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足の小草

【令后】雪落下的声音(18)(重生梗,长篇,甜向)

岚山山澜:

一日三更快夸我,了了弘昼的事儿终于能好好谈会儿恋爱了!本章超甜!

然后奶茶梗我查一下确实起源是在清朝的时间段,剧里虽然娴妃有提到我还是按给璎珞了,大家无视一下……然后可能有朋友看出来,也用了步步惊心的梗,一点点。

然后有个疑问,虽然不影响我圈地自萌写写文啦。然而为什么刷刷涨粉和评论,文章却没什么热度?这是大家关注了来吐槽我的意思吗😂😂😂一脸懵诶



(18)

裕太妃听闻宏昼出事,心急如焚,佛经不念了,香不上了,天天握在手中的佛珠这会儿也早就不知道丢到了哪儿去。

这会儿贴身嬷嬷终于打探了消息回来,她迫不及待的问道:

“昼儿怎么样?查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了吗?”

那嬷嬷向着她行过一礼,回禀说

“回裕太妃,奴婢刚刚已经去过宗人府,只是皇上下旨严查。奴婢同那侍卫再三恳求,也没能进去看望王爷。只是听说这次的罪过非同小可,怕是王爷…”说到此处,嬷嬷叹息一声,没再能往下说下去。

裕太妃眼前一黑,用力抓住了椅子的扶手才没晕过去。

“那,可曾查清楚,究竟是什么事情让皇上如此生气了?”

“这…”那嬷嬷脸上现了犹豫的神色。

“说!”裕太妃正是气头上,一掌拍在桌子上,脸上哪里还有往日的慈和宽容,剩下的全是狠厉之色。

“是。”嬷嬷吓得一抖,无法,只好贴近了裕太妃耳边,将她所探听到的事情一一禀来。

“什么?高贵妃?”裕太妃忍不住拔高了声音。

“是,据说那日还正巧被纯妃撞见…”嬷嬷补充道。

“还有纯妃?”裕太妃一阵头大。她能在深宫多年,生下并保住自己的儿子成年,直到亲王之位,证明她并不简单,甚至曾经也在后宫叱咤风云,是有过一席之位的人。多年的经验告诉她,这事情并不简单。

“是,奴才听闻,那夜御花园中,还有洒扫宫人见到长春宫内的太监宫女出入。”

“什么?连皇后都?!”裕太妃要晕过去了。她简直想掐了宏昼的脖子,问问他是如何能做到把后宫最得宠的几个女人全给得罪了的。

她无力的摆摆手让嬷嬷退下,这次的事儿她已经有了猜测,只是能在后宫之内编织如此缜密的一张网,将她的儿子囚获的幕后之人心思手段必定极其可怕,无论是皇后纯妃高贵妃哪一个,都不是她现在一个太妃之身可以抗衡的。她只得仔细打算,再去行动。

寿康空愁云密布,长春宫却是晴空万里,暖阳煦然。

“娘娘,娘娘!”

富察容音人在桌榻前依靠着,没等一页书翻过去,就听得小丫头的声音欢丢丢的老远就从殿口传了来。她微微一笑,浓密的睫毛扇了扇,眼眸明亮,如同一泓秋水一般冰清透彻,直映了那小丫头的身影进来,才弯成月牙一样的形状。

“慢些。”见她手上端了大大小小的茶壶和容器,直快要埋得人都不见了,好笑之余又赶紧提醒了一句。

昨夜无事料理弘历以后,今天小丫头是看得出来的好心情,感染的她也忍不住心情明朗起来,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就像她的晴雨表一样,一喜一悲都牵着她的情绪。

璎珞终于挪过来,那些瓶瓶罐罐辅一落桌就听得一声闷响,可见是有多沉。容音心疼的揉了揉她的手臂,轻嗔道:

“不是说了,这些重活让其他宫女去做就好,怎么又自己动上手了?”

“娘娘——”璎珞拖长尾音撒了个娇,“哪儿就那么弱了,我本来也是做惯了这些的,再说,同辛者库那些年比起来,这不算什么”

听她提起来辛者库,富察容音的手上动作一顿,她虽不知道她做了些什么,那些日子想必是很苦的,到后来她变成灵体的那段日子,也总能听明玉提起来她手上身上的伤。她的眸子低垂下来,眼睫遮下,掩了眼里的疼惜和伤感,只是细细的去抚她的手,仔细的查看。

璎珞觉出容音神色不对,察觉是自己触了她的伤情,赶忙捧了她的脸,嘟嘴鼓脸的做了个活泼的鬼脸去哄她。

“娘娘,没事儿的,你看璎珞这不是好着吗,从进了宫娘娘就不让我做粗活儿,我都要长胖了”

富察容音看她一张尖尖的小脸儿,真是不知道这小丫头什么体质,什么好东西都喂下去了,也不见她胖上半分。又见她努力鼓了嘴装胖,忍不住扑哧的一声轻笑,让她给逗乐了去。又给那手心的热度烘了脸,想着这小丫头最近越发的没大没小,笑容还没下去,就努力板了脸

“放肆”

璎珞却不吃她的训,转了转乌黑的眼珠,坏心眼儿悄声在她耳边说道

“更放肆的事儿奴才都做了,娘娘岂不是要罚我板子?”

富察容音咬了唇,脸上的红晕可见的蔓延开来,眼见着都要到了脖颈,魏璎珞赶紧跳开,生怕她家娘娘恼羞成怒将自己关起来,又不理她了。扮嫦娥颠当的法子已经用过一回,再来怕是不好使了。得不偿失啊得不偿失。

富察容音暗自平静了一会儿,脸上的热度才退下去。见魏璎珞开始摆弄那些瓶瓶罐罐儿,不由得好奇心起来,凑过去看她。只见她先取热水,洗了茶,然后泡上了满满的一壶,问闻着那茶香极好,想必是今年新进的贡品。

少倾,璎珞泡好了茶,将热腾腾的茶水小心的注到一个杯子里,只倒了大概三分之一的位置就停了下来,又取了一个陶罐,沿着杯缘继续倾倒,那液体呈色乳白,闻着更是一股奶香,好似是新鲜的牛乳,却不见有人将这二种饮料混合饮用的。

容音心下疑惑,就又见她取了一个小罐子,拿着细柄银勺轻轻挑了两勺其中之物,却是金色晶莹的粘稠液体,泛着好闻的甜味儿,这又是蜂蜜了。取完后,魏璎珞仔细的将杯内的液体搅拌开匀开,才将银勺取出,递给了富察容音。

“娘娘尝尝,味道可好?”

富察容音端了那杯子,那茶混了牛乳,此刻散发着一股茶香与奶香交织的诱人香甜气息,她低头抿了一口,惊喜的睁大了眼睛。牛乳醇厚却有些腻人,清茶可口却泛着苦味儿,两相调和之下,味道是说不出的温醇可人,加上蜂蜜恰到好处的甜味加持,简直让她爱不释手。忍不住连着饮了几口,富察容音才停下来问道

“你是怎么想到此法的?简直太好喝了”

璎珞见她喜欢,开心的眉眼弯弯,心中蜜一般甜,说道:

“今日宫中来了西洋的传教士,我闲来无事同那洋人聊了几句,听他提及西洋人都是如此饮茶的,觉得新奇有趣,说不定娘娘会喜欢。”

“只是那西洋人说,他们在饮用时会加白糖,我就去太医院问了叶大夫,说是蜂蜜温补,更适合娘娘的体质。”

口口声声都是她。富察容音内心柔软,仿佛也被那奶茶浸泡了一样,泛着甜味。

这厢小丫头念叨半天说累了,摸了摸嗓子,富察容音一笑,亲自给她倒了杯牛乳,给她润润喉。魏璎珞也是渴了,咕咚几口下去,满足的出口气,却浑然不觉自己嘴边绒绒的沾了一圈儿奶渍,活像个小老头儿。

富察容音扑哧一笑,而后无奈的将她拉了过来,抬手用拇指温柔的去给她拭唇边的奶渍。璎珞自己浑然不觉,忽然给娘娘离得这样近,不知所措到手都不知道放在哪里,还有点儿脸红。

看着嚣张跋扈整天在外面挥舞爪牙的小老虎一到她眼前就安静乖巧的像只小奶狗,心下可爱,又悄悄忍不住起了使坏的心思。于是那手指的动作细腻温柔到了极致,富察容音的脸也越来越近,近到璎珞都笃定她是要亲自己了。

富察容音却忽然离远了去,见那小丫头有点儿失望的小模样,心下更是好笑,脸上却不动声色,然后伸出半截舌尖,好整以暇的将指尖拭下来的奶渍悉数舔进了口中。那动作暧昧到不行,偏生又好看至极,看的魏璎珞挪不开眼睛。半天,才发现富察容音微微偏了头,一双好看的凤眼觑着她,眼里全是笑意。

魏璎珞这才刷的红了一张小脸儿,赶紧将茶具拾了,就要逃一般的往殿外去。刚迈出了一只脚,就被一道好听的声音唤了回来

“等等,”她说,魏璎珞只好回了头,却见那人举着自己的杯子,笑意更浓,

“这儿还有一个。”

璎珞硬着头皮回去接了杯子,相碰的指尖如同触电一般,这下更是不要命的往外逃了。

评论

热度(6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