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足の小草

【令后】十年如一梦(十六)

三言两语:






富察容音从未睡得如此安稳,魏璎珞怀里的温度温暖的她舒适极了。



她罕见的一觉睡醒到天亮。



“娘娘。”魏璎珞已然穿戴好,盯着半梦半醒的富察容音心里柔成一片,“该起了。”



“嗯...”对方奶声奶气的应了一声,裹着被子凑到了魏璎珞放在榻上的手边,蹭了蹭,再次闭上了眼睛。



魏璎珞投降了。



她轻抚皇后娘娘的面颊,垂下眉将对方揽进怀中。



不想起就不起吧。魏璎珞想着,但是她今日还有些事情要做。



她松了手,看着富察容音恬静的睡颜,忍不住凑上前亲吻她。



“我很快就回来。”



“嗯...”她的声音带着嗡意,软软的挠在魏璎珞的心上,“我等你...”



魏璎珞笑着蹭蹭她,起身出了门。



明玉也早早的起了身,看向从皇后娘娘殿内出来的魏璎珞神色复杂。



“早上好,明玉。”魏璎珞笑着迎上前。



“...”明玉张了张嘴,“早上好。”



魏璎珞笑着点头,缓步出了门。



储秀宫最近显得有些冷清。高宁馨垂眸盯着手心之中绣着个“宁”字的香囊出神。



急促的脚步打断了她的思绪。她将香囊收入,扬声问道:“芝兰,什么事?”



“回娘娘的话,长春宫的魏璎珞在殿外求见。”



“魏璎珞...”她细细咀嚼着这三个字,忽而扬起唇角,“让她进来。”



魏璎珞行过一礼后抬起头。她很少看见这位贵妃娘娘穿的如此淡雅。



“你是皇后身边的宫女?”眼前人淡淡开口。



“是。”魏璎珞低下头。



高宁馨扬眉,“皇后身边的宫女来储秀宫是为何?”



魏璎珞抬眼看着她。那是她曾经知道的,一些故事。一些.....不同的故事。



她低下了头,“奴才前来是想取回姐姐的遗物。”



高宁馨一愣,握住香囊的手紧了紧,“本宫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家姐绣活精巧,”她轻声说,“曾绣过一个香囊。”



高宁馨垂下了眉。



「贵妃娘娘,这是奴才绣的香囊,赠予您。」女孩的声音柔和,献宝似的看着她。



她接过,嗅到了上面带着皂角的香味。



「.....谢谢。」她犹豫了片刻,接过,走上前轻轻捏女孩的面颊,「璎宁,我说过好多次了,私下莫要唤我娘娘。」



这都是那时的...为数不多的回忆。



或许是后来她回了家后说给了妹妹听。



高宁馨轻笑一声,“是,不过,那是我的东西。”她说。



无论是香囊,还是人。

评论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