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足の小草

【延禧攻略】皇太子日记(又名:魏氏姐妹附凤记)贰拾伍

星の雨:

(六十)


从阿哥所所在的乾东五所去长春宫的话,最近的路便是从御花园里直接穿过,会比从外头绕一圈快上一刻钟。永琏平日里去长春宫多是走这条路,今天自然也不例外。


昨晚在养心殿听到了娴妃家里的事情,永琏便想着是不是一会儿稍稍向皇额娘提一提。毕竟若是娴妃黑化了,她的目标就会直接指向皇额娘。前世电视剧里的剧情实在太过印象深刻,娴妃黑化后智商全程在线,怂恿挑拨一把好手,不仅达成了自己的目标,双手还干干净净的。虽然根据他的推测,皇额娘和璎珞该都是重生,但永琏还是有些担心,毕竟谁也说不好剧情效应究竟有多强大。最好的方法应该就是趁着娴妃还没黑化前,把她黑化的苗头扼杀在摇篮里。


他自己是实在想不出什么好法子的,更何况他一个阿哥,后宫的事情本就不能插手太多,在后宫里头呆着的时间也极为有限。但若是皇额娘的话,说不定会有办法的吧。


永琏一路走着,一路暗自思索,走到半道上,忽然隐约听见假山另一头传来有人说话的声音。


“让你查的事情,查得如何了?”


永琏脚步顿了顿——五叔?


抬抬手示意背后跟着的王勤别弄出太大的声响,永琏小心翼翼地贴在假山上,想要听个仔细。这位五叔在御花园里的前科实在太多了,让永琏忍不住想要注意些,免得他又搞出什么事儿来。


“回王爷的话,奴才都查清楚了。”这个声音永琏也识得,是五叔身边那个贴身太监的声音,“那个宫女叫做阿满,之前是绣坊里的绣娘,因为绣技好,很得贵妃娘娘的喜欢,常被召去储秀宫。今年正月里的时候,忽然就被贵妃娘娘从绣坊调到身边做了贴身宫女,并且听说,贵妃娘娘十分器重她。王爷,这可是贵妃娘娘身边的人,您想纳了她,怕是……贵妃娘娘那儿……”


“怕什么?回头我就去与额娘说一声,等太后回了宫,有太后出面,贵妃那儿还能不允吗?”弘昼似乎胸有成竹,“再说了,本王可是大清的亲王,她不过是内务府一个小小的包衣奴才,本王看得上她,那是她的福气,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待她知道了,自然只有高兴的,只要她自己愿意,贵妃还能拦着不放不成?”


“王爷说的是,能被王爷看中,那可不是得祖坟上冒青烟才能出现的好事儿嘛。”太监奉承道。


弘昼“哈哈”笑了一声,道:“走吧,去寿康宫。”


等弘昼带着贴身太监离开,永琏才舒了口气,可眉头却不自觉地皱了起来——没想到五叔竟然瞧上了魏璎宁,若按这事态发展下去,高贵妃怕是还真留不住人的。虽然前世的电视剧里,魏璎宁一开始就死了,也不知道性子具体如何,但从魏璎珞的性格来看,魏璎宁肯定不是普通的那种爱慕虚荣的女子。若是真被五叔强纳了去,恐怕不会有什么好结局。他既然难得改了剧情,救下了魏璎宁,自然也是希望她能好好的。毕竟在原剧的描述里,她是那么善良美好的一个人。


想到这里,永琏便加快了脚步,往长春宫赶了过去。


就和娴妃的事情一样,这件事他依然不适合出面,如今能帮得上忙的,只有皇额娘了。


 


(六十一)


长春宫。


今日又是二阿哥来用晚膳的日子,璎珞站在院子里莳弄着皇后娘娘最爱的那些茉莉花,可目光却止不住往殿内飘。


一开始还一如往日,可是忽然,二阿哥就说有要紧的事情和皇后娘娘说,必须屏退旁人。于是就连她也被赶了出来。究竟有什么事情,这么神神秘秘的?璎珞手里的剪子一偏,一朵好好的茉莉花就这么被她给剪歪了。


“璎珞,你做什么呢!好好的花儿都被你剪了。”明玉在一旁看不下去了,连忙夺了她手里的剪子,不然再这么下去,皇后娘娘的花儿都要被剪秃了。


璎珞没有回答,倒是放下了剪子,没再残害无辜的茉莉花了。


“明玉,你说二阿哥到底在和皇后娘娘说什么呢?”璎珞嘴上似乎是问明玉,但听起来却更像是在自言自语。


“以前倒是从来没有这样过,”明玉想了想道,“哎呀,主子们的事儿,你想那么多做什么。赶快干活儿吧。”


殿外的人疑惑不解,而在殿内,永琏同容音说起的便是昨晚在养心殿所见之事,以及刚才在御花园里无意中听到的事情。


原本若只是那尔布大人的事情,是不需要避着魏璎珞的,只是之后还有涉及魏璎宁的事情,永琏担心姐控的璎珞姑娘会一激动就做下什么大事儿,所以,要不要让璎珞知道,还是交给皇额娘来决定好了。


“皇额娘,儿子觉着,五叔这般做法实在是不妥。若是阿满不愿意嫁入和亲王府,岂不是害了人家姑娘一辈子。”


“永琏,你的想法很对。”容音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她很高兴永琏有这样的想法,而不是像现如今大多数人一样,觉着能嫁入王府便是件极幸运的事情,“这宫里头,有许许多多的宫女、太监。他们是奴才,可本质上和我们一样也是个人。我们是身居高位,可也要给予他们最基本的,作为一个人的尊重。你要牢记这一点。”


永琏点点头:“皇额娘放心,儿子省得的。”


“这两件事,便交给额娘吧,你还是要以功课为重,你是皇子,后宫的事情也不适合插手太多。”


“儿子知道。不过,若是有什么儿子能帮得上忙的,皇额娘尽管派人告诉儿子一声。”原作的剧情已经开始渐渐展开,虽然有不少已经偏离了之前的主线,比如他自己本身便是一个最大的变数,永琏只希望,他能为那些美好的女子最终得到更好的结局,略尽绵薄之力。


 


(六十二)


“娘娘。”


“娘娘?”


“皇后娘娘——?”


容音从沉思中回过神来,眼前便是璎珞放大的脸,满是担忧的神色。


“璎珞?怎么了?”


皇后娘娘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呆呆的,好可爱!


——不对,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璎珞定了定神,道:“娘娘,这话该是璎珞问您才对。您怎么了?璎珞喊了您好几声都没有应。”


容音笑了笑,却没有回答,而是直接转移话题反问道:“璎珞,喊我有什么事吗?”


璎珞知道,皇后娘娘不愿和她说自己的烦心事,可是,她实在太在意了。与皇后娘娘坦诚相见,叙说了上辈子的事情后,皇后娘娘有许多事情便已不再瞒着她。可是,今天皇后娘娘和二阿哥单独谈过后,璎珞就一直觉得皇后娘娘的神色有些不对劲。偏偏娘娘又什么都不说,璎珞只觉得越发的担心了起来。


“娘娘,是二阿哥和您说的事情,让您这么烦恼的吗?”璎珞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可话说出口,又觉得自己这问题问得太出格了,连忙跪下低着头道,“请娘娘恕罪,是奴婢僭越了。”


“快起来。好好的跪什么呢。”容音明白,定是自己刚刚走神的样子,让小丫头担心了。她自然不会因为这话怪罪璎珞,见璎珞跪下了,便伸出手去牵她起来。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牵手,可每一回被皇后娘娘握住手的时候,璎珞都止不住心跳加快。


“娘娘,璎珞真的无法替您分忧吗?”站起身,璎珞还是有些不甘心地问了一句。


容音用另一只手覆盖着璎珞的手背,轻轻拍了拍:“别担心,不过是永琏晚上过来时说,娴妃的阿玛为了救出儿子,向怡亲王行贿,怡亲王把这事捅到了皇上那儿,皇上大怒,将娴妃的阿玛一起下了狱,也要一并诛杀。本宫只是在想,没想到即便是本宫派了太医去给娴妃的弟弟诊治,也仍然没办法避免事态如上辈子那般发展……”


容音最后还是决定暂时先不告诉璎珞和亲王想要纳了她姐姐的事情,但又怕璎珞想太多,便将娴妃的事情说了出来。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璎珞也没再多想,表情放松了下来,安慰道:“娘娘,我们已经尽了人事,如今那尔布大人依然那样做了,我们也无可奈何。若娴妃娘娘仍然转变了性子,这一回,璎珞也绝不会让她伤害到皇后娘娘一丝一毫的。”


看着小丫头认认真真的表情,要说心里不感动,那绝对是骗人的。


“本宫知道。”容音笑得温柔,“璎珞,本宫相信你。”随即又叹息一声,“本宫只是……不愿意与娴妃为敌罢了……”


“娘娘,”璎珞手掌微微用力,握紧了容音的手,“您可不能再这么善良了。您对她们好,可她们还给您了什么呢?只是一次次的背叛和陷害,璎珞真为您不值!”


“璎珞——”容音的表情依旧是那样的柔和,轻轻地安抚道,“她们如今什么也还没做,本宫自然是希望能尽力让她们不走上曾经的老路,若侥幸能成功,岂不是皆大欢喜?但你放心,本宫心里有数,这一回,定会护住本宫在意的人。”


 


(六十三)


今天的后宫里出了一件大事儿。


其实,这事儿换在别人身上还真没什么稀奇的,宫里头哪个妃嫔没一两个交好的姐妹,能闲时一起赏个画,弹个曲儿的打发无聊时光呢。可这事儿摆在皇后娘娘和贵妃娘娘身上,就足以让所有人摸不着头脑了,你瞧,就连往日里和皇后娘娘关系最好的纯妃娘娘都一脸的不可置信呢,不少人都在心里腹诽——皇后娘娘这是吃错药了吗?


整件事儿事实上特别简单,就是每日早上例行的请安过后,众妃嫔们正打算离去,皇后娘娘忽然开口道:“高贵妃,本宫近日得了一副南宋刘松年的《四景山水图》,贵妃不如留下来与本宫一道鉴赏一番?”


话语一出,在场所有人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长春宫与储秀宫是出了名的不合,皇后娘娘要鉴赏名作,难道不应该是邀请才情极高又关系亲密的纯妃娘娘吗?反而留下贵妃娘娘是几个意思?


便是高宁馨自个儿都觉得富察容音是不是发烧烧坏了脑子呢,张口就想拒绝,却感觉到扶着她的手稍稍用力。高宁馨侧头,便瞧见魏璎宁的眼神,似乎是示意她应下来。仔细一想,也是,皇后吃饱了撑的留她一块儿鉴赏名作呢?怕不是有话要和她说的。于是便行了一礼,笑着道:“是,那臣妾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什么?!贵妃娘娘竟然还一口答应了?!今儿这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吗?


众人心中疑惑,可皇后娘娘没留人,她们也不敢留在此处看热闹。没瞧见就连纯妃娘娘也都已经扶着大宫女玉壶的手离开了吗?


高宁馨可是第一次进长春宫的内殿。不同于储秀宫的华美,这里实在是素净得很,每一处都和富察容音本人一样,明明没有什么精美的装饰,却依旧能显出一种端庄和大气。哼,她便是个俗人,就喜欢看金碧辉煌,这素得要命的屋子,呆着有什么意思?


高宁馨心里嫌弃得不行,面上倒是看不太出来,反倒一副大摇大摆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才是这宫殿的主人呢。扶着皇后娘娘进殿,然后立侍在一旁的明玉气呼呼地盯着眼前这个讨厌的人,真不知道皇后娘娘为什么好好的偏把贵妃给留下了,这不是存心膈应自己的嘛!


“明玉,去库房将《四景山水图》取来吧。”容音忽然开了口。


“可是娘娘——”


“你亲自去取。别的奴才们笨手笨脚的,别把图给弄坏了。”皇后的语气不容置疑,明玉只能应了是,下去了。尔晴和璎珞刚刚都被皇后娘娘派出去做事了,只剩下她一个,可皇后娘娘还非要她去取图,留下皇后娘娘一人面对高贵妃,她实在担心。可是皇后娘娘的命令,又不得不遵从。明玉只能加快脚步,争取尽快将图取回来。


璎宁见皇后将贴身伺候的明玉支了出去,心想皇后娘娘大约是有私密的话要和贵妃娘娘说,便蹲下身子行了一礼:“皇后娘娘,贵妃娘娘,奴婢也去殿外候着。”


可才起身,还没转过身去呢,容音就忽然叫住了她:“阿满,本宫有话要问你。”


璎宁微微一怔,这一出她倒是没想到。而高宁馨,容音话音才落下,她便整个人紧绷了起来,先前的懒散模样一晃就不见了,眼睛里全是警惕和戒备——富察容音,你想做什么?要挖本宫的墙角吗?本宫告诉你,想都别想!


 


(TBC)


===========================


1、之前有不少小伙伴说,希望永琏能多出场一些。这里做个说明,永琏的存在对于本文来说更像是一个串联线索的人物。他本身是个阿哥,阿哥在进入阿哥所读书后,在后宫里呆的时间就极少了。永琏还是向皇帝求了恩典,能时常去陪伴皇后,去后宫的时间才稍微多些。而这篇文主要的剧情还是在后宫里发生的,所以永琏的出场率不可能太高。就像我在合集简介里说的,魏氏姐妹附凤记其实才是这文的真正标题。


2、动笔写这篇文的初衷,是想给原剧中的人一个更好一些的结局,而不是单纯只为了发糖。所以文里虽然主要角色比如令后和双宁篇幅会比较多,但为了剧情发展,也还是会拓展到其他人的心理和举动,或许涉及的篇幅也不会少。希望小伙伴们能耐心地看下去,不要因为没有糖就觉得无聊啦~


3、结合梦境和璎珞的叙述而知道上辈子的事情的容音,个人认为想法会转变也是理所当然的。决定不再一味的善良后,以容音小天使的聪慧,应该是会成为一个更有魄力的皇后的。


4、桂芬儿:皇后,你有什么话要和臣妾说?


容音(微笑):不,本宫找的不是你,是阿满。


璎宁:???(皇后娘娘,奴婢和您不熟呀)


桂芬儿:??!!!(富察容音,你竟然想挖墙脚!?别妄想了!阿满可是本宫的人!)


5、回家的时候和母上大人聊起延禧攻略。


因为我之前有和母上大人说起我特别特别喜欢皇后,皇后娘娘有多么真善美,是大家心目中的白月光。于是母上大人开口就说:皇后的演员挺漂亮的。但是,我不喜欢皇后,她太懦弱了,连自己的孩子都护不住,由着别人来害她,太弱了,根本不适合当皇后,竟然还被人逼得自杀。要像娴妃那样的才像是个皇后,光善良有啥用。我还是更喜欢看后面魏璎珞报仇的剧情,爽快。


我:…………


发现竟然无言以对,请问我该怎么说服母上大人,明明前四十集才最好看?明明三十九集就是大结局?(估摸着母上大人根本没看出令后CP,我也不敢提(掩面))



评论

热度(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