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足の小草

【延禧攻略】皇太子日记(又名:魏氏姐妹附凤记)叁拾

星の雨:

(七十四)


御花园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消息自然是盖不住的。


嘉嫔大概算是这满宫的妃嫔中,第一个知道的。毕竟芝兰扶着贵妃回来时动静不算小,更不用说紧接着没一会儿,还来了太医。嘉嫔装作刚刚醒来的模样出来,这才知道御花园里今晚由她一手策划的“大事”,竟然是以这样完全出乎她意料的方式收场的。她还有点儿懵圈,这戏里的女主角,是怎么从阿满变成了贵妃娘娘的。这……不该是这样的走向啊?


嘉嫔想进殿去瞧一瞧,才走到门口,就正好见到芝兰从里头出来。


“嘉嫔娘娘。”芝兰略略行了一礼,却正好将嘉嫔进门的路给堵住了。


嘉嫔装作毫不知情的担忧模样,问道:“芝兰,这是发生什么事了?我听说和亲王……”


装得倒是挺像回事儿的——芝兰默默在心里腹诽,面上却不显:“娘娘在御花园里受了惊,太医抓了药,如今已经歇下了。夜已深,嘉嫔娘娘还是先回去休息吧。”


芝兰话说到这份儿上了,嘉嫔自然也不敢多问,怕反而露了马脚,只能满心惴惴的回了偏殿。


芝兰关了门回到殿内,便看见自家贵妃娘娘正皱着眉,愁苦深重地盯着眼前那碗刚刚由她端进来,然后被阿满接过去递给娘娘的,黑漆漆的药呢。


“本宫又没真的受惊,好端端的喝这个做什么?”高宁馨一脸嫌弃。


璎宁坚持:“娘娘总归是劳累了,太医说这药有安神的功效,也算是对症之药呀。”


“不用。拿出去倒了。”高宁馨干脆直接把手里的碗放回了璎宁手里的托盘上。


这倒是璎宁第一次瞧见贵妃娘娘吃药时的模样,看上去倒和个闹别扭的孩子似的,让她想起从前还未进宫时,璎珞生病,吃药的时候又嫌药苦,总要讨着给了糖才愿意喝的情景,便没忍住勾了勾嘴角。


没想到贵妃却是眼尖,瞪了她一眼:“笑什么?”


璎宁先是抿了抿唇,然后竟是干脆不忍了,轻笑道:“娘娘莫非是怕苦,才不愿意喝呢?”


就算这说的是事实,高宁馨也不可能承认呀!她这么大的人了,怕苦这种事说出来得多丢人呢?


“胡说八道。你没听说过吗?是药三分毒,本宫又没病,干嘛要喝药?”刚开始说话的时候还气势十足呢,结果说着说着,就在璎宁柔柔的笑意中没了气势。那双眸子,好像能直接看穿到她心底似的。


最后,高宁馨还是没坚持下去,一把抓起药碗,仰头就给一口气喝了,动作那是一气呵成。芝兰伺候了贵妃娘娘这么久,还从没见过娘娘用这么豪放的方式喝药呢!


空空的白瓷碗“铛”的一声重新落回托盘上,高宁馨瞪了魏璎宁一眼:“满意了?”——药汁的苦味还在唇舌间蔓延,让她不受控制地拧着眉毛。


璎宁微微福身:“娘娘请早些歇息吧。”


——果然,像个孩子一样呢。


在旁边把一切瞧得真切的芝兰,忍不住在心里竖起大拇指——果然还是阿满厉害。什么都不用说,就站在那儿瞧着贵妃娘娘,微微一笑,娘娘竟然连最讨厌的药汁都乖乖喝了。换做是她自己——算了,她才不敢呢。还笑贵妃娘娘“怕苦”,要她这么做了,肯定得被拉出去打板子呀。


璎宁将手里的托盘递给芝兰,道:“你也折腾大半夜了,今晚还是我来值夜吧。”


芝兰点点头,便端着托盘离开了。她只是觉得,今晚这件事之后,比起她,贵妃娘娘应当是更希望阿满留下来的。


璎宁服侍贵妃躺下,小心翼翼地掖好了被子,正准备起身放下床帐,却忽然听见了贵妃的声音唤她:“阿满。”


“是,娘娘?”璎宁重新跪在榻边。


可是贵妃却没有再说第二句。她只是躺在那儿,安安静静却认认真真地看着璎宁。


高宁馨其实是想问阿满,她曾经说“今生只愿能伺候贵妃娘娘一辈子”的话,是不是真的。她承认自己竟然害怕了,她患得患失地开始担心,那天阿满那样说,是不是只是为了表明自己不愿意嫁入和亲王府的决心?离阿满年满出宫只有两年多的时间了,阿满在宫外有家,有对她还不错的爹,有一个可以回去的地方。到了那个时候,若是阿满跪在自己面前,希望她能放她出宫,她该怎么办?


当然,她是贵妃,只要她不允许,阿满自然出不了宫。


可是,她不愿让她难过。只有阿满,只有她是不同的。


高宁馨张了张口,可最终,到了嘴边的疑问还是化为了一声轻叹——便是问了,又如何呢?——是的,她怕阿满最后给她的不是她想听到的答案。如果是那样,那还不如不听。紫禁城,看着繁花似锦,可只有身在其中才会知道,不过是个金丝牢笼罢了。这样的地方,又有什么可留恋的?


高宁馨重新闭上了眼睛:“没什么。”


许是今晚发生了太多事,她都变得不像她了。她高宁馨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多愁善感了?


见贵妃似乎是真的没什么吩咐了,璎宁这才又站了起来,继续先前没有做完的活儿——可是,她还是很在意,贵妃娘娘刚才……究竟想说什么呢?


 


(七十五)


和亲王夜里醉酒,误闯宫禁,御前失仪,犯下大不敬之罪。


裕太妃听闻消息后,连夜赶到养心殿,在皇帝面前亲手抽了弘昼十几鞭子。弘昼本就先挨了打,后来受了一些惊吓,再又实实在在地挨了十几鞭子,最后终于体力不支昏迷了过去。经过太医会诊,病势着实不轻,需得静养。


裕太妃的做法无非就是在皇帝面前表个态而已,按照以往皇帝对弘昼的纵容,那鞭子不过随意抽几下,皇帝就会叫停了。可今天却没有,皇帝就那样冷冷地站在养心殿门前的台阶上,看着弘昼几尽昏厥才开口说话。


和亲王被送回了王府羁押,虽说皇帝发话等他伤好了再做处置,可却一点儿都没有阻止宗室草拟讨论对他的处置。明眼人都能瞧得出来,皇帝这一回是真的生气了。


瞧不惯高贵妃平日里骄横跋扈的样子的人,还以为终于能狠狠笑话上一回了。可又听说,皇帝连夜处理完了和亲王,转身就去了储秀宫,在正殿里足足呆了大半个时辰才离开。这些心里头笑话的人,就纷纷偃旗息鼓了——开什么玩笑,皇上这是故意在给贵妃撑腰呢,谁要还敢不长眼的嚼舌根子,定会被皇上厌弃的。


更让人没想到的是,第二天早上给皇后请安的时候,和高贵妃长期“不对付”的皇后娘娘竟也明里暗里地告诫众人,别想那些有的没的的,若是让她知道有人借此生事,必定严惩不贷。


皇帝和皇后态度如此明确,太后又不在宫中,便是还有些流言,也都搅不起什么风浪了。


打发走了请安的莺莺燕燕们,容音扶着璎珞的手回了内殿。


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容音觉得,或许自己是真的要重新审视一下高贵妃和阿满之间的关系了。虽说之前她隐隐约约想到或许会有这种可能,可当事情真这么发生了,还是让容音感到了惊讶。她认识的高宁馨,除了刚入宝亲王府那会儿,因为身份低微而不得不小心翼翼外,向来过得骄傲而恣意。入了宫之后,更是变得任性妄为起来,心情不好的时候拿个奴才出气也是家常便饭。可偏偏,这样的人竟是对一个小小的绣娘产生了兴趣,甚至愿意尽全力去维护,不惜利用皇上的宠爱。


容音曾经以为,高宁馨的眼里只有圣宠和高家,可现如今看来,却是她想错了。


或许,就连高宁馨自己都不知道,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就让阿满走进了自己的内心吧。就像她一样——容音细细地回想着曾经做过的那些梦——是啊,究竟是从哪一天起呢?这个叫做魏璎珞的小丫头就这样,被装进了心里。


容音朝着身边扶着她的小丫头露出一个微笑。而时时刻刻都关注着皇后娘娘的璎珞,也回给了容音一个明媚的笑容。不需要多说什么,对她们而言,仅仅只是普通的相伴,便已足够的快乐。


皇后娘娘越发的喜欢只留魏璎珞一人伺候身侧,所以若非有急事,便是尔晴和明玉也很少打扰。明玉是已经习以为常了,况且她早已和璎珞成为了好友,也佩服璎珞做事细心周到,觉得皇后娘娘更器重她一些也是正常。可尔晴却不同,对她而言,这其中的落差实在是太大了。在魏璎珞出现之前,她是皇后娘娘身边的第一人,可现在呢?她贴身伺候的次数甚至还没有明玉多,除了值夜,单独贴身伺候更是一次都没有了。


也只有明玉这个傻丫头,会把魏璎珞当成好朋友。一个刚刚入宫的小宫女,却如此迅速地得到了皇后娘娘的器重,心思是何等的深重。再这样下去,浑浑噩噩地混到年满出宫,那她入宫的这十年,又有什么意义?


尔晴越想起这些,眼神就越发地阴鹜,甚至琥珀在身后叫她的时候,她都没能来得及将这一抹阴鹜收拾干净。


琥珀被这眼神吓了一跳,忍不住后退了一小步。可当她再抬眼看过去的时候,哪还有什么阴鹜呢?眼前分明还是那个脾气好,笑得温和的尔晴姐姐呀。


“琥珀,怎么了?”尔晴语气轻柔地问。


是了,一定是她刚才眼花看错了——琥珀这么告诉自己。


“尔晴姐姐,外头有个小太监找你,说是想要答谢你呢。”琥珀说道。


那个小太监长得可真好看,说话嘴也甜,瞧着便让人喜欢。这样一个小太监,求她帮忙传个话儿,虽然有些不太合规矩,可她也是愿意帮一帮的。


“小太监?”尔晴有些疑惑——她可不认识什么小太监,不过说到答谢……


尔晴的记忆回到不久前经过的那条偏僻的甬道上,她确实无意间算是救下了一个被打的小太监。她本没有放在心上,但是那个小太监出色的容貌还是让她留下了一点点的印象。


答谢……么?倒是有趣。


那便不妨去看一看吧。




(TBC)


===============================


1、今天的桂芬儿依然是名副其实的高可爱www


2、其实最近发现,原剧里璎宁应该是比璎珞大八-九岁,因为璎珞在想要杀弘昼那里说过“姐姐十五岁入宫,我就每日去神武门外,等啊,盼啊,望眼欲穿!九年,我等了整整九年,姐姐马上就要回家了!可是,因你一时荒唐,她死了!”(妈呀,这句话看得好心疼(ಥ_ಥ))。不过我之前一直是按照大七岁来写的(我喜欢七这个数字),反正应该也没什么影响,所以就不改了


3、关于尔晴,其实我还在犹豫她的后续归宿。是让她嫁给傅恒呢?还是变成皇帝的妃嫔呢?


个人感觉吧,尔晴应该并没有多爱傅恒。对她而言,并不是一定要嫁给傅恒的,如果能成为皇帝的妃嫔也是很不错的一条出路。她是想出人头地,家族抬旗,不再做一个奴才。其实她是先考虑成为皇帝妃嫔这一条的,但是皇帝的态度让她知道,这条路没戏,才退而求其次转到了傅恒身上。而如果傅恒能好好待她的话,或许尔晴并不会发展到最后那样的。我觉得我们不能一味的把错误全都放在尔晴一个人身上。她错是错在她的报复太过偏激,而且报复不了她真正该报复的人,却想把自己的悲剧延续到同样身为女人并且并没有对不起她的皇后以及青莲身上。当然,或许她是有怪皇后无视她兢兢业业侍奉了好几年的功劳,偏心魏璎珞这个才入宫的小丫头的。(平心而论,说不定大多数人处在她那个位子上都会怨恨吧。只是大部分人不会像她那样用那么偏激的法子来报复)


不小心又说了一堆,当然,我并没有打算给尔晴洗白的意思。她本性的偏激就在那里,像个定时炸弹,爆发到何种程度,就看外界的刺激有多少了。

评论

热度(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