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足の小草

【令后】皇后娘娘万福金安 八

金多云:

  令贵妃×富察皇后
  *身为令妃的魏璎珞攻略皇后娘娘的故事
  
  皇后娘娘:醋坛子倒了扶起来就好了。
  魏璎珞:富察容音!


  *上一章
  
-
  余下的日子倒也平常,除了两个人经常黏在一起外倒也没有别的事发生。
  
  高宁馨出奇的也没有惹事,只是偶尔出来打打岔,破坏一下两个人中间的美好气氛。
  
  魏璎珞素来对皇上就是直言不讳,就算是心情不好也敢随意撒气在皇上身上,平日里更是不对皇上表示什么,也不争宠,偏偏皇上还就吃这套。
  
  富察容音因着身为皇后,事事尽责,可一遇到令贵妃的事就毫无原则,非常的偏袒。
  而这令贵妃也是因着皇上和皇后都宠着,更是没有人敢对她放肆无礼。
  
  可最近宫里的形式有了些变化。
  
  她叹了口气,就连口中令贵妃特意命人为她准备的饭菜都不可口了起来。明明最初令贵妃为她抢了皇上的御厨的时候,她面上没有说什么,可心里却开心的厉害。
  
  也或许是最近烦心的事太多了,让她有些应接不暇。
  
  回部送给大清的礼物,是一等一的貌美女子,皇上虽偏爱令贵妃,但他终究是皇上,总要雨露均沾,那女子因着是回部珍贵的礼物,入了宫就封了嫔,赐了汉名沉璧,赐字顺。
  
  而这顺嫔初来紫禁城,人生地不熟,看着单纯又怕生,与任何人要好又保持距离,唯独……
  
  “璎珞,璎珞!你看看这花好看吗?”
  “都是普通的花,有什么好看不好看的。”
  
  “璎珞那你看这个,蜻蜓!落在我手上了!”
  “蜻蜓到处都是,没什么稀奇的,不过落手上罢了。”
  
  “那璎珞,我穿回部的服饰好看吗?”
  “……本宫从未见过,倒是适合你。”
  
  “那就是好看喽!”


  顺嫔来自回部,不懂规矩,皇上便让令贵妃教她规矩,至少在一些大的场合要成体统才是。不过皇上倒也对她没有过多的要求,就算是不懂规矩也是顺嫔的特色,所以才会有两人在御花园玩闹的一幕。
  
  而且听说是令贵妃亲自去求皇上说要教导顺嫔……
  
  富察容音远远的看着,没有要上前的意思,不过是宫里新来个嫔妃罢了,她又不会因为皇上争风吃醋,没什么可担心的。
  
  可偏偏看见顺嫔挽着令贵妃胳膊的时候她险些沉不住气,又站了没半柱香,就带着奴才们走了。
  
  感觉到另一边有动静了,魏璎珞这才抬起头看向那边,正是皇后娘娘刚刚所在的地方。
  
  沉璧在一旁扯了扯她的袖子,笑了笑。
  “你家皇后娘娘可是醋坛子倒了,怎么不去哄哄?”
  
  魏璎珞挑眉,这沉璧可不是一般人,眼中能看到的总比旁人多一些,而且她不似表面上那般单纯,城府很深。
  是她向皇上请求让她来教导顺嫔,不然必定会是皇后娘娘亲自去做,皇后娘娘心善,恐怕是应付不来这样的人。
  
  “收起你的小心思。”
  沉璧这样的人被当成礼物送进紫禁城,心里又是作何感想,魏璎珞不得而知,但她唯独这个,这个人不简单,绝不会止步于此。
  
  一语双关,沉璧虽说汉人的话说的还不大好,但其中意思只要看魏璎珞的眼神变能够知道,这深宫里,就算是能动令贵妃,也绝不能动皇后娘娘。
  
  “就知道凶我,有能耐凶你家皇后娘娘去。”
  但她可不打算嘴上人数。
  
  魏璎珞无奈的摇了摇头,命人送顺嫔回去,心里小声的念叨了一句:没能耐。
  
  皇后娘娘喜欢孩子,但她不能给她,唯独能做的就是永远的陪伴在她的身侧,她又怎么忍心让她的皇后娘娘再难过伤心。
  
  宫里原本勾心斗角、争风吃醋的日子就也已经足够苦了,她又怎么忍心再让她受委屈。
  平静是日子很难得,她要好好珍惜才是。
  
  长春宫的宫人们很自觉的为令贵妃通报,刚刚入冬的日子真的很冷,可还没有下雪,令贵妃也没有多穿什么,这才站了一会儿变感觉到了厉害。
  
  不过……自然有人关心她。
  
  “皇后娘娘万福金安。”
  
  素来规矩的皇后娘娘倒是难得的没有在意规矩,直直的向她走了过来。
  
  “怎么穿的这样的少?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渐渐冷了,是存心想让本宫放心不下是不是?”
  
  魏璎珞吐了吐舌头,她家皇后娘娘怕冷,入秋的时候就已经多穿了,现在更是裹的严严实实,脖子上围着她亲手缝制的白貂毛围脖,略显可爱。
  
  她哈了口气搓着手,希望能让双手热乎点,可又不见成效,索性直接把双手踹进了皇后娘娘抱着的暖炉上。
  
  “臣妾这样就足够了。”
  “你呀你,变着法的和本宫套近乎。”
  
  富察容音见她这副装傻讨好的模样心里一阵好笑,她与令贵妃之间从不需要多说什么,就算是一个眼神也能够读懂对方想要表达的含义。
  
  她们的时间很多,也或许很少,所以绝不能虚度每一个时辰,她们要一起走一辈子。
  
  “进去吧,别再真冻坏了。”
  “臣妾遵命。”
  
  长春宫的奴才们早就见惯了这场面,十分心照不宣的没有去打扰这两人,只是各自做着自己的差事,等着守门的两个大宫女吩咐。
   
  富察容音对于顺嫔的事没有过多的问,首先顺嫔不是大清的子民,性格上自然与她们有所不同,再者她刚入宫,有可信任、亲近的人,她作为皇后自然不会过多的干预。
  不过这也不能说明她会放任这两个人不管不顾就是了。
  
  “顺嫔学好了规矩,也该让她独立了。”
  
  魏璎珞是何等的聪明,自然听出了这言外之意,她不怀好意的环住了自家皇后娘娘的腰,一副为难的模样。
  
  “皇后娘娘您也知道,沉璧她来紫禁城不足一个月,人生地不熟的,臣妾自然要多帮衬些。”
  
  还叫她沉璧,这么亲密……
  富察容音想也没想,直接脱口而出:“就像当初本宫帮衬你一样,你也要这么帮衬她么?”
  
  这样吃醋又可爱的皇后娘娘可是难得一见的,魏璎珞一愣,随后笑的花枝乱颤,惹得富察容音娇嗔的瞪了她一眼。
  
  “容音自然是不同的。”
  “哪里不同?”
  
  魏璎珞笑着亲吻了她的嘴角。
  
  “臣妾的心是皇后娘娘的,从未变过。”
  
  富察容音请哼了一声,这胆大的平日里只知道说些羞人的话调笑她,认真起来倒也叫人羞红了脸。
  
  “魏璎珞的心永远都是本宫的,不许你违抗本宫的懿旨。”
  “臣妾自然不敢。”
  
  魏璎珞仗着皇后娘娘的恩宠笑的放肆,她有些感谢顺嫔,平淡的日子虽好,但偶尔也要添些作料才是。
  
  
  午后的时间都是由令贵妃教导顺嫔规矩,这些日子皇上命绣坊为顺嫔做了套旗装,以便不时之需。
  所以令贵妃的任务又重了些,女子的花盆底鞋本就不好踩,像顺嫔这样的更是从来都不曾穿过,这些日子也只能让顺嫔日日来延禧宫学习。
  
  “令贵妃娘娘倒也是认真,恐怕过些日子都把皇后娘娘忘脑后去了!”
  “明玉,不要胡言。”
  
  明玉向来心直口快,不过她说的也是,这令贵妃从那日后倒是好些日子没有来长春宫了。
  
  富察容音刚准备用早膳,心想了想,又叫人不再准备,起身去了延禧宫。
  
  既然令贵妃无空见她,那她便去见令贵妃好了,免得真的被她忘在了脑后。
  她进了延禧宫便叫延禧宫的奴才们去准备早膳,不过没有看到令贵妃的影子,恐怕又是睡过头了。
  
  她无奈的摇了摇头,心里倒是有些期待令贵妃睡脸朦胧的撒娇模样。
  
  不过还没走几步,就看见守门的珍珠一脸神色惶恐的从延禧宫殿内出来,被她撞了个正着。
  
  “皇后娘娘恕罪!”
  “这么大声做什么?慌慌张张的,也不怕吵醒了你家主子。”
  
  不顾珍珠的拦阻,她快步走到了令贵妃的寝宫,不过推开门的瞬间,眼前的景象倒是让她的脸五光十色。
  
  令贵妃是好好的躺在床榻上,而顺嫔呢好好的躺在令贵妃身上,还是脚冲着令贵妃脸的那种。
  好在衣衫完整。
  
  富察容音面带作为皇后的温婉笑容轻声的走到魏璎珞的床榻边,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脸。
  
  “嗯……皇后娘娘?”
  
  她没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就离开了寝宫,徒留令贵妃一脸茫然的坐起身,结果就被一只脚踹到了腹部。
  
  顺嫔还没走!
  
  魏璎珞哪里还顾得上这些,一巴掌拍在了这个人的大腿上,直接把她挪走,自己慌忙的换上了衣服跟了过去。 
  
  结果就看到皇后娘娘此时正坐在桌前端庄的用着早膳。
  
  她理了理头发,讪笑着走了过去。
  
  “皇后娘娘,延禧宫的早膳可还合胃口?”
  “一般。”
  
  她延禧宫的膳食偏甜,而皇后娘娘也是喜甜的,如此一来可是真的生气了。
  魏璎珞连忙拿起了碗筷为皇后娘娘夹她最爱吃的菜。
  
  “娘娘您尝尝这个。”
  
  富察容音笑着没回话,把魏璎珞夹给她的菜放在了碗的最边缘,一直都没有动。
  
  魏璎珞心里一横索性就要坐在皇后娘娘身旁的圆凳上,结果富察容音一挑眉,勾着脚把凳子推远了一点,险些让她摔了个大屁蹲儿。
  
  “皇后娘娘!”
  “收回前言,延禧宫的膳食还是不错的,很合本宫胃口。”
  
  富察容音消了气也不再闹她了,她原以为自己身为皇后心胸很是宽广,可那是因为她所面对是人是皇上,而作为皇后心胸宽广是她的职责。
  可面对魏璎珞就不同了,她在魏璎珞面前不是什么大清的皇后,而是富察容音,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子。
  
  而她既然是普通女子,自然不希望自己心仪的人和旁人太过亲密,且这个心仪的人还好些日子没有见她。
  
  她见魏璎珞委屈的站在一旁,好笑的向后挪了一点,随后对她伸出了手。
  
  见她还是不理自己,富察容音索性探过去一把拉住她,直接把人拽到了自己的身上,而魏璎珞一个没站稳直接坐在了她的腿上。
  
  “凳子不是倒了么,坐本宫这里好了。”
   
  令贵妃难得的羞红了脸,垂着头,声音闷闷的说:“皇后娘娘不是还要用膳么?”
  
  “令贵妃不也还没有用膳?”
  富察容音拦着她的腰,免得她没坐稳摔倒,另一只手则是夹着菜,送到了令贵妃的嘴边。
  
  “本宫喂你。”
  “……”
  
  像是回到了最初她的腿因着被高贵妃罚跪而受了伤,皇后娘娘与她同坐步辇的时候,那时的皇后娘娘也是如现在这般温柔中带着皇后不可触犯的威严,那些许的霸道,只有面对她的时候才展现出来,让她沦陷。
  
  见魏璎珞眼底闪烁着泪光,嘴里嚼着她为她的菜,稀里糊涂的抱着她哭的那叫一个干打雷不下雨,富察容音无奈的拍了拍她的后背。  
  
  “来看本宫可不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璎珞知错了。”
  
  “乖。”
  
  在后面看了半天的沉璧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见魏璎珞瞪了她一眼,她才缓缓的走出来,一身旗装,花盆底鞋踩的也很稳,哪里有这些天她教她那般愚钝。
  
  “皇后娘娘交代嫔妾的任务已经完成了,那皇后娘娘答应嫔妾的说是给嫔妾找回部的厨子的事不知……”
  “已经办好了,你辛苦了,回去休息吧,也顺便尝尝新厨子的手艺正不正宗。”
  
  “嫔妾谢过皇后娘娘。”
  
  见魏璎珞一脸吃惊的神色,沉璧对她耸了耸肩,毫无差错的行礼后,沉璧祝二位百年好合后才离开了延禧宫。
  
  “您骗臣妾?”
  “本宫怎么忍心骗你呢?”
  
  “沉璧的规矩您教过了?什么时候的事?”
  
  富察容音一手环抱着魏璎珞,一手夹着菜往嘴里送,一副深思苦想的样子,随后神秘的笑了笑。
  
  “秘密。”
  “皇后娘娘!”
  
  其实不过是前几日旗装送去顺嫔哪里的时候她也随着去了,提前教了她礼仪,且做了小小的交易,对两人都是有利无害的。
  
  看着魏璎珞吃醋憋气的模样她心情大好,就连食欲都好了不少。
  
  还有那么长的路要走,总不能她一个人醋坛子倒了吧。
  
  “好啦,消气消气,本宫喂你。”
  “富察容音!”
   
  
  
  
  

评论

热度(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