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足の小草

【延禧攻略】皇太子日记(又名:魏氏姐妹附凤记)叁拾贰

星の雨:

(七十八)


容音能看得出来,皇帝最近为了那天晚上在御花园发生的事情,愁得似乎眉间的褶皱都多了几条。


弘昼平日里行为放诞,殴打军机大臣,戏弄宗室,早惹了众怒。这一回好容易逮着个机会,那些看他不顺眼的人,又怎么可能轻轻放过?再加上,这次受苦的是高贵妃,事涉后宫妃嫔,旁的事,皇帝可以一力护着不做惩罚,可在这件事上,若他还是无动于衷,怕是背地里会被人议论纷纷。皇帝向来爱惜自身羽毛,自然不会留下这种把柄。


更何况,高贵妃在皇帝心中的分量不轻,当年初封时,皇帝为了给她贵妃的位子,直接干脆利落地就给高家抬了旗,由此可见一斑。就算皇帝能看出来弘昼是被人摆了一道,可是有容音向皇帝提起了弘昼出入宫禁不妥的事情在前,当时皇帝不在意,可出了这样的事后,保不齐他就会多想。再说了,又没人拿着刀架在弘昼的脖子上逼他这样做,被人利用也是他自身起了不好的心思,皇帝本身对弘昼也是恼了的。


容音在这件事上自然是保持中立的态度,只是弹压了后宫中的流言,多的一件也没做。


她很清楚,宗人府对弘昼的处置早就呈到皇帝面前了,皇帝却一直留中不发,显然是觉得那处置重了一些。皇帝罚弘昼只是针对御花园的事情,可宗室那可是新账旧账一起算呢。


皇帝没有反应,宗室自然不停施压。可若只是宗室也就罢了,偏偏前朝的大臣们也掺和了进来,纷纷上折子请求皇帝严惩。先前被弘昼殴打过的军机大臣自不必说,最让皇帝头疼的却是高家的折子。


折子是贵妃的兄长高恒上的,高斌虽然瞧着没什么动作,但他的妻子,一品诰命夫人马氏第二天就递了牌子请求入宫探望贵妃,显然是高斌的授意。


以高斌的精明,他当然能看得出皇帝并不想要严惩弘昼,但于情于理,高家都必须这么做,这是一种表态,让所有人都知道高家和贵妃关系紧密。便是皇帝,对此也不好苛责。


“经两位太医诊治,和亲王伤势沉重,需要安心静养。朕只能等他都痊愈了,再做打算。”皇帝午后来了一趟长春宫,和容音说起了此事。


显然,他还没有考虑好处罚的轻重程度,只能先找了个借口拖着。


容音顺着弘历的话头道:“皇上这么做,需一力承担宗室的压力,并弹压前朝对和亲王的种种非议,皇上对和亲王如此宽厚,希望他能知错就改,珍惜圣恩。”


弘历叹了口气:“弘昼……毕竟是朕的亲兄弟,皇阿玛还在世时,多次叮嘱朕,一定要好好善待兄弟,朕……不愿意违背了皇阿玛的殷殷希望。”


“臣妾明白,皇上用心良苦。只是……”容音顿了顿,面露忧色,“只是这两日来,臣妾瞧着,贵妃虽然一直强打着精神,但气色终究不如往日。皇上若是得空,还是多去储秀宫陪一陪她吧。”


弘历不愿严惩弘昼,心中对贵妃自然是有所歉疚的,听容音如此说,心里的歉疚又是深了一层:“皇后说的对,朕一会儿便去瞧瞧她。”


送走了皇帝,璎珞扶着容音回到殿内。


只有她们两个,璎珞便忍不住小声感叹:“没想到,竟是连高贵妃,都抵不过和亲王在皇上心中的位子。”


容音笑了笑:“这样的结果,也不算意料之外。”


璎珞也只是感叹一句,心里对此自然也是明白的。上辈子,她与皇帝相伴了二十余年,对他的熟悉程度一点都不比皇后娘娘少。当年便是弘昼干下了谋反这等大事,皇帝最后也只是赐了毒酒,准他回了王府,给了他一个体面的死法。御花园发生的事情,若不是事涉贵妃,很有可能当事人就会直接被皇帝杀了,掩人耳目。上辈子,她意图杀弘昼给姐姐报仇的时候,若非皇后娘娘一力保护,或许早就死得悄无声息了。


前两天,她代表皇后娘娘去储秀宫探望的时候,也和姐姐说起了皇帝或许会有的态度。


“若真是如此,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璎宁听完后,却是轻笑着道。


“不能严惩和亲王也没关系吗?”——璎珞还以为,储秀宫整出这样一件事,最终目的就是想要让和亲王栽个大跟头的。


“皇上的态度本就难以揣测,这样的结果倒也在计划之内。”这件事,长春宫本就知情,见璎珞问起,璎宁也没有隐瞒,“在我看来,这样的结果反而更好。皇上不严惩和亲王,自然会觉得亏欠了贵妃娘娘。皇上的歉疚,对贵妃娘娘而言,可是一张好牌呢。”


璎珞敢肯定,这绝不是高贵妃那个什么情绪都写在脸上的人能想得出来的。


所以,姐姐是打从一开始就这么打算的吗?


高贵妃不惜亲自为饵护着姐姐,而姐姐则是想尽办法给高贵妃谋求到了最大的利益。


璎珞忽然觉得,在姐姐和高贵妃的关系上,她好像看明白了一些。


 


(七十九)


皇帝还在长春宫坐着的时候,储秀宫刚刚送走了贵妃娘娘名义上的嫡母,高斌的第三任夫人马氏。


说实在话,如果可以,高宁馨是真的想将人拒之门外的,瞧着都膈应呢。还好她不是真的受了惊,心情郁郁,否则光是看到那张虚伪的脸,高宁馨觉得自己都能再卧床养病一回了。


“瞧瞧那贱妇的嘴脸。”人走了,关起门来高宁馨一点都不想掩饰自己的厌恶,“整天就挖空心思想把自己生的两个贱种送进宫来呢,她那是来安慰本宫的吗?分明就是来给本宫添堵的!”


“娘娘又何必和不相干的人置气,不过是面子上的情分罢了,气着了自己才是不美。”璎宁在一旁安抚自家贵妃娘娘。


贵妃娘娘和家里的关系,来储秀宫后璎宁也听芝兰说起过一些。


芝兰是贵妃娘娘的陪嫁丫鬟,虽说是临出嫁前才买进府里的,但对高家的事情,大体还是知道一些。高斌大人目前有四女一子,其中只有长子高恒大人与贵妃娘娘乃是一母同胞,关系亲密。贵妃娘娘居长,二小姐是高斌大人的第二任夫人祁氏留下的,如今已嫁给了鄂尔泰大人之子鄂容实为继室,三小姐高宁秀和四小姐高宁香则均是如今的马氏夫人所出,仍然待字闺中。


马氏夫人与贵妃娘娘关系十分不好,听芝兰说,娘娘尚未出嫁时在府中,时常受到马氏夫人的暗中欺凌。娘娘入冬时便畏寒的毛病,也是当年被逼着在寒冬腊月里雪中祈福留下的后遗症。当年那般做派,如今见贵妃娘娘盛宠不衰,又上杆子巴结起来,着实令人作呕。


便是璎宁也能瞧得出来,她为什么上杆子巴结?还不是贪慕宫中荣华富贵,想要将自己亲生的女儿送入宫来,若是能得了皇上的宠爱岂不是美事一桩?


不怪贵妃娘娘瞧着膈应,这种不要脸的人,换成谁都看不过去的。


“哼,只要本宫在一日,她就做她的白日梦去吧。”高宁馨冷哼一声。


先前一直乖乖趴在她手边的雪球这个时候轻轻叫了一声,像是要安慰她似的,用自己的小脑袋蹭了蹭高宁馨的手。


这才算是让高宁馨开心了一些,伸手将雪球抱到腿上,揉了揉它柔软的白色毛发:“还是你这个小家伙有良心,知道本宫对你好,还懂得安慰本宫。”


这时候,刚刚送了马氏出去的芝兰急匆匆地进来:“娘娘,皇上的御驾正从长春宫往咱们这儿来呢。”


听说皇帝要过来,高宁馨便让人将雪球抱了下去,自个儿坐在梳妆台前,让芝兰给她上个素净点儿的妆容。


“娘娘,皇上压下了宗人府对和亲王的处置,奴婢瞧着,这会儿皇上过来,应该是存了安抚您的心思了。”璎宁在一边给芝兰打下手,说道。


高宁馨皱了皱眉:“啧,便宜那个混账了。”——璎宁能看出来的,高宁馨自然也明白。然而,明白是明白,能不能接受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皇上心里对娘娘怀有歉疚,对娘娘来说,也是件好事呀。”


“本宫是想要给你出气,又不是想要皇上的歉疚。”


“娘娘,人也打了,也在皇上心里埋下了根刺。奴婢听说,太医诊断和亲王这次起码得折个几年的寿,已经足够了。借此机会,还能让皇上更疼惜您,不是最好的结果吗?”


“你呀,就是脾气好。”高宁馨憋了半天,只能抱怨似的说出了这一句。眉头依然锁得紧紧的,看起来还是十分的不满意。她当然知道这是最好的结果,可是,她就是觉得不解气。除夕那晚,若不是刚好二阿哥经过,阿满如今会是个什么样的光景,高宁馨甚至不敢去想。才打了一顿,折了几年的寿,太便宜他了。


脾气好吗?


璎宁扪心自问,在她的骨子里,也并非真的是那种宽容大度的人。待人温和不过是她的一种自我保护,出身低贱的人,是没有恣意和任性的资格的。在和亲王的事情上,她并不是不想报复,只是不能报复。如今承蒙贵妃娘娘厚爱,能有如此结果她已不敢再奢求更多。皇上的态度已经明确,再纠缠下去,不过是得不偿失,既然如此,那还不如见好就收。在宫里这么些年,她早已学会了圆滑世故,审时度势。


更何况,这也本是她最期待的结果。贵妃娘娘这般护着她,她自然不能让娘娘平白受累不是?


高宁馨心里虽然不乐意,但该怎么做她也是一点都不含糊的。


贵妃受了委屈,可为了皇上的颜面,也不愿皇上为难,最终愿意不再追究。弘历将贵妃搂在怀里,只觉得心中熨帖,看着贵妃神色果然如皇后所说有些不济,不禁更加心疼。


皇帝在储秀宫用了晚膳才回养心殿,转手就嘱咐李玉,给贵妃送去了好大一堆的赏赐。当然,赏赐不是重点,以此表面皇帝的态度才是最重要的。


内务府送东西的队伍浩浩荡荡,整个宫里都瞧得明明白白,旁人心里嫉妒,可也清楚贵妃在皇上心里的分量那是一点儿都没变,谁要敢借此事惹得贵妃娘娘不痛快,恐怕皇上第一个就饶不了。


“如今瞧着,贵妃该是真的长进了。”容音听说此事的时候,做出了如此的评价。


“皇上对和亲王实在是宽厚。”璎珞心里头自然是和高宁馨一样的愤愤不平。


“好了,这件事应该也就到此为止了。皇上待和亲王向来如此,贵妃那儿松口,具体的起因缘由为何,皇上也就不再在意了。”容音安抚的话说了一半,便看见明玉带着笑快步走了进来。


“娘娘,二阿哥和傅恒大人一起来了。”


往日若是永琏一个人来,都是直接就进来了。今天显然是因着傅恒的缘故,才特意让人进来通禀。


“快让他们进来吧。”


璎珞自觉的和明玉一道退下,去准备茶点,出去的时候正好与傅恒擦肩而过。这一世,他们再无交集,在傅恒眼里,璎珞只是姐姐身边颇为器重的贴身宫女。


这样的关系,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傅恒,祝你这辈子能够幸福。


璎珞心里的些许波动,傅恒自然无所察觉。


他是下午去演武场指导阿哥们习武后,才和永琏一道过来的。额娘写了一封信,让他务必亲手交给姐姐。


容音接了信却没有直接拆,而是仔细问了问府中的情况以及额娘的身体状况。傅恒一一作答。他没有呆太久,只喝了一盏茶便告辞离开,今天他不当值,还得赶在宫门下钥前出宫去呢。


等傅恒走了,永琏这才又恢复了孩子心性,见容音拆开信封看完了信,便凑到她身边问道:“皇额娘,郭罗玛嬷说了什么呀?不让傅恒舅舅直接传话,反而神秘兮兮地写了一封信,是不是给傅恒舅舅张罗着娶媳妇儿呢?”


容音一敲永琏的脑门,道:“小小年纪的,这是你该管的事儿吗?”


永琏揉了揉被敲的地方:“我就是好奇嘛。前两天我听人说,郭罗玛嬷偷偷相中了瓜尔佳氏的一位姑娘呢。不过我刚刚打听过了,傅恒舅舅自个儿似乎毫不知情。”


——也不知道这孩子哪儿来的消息。


永琏的确没猜错,额娘信里正是提起了这件事。瓜尔佳一族也是满洲大姓,算起来与富察家也是门当户对。傅恒年纪已然不小,额娘心里一直挂念着,如今看上了一位,便想让她帮忙掌掌眼。


如此自然是好的,总强过上辈子傅恒娶了尔晴,最后闹得各自凄苦,但是……


容音不着痕迹地看了看立侍在她身侧的璎珞——她记得,上辈子璎珞和傅恒互相倾慕,这一世过来,许是自己的内心不自觉的回避,她从未问过璎珞这个问题。


所以……如今璎珞又是如何想的呢?




(TBC)


=========================


1、说起来,有件事一直忘记提了。原剧中,阿满在御花园里出事应该是正月初十的晚上,皇帝宴请宗室。本文里我给改成除夕家宴那天了(其实是因为写的时候我还没看到具体说到这一段的细节,就凭空想象了一下)然后,因为后面提到太多次了,所以干脆就不改了吧(掩面)大家不要太介意哈,不影响剧情发展的。


2、其实,写了这么久,我提一下目前的时间点。当前文中剧情发展差不多是到了乾隆六年的九月底(没错,还在乾隆六年……)然后咱们的蛙哥到现在还没出生呢。


我查了查百度,小五的生辰应当是在乾隆六年的二月初七,但是原剧里璎珞是乾隆六年二月初二才进的宫,她进宫之后愉贵人才爆出怀有身孕。咱们这是电视剧同人,所以还是按照原剧的时间线走吧(虽然原剧的时间线也很迷)到九月,小五差不多该出来了。


3、还有人记得活泼可爱的小雪球吗?wwww


4、虽然我不太喜欢剧里的傅恒,但这位在外朝也的的确确是个人才。所以,还是别把他扯进后宫的争斗中了,让他开开心心地去打仗吧,也别再给姐姐招惹敌人了。容音自然也是希望看到富察家越来越好的。瓜尔佳氏是历史上傅恒的妻子,据说他们俩感情特别好,这里咱们遵照历史吧。


另外,热烈征召瓜尔佳氏姑娘的闺名(某只起名废)

评论

热度(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