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足の小草

【令后】皇后娘娘万福金安 一

金多云:

  令妃×富察皇后
 
  *身为令妃的魏璎珞攻略皇后娘娘的故事
 
  令妃:臣妾给皇后娘娘请安。
  皇后娘娘内心戏:真是可爱的人,等等,本宫这是怎么了?
 
-
  皇上和太后在圆明园避暑一月,没有让嫔妃随同,皇后管理六宫,每三日快马与皇上一封家书。
  原以为皇上虽没有身在紫禁城,但也忙于政务,她所送去的家书最多只回个“阅”字,可日子一长皇上竟然都不写字了,只是印几个章子便送了回来。
 
  又连着数日没有回信,最后终于等到一封。
  富察容音将折叠着的信纸打开,入眼的是一个用朱砂墨写的“令”字。
 
  思来想去只觉得是《诗经·大雅》中的“如圭如璋,令闻令望”中的“令”,可又百思不得其解。
 
  “皇上这是何意?”
 
  她性子温和,这样的字决定不是对她说的,皇上所言一定另有所指。
 
  一旁的明玉只顾着挑着灯芯,她素来对诗词歌赋不感兴趣,再加上圣心难测,她就更没有办法帮娘娘解答疑惑了。
 
  富察容音想着近日宫中的流言蜚语,她平时最不喜听到的就是这些,长春宫的下人们更是不敢让这些没由来的话传到她的耳朵。
  可最近总能听到些不像样的话。
 
  什么皇上去圆明园没带嫔妃肯定有问题,皇上接连几月不召嫔妃侍寝,皇上对宫里的妃子不感兴趣,皇上有龙阳之好。
  这都是什么话,这些个奴才也真是不怕掉脑袋。
 
  富察容音心知肚明,当今圣上在位不久且忙于朝政,更是个明君,恨不得一整天埋头在桌案前批阅奏折、处理政事,又有什么心思放在后宫嫔妃上呢。
  她想了想又觉得好笑,她什么时候对这种事情那么在意了,她只应当不负太后和皇上的期望,不负额娘的期望,做个贤德的皇后,就足够了。
 
  可等她就寝,还没等到天亮就传来了皇上和太后回宫了的消息,宫里的嫔妃连忙梳洗迎接,她自然也不例外。
 
  众妃子都顶着睡意,纯妃许是起的急了些这么一会儿功夫险些摔好几次。娴妃还好,她素来都是端庄得体的那一个,只是有几根头发垂在肩膀没有梳上去。高贵妃平日里虽然是最恃宠生娇的那一个,但奈何这回有太后在,她也不敢做什么大动作,可远远的看见皇上她就要行三跪九叩的大礼了。
  嘉嫔警醒着站在高贵妃的身后,生怕失了礼数,而愉贵人本就体弱,如今怀有身孕,皇后便准许她留宫休息,不出来接驾。
  新晋了舒贵人和庆贵人位分较低,入宫时间也短,只好打起万分的精神,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富察容音叹了口气,连忙叫几个奴才把她们家主子处理好,免得在皇上和太后面前失了后宫嫔妃的颜面。
 
  可皇上走进了她们才发现,怎么还皇上还牵着一个面生的人?
 
 
  没错,是牵着,手拉着手的。
 
  且不说太后就在一旁同行,这如此不成体统就算是皇上对这六宫之主他的发妻也没有的事。
  如今众目睽睽、大庭广众、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如此的不成体统,太后竟然也没有制止。
 
  “臣妾、嫔妾恭迎皇上、太后回宫,皇上、太后万福金安。”
 
  “免礼。”
  弘历转过身向太后行了礼。
  “皇额娘,一路劳累且时辰不早了,您先回寿康宫吧。”
 
  “好好,璎珞啊。”
  “太后。”
 
  见太后拍了拍跟随皇上回来的女子的手,众嫔妃心里疑惑,这人究竟是什么身份?怎的和太后如此亲近?
 
  “你也累了,哀家免了你明早的请安,好生休息吧。”
  “多谢太后体恤,璎珞遵命。”
 
  富察容音神色不变,却忍不住的打量着那个人,样貌端正,值得注意的是那一双大眼睛,和太后说话时不知道是害羞了还是怎么的,睫毛忽闪忽闪的,有些可爱。
  嘴角有上扬的趋势,她心下一惊自己刚刚的无礼,连忙定了神。想来这是皇上从别处带来的女子,如今恐怕要入宫为嫔妃了。
 
  行礼恭送太后离开,当今的圣上这才开始交代眼前嫔妃们。
 
  “现在天色还早,虽然朕也想让你们好好睡,但是太后在,规矩不能免了。”
 
  他拉过了还在望着太后那边的人,带到了众嫔妃面前。
 
  “李玉。”
  “奴才在。”
 
  “速速命人收拾了延禧宫,明日让令妃好也有歇脚的地儿。”
  “奴才遵旨。”
 
  李玉这一个月见惯了这情景,却也忍不住惶恐,立刻下去吩咐奴才好生做事,免得得罪了这新晋的又得宠的令妃。
 
  “今日就委屈你跟着朕去养心殿了。”
 
  如今皇上不知道从哪里带回了个女子,竟然直接封了妃,若不是越级晋封还好,如果是的话……
 
  高宁馨首先沉不住气了,险些炸开了锅,原本这后宫里除了皇后便是她贵妃最得宠,纯妃不爱争宠,日日的巴结着皇后,而娴妃呢又是个与世无争的性子,她自然就不用担心宫中地位被动摇。
  如今不知道哪里来了个劳什子的令妃,好像还很受太后的喜爱,这日子以后可有的乐趣了。
 
  富察容音除了行礼没有再说旁的话,只是听身后的嫔妃们有些站不住阵脚了,再加上皇上也没说什么,她这才决定开了口。
 
  “皇上,这位就是令妃?”
 
  听皇上吩咐李玉的话,她这才豁然开朗,皇上虽带个女子回宫,但对她这个做皇后的却也没有隐瞒,只是她先前没能明白皇上的意思罢了,心里倒是不和那些爱争宠的嫔妃们一样,只觉得皇上念着她,是她天大的福分。
 
  “最初封的贵人,只是这些日子不在宫里消息不灵通,如今回了宫已是位列四妃了。”
 
  皇上的话不过是说给众人听的,虽然仓促,但他也没有越级晋封,但是这日子之短,一月里从贵人到妃子,明眼人都能够知道皇上的意思。
  这个令妃,不是她们随意能够动的,只好都欠身行礼。
  
  和高贵妃的心不甘情不愿更不待见她不一样,富察容音笑着对她点了点头。
 
  “好了,皇后也累了,你们都回去吧。”
  弘历刚想要带着令妃回养心殿,却不想这人纹丝不动,他只好柔声问道。
  “怎么了?”
 
  “臣妾还从没来过紫禁城,刚刚说延禧宫是要给臣妾居住的?臣妾想去看看。”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见她行了礼扭过头就走了。
 
  “璎珞!”
 
  “这令妃到底什么个来头?”
  高贵妃瞠目结舌的看着皇上追了出去,她还从没见过皇上如此紧张过一个妃子。
  而且这令妃未免胆子太大了些,也太不合规矩了。
 
  富察容音蹙眉,看了明日要找个好的嬷嬷来教这位令妃规矩了。
  听她说从未来过紫禁城,估摸也不是圆明园的宫女,是宫外来的也说不定。
  看着那令妃头也不回的走出去的方向,她挑了挑眉。
 
  “你要是想看延禧宫朕带你去就是了,而且延禧宫的方向不是这边!”
 
  见她顿住脚步,在月光下都能看到她的耳朵通红,她摇了摇头笑了出来。
 
  “皇后娘娘真不愧是待人宽和,如今宫里也不知道来了什么人,竟然还能笑出来。”
  没有反驳高贵妃的话,富察容音见皇上似乎也是很开心,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她也就没什么可说的了,便吩咐了众嫔妃回到各自的宫里。
 
  今晚令妃宿在养心殿,明早定是不会来请安了,况且太后也免了她的请安,她自然也不会过多的苛刻人,便叫尔晴去传话,也免了她的请安。
 
 
  却不想这几个时辰过去,这位令妃倒是很规矩的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皇后娘娘万福金安。”
  “本宫记得有叫人去传话免了你的请安。”
 
  虽说来的晚了些,别的嫔妃都已经回去了。
 
  “皇后娘娘虽然允许臣妾不来请安,但臣妾初来宫中,还不懂这宫中规矩,这最简单的自然不能免了。”
 
  她点了点头,这令妃还算规矩,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全然没了今早那副欢脱的样子,看她睡眼惺忪的样子,她心中了然,不由得叹了口气给她赐座。
 
  皇上也真是不懂得怜香惜玉。
 
  也不知道是因为谁,富察容音顿时觉得这长春宫里的花盆是不是被哪个粗心大意的奴才换成了醋坛子,酸的厉害。
 
  “你若有什么不懂的可以来问本宫。”
  她素来待人宽和,如今令妃初来乍到,她自然要帮衬些,总不能和旁人一样净是冷言冷语。
 
  “那皇后娘娘可以教臣妾规矩吗?”
 
  看着坐在位子上向她探着头的令妃,想起了皇上和太后都叫她璎珞。
 
  她的眼中满了渴望,样貌也是极耐看的,难怪皇上要取“令”字,当真是一副美好的样子。
  让她不由得想起在闺阁中曾看过的元时散曲“璎珞神仙珮,倚阑人且赏芳菲”,眼下她倒是成了那倚阑人。
 
  这想法一出把她自己给吓了一跳,如今当了这么长时间的皇后,怎么这总是乱想的性子还是没有改好。
 
  “皇后娘娘,臣妾……”
 
  坐在位子上的人见久久没得到回答,还以为是自己的请求过分了,慌乱的想要改口,却不想坐在上位的人先了她一步。
 
  “好,本宫依你。”
 
 
 

评论

热度(4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