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足の小草

【延禧攻略】皇太子日记(又名:魏氏姐妹附凤记)贰拾肆

星の雨:

(五十七)


给皇后请了安,众妃嫔们便各自回了宫。


高宁馨下了仪仗,扶着璎宁的手刚进了储秀宫的门,便瞧见嘉嫔带着阿双在院子里等着,见了她连忙规规矩矩地行了个大礼:“嫔妾给贵妃娘娘请安。”


高宁馨看了嘉嫔好一会儿,见她有些蹲不住了,这才道:“起来吧。”


高宁馨走过嘉嫔身边,也没再留给她一个眼神,径直往正殿里去了。嘉嫔连忙小心翼翼地跟在后头——早上她确实因着侍寝的事儿稍稍晚了一些,可没成想贵妃娘娘竟是直接让人来传话,让她慢慢收拾,不用去给皇后请安了。嘉嫔思前想后,觉得贵妃娘娘是不是因着昨晚的事儿生她的气了?可是,皇上是自个儿来的,她什么也没做呀。再说了,贵妃娘娘自己喝醉了,侍不了寝,她好歹也是储秀宫的人,皇上留在储秀宫,总比去其他人那儿好吧。


嘉嫔一路想着如何才能让贵妃娘娘消消气儿,才进了殿内,她还没说话呢,贵妃娘娘却先开了口。


“嘉嫔,你是不是觉得,本宫在生你的气?”高宁馨还没走到软榻边,便停住了脚步,背对着嘉嫔问了一句。


“都是嫔妾的不是,还请娘娘恕罪。”嘉嫔闻言,连忙又跪在地上道。


高宁馨由着她跪着,自己慢慢地走到软榻边坐下,才说道:“你知道你错在哪儿吗?”


嘉嫔抬眼看了看贵妃,试探道:“昨晚皇上先是来看永珹,之后才说要歇在偏殿的,嫔妾……”


她话还没说完,高宁馨便打断了她:“侍寝不过是后宫常有的事儿,这都要生气,本宫还气得过来吗?”——眼皮子浅的,不过是她懒得伺候,才推了出去。有什么值得生气的?看起来这人反思了好几天,还是没明白自个儿错在哪儿呢。


“请娘娘明示?”嘉嫔不敢猜了,垂下眸子问道。


“在这后宫里头啊,想要好好活着,就得好好记住一个词,那就是‘知足’。”高宁馨端起茶盏,拨了拨盖子,“还记得四年前投井的云贵人吗?当时多少的风光无限,皇上不过临幸了两回,就直接将这个平民出生的汉家女子提拔成了贵人。红了后宫里头多少人的眼睛?结果呢?一条百鸟朝凤裙就将一切化为乌有。”


高宁馨顿了顿,啜了一口茶,瞧见嘉嫔若有所思的神色,补充道:“所以啊,后宫里头,妃嫔们可以争宠,可以拈酸吃醋,身份低微也没关系,只要得了皇上的欢心,不愁没有出头之日。可只有一点,你跟着本宫这么些年,本宫好意提醒你一句,不要肖想不属于你的东西。太贪心,想要的太多,最后只会落得个凄惨的下场。”


这话,着实不像是会从贵妃娘娘口里说出来的。嘉嫔暗自思索着,面上却是认认真真地应了是。


待回了自己的偏殿,嘉嫔这才对自己的贴身宫女阿双道:“阿双,你说,贵妃娘娘忽然说这么一番话是个什么意思?”


“许是……让娘娘不要再打愉贵人怀着的龙胎的主意?”阿双想了想,回答道。


嘉嫔靠在椅背上,眉头紧锁:“之前我瞧着,贵妃娘娘是有那么些想拉下长春宫,自己上位的意思的。不然怎么会那般做派?可是……这些日子过来,我算是看出来了,贵妃娘娘想上位的心思,怕是已经歇了。我就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呢?是什么改变了贵妃娘娘的想法?”


“娘娘,若说近来贵妃娘娘身边有什么变化……奴婢瞧着,也只有阿满这一个了。”阿双想了想,小声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阿满?”嘉嫔笑了一声,“阿满从前在绣坊的时候,就是储秀宫的常客,如今不过是呆的时间更多了些而已,算不上什么变化吧。”


“娘娘有所不知,这其中差别可大着呢。从前就算贵妃娘娘再器重她,她仍然还是个绣娘,不论贵妃娘娘如何,也影响不到她身上。可如今,她做了贵妃娘娘身边的大宫女,那可就是身家性命全栓在贵妃娘娘身上了,自然得全心全意出谋划策不是?”


“你这么说……倒是有点道理。”嘉嫔细细思索阿双话里的意思,觉得十分在理,“你的意思是,或许是阿满在贵妃娘娘身边劝谏,才让贵妃娘娘收了一争的心思?”


“奴婢也只是猜测,不过是除此之外,再没有更好的解释罢了。”


嘉嫔沉默不语,手中紧紧攥着帕子,良久她才又开了口:“原本我还想着,只要能助贵妃娘娘达成心愿,斗倒了皇后,二阿哥不过还是个孩子,没有嫡亲额娘护着,自然不足为虑。到时候,贵妃娘娘无子,永珹机会便极大。没成想……贵妃娘娘那一番话,不止是想让我别再打永和宫的主意,还更是让我死了那份心,我的永珹,永远不可能越过二阿哥去的。”


可是她不甘心。凭什么?同样都是皇上的儿子,凭什么永珹就只能做奴才,只能跪在永琏的面前俯首称臣?


“娘娘,如今咱们只能依附贵妃娘娘。从前,贵妃娘娘也十分信任您。奴婢瞧着,现在唯一能改变现状的,只有把阿满从贵妃娘娘身边调开,这样娘娘才有机会,重新激起贵妃娘娘的斗志呀。”


“调开?哪儿那么简单呢。”嘉嫔摇摇头,“贵妃娘娘现在根本就是一刻都离不了阿满的。她是奴才,相比之下,贵妃娘娘自然更愿意信任她。若是一个操作不当,露了马脚,反而得不偿失。”


“娘娘,您说,贵妃娘娘之前便一直待阿满不同,为何偏偏今年忽然大张旗鼓去绣坊把人要了过来?”


“你是说,这里头有什么猫腻?”


“奴婢瞧着,贵妃娘娘的做派更像是在昭告所有人,阿满是储秀宫的人,别随便打她的主意。这是在护着人呢。那是不是因为……阿满惹到了什么有权势的人,才会……”


嘉嫔抬头看了阿双一眼,勾起一抹笑:“你倒是个机灵的。去查查吧,你说的没错。这其中,定有蹊跷。”


 


(五十八)


嘉嫔离开后,高宁馨便懒懒地歪在软榻上,瞧着是在小憩,其实还在苦苦思索着怎么才能稳妥地给阿满报个仇呢。


当然,昨晚没有结果,如今这一时半会儿的自然也不会有结果。


正烦着呢,便听见芝兰小步进了殿内。


她见贵妃闭着眼,也不敢打扰,小声问伺候在旁边的璎宁:“娘娘睡着了?”


“说吧,什么事儿?”高宁馨本就没睡,听见芝兰的声音,便开口问道,眼睛却没有睁开。


“娘娘,怡亲王派了个小太监来送信,说是娴妃的阿玛那尔布,为了救出自己的儿子,向怡亲王行了贿。”


高宁馨睁开眼,这位怡亲王,乃是老怡亲王的嫡子,虽说是大清的铁帽子王,但这人不过是个蒙承祖荫的绣花枕头,身上袭着亲王的爵,却直到现在还只做了个乾清门侍卫,连御前侍卫都没当上。怡亲王与她的哥哥高恒算是好友,一直指望着高家能提携一二。怡亲王知道她之前一直在拉拢娴妃,可惜无果。如今这事情撞在了他的手上,来通知一声也不奇怪。


“呵,这娴妃一直自诩家风清廉正直,结果最敬重的阿玛反倒成了行贿之人,真是好笑。”高宁馨笑得不屑。这当真是一个不错的把柄,可惜,她现在不想做皇后了,娴妃那种油盐不进的死心眼儿,拉拢又有什么意思呢?她懒得费这个脑子和心思了,有这个力气还不如想想怎么让和亲王吃个瘪呢。


想到这里,高宁馨摆摆手,吩咐道:“告诉怡亲王,让他自己瞧着办吧。本宫现在懒得管这些破事儿。”


“是。”芝兰应了,躬着身子退了下去。


“娘娘当真是懒得管了?”璎宁看着自家贵妃娘娘,问了一句。


高宁馨斜了她一眼:“若是本宫想管,你不又得在本宫耳边唠叨,什么‘冤家宜解不宜结’啊,什么‘退一步海阔天空’啊,之类的。烦都得被你给烦死了。”


璎宁轻笑:“人都说‘忠言逆耳’,那也要娘娘肯纳谏,奴婢才敢劝着呀。”


高宁馨也被逗乐了,这个丫头,虽然有时候啰嗦了点儿,但总能说些让她开心的话:“刚开始的时候瞧着你规规矩矩的,问你话也死板板,连半个字都不多肯说。还以为是个实诚的丫头呢,没想到却是个油嘴滑舌的,说起话来和抹了蜜似的。”


“那,娘娘可喜欢?”璎宁还是那般温温和和地笑着。


高宁馨伸手轻轻捏着魏璎宁的下巴,似乎在认认真真地打量着,过了好一会儿,才勾着嘴角笑道:“本宫还是挺喜欢的。”


 


(五十九)


怡亲王是在当天晚上,将那尔布行贿一事捅到皇帝面前的。


贵妃让他自己瞧着办,弘晓思索再三,心想贵妃娘娘昔日多次拉拢娴妃,娴妃都不给面子。贵妃娘娘心中定然是很不舒服的,如今这事一旦让皇上知道,娴妃必然十分难堪,也算是给贵妃娘娘出一口恶气了。


弘晓去了养心殿的时候,正巧碰到永琏也在。


李玉进来通报时,永琏刚刚问完了几个功课上的问题,皇帝心情好,便让他陪着一同鉴赏新得的字画。父子俩正说得高兴,听了李玉的通报,皇帝挥挥手:“让他进来吧。”


“大晚上的来找朕,发生什么事了吗?”弘历靠在椅背上问。永琏站在他身侧,弘历也没有让他避一避的意思。


弘晓瞧了永琏一眼,心想着皇帝果然是宠着这个儿子,嘴上却是老老实实地把那尔布行贿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


永琏看皇阿玛的脸色越来越黑,心里不禁也为娴妃的阿玛捏把汗——说起来,皇额娘不是派了太医去给娴妃的弟弟治病了吗?怎么她家里还是去行贿了?或者是,果然还是想把人给捞出来?别开玩笑了,皇阿玛就是要杀鸡儆猴呢,娴妃的弟弟,不正好能体现这一回皇阿玛严惩贪污的决心吗?你瞧,连娴妃的亲人犯了错,一样该杀的杀,足矣让所有朝臣们胆寒,知道帝王的威严永远不可侵犯。


弘晓说完后,弘历除了脸色十分不好看外,倒也没有表现得多生气。他令弘晓秉公处理,先将那尔布收监,然后便挥挥手让弘晓先退下了。待弘晓离开后,弘历才开口对永琏道:“娴妃的弟弟常寿帮孟鲁瞻给鄂善送了一万两银子,从中获得一千两银子的好处。如今查到他头上,将他下了狱,那尔布竟然还不知悔改,妄图给弘晓行贿,将儿子救出来。当真是可恨!”


“皇阿玛,您打算……连那尔布大人也一起杀了吗?”永琏问。

弘历沉默了许久,轻轻转着手上的玉扳指,最后,声音冰冷:“杀。他们既然敢挑战朕的底线,朕自然要让他们看清楚,什么才是天子的威仪。”



(TBC)


=============================


1、今天是大猪蹄子有姓名的一天。


2、魏姐姐又被人惦记上了。嘉嫔是有野心的,原本她和桂芬儿相安无事,给桂芬儿出谋划策。然而璎宁横插了一竿子,熄了桂芬儿想当皇后的心思,嘉嫔想利用桂芬儿往上爬的野心也就一起被打掉了。她自然是不甘心的,后宫里的女人,当然都是想让自己的儿子当太子的。没有孩子也就罢了(像桂芬儿这样主要就为了母亲能进祖坟才想当皇后的耿直girl也是没谁了),有了孩子以后,心思都会渐渐活络起来的。


3、突然感觉,没了桂芬儿作对手,小狼狗的戏份忽然就变得有点少了(掩面)


4、写完了be的双宁,果然是这边甜甜的双宁写起来开心呀wwww

评论

热度(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