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足の小草

【令后】蒹葭(廿四)

0阿损0:

辗转二十几个小时,飞机终于降落墨尔本机场。傅容音拉着行李箱站在8月的冷风中,形容憔悴。

——我已在墨尔本,明日见面,dinner,老地方。

21点38分,给金弘历发去短信后傅容音把手表的时间做了手动调整。

“你飞墨尔本怎么不提前跟我说?晚上住哪儿,酒店吗?家里有客房,比酒店舒心,住家里吧,我现在过去接你。”

“不用了。时间也不早了,我要回酒店休息了。明天见。”

傅容音坐上了出租车,窗外的灯光开始急速倒退。墨尔本原来也是一座让她心生欢喜的城市,而现在一切都变了。

吃晚餐的地方是两人在墨尔本旅行时常光顾的餐厅,傅容音预定了二楼靠窗的位置。

一落座,金弘历就把插花从原木方桌的中间转移到他的左手边。

长颈玻璃瓶里插着金合欢花枝,羽状复叶托着明媚的黄色球花。傅容音看着,突然想起什么了什么,拿着手机站了起来。

“我露台去打个电话,你先点餐。”

“嗯?哦……”

傅容音回来的时候是带着笑的,但快到桌边时连同手机一起收了起来。

“你点了什么东西吃?”

“都是你喜欢的那几样,要喝什么?”

“Prosecco吧”

“那个”,金弘历踌躇了一会儿,“离婚的事情我考虑清楚了,我们离婚吧……拖延一段没了爱情的婚姻并没有意义,我也不想一直抓着你。所以,我同意离婚。”

“谢谢。”

简短的两个字,礼貌到显得生分。

“然后我律师明天会来这边专程处理这件事,如果你愿意等,可以拿上签了字的资料再走。”

“不了,我订了明天回国的机票。那些资料你让律师带回国交给我好了,最近公司很多事情,我没时间耽误得起。”

“哦,好吧。聊点别的吧,你最近……

出了餐厅门,金弘历径直往走向自己停车的地方。傅容音没有跟上,站着路边等出租车。

一会儿金弘历开车过来了,在傅容音身边停下。

“上车吧,我送你回酒店。”

“不用了,我打车。”

“现在都9点多了,出租车很少的,还是我送你吧。”

“我出门前叫了车的,自己回去就行。”

金弘历见劝不动,便从车上下来去抓傅容音的手。傅容音急着往后退,被身后经过的人撞了一下。一个不稳,手机脱手飞了出去。

“够了!”

看见傅容音爆发,金弘历也有点不知所措,“容音……

“你回去吧,我不需要你送。”

金弘历车子的引擎声边变远后傅容音才捡起地上的手机,屏幕已经摔得不成样子,裂纹完全挡住了显示的内容。

“看来璎珞一会儿的短信也没办法回了”,傅容音头疼地看着一无是处的手机,“好在明天就回去了。”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42)

  1. 知足の小草0阿损0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