。 


皇上想要召谁侍寝,那都是圣意。后宫里头这些女人啊,是唯恐天下不乱呢。不过,她倒是听说,昨夜里皇上改道储秀宫是被高贵妃唱戏的声音吸引,可偏偏贵妃唱戏时喝了酒醉了过去,这才轮到了嘉嫔。容音抬眼看了看左侧下首第一个空着的位子,高贵妃还未来。她倒是有点儿好奇,这一会儿过来时,高贵妃脸上会是个怎样的神色呢? 


正想着呢,殿外的帘子被掀开,只见高贵妃扶着魏璎宁的手踏了进来。 


来到容音面前,高宁馨微微蹲下身子行礼:“恭请皇后娘娘圣安。” 


容音抬了抬手:“免礼。” 


其他众妃嫔在贵妃起身时,也纷纷向贵妃行了礼,这才各自回到各自的位子上。 


高宁馨却没有坐,反而还站在中间,说道:“皇后娘娘,臣妾要替嘉嫔告个假。她昨夜承了圣宠,今个儿怕是不能来向娘娘请安了。” 


容音仔细瞧着,见高宁馨说话时神色与往日无意,眼眸中也未曾见到丝毫的不悦。 


“嘉嫔承宠,身子不爽利也是常情。无妨,贵妃坐吧。”容音面上仍是带着微笑。 


嘉嫔又不是第一回侍寝了,说什么身子不爽利,不过就是找个借口罢了。后宫里头这些人,哪个不明白呢?容音做了这么些年的皇后,这般做派的妃嫔也不是头一回见了。只是,高贵妃的反应倒让她有些意外,这是真长进了?往日里要是遇到这样的情况,她还不气得跳脚呢?连带着储秀宫的器件都得有一大波跟着遭了秧。可今日,她竟是毫无生气之意,甚至还心平气和地帮嘉嫔告了个假? 


昨晚被截了胡的白贵人仍是不甘心,说话间明里暗里地挑动高贵妃,说贵妃才是储秀宫的主位,嘉嫔竟然仗着自己承宠就不把贵妃放在眼里。用意再简单不过,无非是她位分低,不能拿嘉嫔如何,但贵妃却是不同,指着借贵妃的刀给嘉嫔一下子呢。 


高宁馨没说话,只是用戏谑的眼神瞧着白贵人,嘴边勾着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到最后反倒是把白贵人看得心里发毛,一句话都说不下去了。待白贵人住了口,高宁馨这才拨了拨指尖上的护甲:“你们呐,又不是才刚入宫。多大点儿事呢,就和乌眼鸡似的。没得让人看了笑话。” 


贵妃是出了名的脾气不好,就算是在皇后娘娘面前,她想怼的人也是照怼不误。其他人听她这么说,也就不敢再置喙些什么了。 


不少人私下里都在猜,这贵妃娘娘面上看着平常,但心里头肯定是气得不行的,这不,骂不着嘉嫔,就把气往她们身上撒呢。可明白人也不是没有,比如纯妃,她就坐在贵妃的左手边,贵妃的神色她瞧得真切,哪有一点儿生气呢,那分明满满的全是对白贵人的嘲讽呀。再比如娴妃,她平日里不争不抢,安安分分,可看人却是极准的。她已经隐约感觉到了一些,这贵妃,似乎是与往日有了一些不同了。至于高坐在上的容音,更是将这些都看得透彻——以前,高贵妃是真的有想要一争后位的念头的,容音自己虽然不惧,也由着她折腾,但终归是有些不耐的情绪在里头的。可现在似乎不同了,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贵妃眼里的野心便不见了。虽然面上还是一如既往的不恭敬,但已经变为了表面上的演戏,再没有私下里各种下绊子了。 


既是如此——容音手里又捻过一颗佛珠——她倒是不介意私底下和储秀宫摒弃前嫌,毕竟璎珞和她姐姐那么亲,上辈子又天人永隔那么久都没见过面,如今虽然活着,两人却总是因为长春宫和储秀宫的关系而处处避嫌,她也实在是心有不忍。 


璎珞上辈子受了那样多的苦,如今,容音只希望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护得她快乐。




(TBC) 


==============================


1、首先,各位中秋节快乐呀!这是个美好的中秋节,这不,令后又合体发糖了,超话直接开进了一环,飙得一手好车wwww不过某只码了一下午的字,还没好好把超话里的糖磕完呢,等我发了文就继续去磕~


2、魏姐姐是大致明白自己对桂芬儿的心思的,所以大猪蹄子来了之后,没错,她吃醋了。不过她自己也很清楚,这只是她自个儿的小心思,见不得人的,在外也控制得很好。至于桂芬儿嘛,她倒是没往那方面想过,但是潜意识里大概是有了些变化的。桂芬儿的性子向来不会委屈自己,不想侍寝怎么办呢?那就装醉把皇上送走吧www请给咱们机智的高可爱点赞(๑•̀ㅂ•́)و✧


3、沉寂已久的嘉嫔准备要刷存在感了。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觉得,一脸嘲讽怼白贵人的桂芬儿超霸气的?反正在我脑海中的画面,是霸气MAX的桂芬儿。(想嫁!)


4、傲娇的桂芬儿不会跨出第一步,这件事就交给咱们容音小天使吧。温柔超宠溺的小天使呀,可惜目前,小天使大约还把璎珞当妹妹(或者女儿?)宠着呢。小狼狗得继续努力了。

评论

热度(3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