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足の小草

【延禧攻略】皇太子日记(又名:皇阿玛对不起,我要站皇额娘和魏姑姑的西皮)捌

星の雨:

(十九)皇后娘娘对机灵的小宫女有了点儿兴趣


皇帝在殿选进行了一半就以还有折子要批为由,拍拍屁股走了,后续剩下的事儿全都交给了皇后。高贵妃见状也觉着无趣,毕竟只剩她和皇后两个,确实没什么意思。就算她有心想挑点儿事,可无奈皇后娘娘就和一团棉花似的,管你说什么做什么就是不接茬,一拳拳都没着力点,着实难受得紧,于是皇帝离开后,高贵妃也就带着人撤了。


等最后的殿选完成,皇后才带着尔晴和明玉回了长春宫。


“和敬呢?”皇后在软塌上坐下,由着尔晴给她摘下繁重的首饰。


“回娘娘的话,公主带着人出去了,说是去找慧郡王了。”留在宫中的宫女回答道。


皇后点点头,让人退了下去。和敬还是一团孩子气,若是单独出去她不太放心,不过永琏自小做事沉稳,和敬也听永琏的话,既是去找永琏了,也就不用太过担心了。


皇后眯着眼睛,听着耳边明玉对高贵妃不满的抱怨,不回答也没有阻止。这丫头跟了自己这么多年,竟是一点儿沉稳都没学会。不过宫里头难得见到这样的脾气,皇后也愿意这样纵着,反正是在长春宫内,又有何妨?


“奴才就是看不惯她那副骄慢的样子,您才是一国之后,母仪天下,她又算是个什么东西,处处都想压过长春宫一头。”明玉噘着嘴,愤愤不平。


“好了,明玉。”皇后放下手里的茶盏,似乎想教导她几句,可殿外传来的声音却打断了她的话头。


“皇额娘!”和敬人还没出现,声音就先传了进来。话音刚刚落下,便见和敬提着裙子欢快地进了殿,见没有旁的人,便一副小女儿姿态地扑进了皇后的怀里。


皇后无奈地揽住女儿,点了点她的鼻子:“多大的人了,还这么调皮,小心被你皇阿玛看见了,又罚你抄书。”


和敬皱皱鼻子:“皇阿玛这不是不在嘛。”


“儿子给皇额娘请安。”永琏送和敬回长春宫,自然是要进来给自家皇额娘请个安的。


“快起来吧,”皇后看见一双儿女,早已把殿选上那点子不愉快都抛到了一边,微笑着听小女儿说着早上见到的趣事儿。


“皇额娘,你说这个小宫女是不是特别机灵,那么一会儿就能想出‘步步生莲’这个典故来,那个乌雅秀女最后被选上了吗?”和敬天真地问。


皇后挑了挑眉,想起殿选上那一幕,乌雅秀女被拖出去的时候,嘴里还不停喊着“是那个贱婢害的臣女”,原来竟是有这么一遭。这秀女所作所为确实有些太过,不论那个小宫女是有心还是无意,也都算是乌雅氏自作自受了。


“和敬觉得乌雅秀女会被选上吗?”皇后不直接回答,而是把这个问题还给了女儿。


“唔……我倒是希望她选不上呢。”和敬皱眉道,“和敬不喜欢她,对下人那么嚣张跋扈,不依不饶,肯定不是好人。而且,二哥哥也说她肯定选不上呢。”


“哦?”皇后饶有兴致地抬头看着一旁的永琏。


“步步生莲这个典故的原型人物并不是什么值得称道的形象,反倒是历史上人人批判的昏君和妖妃,以皇阿玛的性子,若只是撂牌子都算是处置轻了的,怎么可能让她选上?”永琏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也不知那个小宫女这么做,到底是误打误撞,还是有心想让欺负人的乌雅氏吃个瘪呢。”


不仅是个机灵的小宫女,还是个睚眦必报的小宫女呢。


皇后忽然觉得,她好像对这个小宫女产生了一点儿兴趣。




(二十)这样的大猪蹄子就应该一脚踹开


回到储秀宫,魏璎宁便向高贵妃告了个假。


父亲来信说妹妹璎珞今日便要入宫了。璎珞自小是她自己带大的,姐妹感情深厚。宫女入宫之后除非家里发生了大事,然后主子又给了恩典,否则是不能随意出宫的。也不知道当年那个拉着自己的手,眼泪汪汪的小丫头,如今是不是已经长成大姑娘了。


人家姐妹多年不见,高贵妃自然不会不允。魏璎宁出了储秀宫,便直接往绣坊而去。


想到马上就能见到自己的小妹妹,魏璎宁心情极好,可惜,人还没到绣坊呢,好心情就被磨了个干净。至于原因,自然是眼前这个相貌虽然清秀却带着极让人反感的谄媚笑容的男人。


魏璎宁皱眉道:“庆锡,你不好好当差,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这个男人也算得上是她的相好,当然,在魏璎宁看来,已经是过去式了。庆锡出身汉军旗齐佳一族,算是正正经经的少爷,虽比不得满、蒙二旗,却也是常人比不得的。相较之下,她魏璎宁不过只是个包衣,身份云泥之别,对她来说,若是真能嫁给庆锡,自是算得上她高攀。他们刚刚相识时,这个男人柔情蜜意,信誓旦旦要等自己到了年纪出宫后明媒正娶。魏璎宁承认自己曾经感动过,但所谓“日久见人心”,她本是个聪慧的女子,日子久了,她也能看出来,这个男人正经的本事没有,纨绔子弟的恶习却是一样不漏。前些年,一整年也见不着他几次,可自从去了储秀宫,一个月不到,竟是在路上遇见了好几回,这究竟是想要做什么,魏璎宁怎么会不知道?往常她都是去替贵妃娘娘办事,不是一个人,他不好靠近,自己也假装看不懂他的眼色,今日倒是她疏忽了,没想到会被他堵了个正着。


“自然是来找你的。”也不知是真粗神经没发现,还是脸皮厚假装没看见魏璎宁眼中的不屑,庆锡笑着道。


“宫中的规矩,宫女严禁和侍卫有私,你是乾清门的侍卫,出现在这里已是逾矩,还是赶快回去为好。”


“何必如此无情。”庆锡收起了之前的谄媚,笑容变得有些高傲起来,“还有三年你便到了出宫的年纪,到时我自会八抬大轿抬你进门。若是我有了好前途,你将来自然也是有脸面。再说了,贵妃娘娘的父亲是皇上面前的红人,不过是一句话罢了,又有什么费事儿的?”


魏璎宁听着只觉得好笑,这个男人,究竟有什么自信,觉得自己非他不嫁?


“庆锡,贵妃娘娘看得上我,赏赐我那是作为奴才的福分。这天底下,哪有奴才向主子讨赏赐的事?这可是僭越,大不敬。”魏璎宁不动声色地拉远了两人的距离,“有这个时间想这些不靠谱的,还不如靠自己的努力来得实在,不是么?”


“你——!”庆锡脸上的笑容没有了,显得有些狰狞。他若是能靠自己的努力,还需要低三下四来求个包衣出身的女人吗?


“庆锡,我提醒你规矩点儿。”魏璎宁见庆锡被戳了痛处,似是要动手,立刻沉了脸,“这青天白日的,周围也不是没有经过的人。再说了,我如今还算入得了贵妃娘娘的眼,贵妃娘娘是什么脾气,想必你也清楚。动了储秀宫的人,你真以为你能讨得了好?”


许是没见过平日里温温柔柔的魏璎宁露出这样的表情,庆锡有些被唬到了,动作僵在半途。魏璎宁也不想和他废话,趁着他没反应过来立刻转身走人——以后出门定要找个庆锡不值守的日子,要不就多带些人,为了这样的人给储秀宫添闲话,扰了贵妃娘娘的清静,实在是得不偿失。




(二十一)梦里不知身是客


那个晚上,容音做了个梦。


梦里带着温暖柔和的光圈,让人觉得舒适。


梦里是她再熟悉不过的场景,静谧的长春宫以及那一丛她最爱的茉莉。


可是,容音觉得微风之中并不仅仅只有茉莉的清香,那摇曳的茉莉丛中似乎还有一些不太一样的洁白,令她感到熟悉而亲切。“色疑琼树倚,香似玉京来。”——她是认得那抹洁白的,那栀子,似乎像极了一个人。可是……那个人是谁?为什么她想不起来了?


“娘娘!”


有人叫她,是个女孩儿的声音,不是尔晴也不是明玉,更不是她记忆中的任何一个人。可是她觉得她应该认识这个人,甚至不仅仅是认识。她……是她心中最重要的存在。可为什么,她会把这样重要的人给忘记了呢?


“皇后娘娘就像是天上的仙女,美貌端庄又心地善良。”


女孩儿举着香跪在她面前,声音俏皮,似乎是想逗她开心。


“娘娘,西瓜汁虽然好,却是寒凉之物。您真的不能再喝第二杯了。”


女孩儿将小碗抱在怀中,像是护食的母鸡。明明还小的很,却偏偏摆出一副老嬷嬷的架势,看着有些让人忍俊不禁。


“就算是娘娘真的站不起来,璎珞也愿意,一辈子做娘娘的拐杖。”


女孩儿紧紧握着她的手,满眼的泪水,可那双眸子里的坚定和赤诚,令人动容。容音只觉得好像心脏被狠狠地揪痛着,她只想伸出双手,将眼前的人紧紧地拥进怀里。


璎珞……


这是她的名字吗?


璎珞……


容音在心里默默地念着,似乎只要一想到这个名字,胸口就会被温暖和喜悦所充斥。


璎珞……




(TBC)


====================================


emmm.....在梦里相见也算是相见,对吧?(心虚ING)


每天都会被突然蹦出来的剧情打乱计划,这文的走向已经不受控制了(掩面)越来越长,鬼知道得写多久……


说起来,如果桂芬儿知道有个大猪蹄子在觊觎她家的阿满,会有什么反应呢?

评论

热度(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