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足の小草

【蒹葭】(十六)

0阿损0:

“傅小姐请喝茶”

“谢谢”

男人在傅容音的对面坐下,四十出头的模样,一身军装风格装扮。

“抓奸、讨债、举报、找人……?”

“找人,但我手上能提供的信息不多。”

“但说无妨”

“她是我……

傅容音从事务调查所出来时正好碰上突降大雨,便在门边站着。

刚才的男人是私家侦探,改行之前是警察,在调查方面有手段也有路子。傅容音付了重金,把全部的希望寄托在他身上。

你在哪儿,还好吗,是不是也在等雨停?

遮雨檐往下滴着雨,一声声砸在耳膜。

站了好一会儿后傅容音冒雨回到车里,还要去之前的家拿剩余的行李,金爸金妈肯定在家等着,见面是免不了了。

见了也好,总避着也不是办法。

傅容音拿出手机,想了又想,还是没给高宁馨打电话。而推开门那一刻,她有点后悔为什么不带着高宁馨一起回来了。

金父金母坐在长沙发上,金弘历倚着靠背,自己爸妈坐在侧面的沙发。

“容音回来啦,快过来坐。”

“不了,我是回来拿东西的,马上就走。”

傅容音想要上楼,被傅母一声呵斥。

“过来坐!”

“诶亲家母,你凶孩子做什么。孩子身子还没好,你这一吼再吓出什么病来。”

金母朝金弘历使使眼色,让他带丈母娘到外面去。金弘历秒懂,赶忙低头询问。

“妈,还记得过年的时候您送的几盆花儿吗?最近开得可好了,就在院子里,我带您去看看?”

“是嘛,是按照你妈教你的法子养的吧。你妈养花的技术啊,都快赶上专业花匠了。是吧夫人?”

傅母剜了傅父一眼,看他和稀泥的架势就来气。

“妈,我们去看看?”

“走吧夫人,看看去。”

傅父是个聪明人,知道留傅母在这儿肯定要跟傅容音掐起来,所以赶紧配合女婿把人弄走。

“容音,能跟妈说说为什么要离婚吗?”

金母特意等三人走远了才问,有些话她不想其中的任何人听见。

“妈,我……

“是不是弘历对你不好?他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

“那小子出轨了?我去打断他的腿!”

一旁一直坐着没吭声的金父开口了,站起来就要去逮金弘历。

“爸,爸”,傅容音急忙拉住金父,“他没有出轨。”

“那是……孩子?”

提及孩子,气氛都变得凝重。从这个家搬离将近两个月,傅容音每天是带着怎样的心情过日子,不是旁人几句话就能问得清楚的。

“孩子,你想要离婚,但是连原因都不肯说,这让我和你爸怎么能点头呢?”

“是啊,你说出来我们才好办啊。容音啊,你有什么事情跟爸说,爸给你做主。”

傅容音摇头,“原因不重要了,我也不想再说了。”

“你这……

金母是又气又急,但又动手打不得,只好不再逼问。

“爸妈,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傅容音东西也不拿就出了门,只想早点逃离这个逼仄压人的水泥盒子。

傅容音走后,双方父母开始逼问金弘历。金母还偷偷地找到两人的结婚证藏了起来,以此拖延时间。

离婚不过是稀松平常的事情,而在金家演变成一出闹剧。

作者有话说:可能有的粉丝觉得作者我是已经偏离了“令后”的主题,但是这些都是容音的心路历程,是我必须要写出来让大家看到的东西,所以……最后,感谢大家能够喜欢我的文,真的谢谢。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84)

  1. 知足の小草0阿损0 转载了此文字