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足の小草

【延禧攻略】皇太子日记(又名:魏氏姐妹附凤记)叁拾叁

星の雨:

(八十)


富察夫人在信里提及了三位瓜尔佳氏的姑娘,其中最中意的一位乃是侍郎纳兰永寿的养女。这位姑娘身份比较特殊,是永寿的夫人瓜尔佳氏娘家过继过来的姑娘。不过,虽说是养女,但极得瓜尔佳氏夫人的喜爱,从小与嫡出姑娘一般教养长大,规矩极好。


——说起来,容音隐约记得,今年新入宫的舒贵人似乎也是永寿的女儿?


舒贵人在选秀上凭着“一耳三钳”得了皇上的喜欢,面对刚刚因为“步步生莲”而发了脾气的皇上,也能不卑不亢,不畏惧,甚至颇为沉稳。若这便是侍郎府的家教,想来那位叫做婉仪的小姑娘应当也是不错的。


三位姑娘,富察夫人也都见过,各有各的好。再加上,富察府如今如日中天,傅恒又是皇上极为器重的年轻才俊,富察夫人稍稍透漏了一点儿意思,三家的夫人都表达出了愿意结亲的态度,这就更让富察夫人为难了。于是,这才希望女儿能帮忙给个意见。


光看书信上的东西,自然什么都瞧不出来的,既然要帮,总要借个机会将几位姑娘叫来眼前说说话。


不过,在那之前——


容音抬起头看向身边。第一时间接收到自家皇后娘娘的目光,璎珞眨眨眼带着疑惑:“娘娘,怎么了?”


容音坐直了身子,用很认真的表情道:“额娘说,她给傅恒看了三位姑娘为正妻备选,让本宫帮忙掌掌眼。”


璎珞笑道:“这是好事儿呀,傅恒大人确实到了该娶妻的年纪了。”


容音仔仔细细地看着璎珞,似乎想从她的表情里看出些什么。可惜,什么也没有。璎珞脸上的笑容看起来真真切切,若要说失落的情绪,更是一丁点儿都找不着。似乎,她是真心在为傅恒娶妻高兴的。


“就……只是这样?”容音最后还是忍不住问道——看不出来,那就直接问吧。这个问题总归是逃不过,况且,她不得不承认,她心里其实对这个问题的答案是非常在意的。


璎珞这会儿算是明白皇后娘娘真正想说的是什么了。


“娘娘还期待奴婢说什么呢?”璎珞笑得眼睛弯弯的,带着小姑娘的活泼和俏皮。


“璎珞。”容音无奈地嗔道。


璎珞这才正了正神色:“娘娘,奴婢这辈子,只愿能陪在娘娘身边。所以,璎珞不会出宫,也更不会嫁人。”


“胡说,哪有姑娘能一辈子不嫁人的呢?”容音瞪了璎珞一眼——真是的,还和上辈子一样口无遮拦。虽然……不知道为何,怎么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刚刚还有些忐忑的心情就这么忽然安静下来了呢?


璎珞孩子气地撅了噘嘴,嘟嘟囔囔地道:“反正……又不是没嫁过。嫁人嘛,还不就是那么一回事呢。”


这话说来也没错,只是,她明明指的是披上嫁衣风风光光地出嫁……那能一样吗?


“再说了,娘娘,认真算来,奴婢今年也有五十多岁了。在奴婢眼里,那些公子哥儿呀,都和儿子似的,娘娘您打算让哪个倒霉蛋摊上奴婢呀?”


容音忍不住被逗乐了:“你啊,哪有人这么说自己的?”


璎珞无所谓地道:“奴婢也没说错呀。”


这倒是个问题。


容音在心里想着——确实,璎珞是活过两辈子的人了。让她嫁给一个适龄的男子,还真的是有些不太合适。


曾经,她握着璎珞的手说,她一定会风风光光的把她嫁出去。可最后,她还是没能做到。她看着璎珞和傅恒两情相悦,却最终因为皇上的阻挠而有缘无分。那些场景,在梦境里一点一点的回现,容音觉得自己似乎置身其中,却又好像置身事外。梦境里有一个她,可她自己却站在外面安安静静地看着。她能体会到梦境中那个她的心情,可又并不是全然被她的心情支配。


有时候,容音也思考过,如果当初,璎珞真的嫁给了傅恒,他们就真的能幸福美满地过一辈子吗?


她懂璎珞。


璎珞是一个果断而决绝的姑娘。爱情不会是她生命里的全部,以前不是,以后也绝不会是。在璎珞的心里,恩义才是最最重要的,甚至可以高于她的生命。可傅恒却不是,在傅恒看来,他只愿璎珞平安。但这个世上,有些东西是不能两全的。当恩义和生命相违背的时候,璎珞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恩义,而傅恒,定会做出完全相反的抉择。到那个时候,他们,还能幸福下去吗?


“娘娘。”见容音半晌没有说话,似乎又陷入了沉思中。璎珞忍不住开了口,“娘娘,不要再赶奴婢走了,好吗?”


容音抬起头——璎珞的表情就像是一只被抛弃的小狗,可怜兮兮的,看着让人心疼。


容音瞬间就心软了。她还能说什么呢?她又怎么忍心,让她难过?


“好。”容音最后说道,微微露出一点儿笑意。


于是,她看见了小丫头也勾起了嘴角,眼睛里好像闪烁着亮晶晶的光芒。


——可是,璎珞啊。不论心理的年纪如何,在身体上,本宫终究大你十五岁。若是有一天,本宫终将不得不再次离你而去,本宫只希望你能好好的,不要再像曾经在梦中看见的你那样冲动,可好?


 


(八十一)


那一晚的话题,终究是有了最终的结论。


璎珞表明了自己的心意,也证实着她早已放下了与傅恒的过往。至少现在,容音可以安安心心地筹划着如何找个缘由将三位瓜尔佳氏的姑娘召进宫来见一见了。


至于璎珞,容音决定还是尊重璎珞自己的想法。


如今璎珞年纪还小,她最亲近的姐姐也仍在宫中当差,她不愿离开也属正常。不过阿满也再有两三年便到了出宫的年纪了,到时阿满离开,嫁人成家,或许璎珞的想法也会有所改变呢?


——容音这般对自己说道。但是,她多多少少也还是意识到了一些,那隐藏在自己内心深处的小心思——她真的希望看到璎珞出宫吗?她真的没有一点点,想要璎珞真的能一直陪着她的私心吗?


 


时间一日日过去,和亲王的风波也在渐渐散去。在容音看来,如今最要紧的事,便是永和宫的愉贵人即将临盆了。不过,如今太后仍然在畅春园礼佛,她身为皇后,免不得要定期过去侍奉陪伴,无法时刻呆在宫中照看着。为此,容音刻意问了璎珞,上辈子五阿哥的生辰,打算提前去畅春园,然后赶在发动那一日回来坐镇。但这一次毕竟有太多事情与曾经不同,容音也不敢保证,愉贵人是不是真的还会在那一日生产,为了保险起见,在她临去畅春园的前一日,众妃嫔们前来请安时,刻意提起了这件事。


“太医院诊断,愉贵人的产期大约便在这几日了。高位的妃嫔本就有照看之责,本宫希望,本宫不在宫中这几日,你们能代本宫,好好照看愉贵人。”


如今身居高位的妃嫔,不过就是储秀宫的高贵妃,承乾宫的娴妃以及钟粹宫的纯妃三位。容音说这话的时候,看着的是左手边。旁人都以为,她这是意有所指地交代与她关系最好,又精通药理的纯妃娘娘,可或许只有当事人才能明白,皇后娘娘的眼神,分明就是落在左手边第一位的高贵妃身上呀。


高宁馨自然是瞧出来了,心里头狠狠翻了个白眼——天知道富察容音是不是脑子抽了?永和宫那两位怕她怕成那样,竟然还敢把照看这种事交到她手上?她才不想管这些个破事儿呢,烦都烦死了。


可她不接茬,容音就笑眯眯地看着她,看得她觉得瘆得慌。


得了,她欠长春宫一个人情嘛。她就知道,富察容音才不像她看起来的那样善良无害呢。


“臣妾遵旨。”不情不愿,总算还是接下了。


贵妃表了态,纯妃和娴妃自然也跟着应下。


起身的时候,苏静好还有些琢磨不透呢。皇后变了,贵妃也变了,而她们之间的关系,似乎……也跟着变了?若是如此……那一步埋下的棋,便还是先不动了吧。


待请安结束,回到内殿,容音便单独交代璎珞道:“这一次去畅春园,本宫会带着尔晴,长春宫还有永和宫,便交给你和明玉照看了。”


“娘娘,您还是把明玉一块儿带去吧。只尔晴一个,奴婢不放心……”


容音抬手阻止了璎珞的话头:“璎珞,本宫知道,你对尔晴心有芥蒂。但现如今的她还什么都没做,伺候也一直尽心尽力,十分妥帖。只不过是几日的时间,不碍事的。倒是本宫更担心宫里,虽说我们算好了时间,但若是万一不如所愿,到时宫里一定是一片忙乱。明玉如今已长进了不少,留她下来帮着你,本宫也能更安心些。”


皇后娘娘话说到这般地步,璎珞自然也只能乖乖应下:“奴婢明白,定不负娘娘所托。”


容音笑着握住璎珞的手拍了拍:“别这么紧张,这也只是为了以防万一罢了。”


“只是……娘娘,您为何还要特意交代高贵妃?她……”——她上辈子可是差点儿把永琪给活埋了呀。


“本宫不在宫中,她的位份便是最高。交给她本也是理所当然,还是说,璎珞你觉得还有比她更合适的人选?”


仔细一想,娴妃如今愁着家中父亲和弟弟的事情,怕是根本没有心思管这些的,而纯妃,瞧着虽然是好人选,可璎珞也还记得清清楚楚,上辈子,纯妃为了拉高贵妃下水,可是一点儿都不在乎永琪的死活的。这样的人,自然不可托付。倒是高贵妃,这几个月来一桩桩一件件都能看出,她是真的与上辈子不同了。虽然性子依然骄横跋扈,嘴上半点儿都不饶人,但却再也没有想着四处害人了。再说了,便是她不相信高贵妃,可也总该相信姐姐吧——高贵妃为了给姐姐出气,甚至可以不惜以自身为饵,想来姐姐的劝高贵妃应当是会听得进去的。


这边长春宫看得明白,反倒是另一边高宁馨自个儿还没转过弯来呢。她虽说是不在意,但自己在后宫里头是个什么样的名声,她还是清楚的。让她来照看?纯妃和娴妃哪个不比她合适?这不,才回了储秀宫,她便把疑惑问了出来:“阿满,你说皇后这是什么意思?好端端的,干嘛非把本宫给扯进去?她就不怕本宫会趁机害了愉贵人的吗?”


璎宁闻言忍不住轻笑:“娘娘倒是颇有自知之明呢。”


高宁馨狠狠瞪了她一眼——这丫头,真是越来越胆大了,竟然连她都敢嘲笑了?也不怕被拉出去打板子——好吧,打板子她还真舍不得。


“皇后娘娘瞧得明明白白,知道娘娘您并没有害人之意。如今这后宫里,除开皇后娘娘,您的位份最高,于情于理,交代给您都是正常的。只不过,奴婢也不太明白,为何皇后娘娘偏偏越过了与她交好的纯妃娘娘。”被自家娘娘瞪了,璎宁笑过自然还是得乖乖解答疑惑。


“难不成,她们俩私下里起了什么龌龊?”高宁馨随意地猜测着。


“至少面上是一丁点儿都瞧不出来的,这些日子过来,皇后娘娘待纯妃娘娘还是一如既往的亲厚呢,来往也是如往日一般亲密。”


话说了一半,芝兰匆匆从外头走了进来,道:“娘娘,奴婢去打听了,皇后娘娘这次去畅春园只带了尔晴,把魏璎珞和明玉都留了下来。”


“啧,她倒是舍得。”高宁馨感叹了一句,拨了拨护甲,又吩咐芝兰道,“派人盯着点儿永和宫吧,既然答应了皇后,该做的还是要做的。”


虽然有些麻烦,不过永和宫早就备好了所有生产所需的人和物件。到时候,她就带着人往那儿一坐,帮富察容音好好盯着就是了。想来也没什么需要她出力的事儿吧。


——话说,贵妃娘娘,您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这话呀,可不能说得太满呢。


(TBC)


=======================


1、本来准备今天一早就更新的,结果……被叫去办公室惨兮兮地加了一天班〒▽〒于是就只能拖到这会儿了……


2、关于瓜尔佳氏的设定,感谢小z @总而鉴之 的科普,准备就参照这个设定来了。稍微修改了一下前文,所以富察夫人给傅恒挑中了三位姑娘,然后难以抉择,于是就丢给皇后女儿来帮忙掌掌眼了。


3、瓜尔佳姑娘的名字,感谢大家的友情提供。这里使用了 @流影醉月 的建议,因为感觉延禧整个剧里的满人名字都是偏汉化的,所以还是挑了个更汉化些的名。(八十)中令后对话的一些梗也感谢友情提供wwww祝今天的考核顺利咯~(虽然感觉这会儿已经太晚了点(ಥ-ಥ))


4、魏小狼狗对皇后娘娘使用了技能“装可怜摇尾巴”,效果拔群wwww


5、说起来,璎珞的重生性质与容音的是完全不同的。璎珞是带着曾经的记忆重生而来,记忆里的事情全都是她自己切身经历体验过的,所以她会更容易禁锢在过去的记忆中,对这一世的人和物还总有一些来自于上辈子的惯性思维。而容音,她的记忆是来自于梦境和璎珞的描述,在这两者之中,她都是处于第三者的视角观看,也就是说,她更类似于旁观者,而有句话说得好“旁观者清”嘛。所以容音能更敏锐地察觉和接受这一世的不同。


6、容音其实很多事情看得非常透彻,所以,她交代桂芬儿来照看永和宫,那是有她的目的的。


7、容音对纳兰的印象主要还是来自选秀那一次,平时也没有太过关注过。所以……沉稳什么的……小天使你可能有了一点儿误会(掩面)


8、下一章我们可爱的蛙哥就要出来啦,大家期待吗?2333

评论

热度(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