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足の小草

【延禧攻略】皇太子日记(又名:魏氏姐妹附凤记)贰拾柒

星の雨:

(六十七)


这一段前往内务府的路,尔晴走得有些心不在焉。


她脑子里很乱。


人无完人,皆有所欲。


有人求财,有人求色,有人求势,尔晴身为权臣之女,入侍长春宫,心里自然也是有所求的。


她的祖父是议政大臣,父亲如今已做了刑部尚书,算是镶黄、正黄、正白三旗中地位最显赫的包衣奴才。只是奴才终究是奴才,虽位极人臣,遇到旗主仍要下轿行礼,甚至牵马坠蹬。故对喜塔腊家而言,最大的愿望便是抬旗。


抬旗这事,说难也难,说简单却也简单。


尔晴眼前总能浮现她还在家中时,父亲母亲,哥哥姐姐满怀期盼地望着她的眼神,耳边还回想着他们一言一语的嘱咐:“尔晴,若是有机会,你一定不要放过……只要你成了皇妃,不但你一世富贵,家族也能借机抬旗,这是光宗耀祖,一辈子的事。”


是的,抬旗,不过就是皇上一句话的事儿罢了。


可是,他们这位皇上,想要入他的眼,太难了。跟在皇后娘娘身边这般久,尔晴自然知道,皇上爱重皇后,皇后身边的人,他反而是根本就不会碰一下。


若是皇上这一条路走不通,她或许也还有另外一条路可以选择。


皇后娘娘的亲弟弟,御前侍卫富察傅恒。傅恒曾经是皇上的伴读,年轻有为又深得皇帝器重。她若是能嫁给傅恒,皇上自然会给她家抬旗,才不至于辱没了富察家的家世。


可是,傅恒虽然有皇上的口谕,准他常来长春宫探望皇后娘娘,他却因着礼法并不常过来,便是过来了,也多是与二阿哥一道,更是从不与宫女们接触。遇上这样一个正经人,尔晴也实在找不到可趁之机。


尔晴心里想着事,不知不觉竟是不小心拐错了道,绕了远路。


这条道平日里便是宫女和太监们也不常走,多是辛者库的那些最低贱的奴才们才会用到。不过尔晴反应过来的时候,甬道已经走了大半,再绕回去反倒要花更多时间,不如干脆直接从另一头绕出去。


才走了几步,她却觉着有些不对劲,前头隐隐约约似乎传来什么声响。


脚步拐了个弯,便见着一群太监围在一块儿,看样子好像是在打着中间被围着的人。


尔晴本不想管这件事,转头就要离开,可那群太监里却有人眼尖瞧着了她。尔晴想着,她毕竟是长春宫的大宫女,这宫里头还是颇有几分颜面的,既是被看到了,也没什么好躲的,便大大方方地迎上去了。


那群太监为首的倒是个机灵人,一眼就认出了她,赔笑着道:“这不是长春宫的尔晴姑娘嘛,什么风把您给吹到这儿了呢?”


被人小心翼翼地恭维讨好着的感觉的确不赖,尔晴瞧了一眼抱着脑袋躺在地上的小太监,道:“不过是给主子办点事儿,这里是怎么回事?”。


“是个不长眼的奴才,忒没规矩了,便教训教训他。”领头的太监搓着手道。


“若是真犯了错,自然有管事的公公处置,别乱了规矩。都散了吧。”尔晴没打算细究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也没那个闲心去管。


几个打人的太监自然应下了,结伴而去。


尔晴也没打算再理会这些,正准备离开,却忽然听见身后传来一个稍有些尖细的少年的声音:“奴才多谢尔晴姑娘救命之恩。”


尔晴回过头,便见刚才躺在地上的小太监已经爬了起来,跪在那儿。哪怕低着头,哪怕全身上下十分狼狈,也掩盖不了他俊美的样貌。他约摸十六七,或许是因为去过势的缘故,故而面若好女,透出一股阴柔妖异的美。若是换上女子的衣裳,怕是这后宫里好些妃嫔们可都要被他给比下去了呢。


可惜了,这般的样貌却成了个太监。


尔晴心里想着,嘴上却只是道:“不过是顺手罢了,不必如此。以后自己小心些吧。”


喜塔腊尔晴是一个有野心的女子,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太监,纵是长得再好看也不能让她上心,最多就是心里感叹两句罢了。


可她却不知道,在她离开后,那个小太监抬起了头,看着她离开的方向喃喃自语。


“尔晴姑娘,长春宫……或许,可以利用一把呢?”


 


(六十八)


“皇后娘娘。”


马全从殿外头进来,朝着容音打了个千儿。对于站在书桌前写字的不是皇后娘娘,而是魏璎珞这样的场面,早已经见怪不怪了。虽然他心里头也有些纳闷,不知道这个才十四岁的小丫头到底是哪里吸引了皇后娘娘的目光,竟是才来长春宫,皇后娘娘就将她当做心腹培养了,甚至还亲自教她读书习字。不过,主子的决定,他就算再纳闷,也没有置喙的余地。而且这么些日子过来,他瞧着这魏璎珞对皇后娘娘倒的确是忠心耿耿,甚至比长春宫多年的老人都体贴周到,尽心尽力。他也只能在心里感叹,主子就是主子,看人的眼光的确是特别的准。


至于魏璎珞和储秀宫的关系——马全想到了他接下来要和皇后娘娘汇报的事情——如今瞧着也不是什么问题了。主子这是要和储秀宫摒弃前嫌了啊,只是,为何主子偏偏特意交代,这件事要先瞒着魏璎珞呢?


“娘娘,储秀宫那边传了话来,提了两件事。”马全凑近容音身侧,小声说道。


容音看了一眼似乎还在认真写字的小丫头,忍不住勾了勾嘴角——别以为她没发现,这小丫头耳朵都要竖起来了。


“璎珞。”容音道,见小丫头停下笔转头看她,才微笑着接下去,“库房里那副《颜勤礼碑》的拓本,字体端庄遒劲,你去把它取来临摹吧。”


——显然就是要支开她的。


璎珞低头应了是,看着规规矩矩的,容音却注意到她双唇不自觉地瘪了瘪,煞是有趣。


瞧着小丫头出了殿,容音才转向马全:“那边说了什么?”


“第一件,是希望能让我们的人帮忙,不露痕迹地将和亲王想要纳了阿满姑娘的消息,透露给嘉嫔那边打探的人。”马全躬着身子道,“第二件,是希望若有可能,在皇上面前提一提,和亲王多次出入御花园,行为放诞,似有不妥。”


容音想了想,便大致能猜出那边是想做什么了。将计就计也算是个一劳永逸的法子,只是……阿满若一辈子留在宫中也就罢了,否则裕太妃那边怕是不会轻易放过她,除非……容音忽然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性,仔细想想,好像……也并非不可能啊。


“第一件事,你全权负责安排。至于第二件……”容音说到这里,顿了一顿。第一件事简单,第二件却并不好办。以皇帝对和亲王的宠信,若是说的时机不好,怕是会被认为是离间他们兄弟感情。


“今年新进宫的汉军旗女子,挑一两个心思活络,想要攀附长春宫的,派人隐晦地告诉她们,本宫近日听闻常有小宫女在御花园撞见和亲王,实在有失体统。正想向皇上提议整顿,也不知是否有后宫妃嫔在园中撞见过。若是有聪明的,该会知晓怎么做才是。”——有其他妃嫔说起,她也才好顺势向皇帝提一提此事。


“嗻。”马全领了吩咐,便退了下去。


容音闭着眼坐在榻上,捻着手里的珠串。


她听见有人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没有睁眼,因为她知道进来的人是谁。


那人轻轻地靠近了她,接着,太阳穴上感觉到了轻柔的触压感,带着一抹清新的栀子花香。容音觉得十分放松,微微勾起了嘴角。


她也曾经考虑过,这件事故意瞒着璎珞好不好。她忽然能理解,上辈子傅恒说“只愿她平安”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了。可是不论是傅恒还是她,都没有替璎珞做决定的权利。容音承认,自己纠结过,甚至差一点儿就打算告诉璎珞了。但是那一天,阿满请求她不要让璎珞知道。因为阿满和她一样了解璎珞,了解她的决绝,了解她的字典里永远都没有“宽容”二字。所以容音最后还是没有说——这毕竟是当事人自己的请求嘛——她用这样自私的理由说服了自己。


“娘娘。”明玉的声音将容音从自己的思绪中唤回了神,“叶太医来给您请平安脉了。”


“嗯,让他进来吧。”容音睁开了眼,太阳穴上的触感消失了,璎珞往后退了一步,规规矩矩地立侍在身侧。


由于曾经治好了二阿哥的病,医术得到了皇帝太后以及皇后的认可,这一世叶天士在太医院混的可比上辈子好多了。至少长春宫自那以后,全都是由他来给皇后娘娘请平安脉的。太后有些头疼脑热的毛病时,也多是请他去诊治。他不像太医院的其他太医,什么都讲求个不出错,药方都开得极为温吞。叶天士医术精湛,每一回都是药到病除,比以往太医院那些个太医开的方子好得快上许多。日子久了,宫里头地位最高的三位主子都欣赏他的医术,太医院其他人便是再眼红嫉妒,也不敢排挤得太过。


容音这些年来一直在按着叶天士的方子调理身体,体寒的毛病更是早已好了,只要平日里饮食上多加注意即可。平安脉请完自然也并没有什么大问题,叶天士只给调整了几个药膳的方子,注意继续保养着便好。


正事办完,容音便问起了娴妃的弟弟常寿的病情。


叶天士道:“娘娘放心,不过是普通的痢疾,虽然牢里条件不好,但娘娘亲自吩咐的事情,太医院自然不敢怠慢。如今已经基本痊愈了,再巩固两服药便可。”


容音点点头:“那便好,下次你若是去承乾宫请平安脉,将此事告诉娴妃一声。免得她不知情况,太过忧心。不过,不用告诉她,是本宫交代的。”


“这是为何?”叶天士是个医痴,在太医院这么多年,一点儿心思都没放在那些弯弯道道上,依然是个直爽得不行的脾气,有什么问什么,根本没考虑过是不是合规矩。


容音微笑着道:“本宫不过是作为皇后,有照拂后宫之责罢了。并没有收买妃嫔之意,叶太医不用考虑太多,按本宫说的去做便是。”


等叶天士离开了,璎珞才有些疑惑地问:“娘娘,若是真不想让娴妃知道,又何必让叶天士去说这件事?”


容音伸出手,璎珞会意地扶住她起身。容音站起来后侧头看着璎珞,笑着道:“自然是……故意想让娴妃知道的。”瞧着小丫头微微有些惊讶的表情,容音补充解释了一句,“本宫派了太医去的事,她早晚会知道。早些由叶天士告诉她,也免得会被旁人拿来做什么文章。也好让她知道,她不愿站队,想要独善其身,本宫也并没有一定要逼她站队的意思。能让她减轻些压力也好。还是那句话,若是可以,本宫不愿她失了初心。”


“娘娘就是人太好了。”小丫头嘟嘟囔囔地说了一句。

最终,只引来容音一个柔和而温暖的轻笑。



(TBC)


==================================


1、忽然发现前文里写了一个bug……照理来说,璎珞应该……不知道继皇后也是害死容音小天使的凶手之一,也不知道她在一切背后做了一个幕后推手。所以,若是按照这个逻辑,璎珞和容音应该都不知道娴妃黑化后会动手害容音才是。上帝视角写得太理所当然了(掩面)


不过吧,以她们俩的高智商,应当也能猜出来,只要娴妃心境发生了变化,想要上位的话,如今坐在皇后位子上的容音自然会成为她的绊脚石,她们对上也是迟早的。(强行解释)


有时间我会去修一修前文的。


2、其实……我不太会写宫斗……延禧攻略之前也基本没看过什么宫斗剧(因为讨厌白莲花女主)所以若是有什么逻辑不对的地方,请尽管提。能修正的我会尽量修正。


话说,大家看到开始运筹帷幄的容音小天使会不会觉得违和?我很努力地不想写崩,但是……可能文笔有限,写着写着就崩了(掩面)


3、小太监的身份,emmm...大家大约都猜得到对吧wwww


袁春望的形象参照了小说里的描写,毕竟电视剧里的演员吧……长相实在称不上俊美对吧?所以,当尔晴遇到袁春望,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呢?(其实我自己也没完全想好就是了,但是感觉吧,这两只如果组成一个反派势力,再拉一个地位不太低的妃嫔组队,大约还满耐打的?)


4、每次写文都是……一到剧情线就开始卡文卡得酸爽OTL


脑洞之神快救救我吧……


刚刚在网上拍了延禧攻略的小说本,后天拿到手了去翻一遍,看看有没有什么可挖掘的细节能让我脑洞大开。

评论

热度(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