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足の小草

【延禧攻略】皇太子日记(又名:皇阿玛对不起,我要站皇额娘和魏姑姑的西皮)拾柒

星の雨:

(四十二)


“娘娘。”储秀宫的主殿内,芝兰一路小跑地赶到高贵妃面前,跪下行礼。


高贵妃正斜靠在软榻上吃着冰鉴里拿出来的葡萄呢。据说这玩意儿是长春宫流传出来的,发明者正是阿满那个今年刚入宫的小妹妹。亏得这层关系,储秀宫的冰鉴用得比养心殿都还早呢。不过阿满这丫头也是麻烦——高贵妃有时候心里头会抱怨几句——这也不许多吃,那也不许多吃,怎么这么唠叨的呀!哼,要不是看在她是为着自己的身体考虑的份儿上,早拉出去打板子了。(您其实就是舍不得,别解释了。)


高贵妃把碗里头最后一颗葡萄送进了嘴里,有些意犹未尽,但阿满就站在边上给她打着扇子呢,决计不会让她再多吃一颗的。没办法,高贵妃只能就着帕子擦了擦手,问道:“怎么?发现什么了吗?”


自那日在御花园,嘉嫔自作主张利用雪球惊吓愉贵人,惹得高贵妃大发一通火后,高贵妃便听从了璎宁的建议,着人盯着嘉嫔和她身边的阿双,免得她们再做什么妖,又给储秀宫惹来麻烦。这件事高贵妃是安排芝兰负责的,此时见芝兰急匆匆地进来,想来应该是发现了些什么。


“回娘娘的话,今日去御膳房领膳的时候,奴婢见嘉嫔身边的阿双神色似乎有些异常,便偷偷跟着,发现她拿了食盒却没有直接回宫里,而是绕道去了御花园。奴婢在那里看见阿双见了永和宫愉贵人身边的贴身宫女芳草。”芝兰小声汇报道,“奴婢瞧着,好像是……给了芳草什么东西。但离得太远,奴婢没看清。”


“呵——呵呵——”高贵妃听完后竟是笑了起来,不过虽是笑着,表情却看不出丝毫的笑意,“好一个嘉嫔啊。本宫之前还真是小瞧了她。瞧瞧,这可还有后招呢,连愉贵人的身边人都能收买,果真是好本事。你们说,她想干什么呢?”


“这看着,嘉嫔应是打从一开始就想要谋害愉贵人肚子里的龙嗣吧?”芝兰想了想,说道。


“哼,谋害皇嗣,她不想要命,本宫可还想要呢。”高贵妃瞪着眼,只恨不得能撕了嘉嫔这个愚蠢的女人。好好守着四阿哥过不好吗?难不成她还做着四阿哥能越过二阿哥去的美梦?也不照照镜子瞧一瞧,永珹如今两岁了话都还说不利索,可人家二阿哥呢?在永珹这个年纪,都能背皇上的咏雪诗了。这是能比的吗?


“娘娘,这事儿……您打算揭发吗?”芝兰小心地问道。


“揭发?没有证据怎么揭发?”高贵妃这一回倒是看得很明白,“再说了,嘉嫔毕竟是我储秀宫的人,若是本宫揭发了她,难免会被人议论薄凉,以后哪还有人会依附于本宫?这事,本宫不能出面。”


“那……该怎么办?就算咱们告诉怡嫔和愉贵人这事,她们怕是也不信的。”芝兰可犯了难。


“咱们的话,永和宫不会信。可若是长春宫出面呢?”一直沉默的璎宁忽然开了口。


“若是皇后出面,永和宫自然会信上十分。”高贵妃轻轻扣着桌子,“可问题在于,怎么让长春宫……”话说了一半,高贵妃打住了话头,转眼瞧着还在安安分分帮她打扇子的璎宁。呵,她怎么给忘了呢,长春宫那个近来被皇后宠得不行的小丫头,可不就是阿满一手带大的亲妹妹嘛。什么?你说阿满会不会因为这个生了异心?呸——是她先把阿满调到身边的,也是她给了魏家如今在内务府的地位,怎么想该担心贴身宫女生了异心的都应该是富察容音才对吧?


“阿满,这事儿就交给你去办了。”高贵妃重新歪靠回软榻上,慵懒地道。


阿满做事,她自然是放心的。一想到可以利用一把皇后,心里总觉得特别爽快呢。高贵妃美滋滋地想着。




(四十三)


自那日御花园游园因着嘉嫔的缘故不怎么愉快地散场后,短时间内后宫里也算风平浪静,长春宫里也过起了恬静的小日子。


夏日的午后,外头蝉鸣阵阵,总是吵得人心烦。不过,长春宫主殿内却是一派安宁。


容音午睡了起来,没旁的宫务要处理,便闲闲地执了书,坐在榻上慢慢地翻看。而立在不远处那张书桌旁执笔伏案认真写字的则是璎珞。不同于上一世这个时候,她手肘总是克制不住地颤抖,写出来的字还被明玉嘲笑是毛毛虫,此时此刻,璎珞已经能写一手漂亮的字了,而且字体也是与容音的字愈来愈相似。


容音翻了一会儿书,心思却不知怎么的,就不自觉跑到了小丫头的身上。


自那晚将所谓上辈子的事情说开后,小丫头在她面前就不再故意藏拙了。相反,小丫头喜欢将写的字或者画的画儿献宝似的拿给她看,似乎只要能得到她的一个微笑和赞扬便已足够。


容音曾经摸摸璎珞的头,问:“你也是做过皇贵妃的人了,这样在我身边,只做一个宫女,会不会很不习惯?”


小丫头用力地摇摇头,回答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娘娘,比起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那个位子上,璎珞更愿意做您的小丫头。”


容音不得不承认,听到这个答案的时候,她是有那么一丝窃喜的。那是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在她的心底偷偷地蔓延开来。


璎珞在她富察容音的心里终归是不同的。


她身边的大宫女,比如尔晴——尔晴是个不甘居于人下的女子,她的尽心尽力不过是因着一个宫女的本分,与她之间的主仆情分,则更像是尔晴手上的一道筹码。再比如明玉——明玉是个干净纯粹的丫头,她尽心尽力,忠心耿耿,她们的主仆情分便是最最真实的主仆情分。


可璎珞,容音想,她与璎珞的情分,定是并不仅仅只是主仆的。小丫头看着她的眼神,有孺慕,有欢喜,有依赖。璎珞是被姐姐带大的,在她的心里,姐姐便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也是她唯一的依靠。上辈子,姐姐被杀,璎珞把她当做了第二个亲姐姐。可这一回呢?姐姐还活着,她在璎珞的心里,还会是她最亲近,最依赖的人吗?


容音只觉得,自己的这一点患得患失,来得有些莫名。她思索着这些从未有过的感觉,不知不觉竟是盯着璎珞看了半晌。


皇后娘娘的目光并不灼热,可也足够让璎珞感觉到了。一开始,璎珞本是打算当做没发现的,许是娘娘只想看看她有没有好好习字,上辈子也是如此。可过了好一阵子,娘娘都没有挪开视线,这就让璎珞有些“心不在焉”了。她努力想把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眼前的字上,可是徒然——娘娘到底为什么一直看着她呢?是她今天穿的哪儿不妥帖吗?还是她刚才写字的姿势不对?还是……


璎珞一个人兀自乱想着,而容音也终于意识到自己看了璎珞太久。可当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却有些意外地发现,小丫头的耳朵竟似乎是红了。表面上做着一副认真写字的模样,其实却有些心猿意马的,看起来着实有趣,让人忍不住想逗逗她。


于是很快,璎珞便察觉到,皇后娘娘似乎从榻上站了起来。茉莉的清香越来越近,惹得她甚至忍不住紧张得咽了口唾沫。


“璎珞。”皇后娘娘的声音还是那般轻轻柔柔的,在她身边响起。可还不待璎珞抬起头,便感觉到皇后娘娘的右手覆上了她的右手,吓得她一抖,差点儿没把笔给摔掉了,“璎珞,刚刚不是还写得好好的吗?怎么这会儿手却有些抖了?是太累了吗?”


不,娘娘——是您……太——太近了!


果然不出所料,这一回不光是耳朵了,脸都开始慢慢红起来了呢?容音在背后瞧着,心里偷乐。


璎珞只觉得整个人都快要烧起来了,身体像是被定住了一般,更是一下都不敢动。上辈子也不是没被皇后娘娘这样握着手一笔一划地习字,可那个时候她还单纯得很,心里头就只把娘娘当做姐姐和恩师,自是再自然不过。可现在……她早已意识到,自己对皇后娘娘有了越过姐姐和恩师的心思,可又偏偏在娘娘面前得瞒得死死的,这本就已经是件难事儿了,娘娘忽然来这么一下,简直是快要了她的命啊!


“娘娘——”就在璎珞满脑子已经乱成一团,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殿外传来的声音猛地打破了殿内有些旖旎的氛围。


两个人像是被针刺了似的,不约而同地一缩手,一副欲盖弥彰的模样。于是,当尔晴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拿着笔故作镇定,脸上还有些迷之红晕的魏璎珞,和站在魏璎珞身侧,抬手掩唇轻咳的皇后娘娘——怎么总觉得气氛……有点儿怪怪的?


“尔晴,怎么了?”容音也发现了尔晴眼中的疑惑,连忙开口转移视线。


“娘娘,储秀宫派人送了礼来。说是一定要亲手交给您。”听见主子问话,尔晴自然是先把刚才的疑惑压了下去,恭敬地回答道。


“储秀宫?”容音不解。


“来送礼的,是高贵妃身边的阿满姑娘。”尔晴说完,又瞧了璎珞一眼。


“让她进来吧。”容音道。


尔晴应了“是”,便退了出去。容音略略一想,倒是很快明白了,笑着道:“璎珞,你姐姐也是个聪明有趣的人呢。”


璎珞还没从刚刚那“脸红心跳”的感觉里完全回过神来,对储秀宫这一出依然觉着有些懵,眨眨眼睛看着容音:“娘娘?”


“这送礼不过是个幌子。”容音重新回了软榻边坐下,“怕是找人,才是真呢。”




(TBC)


===============================


1、今天是有点儿短小的一篇。


2、感觉最近已经快爬墙到蠢萌蠢萌的桂芬儿那去了,自以为可以利用皇后一把而美滋滋的桂芬儿真可爱.jpg。不对,明明我应该站定白月光不动摇的呀!(掩面)


3、看大家都没点梗,只想多看这篇的更新。大家真是体贴,请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写这篇文的。只不过某只是上班狗,平时只能靠晚上码字,而且码字速度实在是有点慢,还喜欢码着码着去逛一把超话……总之,我会尽力不让自己沉迷于超话无法自拔的╭( ・ㅂ・)و ̑̑


4、听说令后要合体去看JJ的演唱会啦,令后男孩女孩们请欢呼吧(≧▽≦)/



评论

热度(4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