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足の小草

【令后】蒹葭(廿九)

0阿损0:

魏璎珞的脸贴在傅容音锁骨的位置,只觉得手心冒汗,心脏也像攒足了劲的弹力球咚咚咚狂跳。

两人保持这个姿势整整10分钟,然后颇有默契地松开彼此,但手仍紧握着。

傅容音认真看着魏璎珞,笑得温柔。

“是不是吓到你了?”

紧张地说不出话来的魏璎珞一会儿点头一会儿摇头,脸红得不行。

“没关系,一会儿我会跟你解释清楚。”

“好……好……”

然后魏璎珞就羞成了一颗熟透的番茄,由傅容音拉着走。

吃饭的餐厅是傅容音几天前就预定好的,离公司也很近。

“想吃什么就点什么,我请客。”

魏璎珞双手接过菜单,有礼貌地点头,“好。”

“会喝酒吗?”

“会”

“那我先点酒水,吃的东西你慢慢点,不着急。”

傅容音左手支着头,右手慢慢翻着酒水单。大概15分钟后她用呼叫器叫来服务员,点了一瓶男山的纯米大吟酿。

然后在服务员送酒过来的时候,魏璎珞顺便也点了单。



“下班了就不要这么拘谨了,今天又是周五,放松心情,吃好喝好”,傅容音把酒杯推到魏璎珞面前,“来。”

魏璎珞端起杯子,一口闷了一满杯的清酒,然后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我们今天不谈广告的事情,好吗?”

魏璎珞那点小心思根本藏不住,一举一动都被傅容音收进眼里。

“……那好吧。”


虽然说好不谈广告的事情,但两人边吃边喝说的都是工作上的事情。偶尔带出几件琐事,然后越说越远,聊得还算愉快。

酒过三巡,魏璎珞已经喝得微醺。双颊泛红,醉眼迷离。傅容音捏着一颗柿种,有意无意地看了几眼。

“醉了?”

“没有!醉了的人是你吧,我还能喝的!”

魏璎珞确实醉了,说话都变得大声,怼起人来也毫不犹豫。

“那我们继续喝?”

“好!”

傅容音摸摸魏璎珞的手,有点凉,便朝出租车司机求助:

“师傅,车左侧的窗户能开小点吗?我这边不方便调整,麻烦您那边弄一下,谢谢。”

第二瓶大吟酿喝掉1/3的时候魏璎珞就醉倒在了方桌上,迷迷糊糊地说着话。傅容音看着,有点哭笑不得。

结账,叫车。

傅容音艰难地把人弄进出租车,然后自己从另一边的门进去的时候,魏璎珞居然已经睡熟了。

这样逞能,看你明天喊不喊头疼。

傅容音用手指绕着魏璎珞的头发玩,脸上掩饰不住地窃喜。

“小姐我帮你吧,人喝醉了后会很沉,你抱不动的。”

“谢谢师傅啊,我可以的。她也不沉,就不耽误您做生意了。”

“好,好好好。”

“师傅慢走。”

此时的傅容音已经完全没了高级白领的形象,除了魏璎珞她身上还挂着两只包和外套,像极了春运期间赶火车的农民工兄弟。

进门的时候魏璎珞好像醒了,但傅容音累得大喘气,哪顾得上她醒不醒。

其实魏璎珞在傅容音跟司机说话的时候就醒了,但为什么会继续装醉她自己也不知道。大概是因为她想确认那件事情,那件一直埋在她心里的事情。

傅容音抱着魏璎珞往床上走,魏璎珞的头软软地靠在傅容音的肩膀,温热的呼吸喷在颈间。

快到床边时,魏璎珞突然仰头含住了傅容音的左耳耳垂。傅容音触电一样浑身一颤,把人摔到了床上……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77)

  1. 知足の小草0阿损0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