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足の小草

【令后】纸上情

金多云:

  魏璎珞×富察皇后
 
  皇后娘娘暗恋魏大宫女的故事(大误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
  她是富察家的长女,她是皇上的发妻,是这六宫的主人,是大清的皇后。
 
  她贤良淑德,说是天下人皆知也不足为过。
 
  在当今圣上的眼中,她更是不嫉不妒,是他所认为的最好的皇后。
 
  可真实的她却没有人知道。
 
 
  富察容音难得的愣神,听见熟悉的声音在不远处通报后便走了进来,她这才发现纸上的字哪里有什么御诗,满满的都是清一色的“璎珞”二字。
 
  她连忙将柔软的宣纸揉成一团,有些心虚的瞥了一眼身侧,可那人只是按照她所给她的差事,修剪些好的茉莉花插在花瓶里而已。
 
  新送来的景泰蓝小口花瓶倒是适合极了那人现在的一身宫装。
  大宫女的服饰自然与小宫女们有些许的不同,可她不似尔晴的穿着成熟,也不似明玉的小家碧玉。白色的缎面上绣着小小的蓝色团花,手中拿着的白色的茉莉,在青金色的花瓶中来回摆弄着,给她了一种与这深宫截然不同的感觉。
 
 
  虽说她做事雷厉风行,可如此看来倒是多了几分宁静,而她富察容音,想要把这份宁静永远留在身边。
 
  “皇后娘娘您怎么了?”
 
  眼角快要滑落的眼泪吓了她一跳,也吓了在不远处的宫女一跳。
 
  “风迷了眼,无碍。”
 
  她们此时正在长春宫的殿内,皇后娘娘站在桌前写着字,虽说已经不冷了,可就是怕皇后娘娘染上热伤风,就连窗子都没有打开。
  又哪里来的风迷了眼睛一说,恐怕只有她自己知道,究竟被什么迷住了眼睛。
 
  魏璎珞还是上前来关心,毕竟皇后娘娘是何等的尊贵,绝不能出一点差错。
 
  富察容音有那么一刻在想,若她不是皇后,若她与魏璎珞是一般的姐妹,若她可以再胆大一些,或许,由始至终,她也不会落得这般地步。
 
  她如今已经贵为皇后,荣华富贵一辈子都享受不尽,是这六宫的嫔妃们无一不羡慕的。
  可只有她知道,得到的越多,失去的也就越多,站的越高,心里也就越孤寂。
 
  未出阁时对世间一切的新奇,早就在这深宫里被消磨殆尽了,就连灰尘都不剩。
 
  直到她见到了魏璎珞,好像看到了当年那个不谙世事的自己。
 
 
  可魏璎珞又与她不同。
 
  虽说把她气的一塌糊涂,但她却能做自己想要做却不敢做的事,也正因如此,她要护着魏璎珞。
 
  “皇后娘娘可好些了?”
  见魏璎珞还是满面焦急的模样,富察容音好笑的摇了摇头。
 
  “璎珞,本宫说了无碍。”
  “可奴才担心皇后娘娘。”
 
 
  魏璎珞的眼中是纯净的,富察容音无法从她的眼中看到一丝一毫她想要看到的神情。
 
  那目光虽然炽热,可除了仰慕再无其他。
 
 
  她已经很多年没再有过这样的感觉,像是瞒着额娘和阿玛,拉着傅恒偷偷跑去郊外骑马,那份雀跃的心情。
  像是在最热的时候喝上一碗小厨房送来的冰镇西瓜汁,她心爱的不只是这会被太医说成寒凉之物的西瓜汁,还有眼前这个女子。
 
  她的伶牙俐齿,她的七窍玲珑,通通都被她记在心上,无法忘却。
  
 
  可这份不该有的心思最后只能化为,她们都是女子,且她还身为皇后。
 
 
  再也没了写字的心情,富察容音放下了手中的毛笔,出了长春宫的内殿。一两个细心的小宫女在修剪茉莉,余下的都在做自己的差事。
 
  清风拂面,茉莉的花香味拂过她的鼻尖,有些痒痒的。
 
  可此情此景唯独少了魏璎珞。
 
 
  富察容音心头一凝,又转身进了殿内回到了书桌前,与魏璎珞撞了个正着,可她却神色自若。
 
  “皇后娘娘,什么时候用膳?”
 
  她轻瞥了紫檀木的桌面一眼,墨宝都已经被收好了,就连毛笔也洗净了挂在了雕花梨花木的笔架上。
 
  只是她揉成团的那张纸,不见了。
 
  “传膳吧。”
 
  富察容音勾了勾嘴角,没有被发现也好,被她看了也罢,在这深宫里宁静的日子都很难得,所以她要好好珍惜。
 
 
  魏璎珞站在她的身侧,一道道的菜品被端上了桌,她向来是知道自己爱吃些什么,总会趁旁的宫女没注意的时候多夹一点给她。
 
   但是她不爱吃的,却又补身体的菜,魏璎珞依旧会给她夹些在碗里。
 
  她在深宫之中已经不是自由之身,却总是向往着自由的事,像是她曾经在闺阁时读过的民间话本,那样放弃一切,两个人私奔到天涯海角的故事,也仅仅只是故事罢了。
 
  她叹了口气,没有用膳的胃口,漱口后就回了寝宫。
  
 
  小宫女们伺候她沐浴更衣,有几次那个名字都快要脱口而出却被她忍住了,她最终还是躺在了床榻上。
 
  明黄色的幔帐被伺候的宫女拉了下来,里侧绣着的茉莉花的暗纹出自魏璎珞之手。
  她不愧是绣坊最出色的绣女,前些年为她做凤袍的绣女都不及她细心。
 
  也或许是魏璎珞离得她近,总能让她发现她的好处。
 
 
  最后的烛火也被熄灭,富察容音有些难以入眠,闭上双眼假寐的时候,一个故意走的很轻的脚步声引起了她的注意。
 
  没等她做出回应,幔帐已经被撩开了一个小角,一团被揉过的宣纸放在了她的手心,是她之前写的那一张。
 
  轻轻的打开,她写的璎珞几个字映入眼帘,只是旁边一个黑黑的墨洞,和隐约能看清的几个字引起了她的注意。
 
   
  富察容音将宣纸翻了过来,险些让她笑出声音。
 
  歪歪扭扭的“皇后娘娘”四个字虽说不太好看,但字里行间也能够看出,已经是最最用心的在写了。
 
  她将这被揉皱的不成样子的宣纸按在胸前,可又怕被幔帐外的人发现她这样的心思,富察容音还是故作镇定,可却笑的温柔。
 
  “明日本宫教你写字,还有读书知礼。”
 
  她无法再做的太多,但只要她身为皇后一日,就要护她一日。
  她的璎珞,要永远都是魏璎珞最初的样子。
 
 
  “怎么了?不愿意?”
  “奴才谢皇后娘娘恩典!”
 
  感受到幔帐外的人难得的愣神,富察容音在她看不见的地方笑的开心。
   
 

 

评论

热度(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