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足の小草

【延禧攻略】皇太子日记(又名:魏氏姐妹附凤记)叁拾肆

星の雨:

(八十二)


离太医确定的生产日子还有七八天,于是皇后带着人去了畅春园后,后宫里头除了每天早晨不用去请安了外,和往日里也没什么不同。各宫的娘娘们还是该干嘛干嘛,串门子的串门子,遛弯的遛弯,便是高宁馨也觉得基本上不会真的轮到要她去镇场子。


于是,当皇后即将回来的前一天晚上,芝兰慌慌张张跑进殿里说,愉贵人忽发阵痛,眼看就要生了的时候,高宁馨还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恨不得能把太医院那群蠢材都叫过来骂一顿,说好的还有四五天呢?这是怎么回事?连个生产的日子都估不准,还要他们干嘛?


可既然事已至此,少不得她还是得去一趟永和宫了。


“长春宫那边得了消息了吗?”高宁馨扶着璎宁的手一边往外走一边问道。


“这……奴婢没去细问,不过,皇后娘娘千叮咛万嘱咐要照看好愉贵人,想来那边不会错过这个消息的。”


高宁馨点点头,走了两步又吩咐道:“派个人去养心殿通知皇上吧。”


“是。”芝兰应了,退下去安排。


贵妃要出门,永和宫离储秀宫中间还隔着一个御花园,自然是要传仪仗的。这一来一去,自然消息瞒不住。高宁馨才到宫门口,就见嘉嫔匆匆赶了过来:“贵妃娘娘,嫔妾听闻愉贵人即将生产,嫔妾愿与娘娘同去。”


高宁馨眯着眼睛瞧她:“皇后娘娘不在宫中,本宫毕竟位份最高,这才不得不去。你去凑什么热闹?”


“娘娘,在生产一事上,嫔妾总归有些经验,至少,能给娘娘搭把手呀。”


——这话说得倒是一点儿毛病也没有,确实,她高宁馨虽然位份高,可的确这么多年一无所出,难免是有些经验不足的。嘉嫔说得冠冕堂皇,她也不好强硬地驳了。虽然不知道她打的什么主意,但毕竟在她高宁馨的眼皮子底下,到时候把她拘在能看得见的地方,想来应该也干不了什么的。


“那便走吧。”高宁馨说完,便径直上了仪仗而去。


而另一头,长春宫内,璎珞和明玉得知了消息,也都连忙准备了起来。


没想到,皇后娘娘分明明日就要回来了,偏偏永琪竟然又比上辈子提前了一日出生。这孩子,怎么就这么不让人省心呢。


璎珞这边吩咐了珍珠赶快去太医院请叶天士以防万一,就见明玉匆匆赶了过来,满脸担忧:“璎珞,高贵妃带着人已经往永和宫去了,这可如何是好?”——她还记着当初愉贵人刚刚诊出有孕,高贵妃带着人给她灌枇杷新叶制成的枇杷膏的事儿呢。还有那次在御花园,高贵妃对愉贵人那般傲慢,甚至还想用她的狗去惊吓愉贵人。现在皇后娘娘不在宫中,让高贵妃过去了,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


璎珞也不好和她详细解释,只能拍拍她的肩膀:“别担心,不要想那么多了,我们也赶快过去吧。”


瞧着璎珞已经带着人出去了,明玉只能一跺脚连忙也跟了上去。


这怎么能不担心呢?!皇后娘娘交代了,一定好照看好愉贵人和孩子,她真的好怕会出什么意外呀!


长春宫一行人紧赶慢赶,可毕竟储秀宫离永和宫要近得多,等璎珞和明玉带着几名有经验的宫女和嬷嬷赶到的时候,高贵妃已经让人搬了椅子正坐在院子里头呢。


几人给贵妃行了礼,明玉满脸忧色,而璎珞在看到立侍在贵妃身侧的姐姐的时候,便不再担心了,只是——她视线一移,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怎么嘉嫔也来了?


上辈子,永琪出生的时候,嘉嫔早就因为四阿哥的事情被褫夺了封号,死在了北三所。如今没有荔枝宴,没有怡亲王的陷害,她倒是还好好的活着,可是,她来做什么?上一回在御花园,雪球惊吓了愉贵人的事情,就是她的手笔,听姐姐说,之前枇杷膏的事情也是她下的手,若说后宫里有谁非想要了永琪的命,恐怕就是嘉嫔了。哼,这么看来,她过来可没安什么好心呢!


“你们倒是来得快。”高宁馨坐在椅子上,无事可做,便拨着手上的护甲,她看了看璎珞和明玉带来的人,道,“皇后娘娘安排的果然是妥当,既然来了,便进去帮忙吧。”


高宁馨自个儿倒是除了贴身伺候的芝兰和璎宁外,什么人都没带来,只有些随行的小太监——带了也没用,怡嫔就怕她找个机会害了愉贵人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呢,哪会让她带来的人进去?她还是省了这份心的好,免得生了事端反倒给自己惹一堆麻烦。


“贵妃娘娘,我们……真的不进去吗?”嘉嫔看着长春宫的一行人快步进了永和宫的偏殿,不甘心地道。


高宁馨侧头瞧了她一眼:“人家都说了,产房污秽,有损玉体呢。进去做什么?没得给人添了乱,到时候出了什么问题,还不得怪到本宫头上来?”


嘉嫔不敢再说话了,只能安安静静地坐在旁边的椅子上。


偏殿中,愉贵人的尖叫一声高似一声,宫女们穿梭个不停,将血水传递出去,又迅速换来干净热水。所有人都各司其职,忙却并不乱。


怡嫔在床边紧紧握着愉贵人的手,心里担忧却不敢表现,只能拼命给她鼓劲。


产婆也急出一身汗:“娘娘,用力啊!”


愉贵人脸色苍白,发丝被汗水浸透,一缕一缕地贴在额前。好在刚刚灌下了一碗参汤,让她回复了些许的力气。她能感觉到怡嫔姐姐紧紧地握着她的手,手心里满是冷汗。


是啊,她要努力,她怎么能放弃呢?


这个孩子,是她和怡嫔姐姐的希望呀。那是她们的孩子,她们曾经一起展望过未来幸福而美好的生活,看着孩子一天一天慢慢长大。


“阿妍。”愉贵人听到怡嫔姐姐在唤她的名字。


便是为了姐姐,她也要坚持下去啊!


 


(八十三)


偏殿里传来的声音,对高宁馨倒是没什么影响。


她自己没有生过孩子,倒也不是没见过妇人生产。从前在闺中时,她也记得三个妹妹出生时的场景。只不过,那个时候她恨不得继母都去死,每次生产都在心里扎小人,巴不得她们能直接死在产房里呢,哪体会过担心和紧张?


后来嫁进了宝亲王府,府里也时不时有女人生产,但那些人生产时如何,是死是活,和她又有什么关系?她才懒得操这份心呢。今天若不是她欠富察容音一个人情,她根本来都不想来。你看,纯妃和娴妃,还不是到这会儿了连个影子都没见着?


高宁馨百无聊赖,便打量着永和宫的院子。


虽说比不上储秀宫奢华,比不得长春宫大气,但倒也别有一番悠然自得的情调。


说起来,这怡嫔和愉贵人倒还真是情同手足。愉贵人怀了身孕,怡嫔鞍前马后地照顾着,瞧着比人家亲娘还细心呢,也不知道图个什么。


“阿满,你没事吧?怎么脸色这么苍白?”高宁馨正天马行空地想着呢,忽然就听到背后芝兰担忧的声音。她转过头一瞧,可不,阿满的脸色还真的挺难看的——可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


“怎么了?”高宁馨也有些担心,“若是不舒服,便先回去吧。这里有芝兰也足够了。”


“谢娘娘关心,奴婢无碍。”


高宁馨满眼的不相信:“别逞强。”顿了顿,忽然想起嘉嫔还在旁边呆着呢,又故作无情地补了一句,“你要是病了,还怎么伺候本宫呢?”


“回娘娘的话,奴婢真的无碍,只是……”璎宁眼中黯了黯,“只是想起了小时候……娘亲生璎珞时难产……”


那个时候,她才七岁,听着房里娘亲撕心裂肺的尖叫,看着血水一盆一盆地从房间里端出来,她吓得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只能躲在院子里的大树后面抱着膝盖哭泣。再后来,璎珞出生了,哭声响亮,可是,她再也没能听见娘亲用温柔的声音,带着笑意唤她“璎宁”了。


高宁馨看着璎宁的模样,心里不禁也有些难过和心疼。


她有心想要说两句,可安慰本来就不是她的强项,确切来说,从小到大,她还从来没安慰过人呢,嘴唇抿了半天,最后只能干巴巴地道:“放心吧,愉贵人这是正常生产,我以前见过的都是这样的,肯定不会有事的。”


似乎就像是要印证她的话似的,偏殿里,愉贵人忽然发出一声几乎刺破人耳膜的叫喊,随即,孩童嘹亮的哭声响起。


所有人都悄悄松了口气,高宁馨勾起了嘴角:“看吧,本宫就说没事的。”


璎宁的脸上也终于恢复了血色,她看着高宁馨的笑,知道贵妃娘娘刚才那一番话都是想要安慰她呢,心里不自觉变得暖洋洋的,也带出了一抹笑容:“娘娘说的是。”


 


坐在旁边一直默默不语的嘉嫔:总觉得好像哪里不对?


早已习惯并且淡定围观的芝兰:我的内心毫无波动。


 


(八十四)


孩子顺利降生本是好事,可很快,等在院子里的众人就觉得有些不对劲。贵妃娘娘可还在呢,这都过了好一会儿了,怎么也不见得有人出来报喜?


“这永和宫的人也忒没规矩了,这是压根没把贵妃娘娘放在眼里吗?”嘉嫔瞅准时机挑拨道。


高宁馨皱了皱眉,她抬起手,璎宁会意地上前扶着她起身。


“进去瞧瞧吧。”


想来永和宫还不至于连面子上的规矩都不做了,迟迟不出来报喜,怕是出了什么事。不过,偏殿里一直能听见孩子中气十足的哭声,应该不是孩子身体不好的问题——啧,怎么这么麻烦呢?她就是答应了富察容音来帮她镇个场子呀,这总是接二连三地出意外是搞什么?


没想到,她才刚走到门口呢,竟然还有宫女敢拦着她?


先前愉贵人还在生产,她便算了不去计较,只等在院子里。这会儿孩子都出来了,还拦着不让她进去,就算她自个儿也嫌麻烦,但若真的罢了,别人还以为她怕了永和宫呢!


高宁馨对芝兰使了个眼色,芝兰立刻会意,上前一步呵斥道:“滚开,敢拦娘娘的路?”


一群太监立刻将那拦路的宫女拉开,高宁馨便绕过她,大步踏入偏殿。


偏殿里的气氛果然有些不对,产婆和宫女都一筹莫展,怡嫔在床边握着愉贵人的手,神色戚戚,瞧见高宁馨进来,又立刻带出了一抹惊惧,哪儿还看得出一丁点的喜悦?


至于长春宫两位来搭把手的大宫女——明玉和其他人一样面露惊骇,倒是魏璎珞,将襁褓抱在怀中,算得上是这殿内最镇定的人了。


“怎么回事?愉贵人生的是阿哥还是格格?”


“回贵妃娘娘的话,是个小阿哥。”产婆战战兢兢说不出话,倒是璎珞代她回答了。


“既是个小阿哥,这是好事啊,你们做什么一个个都丧着个脸?”高宁馨被这些人磨磨叽叽,说话半天说不到重点上的风格弄得烦躁得很,皱着眉道,“抱来给本宫看看。”


虽然理智上告诉璎珞高贵妃并没有害人之心了,可上辈子发生过的事情还有些历历在目——长春宫的茉莉花坛被硬生生地挖出一个黑黝黝的大坑,哭泣的孩子被丢在坑中,四面八方,黄土一铲一铲泼到他身上。愉贵人疯了似的尖叫挣扎最后跪在高贵妃面前苦苦哀求,可高贵妃呢?她绝美的脸上带着轻蔑而快意的笑容。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璎珞想要迈出步子的动作不自觉地顿了顿。


没有人动作,贵妃的那句话就像是丢进了水里的石子,连波纹都没激起来一点儿。气氛有些僵硬,璎宁能看出来贵妃娘娘的耐性正在一点点消磨,于是连忙上前两步,走到璎珞面前:“璎珞,你怎么了?别让贵妃娘娘等久了。”


璎宁的声音响起,这才让璎珞从上辈子的场景中回过了神来。


襁褓被璎宁接了过去,璎珞担忧地拉住璎宁的袖子,小声道:“姐姐,小阿哥他……”


璎宁低头看了一眼,眼中的划过一抹惊讶——这孩子的眼睛竟然是金黄色的,浑身更是一片黄色,难怪偏殿里的众人是这般反应。


“姐姐,小阿哥只是得了黄疸,绝不是不祥的妖物,请务必劝贵妃娘娘等叶天士前来诊断。”情急之下,璎珞只能匆匆交代。


高贵妃是无害人之心不假,可大清老祖宗早有规矩,若真的被人挑拨——比如嘉嫔——让小阿哥被视作不祥的征兆,高贵妃也真的有可能会按照宫规处置的。


可不待璎宁回答,就听得嘉嫔的声音催促道:“阿满,你在做什么?还不快把孩子抱过来?”


璎宁只能对璎珞点点头,示意她放心。


小阿哥终于被递到了高宁馨的怀里,她撩开襁褓,紧接着就浑身一震,惊讶得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嘉嫔也在旁边凑过去看,结果自然也是和高宁馨一样的震惊,但很快,一个想法就在她的心底里渐渐成型——愉贵人,这可不是我害你,要怪,就只能怪你自个儿不争气,生了个怪胎吧!




(TBC)


===========================


1、今天是活在对话和旁白里的皇后娘娘www


2、桂芬儿认真起来还是很靠谱的。仔细想想,容音小天使皇后位子坐的那么稳,虽然说心善不爱争斗,但能力还是杠杠的,能和皇后分庭抗礼那么久,还没惹得对皇后赞不绝口的太后和皇帝不喜,甚至于在皇帝心里分量还不低,桂芬儿当然不可能是真的蠢的。可能原剧是为了突现咱们小狼狗的机智勇敢,强行拉低了桂芬儿的智商吧(掩面)【就像是自从脱粉回踩后,就智商不断下线的纯纯……】


3、其实,桂芬儿呀,就算皇后娘娘交代了你照看,你也可以像纯纯和娴娴一样安安静静地下个棋,等生完了孩子再象征性地关心一下就好了呀。急吼吼的自己跑过去揽了一身事儿,就没人像你这么耿直的了。


远在畅春园的容音小天使:计划通!( • ̀ω•́ )✧(我可是世上最了解贵妃的人)【我可没乱说,这是官方小说上四十三章的原话,官方认证的富贵糖~】


4、怡嫔和愉贵人这一对也是很好磕的(〃'▽'〃)


乾小四:朕的小五终于出生了呀~


怡嫔:不,皇上,这不是你的儿子。


愉贵人:五阿哥是我和怡嫔姐姐的儿子。


乾小四:朕不配拥有姓名吗?(ಥДಥ)


5、猛然被贵妃和阿满喂了一嘴狗粮的嘉嫔:???是不是我今晚打开这个世界的方式不太对?

评论

热度(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