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足の小草

【延禧攻略】皇太子日记(又名:皇阿玛对不起,我要站皇额娘和魏姑姑的西皮)拾叁

星の雨:

这两天微博上发生的事,大家想必也都清楚。很心疼奶盐,真心希望她能顺利渡过这一次的难关。我之前很少混饭圈,也基本不玩微博,这也是第一次磕到这么美的西皮,忍不住就把微博捡了起来,很久没玩的老福特也重新打开了。真的很喜欢令后,也非常感谢山风姐姐和奶盐给我们诠释了这对神仙般的封建主义姐妹情。不管发生了什么,我都会一直默默地支持着她们俩的。


咳咳,有感而发写了一堆。璎珞终于去了长春宫,尔晴黑化倒计时ING,娴妃娘娘的“黑化”似乎也可以排上行程了。另外,前两天忽然有了个脑洞,剧中顺嫔这个角色,咱也是特别喜欢的。哪怕她后来的种种行为,但究其缘由依然让人觉得心疼。不太想把她再次送到大猪蹄子身边,你们说,让她和小太子组个西皮怎么样?感觉看皇后娘娘和沉璧的婆媳对手戏似乎也挺有趣的?


=====================================


(三十四)


今个儿绣坊又成了造办处的焦点,不少宫女太监们围在一块悄悄议论,而议论的中心,正是前一天因为献礼深得皇后娘娘喜爱而受了不少赏赐的风头正盛的魏璎珞。


“你们说,绣坊是不是风水特别好啊。正月里才有一位被储秀宫的贵妃娘娘调了去,这才不到半年呢,竟又有一位被长春宫的皇后娘娘看上了。”


“我听说啊,那魏璎珞代表绣坊绣了一件特别精致的凤袍,皇后娘娘看了就特别高兴,赏了不少好东西呢。”


“你们不知道吧,我听说啊,先前正月里被调去储秀宫的绣娘阿满,正是这魏璎珞一母同胞的亲姐姐呢。”


“真的假的?这姐妹俩运气也忒好了吧。”


“哼,运气好不好可难说。宫里头谁不知道,长春宫和储秀宫向来不对付,姐妹俩各侍一主,呵,怕不是得反目呢。以后啊,说不定可有好戏看了。”


“你就别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了,反不反目另说,去了宫里头最有头有脸的宫里侍奉,还不必在绣坊里当一辈子绣娘的好?”


“唉,这话在理,这些啊,咱们可羡慕不来。回去好好干活儿吧。”


旁人议论纷纷,对缨络可是半点影响没有。她在众人或者羡艳,或者嫉妒的目光中,收拾好了自己的包袱。走出屋子,长春宫的大太监马全公公正等着她呢,她福了福身子,又看了一眼张嬷嬷和吉祥,大约整个绣坊之中,也只有她们俩是真心为她高兴吧。希望她们今后一切都能安好。特别是吉祥这个傻姑娘,可千万别像上辈子那样又给被人陷害了。


跟着马全公公一路去了长春宫,不同于上辈子到了长春宫后就被明玉叫去,故意刁难干活儿。这一次,马全公公带着她直接进了殿内拜见皇后娘娘。


殿内没有旁的人,只尔晴一人站在皇后身边帮她轻轻打着扇子,明玉不在,应该是被派出去做事了。马全把璎珞带进殿内便躬身出去了,璎珞看着坐在榻上的人,往前走了两步,却也不敢靠得太近,在离软榻三、四步远的地方规规矩矩地跪下行礼。


“璎珞,”可那人却忽然唤了她的名字,轻轻柔柔,“来。”


璎珞抬起头,看见皇后娘娘正对着她微笑,朝她伸出手来。


那一瞬间,就好像是有一团天雷在她的脑海里炸开。时光仿佛回到了曾经在她梦里无数次出现过的长春宫,皇后娘娘会笑着叫她的名字,会手把手地教她写字,会取一支茉莉递到她的鼻尖下。在璎珞眼里,长春宫就像是她的家,只要在皇后娘娘的身边,她就会感到快乐和安心。此时此刻,被喜悦和欢喜充斥着的璎珞,脑中没有一丝一毫的余地去思考,为何才见过她几次的皇后娘娘,对她的态度会如此熟稔。


璎珞本能地跪着往前几步,像上辈子那样依偎在皇后娘娘的腿边,甚至不自觉伸手趴在了皇后娘娘的腿上。这本是十分放肆的行为,尔晴正想开口呵斥,可又瞧见皇后娘娘眼里都带着笑意,一点不悦的情绪都没有,只能把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又给咽了回去。


在容音的眼里,眼前的小丫头就好像是一只摇着尾巴的小奶狗,让她想起很多年前还在闺中之时,阿玛给她的那只才睁开眼的小狗崽儿,软软糯糯的,可爱极了。容音忍不住抬手摸了摸小丫头的头,道:“璎珞,今后你便跟在本宫身边伺候吧。”


璎珞眨了眨眼睛,眸子里闪烁着亮晶晶的光芒:“是,奴婢谢娘娘恩典,定会竭尽所能,效忠娘娘。”


容音只觉得嘴角的笑意完全停不下来,果然,虽然说不清缘由,但只要这个小丫头在眼前,她就会觉得心情愉悦呢。


主仆二人相处融洽,那氛围仿佛任谁都无法轻易插足。只有站在容音身侧的尔晴,虽是面目和善,眼睛的深处,却是渐渐带上了寒意。


这个叫魏璎珞的丫头可真不简单。二月才刚刚进的宫,就引起了和敬公主的兴趣。过了一个月被绣坊的张嬷嬷带过来,竟只一眼又得了娘娘的青眼。她承认,娘娘千秋那日,绣坊献上的那件凤袍确实惊艳,可再惊艳也只能说是办事办得好,绣技不俗罢了。皇后娘娘竟然不仅给了好多赏赐,甚至第二日就派马全公公去绣坊将人领了过来。领过来也就算了,偏偏还要亲自见她一面,甚至于还要直接让她做贴身的宫女。就连她放肆地趴在娘娘腿上,娘娘也一句责罚都没有,似乎还很是受用。


娘娘明明心里清楚,魏家受了储秀宫的恩,这魏璎珞的姐姐更是高贵妃身边看重的贴身宫女,只这一层,魏璎珞的可信任程度就要打个折扣,为何还要如此做?更甚者因为明玉多抱怨了魏璎珞几句,这会儿还特意把她支去永和宫给愉贵人送东西。


尔晴心中忽然一跳,她有种预感,或许她服侍娘娘多年的情分换来的在娘娘心中的地位,很快就要被这个叫做魏璎珞的丫头取代了。


不,这怎么可以?她怎么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三十五)


这是尚书房里再普通不过的一天。


先生们在台上讲书,下面一群半大的少年摇头晃脑地跟着学习。


如今皇帝尚且年轻,心思多在前朝上,后宫里头皇子并不多。除去刚刚入阿哥所的三阿哥以及才不过两岁的四阿哥,倒是大阿哥和二阿哥年纪相仿,相差也才两岁,平日里上课都是在一块儿的。只不过这待遇,区别可就太明显了。


大阿哥永璜如今年十四岁,因为生母早逝,他在这紫禁城里过得一直十分低调。乾隆元年的时候,他就已经入了阿哥所,这些年来也一直都安安静静地呆在阿哥所里,除了定期去太后、皇后那儿请安外,其他的后妃一律都是尽量避着,位子摆的很正。


至于二阿哥永琏,作为皇后所出的嫡长子,目前唯一一个有爵位的阿哥,皇帝看起来就差明摆着封他个太子了,官场后宫多的是见风使舵的人,哪怕只是在阿哥所、尚书房里,周围的人也都是围着永琏转的,只希望能在这位慧郡王的面前挂个号,混个眼熟。就连先生们,明显也要对永琏更重视上许多。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实在太容易让人飘飘然了。每个人都把你夸得天花乱坠,哪怕你不好也会觉得自己极好。


也多亏永琏有一个性子虽然佛系但却对他要求十分严格的皇额娘,富察皇后自己在后宫中不争不抢,极力照顾好各宫妃嫔,对人也都是温温和和的,难得有人能看见她动怒,可在教育儿子这件事上,她也是一点儿都不含糊的。


这世上大多数的额娘,哪个不是把自己的儿子捧在手心里疼爱,被阿玛责骂两句都要心疼半天。可到了皇后这里就不同了,永琏还记得前两年,他被旁人哄得洋洋自得,还忍不住到皇额娘面前炫耀,结果就第一次见识到了皇额娘生气的样子。都说往常不生气的人,生起气来就尤为可怕。还真是一点儿都不假,皇额娘只需收起脸上、眼里的全部笑意,冷冰冰地瞧他一眼,永琏就吓得心里“咯噔”一下,二话不说,立马乖乖跪好。之后他被严肃地教育了一通不算,还被罚写了一百遍“谦逊”二字。连带跟着他的小太监王勤都被罚去慎刑司领了十棍子。从那以后,永琏便时时刻刻告诉自己,必须得戒骄戒躁,王勤也为了保住自己的屁股,时不时在主子耳边念叨着不可骄傲。


在自家皇额娘的督促下,永琏自然是认真刻苦,勤学不辍。他可一点儿都不想在皇额娘的眼里看到一丝一毫的失望之色,他应该成为皇额娘的骄傲才对。


上午的文课习完,先生叫了休息,这屋里的一群半大少年们便纷纷舒了口气,在屋里拘了一早上了,可真是闷坏了人。


能在尚书房里陪阿哥们读书的,自然都不会是普通的少年。他们多是出身朝廷大员或者八旗勋贵之家的嫡子,对他们而言,读书只是一个任务,更重要的任务是和阿哥们打好关系。不过这么些日子过来,他们也算是摸出了点儿门道。慧郡王虽然性子好,对人也总是面带笑意,可也并不是谁都能轻易接近他的。他有自己的喜恶,更是不喜欢那种无事献殷勤,只爱溜须拍马之辈。而若是有人敢因为捧他而故意贬低讽刺大阿哥,那就更是触了逆鳞。慧郡王从不责骂人,但那人一般没过几天,就会因为某些原因被皇上下旨,丢出尚书房,连带着家里也跟着被责罚。几次之后大家都学乖了,故这会儿便是下了课,也没人胆敢上来围着慧郡王说话呢。


永琏很满意现在这种状态,他放下手里的笔慢悠悠地起身,东西自然是有王勤帮他收拾的,他自己则是走到旁边一桌一个与他差不多年纪的少年身边,笑着道:“色布腾巴勒珠尔,一会儿随我和大哥一道去演武场吧,我约了傅恒舅舅,他会给我们指点一二。”


少年闻言,抬起头,眸子里亮晶晶的:“是!”


这位叫做色布腾巴勒珠尔的少年,乃是科尔沁左翼中旗扎萨克达尔汉亲王满珠习礼的正经玄孙,祖母是固伦端敏公主,算是孝庄文皇后母家一脉的博尔济吉特氏直系,和爱新觉罗家关系匪浅。色布腾巴勒珠尔出身高贵,性子却十分憨厚直率,永琏与他的关系也是极好的。旁的少年们羡慕,却也无话可说,毕竟这样的身份,他们可是完全比不上的。


不过这一头永琏才刚刚说完,外头就有养心殿的人进来了。这小太监永琏也不陌生,正是李玉公公刚收的干儿子德胜,人长得俊秀不说,还有一张巧嘴儿,也怪不得会入了李玉的眼。


“奴才给大阿哥,慧郡王请安。”德胜进了屋内,在永璜和永琏的面前打了个千儿。


“德胜公公过来,可是皇阿玛有什么吩咐?”永璜虽然居长,但毕竟爵位比不得永琏,所以还是永琏开口问了话。


“可不,皇上命奴才来宣慧郡王去养心殿呢。”德胜恭恭敬敬地道。


永琏点点头,转头对永璜道:“那大哥便与色布腾巴勒珠尔先去演武场,我一会儿直接去找你们。”说罢便同德胜一块儿出去了。


到了养心殿,便看见殿外候着两位大臣。虽然不认识人,但从服饰和年岁上看,永琏猜,许是大学士张廷玉大人以及鄂尔泰大人。这两位都是皇玛法留下的辅政大臣,地位非同一般,更是朝中满汉大臣的领袖人物,也不知皇阿玛召他们来是要做什么。


永琏心里疑惑着,脚下却也没停,直接进了殿内。皇阿玛召了两位大臣后又将自己叫来,想必不用问,他也能知道其中缘由的。


给皇帝请了安,乾隆也没解释什么,招招手示意永琏站到他身边,便让李玉传了外头候着的两位大臣进殿。永琏果然没有猜错,这二人正是张廷玉和鄂尔泰,为的,则是刚刚事发的鄂善墨贪一案。鄂善墨贪自然该罚,张廷玉与鄂善来往甚密,被牵连入内也是不亏。不过,这其中鄂尔泰竟是也插了一脚,想借墨贪一案排除异己。


永琏已经知道,皇阿玛喊他过来,这是在教他御臣之道呢。自是认认真真观摩,铭记于心。


一番敲打过后,两位大臣表了忠心退下,乾隆才叹了口气,端起桌上的茶盏。永琏瞧着,他的脸上似有惋惜之意,看来敲打并不全是真真正正的敲打,或许,皇阿玛是真的不希望两人在朋党之中愈陷愈深吧。


“永琏啊,”乾隆转过头,伸手摸了摸永琏的头,“这世间便是如此,你位极人臣,便会有无数趋炎附势之人围上来,只要有一丁点儿的不谨慎,便会被盯住,慢慢的,一点一点地陷入毁灭的漩涡之中。你做得很好,不骄不躁,远离势利小人,只与真正有才学之人相交,这才是我大清皇子该有的做法。”


果然,自己的一举一动,都是瞒不过皇阿玛的。


“都是皇阿玛教导有方。”永琏笑起来,露出一口小白牙,颇有些孩子气的可爱,“而且,皇额娘平日里时常教导儿臣,要谨言慎行,严于律己。儿臣明白皇额娘的苦心,自当认真践行。”——时时刻刻不忘给最爱的皇额娘贴金,才是好儿子的表现。


对于这位结发妻子,乾隆自然是再满意不过的,听永琏这么说,也是赞许地点头。


“不过……皇阿玛。”永琏随即又正了正神色问道,“您真的……要杀鄂善吗?”


听了儿子的问话,乾隆也收起了笑意,面色严肃却没有立刻回答。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看着永琏,语气里带着杀伐果决的味道:“杀。不仅仅是鄂善,凡涉案人等,一个不留。朕要让所有人都亲眼看看,什么叫天子之怒。”


这便是封建帝王,生杀予夺,不过都在他的一念之间。


那个时候,永琏并没有想起来,这个墨贪案件的涉案人之中,有一个叫做常寿的,不是别人,正是如今承乾宫的主位——娴妃娘娘一母同胞的亲弟弟。




(TBC)


PS.对历史比较了解或者说查过度娘的小伙伴们应该知道,那位光名就有七个字的少年就是和敬公主未来的额驸。咱就是特意带他露个脸的2333


PPS.这章桂芬儿和阿满没露面,咱就不打她们俩的TAG了





评论

热度(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