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足の小草

【延禧攻略】皇太子日记·叁拾陆(又名:魏氏姐妹附凤记)

星の雨:

(八十七)


芝兰出去安排人去请叶天士的时候,被站在屏风后面的皇帝吓了一跳。她连忙想跪下行礼,却被皇帝抬了抬手制止了。皇帝对着芝兰朝外头挥了挥手,示意她别声张,去办自己该办的事儿便是,转头又接着从屏风的缝隙里往里头瞧。


其实,皇帝不是一个人来的,纯妃和娴妃都跟在他后面。


原本纯妃是去了承乾宫找娴妃手谈呢,后来愉贵人诞下的小阿哥是个金瞳的事情传来,两人自然也不可能再接着下棋了。


纯妃问前来通禀的玉壶:“高贵妃已经过去了?”


玉壶恭敬地道:“奴婢得到消息的时候,贵妃那边也正好派了人来。”


纯妃和娴妃闻言对视了一眼,都在对方的眼中看见了惊讶。


前些天皇后娘娘将照看永和宫的事情特别托付给了高贵妃,纯妃还十分的不解。如今瞧着,果然皇后娘娘眼光独到,没想到,高贵妃竟然还真的十分妥帖,一点也不像她往日里表现出来的高傲模样。永和宫与承乾宫并不太远,两人结伴步行前往,然后便在路上遇见了皇上的御驾——显然也是高贵妃派了人去通知的。


弘历在养心殿第一次接到消息,是李玉进来通报的。他对愉贵人称不上宠爱,确切来说,要不是因为这个人有了身孕,他或许连她长什么样都记不住,对这个孩子自然也称不上多重视。当时他正招了军机大臣议事,便先将人打发了回去。等议事结束,他想起来永和宫的事情,便传了御辇前往,在路上遇见了第二次来报信的小太监,这才知道,他有了第五个儿子,而这个儿子,却是个金瞳。


“皇后不在宫中,你是谁派来传话的?”弘历转了转拇指上的玉扳指,问。


“回皇上的话,奴才是贵妃娘娘派来的。事关重大,贵妃娘娘不敢擅专,便派了奴才来请皇上前去决断。”小太监规规矩矩地回答皇帝的疑问。


这个答案倒是有些让弘历意外。


他还以为该是纯妃或者娴妃,毕竟在他的印象中,贵妃可不是个会对别的宫的女人生孩子感兴趣的人。一时间竟是让他觉得有些好奇,想瞧瞧贵妃与平时不同的一面。


秉着这样的想法,他到永和宫的时候就没让人通传,而是自己悄悄地进了偏殿,躲在屏风后头瞧着。那时候正巧是太医说“从未见过如此病症”而被怡嫔指责孤陋寡闻呢。于是,自然的,后面偏殿内每一个人的反应都清清楚楚地落在了他的眼睛里。嘉嫔的咄咄逼人,怡嫔的全力维护,太医院的明哲保身,以及皇后身边的那个叫做魏璎珞的宫女,平日里瞧着安安静静的,他一直没瞧出来这个小丫头到底哪里与尔晴和明玉不同,竟让皇后那般看重,今晚倒是让他开了眼界,确实算是个办事伶俐的,就是太没大没小了些,以后该提醒皇后好好教导她规矩才是。还有就是贵妃身边那个名叫阿满的宫女,刚才他看了半天,这阿满一直都十分规矩地立侍在贵妃身侧,只到最后才在贵妃耳边说了一句话,虽然听不清她说了什么,但她说完后,贵妃便吩咐了去请叶天士,大致也能猜着她说的内容了。不骄不躁,立场中正,不会教唆主子惹是生非,贵妃身边有这样一位大宫女也是件好事儿。


事实上,在弘历的心里,贵妃是有着独一份的宠爱的。


当然,贵妃的美的确是一方面原因,谁都喜欢长得漂亮的女人嘛。从前还在潜邸时,弘历喜欢听宁馨儿唱戏,穿上戏服的她举手投足,一颦一笑间都带着妩媚。那个时候的宁馨儿还是那样小意温柔,虽喜欢闹些小脾气,却反而显得活泼可爱。弘历喜欢她,也愿意给她一份荣耀。所以后来他登基为帝,便将贵妃的位子留给了她,就连出身更好些且与她同为侧福晋的那拉氏也靠了后。有人说宁馨儿包衣出身,不堪贵妃之位,呵,这有何难?他便直接给高家抬了旗,看还有什么人敢在背后嚼舌头?


然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贵妃就变了。变得愈发的骄横跋扈,待奴才们也愈来愈喜怒无常,甚至于开始和皇后针锋相对起来。不,或许也并不是贵妃变了,变的是他们的身份,立场和地位。弘历能看得出来,很多时候,贵妃只是故意做出一副蛮横骄纵,愚钝无知的模样。可她并非蠢钝,相反,她很聪明,她知道他们之间的感情已经夹杂了太多的政治利益,失去了最初的纯粹。所以她用这样的外表给自己做了伪装,弘历理解,所以愿意纵容。


他本以为,他和贵妃之间的关系,往后也就只能是这样了。


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近一两年来,贵妃似乎又开始慢慢地变了。特别是到了今年,贵妃在一点一点的,变回了曾经他记忆中,还在潜邸时的模样。他还从李玉那儿听说,贵妃在后宫中的风评,也比往年好了许多,恣意任性还在,却再也没有刻意的坏了。


弘历倒是很早就见过这个叫做阿满的宫女,正月里贵妃把她调入储秀宫后,就一直带在身边。他去储秀宫的时候,见到生面孔,便也好奇地问了一句。贵妃当时只说,这阿满之前是绣坊里的绣娘,绣技出众嘴又甜,她看着喜欢便把她调到身边来伺候。当时弘历并没很放在心上,说了也就过了,毕竟贵妃喜欢一个小宫女,把她调来身边,还真不是什么大事儿。


直到后来,弘历细问起贵妃转变的缘由时,才又重新注意到了这个宫女。根据李玉的描述,这个阿满待人十分的和气,不论是高位还是低位的宫妃,态度都是恭恭敬敬,说话温温和和的。末了,李玉还感叹了一句:“旁人都说,这阿满姑娘,真是一点儿都不像是储秀宫的大宫女呢。奴才瞧着,这储秀宫里最能安抚贵妃娘娘的人,从前该属嘉嫔娘娘,如今啊,便是这阿满了。”


若是贵妃今年来的转变是因为这个宫女,那的确是该找个机会好好奖赏一番的。


不过……


弘历皱了皱眉,视线落在坐在贵妃下首的嘉嫔身上——嘉嫔入宫后便被安排在储秀宫与贵妃同住。从前贵妃也时常提携嘉嫔,便是去逛个御花园也都带着嘉嫔。既然贵妃因为宫女阿满而有了转变,那曾经那个做出一副蛮横骄纵,愚钝无知的模样的贵妃,除了她自身的刻意而为外,是否也有身边的人在从中挑唆呢?


比如说……嘉嫔?


 


(八十八)


芝兰出去后,偏殿内一时间又陷入了沉默。直到婴儿啼哭的声音,划破了空气中有些沉重的宁静——被嬷嬷抱在手里的小阿哥,刚刚睡了一会儿,这时又醒过来了。只是不知道为何,竟是忽然大哭了起来,不论嬷嬷怎么哄,就是不停,便是怡嫔接过来轻拍着也是无济于事。


高宁馨有些紧张地问:“这是怎么了?是饿了吗?还是有哪儿不舒服了?”


嬷嬷连忙跪下道:“回贵妃娘娘的话,奶娘刚才已经给喂过一回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小阿哥忽然就……”


高宁馨站起身,走到抱着小阿哥的怡嫔身边,看见小家伙哭得气都快喘不过来了,便有些心疼地将襁褓接到怀里来。


虽说自己未曾生育过,但当初四阿哥出生的时候,便是在储秀宫里,她也曾抱过几回所以不算生疏。说来也是奇怪,刚刚还哭个不停的小家伙,到了高宁馨的怀里,竟是如先前一般,又慢慢地止住了哭泣,抽抽噎噎地含住了手指,小脑袋往高宁馨的方向偏了偏,像是找着了依靠似的,又睡了过去。


这倒是一份新奇的体验,高宁馨觉得有趣,而旁边的人——比如怡嫔就是满心的惊讶了。


只有璎珞低着头悄悄勾了勾嘴角——永琪还真是,从一出生就是个小机灵鬼。知道谁才是能护下他的人,这不,便可了劲儿的讨好呢。


不过,若是永琪真能得了贵妃的喜欢,对他来说也是件好事儿呢。至少在这宫里头,便不会再有人敢没眼色地对他下手了。


高宁馨轻拍着襁褓中的小家伙,转了个身,余光就忽然瞥见了一双绣着金丝龙纹的黑色靴子。她怔了怔,抬起头,便看见皇帝不知何时已经站在那屏风旁边,背着双手对着她微笑呢。


高宁馨连忙将襁褓递给旁边的璎宁,蹲下身子:“臣妾给皇上请安。”


偏殿里的其他人也乌压压地跟着她一起行礼。弘历上前两步,竟是伸出手亲自将高宁馨扶了起来——要知道,这样的动作,在往日里可只有皇后一人享受过呢。


弘历握着高宁馨的手往里走,高宁馨便顺势将目前大致的情况说了一遍。


弘历拍了拍贵妃的手,笑意不减:“贵妃今晚,倒是让朕见到了不同的一面呢。”


高宁馨做出一副小女儿姿态:“皇上来了多久了?偏偏躲在旁边不出来,成心看臣妾笑话呢。”


“怎么会。”弘历笑着道,“朕这是觉得贵妃今晚格外的不同,才忍不住多看了一会儿。”


不得不承认,这皇帝呀,只要他喜欢你,说起情话来那也便是一套一套的,恨不得能把最好的都捧到你面前——在场所有人中或许是陪伴皇帝最久的前令皇贵妃·魏璎珞姑娘默默地一边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一边想着——不过,她算是瞧出来了,如今在皇帝的心里呀,除了皇后娘娘,便是贵妃位子最重了,纯妃、娴妃以及其他所有人加起来,怕是都比不过她们两个呢。


皇帝来了,这上座自然是他的,剩下妃嫔们按着位份依次坐下,高宁馨瞧着纯妃和娴妃道:“两位妹妹倒是会躲懒,非得要本宫派了人去请才现身呢。”


“贵妃娘娘说笑了,我们……”纯妃话才说了一半,便被外头匆匆进来的芝兰打断了。


“皇上,叶太医到了。”


“速度倒是快,让他进来。”


叶天士背着药箱急匆匆地进来,显然是一路跑过来的,满头满脸都是汗。他向皇帝行了礼,皇帝挥了挥手,抱着小阿哥的璎宁便走上前,将襁褓递至叶天士面前。


该说,叶天士不愧是叶天士,他查看了半晌,便十分肯定地做出了诊断:“回皇上的话,小阿哥无碍,只是得了黄疸。”


这话一出,偏殿里大部分人都松了口气,只有嘉嫔不自觉地捏紧了帕子。可她也知道,如今的情况下,再说什么只会适得其反,反倒把自己给搭进去。如今看来,只能日后再寻找机会了。


“可有救治之法?”皇帝又问了一句。


“请皇上放心,臣开一副退黄的方子,保管只要半个月,小阿哥的黄疸便会全部褪去。”叶天士说得胸有成竹,众人自然是信了十分。怡嫔和床上的愉贵人更是心里长长地舒了口气——总算,是可以把悬着的心放下了。


皇帝点点头:“来人,把小阿哥带下去,精心看护。”


这“惊心动魄”的一夜,也算是就这么过去了,永和宫也渐渐安静了下来。


第二日皇后从畅春园回来,便从璎珞那儿听到了事情的全部经过。


“你是说,皇上躲在屏风后面偷看了许久?”容音有些意外地反问。


“是,奴婢猜测,应该大致是从太医给出诊断那里开始的。”璎珞说着,便看见皇后娘娘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疑惑地问,“娘娘,您笑什么?”


“这倒是意外惊喜呢。”容音轻轻捻着手里的佛珠,解释道,“你大概也看出来了,在皇上的心里,贵妃的分量可不轻。所以他愿意纵容贵妃的骄横跋扈,只要不是太过分,他统统不在意。可纵容却并不代表,当他发现是有人在贵妃身边怂恿挑唆的时候,他还会继续让那个人呆在贵妃的身边。”


璎珞恍然大悟:“您的意思是,嘉嫔……”


容音轻笑:“嘉嫔毕竟生育了四阿哥,也没犯下什么明面上的错事,皇上不好惩罚。不过,她的住处,或许该是要挪一挪了吧。”




(TBC)


=========================


1、今天貌似大猪蹄子的戏份比较重(远目),其实总的来说,今天的目的就是想让嘉嫔挪个窝而已,而这件事,当然只能由大猪蹄子来做。


2、写这篇的时候,我去重新看了一遍32集,桂芬儿下线的那一段。原剧里下线了那么多的妃嫔,而真正能让大猪蹄子动容了的,似乎也只有容音小天使和桂芬儿了。(别说其他人都干了不少坏事儿,其实前期桂芬儿也是个妥妥的坏人,整天惹是生非的)所以我想,在乾隆初年,大猪蹄子的心里分量最重的两个女人,应该也就是她们俩了吧。


3、大家放心,大猪蹄子没有看上阿满,他就是单纯觉得贵妃身边有这么一个识大体,能劝得了主子的奴才很不错而已。原剧里的大猪蹄子还是挺有原则的,至少他没干过纳了妃嫔身边的宫女的事儿,便是璎珞,那也是皇后仙逝之后,璎珞自个儿为了报仇重新走到他眼前的。


4、小五还是个啥都不懂的小豆丁呢,哪知道什么讨好不讨好的。他到了桂芬儿的怀里就不哭了,大概只是因为喜欢桂芬儿身上香香的味道吧,让他觉得很舒服( ̄▽ ̄)


5、这里的桂芬儿不惹事,纯纯也暂时没把没太大战斗力的嘉嫔放在眼里,所以,我算是变相救了那个不知名枉死的蒙古厨子一命吧~(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呀wwww)


6、强行给容音小天使加了一丢丢的戏份。


7、所以,大家觉得让嘉嫔挪窝到哪儿比较合适呢?(个人倾向于让她去娴娴那儿搞事情2333)

评论

热度(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