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足の小草

【令后】醉梦回 番外二

金多云:

  魏璎珞×富察容音
 
  明玉小天使出嫁啦~
 
-
  回想起那日三人出去回来时她问明玉的话。
 
  “那明玉你哪里来的银子买的这么多东西?”
  “遇到了海兰察,他给我的。”
 
  其实明玉的幸福一直都是魏璎珞心中的一个大疙瘩,从宫里出来也有些日子了,她和她的皇后娘娘过着神仙眷侣一般的生活,而跟着她们出来的明玉从未发过一句怨言,只是这样默默的陪着她们。
 
  明玉素来性子直,真心对待每一个人,讨厌你的时候你无论什么在她的眼里都不好,喜欢你的时候无论你有什么样的缺点她都可以包容。
  正是因为这样,再加上上辈子的事,她更是觉得心里像是被捏着一样,喘不过气。
 
  上辈子她和皇后娘娘的期望落空了,这辈子她和娘娘终于得以相伴,自然不会让明玉一人落单。
 
  她知道索伦侍卫对明玉有意,明玉不明不白的死了,连尸首都没有他自然是不会放弃的,索性她就先联系了他,免得让可以幸福的两个人又走向殊途。
 
  乌金砚换来的银子还有一部分她去为明玉买了些嫁妆,好的物件必不可少,明玉家里是落魄户,但也是她皇后娘娘的大宫女、陪嫁丫头,自然不能缺了体面。
 
  富察容音见魏璎珞这两天总是在忙这忙那的,又做了一身嫁衣,时不时盯着发呆,针扎到了指尖都没有发觉。
  她叹了口气,坐在了她的身旁,轻轻的握住了她的手。
 
  “璎珞。”
  “容音……”
 
  她连忙将针线拿开,险些血迹污了上好的缎子。
 
  富察容音没再说过多的话,只是拿过了她手上的缎子和针线,就着魏璎珞的针脚绣起了上面的图案。
 
  “娘娘!别,奴才来……”
  “璎珞,我是你的容音,不要再什么娘娘、奴才的了。”
  
  璎珞的心思她多少都能够猜到一些,明玉此次随她们出来,不再受制于宫中自然是好事,她从来都希望让明玉、让璎珞离开那个吃人的紫禁城,但明玉也不能总是跟着她们。
 
  “是索伦侍卫?”
  “是。”
  那天明玉的话她也听见了,索伦侍卫和明玉性子很像,待人忠诚,估摸着娶了明玉也不会再娶别的女子了,是再好不过的人选。
 
  富察容音对着魏璎珞一笑,手上依旧绣着。
 
  “我不方便看明玉出嫁,这个婚服就让我为你分担些吧。”
 
  魏璎珞心中动容,她叫了一辈子的娘娘,陪着她、守着她、护着她、丢了她又得到她,这一切和梦没有什么两样,却又那么的真实。
  虽然娘娘没说,但从她看着这婚服的眼神中就能够知道,所以,只要是娘娘想的,她一定都办到。
 
  “容音,我们走吧。”
 
 
  魏璎珞知道自家娘娘喜欢清静,如今出来玩都有半月了,总不能一年半载的都住在客栈里,她用乌金砚换来的大部分银子买了这离闹市远的宅子,虽然一定比不上富察府,但她相信娘娘会喜欢的。
 
  富察容音进了院子,魏璎珞和明玉在后面收拾马车上的东西。
  坐马车用了半柱香的时间才到这个地方,没有那么的吵闹,在人来人往的地方住了有半个月,耳根子总算是清静了不少。

  宅子还算大,只是院内并没有收拾,好像空置了许久,走过了外宅向里行进些,过了垂花门便是回廊,廊外梧桐正盛遮去了些许日光,倒是没有让她觉得过于的热。
  回廊架于溪上,溪由院内一侧引进来,过了桥行上十几步便可到溪上凉亭,虽院内杂草丛生,可水里的锦鲤却游得欢快。
 
  从亭上回来,过了回廊便是内宅庭院,院中有石和各样树木,是通常的格局,但正房两侧的跨院前和长春宫没有什么两样的花坛倒是让她心中大喜。
 
  虽然别处乱糟糟还未清理,可这花坛里开着发茉莉花倒是精致的很,像是有人好好修剪过。
 
  “魏夫人喜欢吗?”
  “喜欢。”
 
  她根本就没听清魏璎珞到底在问什么,只是下意识的答了,她都不知道璎珞到底是什么时候在准备的这些,虽然宅子可以现准备,但这花绝对有段时日了。
 
  “很久之前就选好了宅子,向东家付了部分银子,不过这最近才全部付了买下来。”
  魏璎珞拿着一大堆东西对着富察容音笑着,虽然她心里有相信,但是看着娘娘很是喜欢的神情她才放下心来。
  “以后这就是家了。”
 
  富察府是她的家,但她出嫁后便没有再回去过了,长春宫是她的居所,是皇上给她的寝殿,她的一席之地,如今,只有璎珞在地方,才能算是她真正的家。
 
  富察容音心里一片柔软,可恍惚间她想起了门外没有挂匾额。
 
  “你该不会是打算叫这里为魏府吧?”
 
  知道了娘娘的小心思,魏璎珞谄媚的眨了眨她的大眼睛。
  “没有没有,您是一家之主,怎么能叫魏府呢是不是。”
 
  “算你识相。”
 
  “璎珞不通文墨,想要叫这里为长仙居,容音觉得如何?”
  “甚好。”
 
  “虽然院子里乱了些,但是正房和西厢房已经收拾好了,让明玉住进西厢房吧。”
  “甚好。”

  “那容音以后叫魏容音怎么样?”
  “不太好。”
 
  看着自家脸皮厚的气的跳脚,富察容音觉得心情好了许多,这点小伎俩她还是不会上当的,姑且不遂她的愿,气一气她,免得平日里受气的都是自己。
 
  不过如此一来,索伦侍卫前来送聘礼也好有个去处,总比在客栈了要好,免得两人窘迫。
 
  只有这样的时候她才觉得璎珞真的多活了一辈子,心思成长了不少,做事也不那么毛躁,不再像以前似的瞻前不顾后了。
  可偏偏她就心疼这样的璎珞。
 
  她们前脚刚进了,后脚索伦侍卫就带着人抬着聘礼过来了,倒是把站在门口的明玉吓了一跳。
 
  “谢皇后娘娘成全,奴才无以为报,日后若有困难海兰察必当倾尽全力帮助娘娘!”
  “索伦侍卫快请起,皇上那边呢?”
 
  “皇上好像知道你们的事,只告诉我对外要说明玉被下游的人家救了,然后才赐的婚。”
  富察容音点了点头,拉过了一旁下巴快要掉到地上的明玉。
  “一定要对明玉好,知道吗?”
 
  “奴才谨遵皇后娘娘懿旨。”
  “娘娘!这怎么能!”
 
  见明玉红了眼眶,魏璎珞牵过了她的手,她知道明玉在顾虑什么,她家里虽然落魄了,可皇后娘娘从未放弃过她,从未待她不好,她心里自然是想要守着娘娘的。
 
  “如今有我在,你还怕我伺候不好皇后娘娘吗?”
  “你这个坏女人!”
 
  明玉心里知道一定是魏璎珞搞的好事,无论是在宫外遇到海兰察还是这急匆匆来宅子又突然送了聘礼的事,肯定都是她干的,她虽然不如璎珞聪明,但也没有那么傻。
 
  “好啦好啦,我和娘娘最希望你能够幸福了,如今有好的人选,我们也放心了。”
 
  看着明玉生气海兰察在一旁戳了戳她的肩膀,没一会儿两个人就眉来眼去的吵了起来,她和娘娘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长仙居重新整顿好了,魏璎珞雇了些丫鬟在宅子里伺候自家主子娘娘夫人,而小厮和奴才们负责打理庭院,其余时间男子不可以进内院和女眷们在一起。
  哼。
 
  虽说大多数事情都是由下人做的,但唯独这晚膳是由她亲手做的。
  娘娘素来晚膳时口味不好,平日里都是她变着法的哄她吃一些,虽然长仙居里请了好的厨子,但唯独这晚上她不放心。
  若是吃的不合自家夫人的胃口,很容易就会在夜里胃痛难忍。
 
  要不是在长春仙馆的时候她有一回睡不着假寐,还不知道娘娘要瞒她多久。
 
 
  她是绣坊绣工算是好的绣女,绣婚服上的纹样自然不在话下,再加上有容音帮她,所以明玉的婚服很快就做好了。
 
  皇上说是明玉救主有功,虽然没有救到但险些丢掉了性命,便她了她家的旗,也算是让明玉风光的嫁入索伦家。
 
  看着门外接新娘子的轿子,以及骑在马上一身婚服的索伦侍卫,魏璎珞被风沙迷了眼,险些掉下眼泪。
 
  “明玉就托付给你了。”
  “海兰察这一生一定护明玉周全,让她幸福。”
 
  富察容音牵住了魏璎珞的手,看着离去的队伍也红了眼眶,明玉忠诚,虽然小性子大了点,但对她是极好的,如今明玉有了好的归宿,她真的为她感到高兴。
  虽说不能看她和海兰察拜天地,但也足够了。
 
  扬长而去的喜庆的队伍,唯一不同的是和新郎同行的人从队伍里跑了出来,能有这样待遇的一定是索伦侍卫的好兄弟,富察傅恒了。
  
  “璎珞,我……”
  似乎感觉到自家姐姐的眼光不太友善,富察傅恒一个哆嗦,还算是识相的拱了拱手。
  “嫂子,以后不方便相见,我的姐姐就交给你了,祝你们……你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还不等魏璎珞开口就一溜烟骑着马跑了。
 
  “富察傅恒!你给我说清楚!什么嫂子!什么早生贵子!”
  说的这叫什么话,分明是来气她的!
 
  富察容音在一旁看着魏璎珞面红耳赤的笑的更欢了,果然自己的弟弟还是很了解她的,一个眼神就能知道她想要说什么。
 
  “璎珞,别管他。”
  “容音……”
 
  突然灵光一闪,她决定逗一逗这个胆大的。
 
  “璎珞,这长仙居是你送给我的吗?”
  “当然了,不是都住了一段时间了吗。”
 
  魏璎珞没明白自家娘娘什么意思。
 
  “那我是这里的主子吗?”
  “是啊,你是这里所有人的主子。”
 
  当然也包括她自己。
 
  猜出了魏璎珞在想什么,富察容音挥了挥手示意站在身后的下人们过来。
 
  “小魏子去传膳,璎儿、珞儿送你们主子夫人回内院,准备用膳。”
 
  “是,奴才遵命。”
 
  魏璎珞顿时脖子都红了,她家这位什么时候也学了不吃亏的这套,还有这丫鬟小厮的名字什么时候给改了她怎么都不知道!
 
  “容音……你真是,越来越坏了。”
 
  富察容音也不恼,只是牵着她的手向里走着。
 
  “有个活生生的例子在我面前,整天耳濡目染的,自然学的就快了。”
  “说的好像我欺负你似的。”
 
  “民间不都这么说吗?想起来了,叫夫妻相。”
  “咱们这是妻妻相。”
 
  富察容音见魏璎珞难得害羞,笑的更欢心了。
 
  “是是,都听夫人的。”
 
 
 

评论

热度(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