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足の小草

【延禧攻略】皇太子日记(又名:魏氏姐妹附凤记)贰拾陆

星の雨:

(六十四)


容音将高宁馨的表情尽收眼底,她当然看明白了她的想法,觉着有些好笑,但想到接下来的谈话,还是收住了。


“本宫得到消息,说是和亲王有意要纳你入府,阿满,你可愿意?”皇后的表情还是一如既往的温和,可说出来的话,却如一道晴天霹雳,震得高宁馨和魏璎宁二人登时便愣住了。


高宁馨转头去看魏璎宁,魏璎宁才回过神便一下子跪在了地上,额头几乎贴在了地面:“皇后娘娘,奴婢不愿意。”


“和亲王是皇上的亲手足,深得皇上的信任和宠爱。若是能嫁入和亲王府,自然是一生荣华富贵。你真的不愿意?”


“奴婢出身卑微,和亲王府,奴婢高攀不起。”璎宁顿了顿,又补充道,“奴婢今生只愿能伺候贵妃娘娘一辈子。”


听了这话,容音忍不住在心中感叹——魏家这一对姐妹,果真是太像了。


她还记得,曾经在梦里瞧见的场景。那时她刚刚被确诊怀了身孕,尔晴在她面前挑拨,建议她将璎珞献给皇上固宠。后来她便故意问璎珞是否愿意伺候皇上,或许其中是有那么些不可言说的试探的,她明明知道璎珞不会,可还是忍不住那么问了。那个时候,璎珞几乎是毫不犹豫地说,她不愿意——


“说句僭越的话,在璎珞心里,皇后娘娘不光是璎珞的主子,更是璎珞的恩师,璎珞早已把娘娘当成了自己的姐姐。璎珞发过誓,要一生尽忠娘娘,皇上是娘娘的丈夫,更是娘娘心中最重要的人,就是天下的女子皆为皇上的妃嫔,璎珞也绝对不可以。一旦璎珞这样做了,就是背叛娘娘,也背叛了璎珞自己的承诺。”


容音知道,璎珞是个热爱自由,不愿被拘束的性子,就像曾经的她自己一样。璎珞一生两次踏入皇宫,一次是为了姐姐,一次就是为了她富察容音,最后,为了她,一辈子禁锢在紫禁城中。


容音心疼她,可璎珞却笑着对她说,她不苦。


可怎么会不苦呢?她一个人在宫里举步维艰,没有人护着她,她只能小心翼翼。虽然璎珞告诉她的时候那么轻描淡写,可其中究竟有多少辛酸,她又怎会猜不到。


容音轻叹一声,本想接着说话,却被高宁馨的声音先一步打断。


在她沉浸在自个儿的思绪里,有些走神的时候,高宁馨都已经伸手把魏璎宁扶起来了。


只有高宁馨自己知道,在听到阿满语气坚定地说出那句“奴婢今生只愿能伺候贵妃娘娘一辈子”的话时,是什么样的一种感觉。心里头就像是被羽毛轻轻地拂过,有些麻麻的,又有些痒痒的。这种感觉她从未体会过,却让她觉得愉悦和感动。


“和亲王不过是个荒唐王爷,分明是他配不上你。”高宁馨的表情是难得的认真,“阿满,本宫说过,你在储秀宫一日,本宫便会护你一日。本宫绝不会让人逼你做你不愿做的事。”


这倒是奇了,容音想着,她认识高宁馨这么久,还真是第一回见着她这般的神色。


只是,这里明明是她的长春宫,为什么总有种,好像自己才是多余的人的感觉?


容音发现,她突然见有点想念她的小丫头了。


可是,小丫头分明才离开她身边还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呀。


 


(六十五)


璎珞接了皇后娘娘的吩咐,去永和宫探望愉贵人。


之前璎宁告诉她,芳草已经被嘉嫔收买的事情。璎珞禀报了皇后娘娘后,按照皇后娘娘的示意,将这件事悄悄地告诉了怡嫔。不过,现如今芳草依然还在愉贵人身边伺候着,怡嫔和愉贵人的意思是,如今芳草已在明处,便不打草惊蛇,暗地里防着便是。免得除了芳草,嘉嫔又收买一个人,落在暗处反倒更加麻烦。


不过,当她们得知,这件事竟然是高贵妃那儿查出来告诉了皇后的时候,那震惊的表情实在是挺有趣的。这也不奇怪,从前高贵妃和嘉嫔狼狈为奸,如今忽然说不合就不合了,着实令人有些难以置信。


璎珞从前也是如此,可自从听皇后娘娘说起高贵妃和姐姐之间的往事后,她仔细观察了一段时间,发现高贵妃对姐姐是真的看重,几乎是去哪儿都要带在身边。她不相信高贵妃,也总该相信姐姐的为人。姐姐言语间全是对高贵妃的敬重,一心一意伺候身侧,若高贵妃真是坏到骨子里,以姐姐的性子绝不可能会是如此态度的。当然,璎珞其实更多的是觉得,高贵妃这一世有这么大的变化,肯定有一大部分都是姐姐的功劳。


姐姐果然厉害,竟然连高贵妃这种人都能感化——魏·紫禁城第一姐控·璎珞姑娘如此想道。


待她从永和宫回来,却在长春宫的门口,迎面遇上了正从里头出来的高贵妃,以及毫不意外,在贵妃身侧扶着她的手的姐姐璎宁。


奇怪,早上的请安不是应该早就结束了吗?怎么高贵妃这会儿才回去?


璎珞心里头疑惑,面上还是非常规矩地行了个礼,不过贵妃只是瞧了她一眼,就直接从她身边走过去了。璎珞抬头——是她眼花了吗?怎么觉得高贵妃和姐姐两人的脸色都不太好?发生什么事了?


这个问题,等到璎珞进了长春宫,才从珍珠那儿得到了一半的答案——皇后娘娘竟然留了贵妃娘娘下来一同鉴赏名作。


璎珞当然知道,皇后娘娘留高贵妃鉴赏名作不过是个幌子,有话要说才是真的。


可是,高贵妃也就罢了,皇后娘娘究竟说了什么,竟是连姐姐的脸色都那么不好?璎珞实在是猜不出来。


回了宫里,璎珞向皇后复命。


皇后问了问永和宫如今的情况,旁的也没说什么。璎珞只瞧见明玉收拾好了桌上的那副《四景山水图》,然后退了出去。问题到了嘴边,最后还是被她咽了回去。她如今只是皇后娘娘身边的宫女,娘娘不愿说的事,她自然不能问。便是皇后娘娘宠着她,她也不该恃宠而骄,做些僭越的事。


璎珞见皇后娘娘正翻着书,也没别的吩咐,便安安静静地立侍在一边。


而她不知道的是,皇后娘娘虽然瞧着是在看书,可心思却没花多少在书页上,反而在想着刚才和高贵妃之间的谈话。


从前只是她不想,可若是她真想知道些事情的时候,作为皇后,又哪能没有耳目呢?管理偌大的后宫本就不是易事,没有耳目,便极容易被旁人欺骗。如今的容音,已下决心改变自己,既然想着要插手帮忙,自然要帮得全面一些。


“寿康宫那边传来的消息,和亲王已经与裕太妃提了此事。不过,裕太妃看起来倒是不太满意。这其中或许有可操作的空间,若是裕太妃不愿,和亲王便不太好通过太后这一途径达成目的了。”——永琏那日说弘昼去找了裕太妃说此事,她便着马全去打探了消息。永琏担心的事,容音自己倒是不太担心,裕太妃是个什么样的人,她自然比永琏了解得更清楚。面上瞧着吃斋念佛,最是和善不过,可私底下却是个狠角色,在她看来,她的儿子虽然不能和皇帝比,可也不是什么女人都能进她儿子的府邸的。阿满不过是包衣出身,竟让弘昼亲自去求,裕太妃怕是第一印象已然不好,只觉得定是这小宫女贪慕虚荣去勾引了她的儿子,自然是十分不满意的——天底下的母亲大都如此,最是不喜欢勾人的狐狸精,没得带坏了自己的儿子。


高宁馨冷笑一声:“呵,好像她儿子有多好似的。不过是个衣冠禽兽。”——一想到除夕夜里阿满的遭遇,高宁馨就觉得气不打一处来,对弘昼更是厌恶了几分。


“另外还有件事,近日里,在绣坊偷偷查访阿满的事情的,除了和亲王身边的人,还有另一拨。”容音又道,“本宫派人去查了查,那一拨人,是储秀宫的。”


高宁馨皱起了眉——人当然不是她派去的,而储秀宫除了她以外的主子,也就只有那一个人了。


“皇后娘娘怎么忽然对储秀宫的事情这般上心了?”高宁馨疑惑地瞧着容音——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她以前对皇后那般不恭敬,储秀宫和长春宫也向来不对付,就算富察容音性子再好,也不可能这般以德报怨吧?


容音轻笑:“贵妃可别多想,本宫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阿满。”——故意在这里停顿了一下。


果不其然,她话一说完,就看见高宁馨睁大了眼睛,狠狠地瞪着她,好像她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似的——哎呀,宁馨儿这个表情还真是有趣呢。


“阿满是璎珞的姐姐,若她过得不好,璎珞会很难过的。本宫只希望璎珞能开开心心的。”容音不慌不忙地补了一句。


高宁馨很没有规矩地翻了个白眼:“你倒是对那个小丫头上心。”


容音淡定地回敬道:“贵妃有这个立场说本宫吗?不过彼此彼此罢了。”


瞧着高宁馨一副被噎住,想发脾气又发不出来的模样,容音忽然觉得,和储秀宫摒弃前嫌的决定还是挺明智。毕竟,她好像意外发现一件有趣的事儿了,不是么?


 


(六十六)


一路从长春宫回来,高宁馨一直在思索着富察容音告诉她的几个消息。


裕太妃那里确实有可操作的空间,可是像弘昼这样的人,越是得不到,他偏偏就越是会想要千方百计地得到。他本就行为荒诞乖张,若不从根源上灭了他的念头,或是让皇上厌弃了他,怕是这件事没那么容易善了。


等回了储秀宫,一个想法终于渐渐在她脑海中成了型。


她反复推敲了好几遍,觉得这个法子十分不错,不仅能出一口恶气,若是操作妥当,甚至还能在皇帝的心里埋下一根刺,只要皇帝瞧见弘昼便觉得膈应,再想要和往日一样的圣宠,怕是就没那么简单了。


可没想到,她才把这个想法和阿满大致说了一遍,这丫头竟是就直接跪在她面前,极力阻止:“娘娘,万万不可啊!”


高宁馨挑挑眉:“那你倒是说说,哪里不可?”


“娘娘千金之躯,怎可以身犯险?”璎宁的眼里满满的都是紧张和担忧。


“怎么就是以身犯险了?”高宁馨却觉得无需担忧,“本宫又不是自己一个人,能险到哪儿去?”


“可是……”


“行啦,别可是可是的了。”高宁馨打断道,“本宫心意已定。你有这个功夫劝本宫,还不如帮本宫完善完善这个计划。”


璎宁看着贵妃愣了一会儿神,到最后眼圈已经有些红了。


她忽然一拜到底,伏在高宁馨的脚边,道:“贵妃娘娘对奴婢的恩情,奴婢粉身碎骨,无以为报。”


换做一般的主子,便是再信任,再器重一个宫女,也绝不会为了区区一个宫女这般上心的。许多主子甚至会为了自身的利益,将身边的宫女推出去给那个能给她带来利益的人。毕竟宫女只是个奴才,在主子眼里,不过是个物件罢了,无非是好用一些和无用一些的区别。


璎宁想,她们姐妹俩实在是太过幸运了。


皇后娘娘为了璎珞,愿意与储秀宫摒弃前嫌,主动出手相助。


而贵妃娘娘为了她,甚至不惜以自身为饵,以身犯险。


这样的主子,又怎么能不让奴才们肝脑涂地,誓死跟随呢?




(TBC)


===================================


1、忽然被塞了一嘴双宁狗粮的皇后娘娘:这种觉得只有我才是多余的感觉是什么鬼!秀恩爱麻烦请你们回储秀宫去!


2、作为皇后,我们容音小天使治理六宫的实力自然是不可否认的。个人认为,能把六宫治理得井井有条,消息畅通这个条件是必不可少的。所以,这里是补充设定:容音小天使在后宫里有她自己的信息渠道,由身边的总管太监协助管理。只要她想知道什么事情,自然有法子能得知。容音自身太过善良,哪怕有了改变,让她主动去害人也不大可能,她出手是不希望璎珞难过,所以她只负责提供消息和帮助,要做什么,怎么做当然还是让桂芬儿自己拿主意的。


3、容音小天使如今再端庄自持,天性里还是活泼、恣意,热爱自由的富察容音。所以忽然玩心大起,想要逗一逗桂芬儿也是可以理解的,对吧?wwww


4、有木有觉得,实力护崽儿的桂芬儿还是挺帅气的?


5、和母上大人谈论延禧攻略后续:


(今天聊起璎珞姑娘的感情线)——感觉母上大人完全没想起过傅璎这条线


我:其实我觉得到最后璎珞也没爱过皇帝。


母上大人:对,璎珞只是利用皇帝给皇后报仇。


我:继皇后看人还是很准的。


母上大人:璎珞其实最爱的就是皇后,可惜皇后死了,所以就变成只爱自己了。


我:!!!!(内心疯狂OS:卧槽!卧槽!母上大人您原来看出来令后了呀!)


然后我就立马疯狂附和,对对对,璎珞就是最爱皇后。接着开始balabala谈论起各种令后经典镜头。虽然知道母上大人说的“爱”绝对不是爱情的爱,但我已经非常激动了。令后的的确确是一种真正真挚而美好的感情,不求多轰轰烈烈,我觉得一生的陪伴对她们而言就已经是最幸福的事情了。感谢这个夏天,让我们认识了她们。



评论

热度(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