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足の小草

【延禧攻略】皇太子日记·叁拾伍(又名:魏氏姐妹附凤记)

星の雨:

(八十五)


高宁馨没想到,她不过就是为了还富察容音一个人情啊,怎么就给摊上这么大又这么麻烦的事儿了呢?


“愉贵人,你……你生了个妖物!”嘉嫔做出一副惊恐的神色。


“你胡说!小阿哥——小阿哥才不是什么妖物!”愉贵人拼着一口气,从床上抬起身子,声音还有些沙哑。


“阿妍,你别乱来,快躺下!”怡嫔吓得连忙将愉贵人按了回去,随即又转头狠狠地瞪着嘉嫔,“闭上你的嘴,这里可是永和宫,还轮不到你在这儿胡说八道!”——她和嘉嫔位份相同,就算嘉嫔更得宠些,但为了孩子,她也绝对不能有丝毫的退缩。


俗话说得好“兔子急了也会咬人呢”,嘉嫔在怡嫔这边讨不了好,也不好和她硬对上,便转头对高宁馨道:“贵妃娘娘,愉贵人产下了一只浑身赤黄色的妖物,这可是会影响我大清国运的不祥呀。如今皇后娘娘不在宫中,您的位份最高,自然有权利代替皇后娘娘执行宫规。”


“贵妃娘娘,小阿哥绝不可能是妖物,他一定只是……只是生了病……”怡嫔心里也清楚,如今在场这些人里头,真正有话语权的可只有高贵妃呢。嘉嫔话音刚落下,她就连忙反驳道。


“哼,生病?”嘉嫔冷笑一声,“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什么病会让眼睛都变成金黄色的呢!”


这边,嘉嫔和怡嫔争论不休,高宁馨的注意力却被襁褓中的小阿哥给吸引了。


刚刚看到的时候,她确实被小阿哥的模样吓了一跳,不过看久了,却觉得这孩子倒还有些可爱。先前还一直哭个不停,可到了高宁馨的怀里后,竟是渐渐止了哭泣,眼睛眨巴眨巴的,似乎带着些好奇地瞧着她。


最后,嘉嫔和怡嫔都巴巴地望着贵妃能给个决断的时候,才发现贵妃根本没在意她们,正自顾自地悄悄逗着小阿哥玩儿呢。


璎宁只能小声在旁边提醒:“娘娘。”


高宁馨这才回了神,她刚才没注意听嘉嫔和怡嫔争论了什么,还有点儿状况外,便转头去看璎宁。


璎宁能看出来,贵妃娘娘似乎对小阿哥还挺喜欢的,便轻声道:“娘娘,小阿哥究竟是病还是妖,恐怕用肉眼无法轻易判断,是否……还是请太医院会诊比较好?”


嘉嫔暗自咬碎了一口牙——这阿满,又来坏她的好事!合着她刚才和怡嫔争得口干舌燥,全白折腾了?!倒是怡嫔暗自欣喜,都说高贵妃最为器重身边的大宫女阿满,只要阿满是站在她们这边的,贵妃娘娘该就不会听信嘉嫔的挑拨了吧。


高宁馨刚刚正用没戴护甲的手指轻轻戳了戳小阿哥肉嘟嘟的脸呢,听璎宁这么说,想都没想就道:“芝兰,去请太医会诊。”


“是。”芝兰应了,退出偏殿安排。听贵妃这么说,愉贵人和怡嫔都算是稍稍松了口气,只有嘉嫔垂下眼眸,眼神阴暗。她当然还没有放弃,只是如今贵妃吩咐了去请太医,她也不好再说什么,否则岂不是驳了贵妃的颜面?


吩咐完,高宁馨又转回头去看襁褓里的小家伙。小家伙倒还真不怕生,竟伸了手想去抓高宁馨手上的护甲,吓得高宁馨连忙一缩手——护甲尖锐,划伤了小阿哥可就不好了。


小家伙没抓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皱了皱鼻子,瞧着就要哭了。


高宁馨从来没带过孩子,一时间竟是有些无措。倒是璎宁反应快,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了一只小金镯子,上头还缀着铃铛,举到小家伙眼前晃了晃。别说,这招还真有效,小家伙立马就被吸引了,眼珠子滴溜溜地盯着铃铛不放,哪还想得到要哭呢。


“你倒是有法子。”瞧着璎宁把襁褓接了过去,熟门熟路地哄着小阿哥,高宁馨忍不住道。


璎宁轻笑着看了旁边站着的璎珞一眼,道:“带孩子,奴婢还算是有些经验的。”


璎珞接收到姐姐的视线,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她当然知道姐姐说的是什么。看着姐姐抱着永琪的模样,她又忍不住开始想象,当年,姐姐是不是也是这样将襁褓中的她抱在怀里,耐心地哄着呢?


 


愉贵人:姐姐,为什么我总有一种,小阿哥是储秀宫的孩子的错觉?


怡嫔:阿妍,你有没有觉得贵妃和宫女阿满站在一块儿,竟是意外的特别和谐养眼?


愉贵人&怡嫔:我们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了?


 


(八十六)


出去安排人去寻太医的芝兰没一会儿就进来了,后头还跟着太医院的张院判以及刘太医。


“这么快?”高宁馨有些惊讶。


“回娘娘的话,长春宫已经先一步去派人去请了太医,奴婢刚出去就碰上了。”


倒是做事妥帖周全,不愧是阿满带大的妹妹。高宁馨瞧了魏璎珞一眼,想道。


等两位太医行了礼起身,阿满将怀中抓着小金镯子又睡过去了的小阿哥递到张院判的手上,高宁馨才悠悠地道:“张院判,事关皇嗣,需得诊清楚了。否则……”


“请贵妃娘娘放心,臣等定不敢马虎。”


张院判和刘太医去一旁的小隔间里会诊了,高宁馨便扶着璎宁的手走到偏殿内的椅子上坐下。


“对了,先前让你派人去养心殿,皇上可是过来了?”生下一个金瞳的皇嗣,大清建国这么多年来怕还是第一次,偏巧还被她给碰上了。这种情况下,皇后不在宫中,当然最好是请皇上来拿主意,不管发生了什么,责任也不会落到她头上不是?


“娘娘,皇上正在养心殿召集军机大臣议事,先前派去的人只带回了皇上说议事完再过来的口谕。可如今小阿哥这副样子,奴婢刚才已经又派了人去请皇上了。”芝兰小声回答道。


高宁馨点点头,想了一会儿又问:“纯妃和娴妃那边呢?”——皇后娘娘临走前可是交代了所有的高位妃嫔,没道理她过来了,那两位偏偏还躲着懒呢!往日里不都是天天围着皇后转的吗?这会儿想躲事?门都没有!


“娘娘放心,奴婢也已经派人去通知了。”


该做的都做了,剩下的就是等太医的结论,以及皇上的到来了。


只有璎珞,看到来的是和上辈子一样的张院判和刘太医,心里就着急起来。她向高贵妃行了礼,然后匆匆出了偏殿,一把拉过珍珠,焦虑地问:“叶太医呢?我不是嘱咐你一定要请他来的吗?”


珍珠为难地道:“我过去的时候,张院判说,先前颖贵人那儿来了人说贵人身体不适,把叶太医请过去了。”


璎珞着急地一跺脚——这个颖贵人,怎么早不生病晚不生病,偏偏这会儿来生病?千算万算,却是算漏了这个意外。


“璎珞,这张院判是太医院的太医之首,尤其精通小儿科,刘太医也是家学渊源的老太医了,在小儿科一道上也颇有造诣,他们两个,总不至于抵不上一个叶太医吧?”珍珠对璎珞的焦虑完全不解。


“当然抵不上——唉,你不懂!”璎珞也不知道要怎么和她解释。若换做别人,她可能根本也不会这样直言直语,但在璎珞心里,长春宫这些宫女中,除了明玉,她最亲厚的便是珍珠了。上辈子,从她二次入宫成为皇上的妃嫔后,珍珠便一直陪在她身边,直到她生命的最后一刻,这一份情谊,自然是特别的不同。


珍珠瞧着璎珞确实着急得不得了,便道:“那……要不然我去颖贵人那儿瞧瞧?这么久,叶太医该是诊完了。”


璎珞点头:“那就拜托你了。”


外头吩咐完,璎珞担心殿内情况有变,又连忙急匆匆地走了进来。才从门口的屏风后绕过来,便正好听见了张院判的声音,带着些许犹豫:“臣诊断过不少小儿黄疸的病例,却从未见过连瞳孔都是金黄色,所以……”


“真的无法医治?”高宁馨拨着手上的护甲,皱起了眉。


“这根本不是病,自然无法医治。”刘太医抢着回答道,“世上绝无天生瞳孔是金色的婴儿……”


“你胡说!”刘太医话说了一半,便被怡嫔厉声打断。她从内殿快步走出来,跪在高宁馨面前道,“贵妃娘娘,一定是这个太医孤陋寡闻,他没见过并不代表就真的没有啊!”


“怡嫔,别开玩笑了。张院判可是太医院公认的儿科圣手,刘太医亦是家学渊源,你竟敢这样堂而皇之地质疑他们的权威?”嘉嫔立刻抓住机会,冷笑着出了声,随即又转头对高宁馨道,“贵妃娘娘,您也都听到了。太医说了,小阿哥这不是病,那是个不祥的妖物,您得尽快处置了才是。否则,明日太阳升起,紫禁城内诞下金瞳的消息便会有如插上羽翼,传遍天下。到那个时候,人心惶惶不可收拾,不仅众人会对您议论纷纷,怕是连皇上和太后也会怪罪于您呀。”


高宁馨沉默着,没有说话——旁人议论纷纷她倒是不怕。但若真的因为她处置不当,惹了皇上和太后的不满……还真是有些得不偿失。


嘉嫔见贵妃似乎有些动摇了,连忙再接再厉:“娘娘,这都是为了大清的国运呀,您还在犹豫什么呢?”


“贵妃娘娘——”怡嫔当然不能让嘉嫔的奸计得逞,阿妍辛苦怀胎十月才生下的孩子,她就算拼了这条命,也得护下,“太医们常年于皇宫任职,虽然医术精湛,但见过的病例也不过就在这紫禁城内,算不得多。特殊的病例认不出来也在所难免。对了,叶太医,嫔妾恳求娘娘派人请叶太医来,叶太医早年四处游医,若是他,定是能查得出来的。”


叶天士的医术在紫禁城里早已得了认可,可他是个医痴,虽然医术精湛,但人情世故方面却差了些,有时会在太医院里指出其他太医处理不对的地方,惹得其他的太医们对他都没什么好脸色。可无奈他救过二阿哥的命,在太后、皇上和皇后那儿都有一分体面,别人也不敢明面上对他如何。


如今听怡嫔这么一说,刘太医平日里积累起的不满就一下子爆发了,他沉着脸冷声道:“怡嫔娘娘这是何意?难道我们太医院的太医,世代行医,还比不上一介游医出身的叶天士?”


“刘太医。”在后头听了半晌的璎珞,终于还是忍不住跳了出来。她蹬蹬蹬几步走到刘太医面前,眼光直直地落在他身上,厉声道,“先前贵妃娘娘也说了,此事事关皇嗣性命,你可敢用项上人头作保,绝没有判错?”


“我……”


“若是真出了问题,皇上和太后震怒,恐怕整个太医院都得给小阿哥陪葬。你可想好了?!”璎珞完全不给刘太医说话的机会,一口气道。曾经身为令皇贵妃的威仪再没有掩藏,透过目光全部都压在了刘太医的身上,竟是把他震慑得出了一头冷汗。


眼看着一个长春宫小小的宫女,竟然把太医给唬住了,嘉嫔又怎么能让她得逞:“区区一介宫女,谁给你的胆子,竟然敢威胁太医院?”


“嘉嫔娘娘,奴婢不过是为了小阿哥着想,既然太医院做出了判断,自然也要承担做出了错误判断的责任。又有什么不对?”璎珞转过头,视线对上嘉嫔,“倒是嘉嫔娘娘您,从一开始就撺掇着贵妃娘娘处置小阿哥,谁知道您安的什么心思呢?”


“你——!!!”嘉嫔气得一拍桌子,“不过就是个奴才,竟然敢这么和我说话?以下犯上,阿双,给我掌嘴!”


“娘娘——”眼见着阿双就要上前动手,璎宁也着了急。可她站在贵妃身后,距离实在是有些远,没法自己去拉开,只好开口求贵妃娘娘出面。


“都给本宫住手。”高宁馨冷冷地道——魏璎珞刚才那番话倒是戳到了关键点。是啊,嘉嫔一直撺掇着她处置小阿哥,她安的什么心思?呵呵,还能有什么心思,打从一开始,她不就一直在盘算着要除了愉贵人的这个孩子吗?啧,差点儿着了她的道了。这是又想要玩一次“借刀杀人”吗?


“张院判,”高宁馨没有理睬嘉嫔,而是把话题拉了回去,“刚才魏璎珞说的,本宫觉得有些道理。太医院,敢保证诊断一定没有问题吗?”


这位张院判,比刘太医年轻却能坐在院判的位子上,自然是因为他为人处世更为圆滑。他一拱手道:“回贵妃娘娘的话,臣虽精通小儿科,但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或许还有许多古怪的病症,臣等没有接触过。并不能因为没有见过,就否定了它们的存在。”


“张院判,你可想清楚了,若真有问题,天灾人祸,你们太医院担待得起吗?”嘉嫔依旧没有放弃,她心里清楚。这是最后也是最好的机会,若不抓住,以后再想要除掉五阿哥就是难上加难了。


太医院显然是不敢担这个责任的。天灾人祸他们担待不起,可皇上和太后的怒火,他们也担待不起呀。


瞧着两个太医面面相觑,璎宁本身还想着,尽量能拖到皇上过来便好,便一直只是安静地看着,没有插话。可没想到嘉嫔竟然一开口就要掌璎珞的嘴,那可是她从小疼大的妹妹呀,她当然着急心疼。然而嘉嫔是主位,璎珞只是个奴才,主子要打个奴才太简单了。不行,不能再拖下去了,免得一会儿璎珞又莽莽撞撞说出什么来,遭了皮肉之苦可不好了。


于是,璎宁在高宁馨身边轻声道:“娘娘,左右不过就是请叶太医再来诊一次,也耽误不了多少功夫。小阿哥的事,总归还是要慎重些的。”


高宁馨深深地看了嘉嫔一眼,最后开口吩咐道:“去请叶天士。”


 

然而,殿内的人都不知道,在门口的那架屏风后面,不知何时,已有一个明黄色的身影站在那儿了。



(TBC)


==============================


1、桂芬儿:这个小家伙倒是还挺可爱的,竟是到了本宫怀里就不哭了。


小五:这位娘娘长得真好看,身上还香香的,我喜欢~


小五:还有,娘娘边上的这位姑姑也很好看,还那么温柔,我也喜欢~


作者:小五呀,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你是永和宫的孩子,不是储秀宫的孩子呀。


2、说起来,提一句储秀宫两位大宫女的分工(虽然可能大家也都看出来了)以前桂芬儿身边只有芝兰一个人,所以内外都是她一手抓。璎宁来了之后,两人的工作就渐渐分开了,桂芬儿待璎宁不同,也比较能听璎宁的劝,所以璎宁主要是负责贴身伺候的。然后外头打探消息呀,代表储秀宫做个外交呀之类的就主要由芝兰负责了。(所以你们每次都能看到,是芝兰从外头跑进来汇报情报,桂芬儿吩咐什么事情也多是芝兰去安排)


3、璎珞故意激怒嘉嫔,当然不是因为冲动。她早就过了曾经年少时莽撞行事的年纪了,她那么说,其实只是为了提醒桂芬儿,这个嘉嫔以前做过什么,她又想把贵妃娘娘拉下水了。只要桂芬儿反应过来,当然就不可能再被嘉嫔的话影响了。


4、所以,大猪蹄子究竟偷看了多久了呢?

评论

热度(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