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足の小草

【令后】皇后娘娘万福金安 九

金多云:

  令皇贵妃×富察皇后
 
  *身为令妃的魏璎珞勾引皇后娘娘的故事
  *本系列最终章,猝不及防,有番外
 
  *虽然有的时候没有回,但你们的评论我都有看
 
-
  令贵妃娘娘应该是大清唯一一个没有诞下子嗣,且皇后娘娘仍旧在位时就要被册封为皇贵妃的妃子了。
 
  延禧宫近几日几乎被踏破了门槛,可这原本应该是大喜的日子,就连延禧宫的宫人们都开心的挑选着自家主子赐给他们的奖赏,偏偏这喜事的主人谁也不见,更是坐在寝殿里连连叹气,愁眉不展。
 
  她不稀罕什么劳什子皇贵妃的位子。
 
  魏璎珞有些发愁,她最近虽说总是见到皇上,但也瞧出了皇上并没有要破格册封她为皇贵妃的意思。
  毕竟皇后娘娘还执掌着凤印,后宫一切事物也是她在管理。
 
  再加上她并没有子嗣,更是没有理由成为皇贵妃了。
 
  除非,有人为她吹了皇上的枕边风。
 
  可她思来想去,这个吹枕边风的人也只能是皇后娘娘。
  她要去问一问,若是皇后娘娘有她自己的道理也说不定,总比她在这里胡思乱想要好。
 
  “诶呦令贵妃,哦不,令皇贵妃,几日不见,真是应当刮目相看啊。”
  “高贵妃娘娘此言差矣,璎珞向来都是要被刮目相看的。”
 
  “我说顺嫔,你不在你的楼里呆着,跑延禧宫来看什么热闹!”
  “贵妃娘娘不也是来看热闹的吗?怎么只能贵妃放火不能嫔妃点灯呢?”
 
  这下好了,魏璎珞刚出大门没几步,又开始一个头两个大了。
  高宁馨和沉璧向来相看两相厌,只要一遇在一起那肯定会吵个不停,如今这两人不知道怎的这么巧遇在了一起,她的耳根子恐怕不能清静了。
 
  魏璎珞没有管她们两个,径直的坐上了自己的步辇,离开了延禧宫。
  她可没有多余的闲心和这两个活宝耍宝。
 
  长春宫亦如她往常所见的那般,只是今日少了做差事的宫女们。
  现在已经入了冬,皇后娘娘最心爱的花坛早已被移栽到花盆中,挪到了长春宫殿内,皇后娘娘虽顾着处理六宫的事,但也从未亏待这些花草。
 
  她没有让明玉通报,只是轻轻的迈着步子,进了长春宫正殿。
 
  满地都是各样的花盆,而花盆中是她心上人爱着的花,唯独没有见到她想要见的人。
 
  皇后娘娘的寝殿一反常态的大门紧闭,只是透过镂空花纹门上的纸,能看到里面跳跃的红色烛光。
  现在分明是白天,怎么这么早就点起蜡烛来了?
 
  她心中疑惑,但还是敲了敲门后,没等里面的回应便推门而入。
 
  “皇后娘娘万福……”
 
  魏璎珞顿时愣在了原地。
  红色的幔帐,红色的蜡烛,就连皇后娘娘凤榻上的被褥都一改平日里的金色,都成了这大红。
 
  是大喜之日才会用到的。
 
  而她心心念念的人此时就坐在床榻上,没有她穿她素来爱穿的素雅的衣服,黑色凤袍,金色凤纹,黄金饰品,是她权利和威严的象征。
 
  “令皇贵妃果真聪慧,从来不曾让本宫久等。”
  “皇后娘娘……”
 
  “来。”
  魏璎珞听话的走了过去,可皇后娘娘身边并没有地方给她坐。
  皇后娘娘身侧放着皇贵妃的服饰。
 
  “本宫给你换上。”
  富察容音难得的没有听眼前人的意见,从床榻上起身,为皇贵妃脱掉了她还未来得及换掉的贵妃的服饰。
 
  魏璎珞轻眯着双眼,皇后娘娘与她隔着不过一拳的距离,可那过于认真的神色是她从未见过的。
 
  此时与皇后娘娘身上相差无几的皇贵妃的衣服已经穿在了她的身上,头上的饰品沉甸甸的,身上的金丝银线也同样沉重。
 
  越是沉重,权利也就越重。
  她身在此位便如此,更何况她的皇后娘娘。
 
  “很适合你。”
  “容音……”
 
  她的皇后娘娘从不说累,从不言苦。
 
  “这样本宫才能放心,我才能够放心。”
  富察容音嘴角勾起了一抹苦涩,如今魏璎珞身居皇贵妃之位,日后就算是犯了天大的错,皇上都不会废了她。
  再等到她们都入了棺椁,进了皇陵,除了皇上的位子,她们两个的棺材将会是被首先放在一起的。
  
  无论现在还是未来,就算是在坟墓中,在她看不到的地方,她都要陪着她的璎珞。
 
  再过个几年,她们都有了子嗣,等到儿孙满堂,皇上彻底消除了他心底最后的疑惑,才是她们真正能够肆无忌惮的时候。
 
  在这紫禁城,在这后宫,她们不能过多的奢求什么,像如今这样,她们的心都属于彼此,就足够了。
 
  富察容音牵着魏璎珞坐在了床榻上,她亲手绣的金色鸾和凤的红盖头早已藏在了枕后,她撑着盖头,红着眼眶为心爱的人盖住了华丽的头冠,盖住了她精致的小脸。
 
  她拿起吩咐尔晴准备的秤杆,却在挑着红盖头的那一刻停下了。
 
  “魏璎珞,糊里糊涂的被皇上选中入了宫,可曾后悔?”
 
  若是没有入宫,她便与这大清尊贵的皇后永远没有相遇的可能。
 
  “不曾后悔。”
 
  “魏璎珞,那日贵妃罚跪,你故意跪伤,从此便于本宫纠缠不清,可曾后悔?”
 
  原来她的皇后娘娘聪慧如此,竟早就发现了她的小心思,却又没有戳破,任由她放肆。
  魏璎珞眼睛发烫,泪珠在眼中打转。
 
  “不曾后悔。”
 
  “魏璎珞,爱上大清的皇后,却又要在这后宫中做皇上的女人,可曾后悔,可曾因我不曾拒绝你而怨我?”
 
  “不曾悔,不曾怨。”
 
  一切的一切,都是她先出的手,一切的一切,都是她先动的心。
 
  她感受到了那秤杆在轻微的颤抖,魏璎珞直了直身子。
 
  “容音,掀开盖头,我想看着你。”
 
  眼前红色的迷蒙在被掀开的一瞬间恢复了清晰,她的皇后娘娘此时抿着唇,泪珠挂在脸颊上,强忍着没有哭出声音。
 
  “曾经我是皇上的令妃,令贵妃亦或是令皇贵妃,但如今,我是富察容音的妻子。”
 
  
  此时此刻她们身上的金丝银线只差寥寥几针,金簪银钗只差那唯一一只,若是不知道的人或许会认为这是深宫之中患难见真情的姐妹,是忘年之交,是浓于血的亲情。
 
  但只有她们自己心中知道,她们相知相爱,远远超过了那不能够超过的界限,从此不能回头。
 
  “皇后娘娘,春宵一刻值千金,不如我们饮些酒,如何?”
 
  见魏璎珞摆出了一副喝交杯酒的架势,富察容音破涕为笑,宠溺的点了点头。
 
  “好。”
 
  
 
  皇贵妃的册封大典是不可缺少的,就算她魏璎珞只是包衣出身,但如今到了这个位子上,便再也没有人敢说什么。
 
  她穿着这厚重的衣服,戴着沉重的头饰,一步一步踏着台阶,走向自己心爱的人。
 
  皇上正与送贺礼的边国来使会面,这边正好就剩下了妃子们。
 
  富察容音连忙牵过魏璎珞的手,问东问西的,生怕她累了。
 
  一旁的高宁馨瞧着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不由得怪嗔。
 
  “这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把魏璎珞赐给她富察容音做皇贵妃了呢,这怎么比皇上还激动,当真奇了。”
 
  “亏贵妃娘娘还是唱戏的行家,怎么这点人情世故都不懂?”
  “那你想我怎么着?祝她俩早生贵子?”
 
  一边说一边想着,高宁馨想象到的画面太美,一个没忍住,顿时笑的那叫一个前仰后合。
 
 
  令皇贵妃连忙拉着自己皇后娘娘离开了这是非之地,徒留别的嫔妃看那两个在那耍宝。
 
  “快回去吧,今天这日子不能随意走动。”
 
  魏璎珞闻言也没有带她走远,只是去了另一侧,她与皇后娘娘初次见面的地方。
 
  那一晚她只是觉得这大清的皇后很温柔又遥远,面上端庄自持,很想让人掀开她的面具,看看里面究竟有些什么。
  却没想到时间一长,她们都陷了进去,最后那双眸子里只能看到她的身影。
 
  “皇后娘娘万福金安,今天大喜的日子臣妾祝愿皇后娘娘,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看着冷不丁向她行礼的魏璎珞,如今的令皇贵妃,她勾起了嘴角,笑了出来。
 
  她一直身为皇后。
  她如今是皇贵妃。
 
  “那本宫便祝令皇贵妃,心想事成。”
 
  但她们的路,因为有彼此,并不孤单。
 
 
 
 

评论

热度(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